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十二章 心乐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拂露不多时便取来手帕与笔。李清照将画交给小晴,自己忙双手接过手帕与笔来,看着手帕入了神,小脸微微泛红,红唇上扬,显然又想什么好事。

拂露在一旁看着李清照,又动了动小晴,轻声道:“瞧,小姐怕是又在想赵公子啦。”

小晴看了看李清照,又转头对着拂露“嗯嗯”两声,点点头,表示同意。

李清照沉思良久,手中笔上墨都快干了却依然没有动笔,拂露看得急了,便上前一步,轻声叫道:“小姐,小姐。”

李清照依然摆出个笑脸,看着一旁,并未听到拂露的叫喊。

“却把青梅嗅,却把青梅嗅。”李清照嘴里连念了两遍。

“什么?”小晴有些困惑,小姐在想什么话呢?

拂露将食指放在嘴上,对着小晴“嘘”了一声,便向后退了两步,小声对小晴道:“情痴者很是胡言乱语,有的也前言不搭后语,小姐现在正值此时,如此美好时光,你我又何必打扰她呢?且听小姐再念点什么。”

说完拂露捂着嘴偷笑了起来。小晴也十分会意地点了点头。

李清照一手执笔,却怎么也写不下去,犹豫了半晌,将一手中的手帕放下,叹了一口气道:“怎么写不出来呢?”

突然眼睛里散出幽怨的目光,脸上又略微显露出嗔急的表情,最后轻叹了一口气,道:“还是青春已逝,头脑不够用了。”

拂露一听,便是轻声一笑,道:“小姐还在那句‘应是绿肥红瘦’里拔不出来了。”

小晴两眼大睁,道:“怎么拔不出来了?”

李清照瞅了瞅拂露,娇气道:“拂露又拿我开心。”

拂露冲着李清照挤了挤眼。

又是一日,清晨日出,正将温暖撒到了李府的各个角落里,一大清早,李母便端着汤药进了屋中,见李清照正捧着那幅画痴痴地看着,不禁又是无奈又是欣喜,道:“我家小女真是个痴情女子。”便叫一声:“清照,吃药了。”

李清照见母亲正端着药看自己,不禁羞上心头,忙将那幅画轻轻丢在一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道:“母亲来了。”

李母将药递到李清照面前,无奈地道:“母亲知道你的心思,你自己斟酌着办吧。”

李清照听拂露猜测母亲帮衬自己,没想到母亲竟然亲自说出来这话,不禁大喜,叫道:“真的吗?”

李母被她的话吓了一跳,道:“你这么大惊小怪地干什么?”

李清照嘻嘻道:“吓到母亲了,清照与你赔罪。”

李母也是无奈地摇摇头,自言道:“这小女真是,越大越没一点女子的样子了。”

李清照心里乐着,都说古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可违抗,可自己却是摊上了一个大好家长。李母在历史上虽不留名,可她的教女之法,却是极其正确的。

喝了药,李清照顿时感觉身子舒服了许多,已无昨日的头痛感觉,待母亲走得远了,她忙吩咐拂露道:“取我的外衣来,我要出门去。”

拂露本要阻拦,见小姐如此雅兴,况且她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也就遵命去拿。

春日清晨,李府内一片生机。李清照在前,拂露在后,二人行至大堂前,却见大堂内空无一人,李清照想可能爹爹不在,母亲又去了别处。当即李清照上堂去,行至堂前,又见一旁的青梅,顿时羞涩起来,一手抚面,一手去摸那青梅。

拂露在她身后,瞧着她那个羞意满脸的样子,便认真地观察起了她的模样,瞧了半晌,不见李清照有任何动静,又一看自己,端着笔墨,胳膊都酸麻了,便上前去,道:“小姐,午时都快过了。”

李清照回头问:“你说什么?”

拂露将手臂向前一伸,将笔墨伸到李清照身前,道:“小姐你倒是高兴了,拂露的手臂可都快断了。小姐还没想起什么吗?”

李清照略感愧意,道:“那你放桌子上吧。”

其实李清照与拂露小晴等婢女自幼玩耍到大,都以姐妹相称,因此都不在乎小礼小节,除非李清照发了脾气,一般都会互相说闹。因此拂露对李清照总是像对姐妹般开些玩笑而不拘谨。

李清照与拂露说了几句,便又回想起那日赵明诚来府上时的情景,由于羞涩,她的一些细节都稍稍忘却了,有的当时就没在乎,因此看着拂露,便问了一句:“拂露,那日赵公子前来之时,可曾有过什么过于拘束的动作吗?”

拂露一听,转身笑道:“赵公子没有什么,倒是小姐你,很是拘束。从里面出来,竟连鞋都忘了穿,半道上连钗子都掉了,好生狼狈。”

“什么?”李清照更是羞涩不已,一个女子家的在心上人面前竟出了如此大的丑,这今后如何面对他?

“不过小姐也不要害怕啊。”拂露本来沉着脸,突然脸色一变,又如朝阳般露出笑容来,道:“赵公子见得就是小姐,至于什么礼节不礼节的,出丑没出丑,都毫无关系。”

李清照听了此话,好歹也有个心里安慰,不管拂露说得对不对,自己的心确实宽了不少。

“小姐还要写吗?”拂露见李清照脸色稍有喜感,便试探着问道。

李清照低头沉吟片刻,便又抬头道:“写,怎么不写。取笔来。”

拂露见李清照如此爽快,想是一定有了灵感了,便即应声便道:“是了,小姐。”

李清照拿起笔来,抬头看了看青梅,又低下头去,在木板上平铺手帕,提笔便写道:

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笔锋之处,尽是柔软,让在一旁看的拂露都深深感觉到了李清照的喜悦与羞涩之情。

李清照写毕,嘴里还念叨着:“却把青梅嗅,却,却……”

她话未完,拂露道:“小姐嗅得是青梅,心里想得可不是青梅啊。”

李清照被说破了心思,便扭头道:“你懂什么?”

拂露道:“我不懂,我不懂小姐的‘绿肥红瘦’,我更不懂小姐见了赵公子,却嗅起了青梅,我也不懂小姐嗅青梅的时候,却回头偷看着赵公子。”

她最后“赵公子”三个字说得话音极重,令李清照的脸红到了耳朵边上。不过拂露是自己的朋友,让她猜中了心思也无妨,李清照也便不再争辩什么,微微一笑,看着大堂之内,心里想道:

“赵公子,赴约之日,清照定亲手将这词交付于你。清照此时,只等赴约之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专宠小米虫 美佐子的春天 球霸 异界大科学家 穿越之肥婆倾城 偷天换日 浩瀚苍穹 暗夜之城之光明再现 磨镜磨镜告诉我GL 重生官场之红色贵族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十二章 心乐》,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