才女清照

第一百二十二章 缘灭?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赵明诚更加是意想不到,在这里能再次见到李小姐,他也十分欢喜,手中拿着那个老者让他带的东西,却不看老者一眼,将自己的柔情目光尽数都撒到了李小姐的身上。

他不敢大动作地看,只是眼睛上下看,头却不动。

李清照更是觉得惊讶,又是觉得美妙,真不知今日终极能两次见到赵公子。

二人停了下来,站在对方面前,互相柔情而对,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那老者看了看赵明诚,又看看李清照,心里想道:“难道他二人是什么特殊关系?那女子问自己时,自己只道是胡乱猜测一番,赚她一点痴情的钱,谁会想到她的如意郎君真的在这里,而且也是来找自己算卦的。”

于是那老者倒开始漫天要价,与李清照道:“这位小姐,看你穿得挺华丽,也是个大家闺秀吧?”

李清照与赵公子正互相凝视,全然没有将那老者的话放在心上。

那老者见这位小姐不回答自己的话,因此怒火冲天,想道:“你们再有钱,也总归不知我这卦象的奥妙,我拿你们的命运说事,糊弄你们一番,看你们还这般傲气。”

因此那老者装作十分神秘的样子,翻着眼皮,在原地坐着,却是不安稳,好似在做什么急事。

不多时,那老者满头大汗,摇头晃脑道:“天遣罪责,二位要大祸临头了。”

谁知李清照与赵明诚互相看得入了迷,根本没把这老头的话放在耳中。

那老者看得急了。忙道:“你们都有祸上身了,难道不怕吗?”

皓月在一旁听到了那老者的话,却是信了。可是她再看小姐那副专心的样子。便又不想打扰小姐,因此左右难做决定,也就没有去叫小姐。

却听远处一个人道:“祸事了,祸事了。”

那人喊叫,让赵明诚听得清楚。赵明诚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正见阿福迎面跑来。

赵公子不看自己了,李清照便也突然将心神收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将脸转向一边去。

自己见到赵公子就是这般得痴迷,真是丢了女子的礼节。成什么样子。

李清照娇羞地忙要转身离去。

可是她又不想走了。

因为有赵公子在,她便忍不住要看赵公子一眼,哪里肯走啊?

赵明诚见阿福急急忙忙地朝着自己跑了过来,而且口口声声地说“祸事了”。便心生奇怪。想道:“阿福在说什么?”

忙向前两步,赵明诚道:“阿福,有什么事?”

阿福忙捂住嘴,却又支支吾吾道:“没,没什么。”

赵明诚道:“有什么事就说,何必躲躲闪闪,吞吞吐吐的?”

阿福见公子对自己十分认真,便也不相隐瞒。道:“公子与李小姐相见,我阿福可就要有祸事了。”

赵明诚还要再问。却是一边看着阿福一边斜视着李小姐,突然瞥到李小姐转身就要离开,便是顿时心里一凉,也顾不得阿福了。

其实就在赵明诚问阿福话时,李清照正在左右为难,想要留下来,再多看赵公子一眼,却是忌惮二人的身份,人家已经是将有妇之人,自己再在这里多做停留,未免太不光彩,何况这里大庭广众,让人家看到了便会起流言蜚语,终究对二人都不好。

哎呀,想想自己,也真是傻得可以。那算命的人胡说八道,一语猜中,自己和赵公子即将相见,不过是巧合罢了,方才自己怎么就真正地相信了二人的命运会是如此呢?命运由人来定,自己这个现代人也会犯这种错误。

因此李清照无奈摇摇头,淡淡一笑。

那老者看眼前这个小姐,很是淡然,于是便想吓她一吓,一来报了自己方才被她冷落的恨意,二来也骗她点钱,于是便道:“你将有祸事,只怕无人能帮你了。”

这次李清照倒是听到了他的话,却是淡淡一笑,好似在逗他,道:“哦?那如此说来,还请长辈相助。”

那老者听她这么说,当即大喜,点头道:“好,好,好。”

李清照抚唇一笑,道:“无人帮我,长辈却要帮我。”

说完,转身便走了。

那老者奇怪,明明叫自己帮她,怎么走了?

赵明诚看得清楚,立即对阿福小声道:“先随我来,日后再谈你是否有事。”

说完,赵明诚转身便朝李小姐方向快步走去。

那老者还不甘心,还要再骗,却被正在气头上的阿福斥道:“看什么看,没有看到赵公子吗?”

那老者想了想:“赵公子?京城赵大人的孩子吗?这次玩大了。”

突然惊讶万分,那老者也不摆摊了,忙收拾了就跑。

李清照虽然转身就走了,可是却是边走边挂念着身后的赵公子,一边想着他昔日的笑容,那般惹人着迷,一边突然又想他站在自己身旁的样子,令自己好生痴醉。

这样漫不经心地走了一段路,李清照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只见周围是林木竖立,不远处还有荷叶挺身,想必是个美丽去处。宋朝的人金钱十分充裕,当然这享受生活的地方也少不了了。

李清照停了下来,看着远处,耳闻鸣翠声,又逢傍晚时分,天气也好,十分凉快。

李清照大呼一口气,站在原地,开始静静地一个人呆着。

其实皓月就在她身后,只不过皓月此时不会打扰她,因此她便犹如一个人在此处。

轻声呼吸,闻着周围夏日气息,听着夏日翠鸣。李清照顿时感觉空气真好,陶然于这自然之中了。

心情大快,李清照又想着方才自己看赵公子的样子。赵公子那时虽然浑身都是书生气质,可是,可是看自己的眼神却也呆滞,好像傻子一般。

李清照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身后的皓月已经习惯了小姐这样毫无征兆的怪笑,有时还会加些怪言怪语,自己知道小姐定然在想什么好事了。

应该又是赵公子了吧。

皓月收缩嘴巴,上下唇相挤。神色十分沉重。她也不知道该如何给小姐说,还是闭嘴吧,若再说了什么不切实际的话。自己可就真对小姐不起了。

李清照笑完,却又是阴沉下了脸,她想着赵公子,却又不禁想起了蔡小姐。

现在他二人相好已然众人皆知。板上钉钉了。自己再思念赵公子却又如何?自己独念春心,却是遇上了赵公子的花心,这又能怪谁?

她想着赵公子方才看自己的眼神,楚楚动人,堪比女子,那种柔情让她相信,赵公子对自己还有神情。不管这情是否专一,她却肯定。那情千真万确,是假不了的。

正因为如此。她又想到赵公子和蔡小姐,几乎快成比翼双飞了,人家那情应该比对自己的情更多吧。

想到此处,李清照便不禁想用“花心”来形容赵公子。

自己应该想到的,文质书生,又是面貌非凡,与女子同处,难免心生情愫。就赵公子这样的条件,就是找上一千个,一万个女子,那也是合理的。

自己只不过是千万之一罢了。

李清照意志消沉,可是受这夏日美景的熏陶,倒也不生气,只是将其看淡,不过多用情了。

只是自己日后再寻郎君,却又到何处去寻?

李清照眼前一片茫然。

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叽叽喳喳说些什么,这里本来安静,突然多出来几个人说话,李清照不免有些厌烦,就回头去看。

她一回头,正见几个人在指着一旁的墙边看,边看边说。

李清照好奇,向墙边看去,却见一个人头正露出来。

接着那人整个都出来了,正是赵公子。

李清照心猛然一晃动,忍不住捏紧了衣角。

赵公子跌跌撞撞地急忙出来,几欲摔倒,好在阿福在他身后拉住他,他这才站稳。

李清照看赵公子的狼狈样子,不禁抚唇一笑,俊禁难忍,虽然做了掩饰,可是笑的样子还是被赵公子看到了,她边笑边忍不住向前俯身,动作之大,让赵公子也觉得一惊。

赵明诚本来觉得尴尬,却见李小姐笑容灿烂,实非嫌弃自己,因此心口豁然,便整理整理衣装,大步走上前去。

阿福弯着腰紧跟在他后面。

赵明诚行礼道:“见过李小姐。”

李清照被他问候,倒也立刻慌张了起来,将脸向旁边一转,不好意思说话了。

可是人家说话,自己不说太没礼貌。

因此李清照道:“赵公子前来做什么?”

她的话中略含嫌弃的意思,可是心里却是紧张欣喜,巴不得赵公子来呢!

赵明诚听出了李小姐的意思,心里却也不生气,想道:“李小姐还是记恨我呢。”

赵明诚道:“今日在街上相见,真是缘分所致,明诚心里高兴啊。”

听了赵公子的话,李清照心里对他纵然有千万般的记恨,此时也都消了,只留下兴奋与欢喜。

李清照不说话,听着赵公子该如何再说。

赵明诚见李小姐没有了回话,便想道:“她虽然不肯定我的话,可也没有反对我啊?这时候不能有自知之明,还是厚脸皮的好。”

因此赵明诚便又开口了,道:“今日有幸与李小姐相见,没能问候一句,实在遗憾,心里觉得不妥,于是便跟了来。”

皓月虽然心里还有些记恨赵公子,可此时想到小姐见赵公子一定开心,况且赵公子满怀歉意,自己何不再逗他一逗?

因此皓月便道:“偷偷摸摸地跟来,算什么本事?”

赵明诚忙回应道:“姑娘说得是啊,只是明诚觉得自己与小姐相见难免会让人家说三道四。因此不敢露面。”

赵明诚的性格也怪,那日赏心亭上与李小姐偶遇,心里有千万般感情。都化作柔声细语,真情实意,实在内向之至,又是内含丰富情感。

可是今日赵明诚却又像一个活泼子弟,有什么话尽量都说出来。

李清照听赵公子的话,竟然觉得好笑幽默,他说怕旁人说三道四。那是说自己还是说他赵公子?他偷偷摸摸地来,本就不雅,可是却毫无歉意。把他摆的和自己一样高。而且那话中意味好似是自己被人说三道四,行为不检点一样。自己本来以为赵红霞了此时定然羞涩万分,不敢多说一个字了,谁成想赵公子竟然说了那么多。

李清照莞尔。道:“如此说来公子倒是为清照着想了。”

赵明诚连声称“是”。

此时赵明诚心里想道:“想来李小姐已经接受了自己。她并不讨厌自己,看来自己还是要主动一些。”

因此赵明诚道:“明诚急忙赶来,为李小姐行礼。”

李清照倒也放松了下来,听赵公子给自己开玩笑,那自己便也就给他开玩笑了。

李清照顿时觉得二人倒不像是昔日互相难堪的“怨人”,倒像是久结的朋友,抑或,更亲密的人。

李清照脸红了。

赵明诚忙道:“急忙行礼。行礼。”

阿福在他身后听公子说话,便忍不住想道:“公子你倒真是快活。可我怎么办?”

皓月听赵公子说话,好似废话,可是废话之中却含真情,不由得也被赵公子给感动了。

哎呀,若没有蔡小姐该多好。

不对,若赵公子不变心,该多好。

皓月虽然心里还是对赵公子略有怨恨,可是,此时心中的欢喜已然大过怨恨了。

赵明诚还不听李小姐说话,便有些心急,想道:“是我的错误,人家不理我,也是正常。”

见自己的主动没有什么成效,赵明诚倒也泄了气,突然心情低落,满脸的难看了。

皓月一直盯着赵公子的脸,见他突然脸色变化,知道他生气了。

可是小姐却又不说话,皓月便是心里急切,急切是急切,也没有什么办法。

心里一动,皓月便接着笑道:“公子既然礼节已到,可以走了。”

她知道她这一说,赵公子听出来她的话是反话,那是定然不会走的。

果然,赵明诚一听皓月这话,便是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李清照也是一惊,心里想道:“皓月坏事,怎么让他走了?”

赵明诚低头心想:“自己先是对她不起,算了,自己强求人家原谅,却又怎么可能?”

因此心情低落,赵明诚也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顿时黯然神伤,就要返回。

李清照看赵公子慢慢地回了头,心里的激动劲头顿时消失,也没有了说话的想法,心里只是道:“却也是了,人家已然有了恋人,快要成亲,有家室了,在这里与自己多说,又有何益处?还不是徒增人家口舌,多添一些闲言碎语罢了。我与他的缘分终究已灭,二人从前之路再难找回。”

李清照心里这样想着,便也低头,黯然神伤了。

皓月看情况不对,怎么自己的反话赵公子也听不出来?

皓月又想:“难道赵公子是真的对小姐儿戏玩耍吗?怎么走了?”

于是皓月又觉得自己给小姐添乱了,因此悲伤突然从心头来,不禁落泪,一个没忍住,轻声叹道:“却是缘灯已灭,再难重燃了。”

赵明诚听皓月的话,更加伤心,心里一不痛快,他也不管什么了,便回头与皓月道:“姑娘说得对,明诚无颜再见小姐了。明诚的不是,再难与小姐相配。”

李清照听他说,便当他是说气化,好似说他自己,其实在讽刺自己,因此便也生气,道:“缘灭难回,又何必多说?祝福你和蔡小姐吧。”

赵明诚听李小姐与他说气话,也是生气,道:“我与蔡小姐再不可能,还说什么?”

他本来是气话,是想和李小姐辩论一下,占占嘴上便宜。

可是却让李清照听去,却是惊讶,道:“怎么?”

赵明诚听李小姐声音变得温柔了起来,内心的愁绪便消失了。

赵明诚心一软,又转回头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至尊杀手妃:凤破九霄 论金丹的正确食用方法 洪荒封神 我那风情万种的小姨子 江湖拳师龙虎斗 妖刀魔剑 无尽召唤——废材魔法师 妖异教师 九鼎军师2 军临天下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二十二章 缘灭?》,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