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一百三十二章 论论(一)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第一百三十二章论论

李母看着李清照要让赵明诚进来,便是着急道:“清照,人家可是变法一派的,你一个姑娘家的,受人家一次欺骗还不成,怎么,怎么傻到又要认敌为友啊?”

李清照听着母亲说的气话,心里抵触情绪难以遏制,便将手臂一甩,眼睛瞪得巨大,洞张而视母亲,道:“母亲,赵公子并非您说的那种人,您可不要失了长辈的身份,妄自评判人家,使清照错失良缘,您……”

她还想说一些指责的话,却顾虑到母亲的身份,自己晚辈说话太没礼貌,因此话到此处便戛然而止。来可乐网看小说

李母听着李清照的话,虽然李清照没怎么样说完,可是李母却也猜到了她接下来要说什么,因此鼻子上翘,气愤说道:“小女糊涂啊,你刚过豆蔻,对人实在没有防备,看谁都是好人,这可是要吃大亏的。”

李格非也道:“你母亲说得对,清照你就是太顽皮了,难道你的母亲会害你不成?”

李母道:“是啊,你可不要重蹈受弃的覆辙,到时候可就是欲悲难哭,欲哭也是没有泪啊。”

李清照却是不听,她心里虽然知道,母亲与爹爹自幼便对自己服服帖帖,将自己当作宝贝一样。因此父母也不可能欺骗自己。可是,自己如今已芳龄十八,心里也有了自己的主见,父母固然为自己好,可是亲身经历之后才可下定论,父母只是一味地劝谏自己,可是却对此事知晓甚少,自己与父母说了他们也是半信半疑。

因此父母的话也是有些许差错的。

李清照摇头道:“母亲。你为何也是反对我?”

李母道:“非是我反对你,只是,你,昨日半天才不见,你却给我们带来这个消息,你让我和你爹如何接受?”

李格非将胳膊猛地一甩,道:“你与那赵明诚。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李清照哭泣道:“为什么?”

李格非道:“张公子。为人多好,你却早上答应人家,晚上就反悔。你如何对得起人家?

张公子不说。还有陆公子,虽然这人这几日有些木讷,不会通情理。可是,可是人也是老实无比。真诚待人的。哪里像那个赵明诚,拈花惹草。对人不起,自己却一肚子道理。”

李清照咬着嘴唇道:“爹爹不懂,却主观乱断,这可就冤枉赵郎了。”

李清照本来心里就一直在想着赵公子。方才与母亲爹爹说起自己昨日所经历的事情时,满脑子也是想念着赵公子,真想让赵公子就在自己的身前。与自己谈论诗词,看字赏话。因此方才一没注意,她心中所想的“赵郎”二字便顺口说了出来。

话已吐出,想收回也十分难了,因此李清照忙捂住脸,却也不再辩驳。

李格非听着李清照的话,便是有着十分好的脾气,此时也难以压制心中的怒火了,他对这个女儿既是担心又是无奈,终于咬牙半天,将长袖一摆,道:“你去见你的赵郎去吧,我再也不管你。”

“哼”了一声,李格非转身进了内门。

李清照急躁,却也没有办法,转身来看母亲,撒娇道:“母亲,爹爹如此待我,你也不说一句公道话。”

李母无奈,本来还想辩驳,可是看着小女眼中尽含深情,好似真心喜欢那赵明诚,喜欢得都难以自控了。李母也无心阻碍小女寻找爱侣,此时看着小女深情的样子,心里也开始嘀咕,想道:“莫非真的是小女所说的那样,那赵明诚是有苦衷才不忍而抛弃小女的吗?”

李母心里想着,却听屋外有人道:“伯母。”

李母定睛一看,却见赵明诚已经大步朝这里走来了。

事起仓促,李母也难再回避,于是便朗声说道:“赵公子。”

李母喊了一声,倒让在一旁的李清照顿时觉得心口一暖,母亲对赵公子换了个称呼,顿时使自己觉得母亲与赵公子亲近了许多。

赵明诚大步走来,见了李母,十分有礼道:“明诚拜见伯母。”

李母心里突然有了昔日赵明诚狠心抛弃小女的一幕,便是痛心。可是待人的礼节还是要有的,因此李母笑道:“多日不见,赵公子倒是风流倜傥了许多。”

赵明诚听着话,心里便明白了,伯母夸自己“倜傥”是假,说自己“风流”才是真。

赵明诚低头微微一笑,也不过多在意伯母所说的话,在他所看来,自己办错了事,将李小姐伤害颇深,人家这么讽刺自己,也是应该的。

因此赵明诚笑道:“伯母取笑明诚了。”

在赵明诚看来,自己那日怕是已经将李府的人上下都惹尽了,自己今日前来李府便是要挨骂的,可是今日自己前来,却见李府的人对自己十分客气,就连李小姐的母亲都是给自己笑脸,因此便觉得十分不正常。

他心里想着,却不表现出来,只是躬身一行礼,笑道:“明诚晚辈,可不敢在伯母面前说什么文雅风流。”

李母本来有意讽刺赵明诚,却让赵明诚将话头一转,顿时意思变了。

李母听了赵明诚的话,心里想道:“我故意讽刺你,你却扭转话题,与我故意讨好。”

虽然听着赵明诚说了一句客套话,可是李母心中却依然满是怒火,想道:“赵明诚啊,我倒原来觉得你这个孩子不错,可是你将小女抛弃,我便改变了对你的看法了。你可不要怪罪伯母对你持有偏见。”

李母上下看了看赵明诚,突然将脸色一变,道:“赵公子无事不登门,今日是有什么事吗?”

赵明诚还待要说话,却被李清照抢话道:“赵公子前来,便是贵客。清照这就去上茶去。”

李母回身看小女,见她蹦蹦跳跳,样子十分欢畅,便是无奈着急,心里想道:“这个死丫头。”

赵明诚见李小姐对待自己这般热情,便是心头一喜一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是摆手道:“李小姐客气了。”

李母看着赵明诚。心里想道:“现在与他发火,将他赶出去,对我们的也没有用处。反而传出去有损我们李家的名头。再一个也是让正在兴头上的清照失望透顶。也罢,我倒要看看,这个赵明诚还想怎么样。”

当下李母便又微笑,转身伸手道:“有什么事。还请进来说话。”

赵明诚见伯母对自己这般客气,也放松了警惕。想着:“伯母的人真好,我对她女儿有过,她却丝毫不计较,看来我赵明诚今后便要好好对待李小姐。万万不可大意马虎,以致伤害到李小姐了。”

因此赵明诚欢喜道:“多谢伯母。伯母请坐。”

赵明诚也相应地伸手示意。

李母听着赵明诚的客气话,心里想道:“这孩子礼数都尽了。可惜怎么那么对小女?”

心里想着,李母已经坐了下来。赵明诚见伯母坐下。自己方才坐下,将手中扇子一甩,扇子便开。赵明诚在自己身前轻轻摇晃着,显得十分悠闲自在。

李母看着赵明诚,心里却是动摇了不少,看眼前这个公子,文礼都在,行事也到位,若是真诚待人,想必十分不错的。

说实话,自己倒真是特别喜欢这个孩子。

只可惜,他有愧于小女,自己便不能轻易饶他。

想想他今日前来的原因,李母怎么也想不透。他明明知道自己家的人都十分痛恨他,他今日却还大摇大摆地前来。

李母心里嘀咕着,李清照亲自端上三杯茶来,先来母亲这里放下一杯,又去赵公子那里放下一杯,放茶时,小脸羞红,猛然一放下,立刻就逃也似的奔走了。

待李清照也坐下了,李母笑道:“赵公子今日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赵明诚被伯母问话,心里开始琢磨,却不知如何回答。自己不去太学府,却跑来李府,这真是难以说明理由。

其实理由非常简单,自己昨日无意之中与李小姐相互倾诉衷肠,二人又重修旧好,自己也是夸下口来,执意要来李府提亲。因此自己今日前来李府上看看,一来看看李小姐,向她表示诚意,二来也向伯母恩师好好说道说道,道歉行礼,尽量让他二人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可是,自己前来,不能明摆着说。

赵明诚左思右想,无奈一笑,道:“明诚多日不来李府,想要拜访一下恩师,感谢他的教育之恩呐。”

赵明诚这话说得有些不过情理,今日前来采访恩师,怎么半天也没有提“恩师”这两个字,却到现在才说?

李母听得假,可是却不辩驳,心里想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小女前来的。我正好借此机会来问一问你,看你到底对小女是否真心。”

李母便是仰天“哈哈”笑道:“那个老头子闲得很,现在还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是苦了赵公子,还要让你在这里等候一下。”

赵明诚心里想道:“恩师不在,这可是太好了。”

赵明诚不禁大喜,倒不是不喜欢恩师,只是恩师一见自己便指责怪备,让自己心里难受。这几次下来,自己不少被恩师数落,因此赵明诚见了恩师,心里多少有些忌惮。现在听说恩师不在,当然是心情愉快。

赵明诚忙将手中扇子一合,虽然心里欢喜,脸上却还是要表现出一种遗憾之情来,当下便是略显忧愁,道:“哎呀,这个不妨事,明诚能够在这里等着。多等一会儿便是了。”

其实赵明诚心里暗暗窃喜道:“这不是给我机会,让我在这里与李小姐多有亲近机会吗?”

赵明诚心里一喜,嘴角也是忍不住向上弯了弯,却被李清照看在眼里。李清照也是低头莞尔,用手帕遮住自己的脸来。

李清照与赵明诚二人自顾自地窃喜着,在一旁看的李母却是看到他二人的动作来,李母心里想道:“赵明诚真不会说谎,明明说来见格非,却是对着小女含情脉脉的。”

李清照笑了笑,却看到母亲正在看着自己发笑,因此脸红,轻轻将母亲推了一下,挤弄眼色。

李母无奈摇摇头,却回头又对赵明诚说道:“那公子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小女也在,你们二人正好说说话,我这个上了年纪的人,可是与你们谈论不到一起去。”

李母“哈哈”笑声中,显得很是自然。

李清照瞧母亲十分大方的样子,心里便是欢喜,想道:“母亲竟然这样说话,她是改变主意,不再对赵公子有所偏见了吗?”

不管是不是,反正自己现在可以和赵公子说上几句话了。

李清照向前凑身,轻声说道:“公子昨日可曾看到圆月了吗?”

赵明诚“啊?”了一声,没有想到李小姐竟然这么直接相问,还以为她会羞涩一阵,然后再说。

赵明诚倒是慌张了,忙道:“看,看了。昨晚月色真美。”

李清照娇羞地笑了一声,也不遮挡,直勾勾地盯着赵公子看,却将赵公子看得一脸羞涩。

李清照听赵公子说了,便又继续问道:“那赵公子说,怎么个美法?”

赵明诚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了,只是点点头,道:“很美。”

李清照便是不高兴,噘嘴道:“这里只有母亲和我了,你却害怕什么?”

赵明诚道:“明诚没有害怕,只是……”

他并没有料想到李小姐会问自己这些问题,因此一时手足无措,胡乱说了起来。

李母看他二人十分尴尬,不禁暗笑,心里想道:“他们年轻人说话,也是不利索。算了,还是让我来问上一问吧。”

李母故意咳嗽两声,笑着与赵明诚道:“赵公子,你的事情清照可都与我们说了。”

赵明诚一愣,什么事情?

随即赵明诚便是反应过来了,心里想道:“难怪伯母一见我并不生气,原来李小姐已经与她说清楚了,这下便好,想必伯母对我也没有什么偏见了吧。”

赵明诚这样想,心里便是欢喜,于是忙说道:“如此甚好了。”

ps:求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吸血迷情之恶魔城 狼的花嫁:家养懒小妾 清宫情空 我们的千阙歌 网游之传奇录 霸境 神灭之创神 穿越火线之异界战记 魔界战神 天地道祖录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三十二章 论论(一)》,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