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一百三十八章 仇恨(四)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蔡女忸怩着脸,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来与我提亲?”

赵明诚道:“这个,我不是说了吗?”

蔡女摇头道:“我不知道。”

赵明诚摇头十分不满道:“昨日我明明都与你说了,你怎么还叫我说一遍?难道,难道你真的要我做个不孝的人吗?”

赵明诚越说越激动难耐,终究忍不住,指着蔡女说了最后“不孝的人吗”这几个字。

蔡女本来已经十分失望,也没有什么词来与之对答了,正巧听赵公子说“不孝”二字,登时有了话说,忙是眼睛一亮,道:“对,赵公子,你想做个不孝的人吗?”

赵明诚心中仍然对恩师所说“不孝”二字十分敏感,因此听蔡女出口便是“不孝”二字,显然已经也是埋怨自己“不孝”,心中梗塞之意又起,不禁退步,左思右想,自顾自地说道:“对啊,对啊,我怎么那么不孝呢?”

蔡女见自己说的话奏效了,忙是喜道:“赵大人可是与我爹说了亲,赵郎,你,你可不能不孝啊。”

李清照听蔡女又将称呼改为“赵郎”,当下便咬着嘴唇想道:“蔡小姐也忒主动了,现在趁赵公子犹豫时,又与他亲热称呼。”

蔡女眼睛直直盯着赵明诚,哪里管得着其他的人?因此对于李清照咬嘴唇的动作并无眼见。可是皓月看到了,心里便知道小姐的嫉妒之意,也替小姐鸣不平,心里想道:“那蔡小姐太也自作多情,这样逼迫赵公子,赵公子就能依了她吗?”

张汝舟也看得清楚。冷声轻哼,心里想道:“看来这个李清照是真心对待赵明诚。”

蔡女见赵公子不断后退,以为他是向自己妥协了,便还存有侥幸心理,想着若赵公子依了自己,那自己以前的种种胡乱念头,就都打消了。不论什么不是与错误。自己就一并不在乎了,只要赵公子真诚对待自己就是了。

赵明诚脸色难看,踌躇半晌。却又想道:“孝不孝那是自己的事情,可是自己就是对蔡小姐并无意思,这样强扭的瓜,怎么能甜?”

想念到此。赵明诚便是将身子一挺,很是正气地说道:“就算不孝。那明诚也不能答应你。”

李清照看着赵公子心里纠结,这时听到赵公子这样的回答,心里顿时大快,立刻说道:“好。”

李清照说的“好”是指她赞同赵公子的话。同时也是对他此时不动摇念头的肯定,可是由于有些情难以控,因此话说得有些大声。正让蔡女也听个正着。

蔡女本来还存希望,可是她听到赵公子的拒绝话。便又心头一凉,再紧接着听到李小姐的那个“好”字,更是气急败坏,以为李小姐有意在讽刺自己。

心里怒火难以遏制,蔡女转头过来,瞪着李清照,阴阳怪气地说道:“好什么?”

李清照哑然失色,下意识地用手帕遮住脸,道:“没有什么。”

蔡女冷笑道:“你在讽刺我吗?”

李清照摇头道:“清照没有那个意思。”

蔡女觉得自己丢了丑,因此强行**,突然难受地笑了两声,道:“你是在嘲笑我低三下四地对赵公子,而赵公子却无动于衷。”

蔡女说到这里,眼里已经充满了怒气,她恶狠狠地看着李清照,心中的怒火更加难以可遏了。

李清照连连摇头,眼中尽含无辜。

蔡女接着说道:“你对赵公子并没有做什么事,他却对你马首是瞻。是不是?”

最后三个字蔡女咬着牙绷了出来,这让李清照不断摇头,以示无辜,更是让赵明诚觉得不公,赵明诚忙与蔡女道:“大家闺秀,你怎么能出此下流之言?”

蔡女本来还对赵公子心有爱意,现在他狠心拒绝自己,而且又在自己发泄情绪之时,前来与自己作对,这种情况自己何时见过?自己又何时受过他人的苦?

蔡女忍不住对赵明诚冷笑道:“你这话说得对,我怎么能出此下流之言?”

蔡女连连点头,眼中却是狰狞万分,接着说道:“我下流,我下贱……”

赵明诚听蔡女的话越说越严重,这是有意要往狠了说她自己,其实是在与赵明诚叫板。

想想自己方才说的话,确实有些过分,赵明诚一时觉得自己有愧意,忙道:“我,我没有那个意思。”

蔡女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赵明诚一脸无辜的样子,更加激起蔡女心中的愤恨了,她本以为自己会和赵郎天长地久,可是后来渐渐得自己受了伤害,自己受了伤害倒也没有什么,可是感情却已是悬崖之马,难以勒回,自己更是叹息痛心。现在赵明诚竟然为了一个自己的情敌而颇费口舌,与自己争辩半天,这个自己怎么能够忍受?

李清照,你就笑得那么开心吗?

蔡女眼睛盯着李清照,看她面色淡然,便是心头难平气愤,想到自己受了那么多的苦,却换来她的笑容,自己就是天底下最欠公平的人了。

蔡女胡思乱想,竟然没有听到此时赵明诚在与她说话。

这时蔡女隐隐听到赵公子一直在对自己张口,好似在说什么,蔡女立刻心一软,以为赵公子在关心自己,便忙柔声问道:“什么?”

赵明诚却又说道:“你我之间不可能的。”

听了赵公子的这句话,蔡女便又如跌入谷底,自己方才想了那么多,终究只是想想,一看到赵公子在对自己张口,自己便又回到了原来温柔的样子。谁知道自己却又听到赵公子的这样绝情话。

方才的痛心想法又出现在蔡女的脑子中,蔡女又想道:“赵公子,你好狠心。我好好问你,你却又说这样伤我的话。”

张汝舟在一旁看着,心里惋惜道:“哎呀。蔡小姐这般国色天香的人物,却让赵明诚给糟蹋地叫苦不迭。看蔡小姐的样子,都开始神魂颠倒了,赵明诚与她说话,她都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待她回过神来,却又是被赵明诚浇了一盆冷水。哎呀。”

心里无奈。张汝舟便上前一步。摇头道:“蔡小姐,人各有志,欢喜何如?哀愁何如?”

蔡女听他说话。竟然有些释然了,忙转身与他柔声说道:“张公子,你所说的话确实有理。”

李清照和赵明诚都听着这话,便觉张公子不愧为自己的朋友。在这时候正好帮助自己说话,于是二人都向张公子投以感激的目光。

蔡女此时心里仇恨并无方才的大了。转身却是走得远了,委身自泣。

张汝舟见状便跟了过去,忙道:“哎呀,人人都有他的想法。你付出这么多,却是徒劳无功啊。”

蔡女道:“张公子怎么说?”

张汝舟道:“哎呀,赵兄本人十分厚道。不愿意说假话来骗你。他虽然和你结识较早,可是和李小姐那可胜过他和你这个青梅竹马啊。你都没有听到吗?赵兄他都说了。就算是不孝,他也不愿与你交好。他和李小姐虽然相识较晚,可是人家二人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啊。蔡小姐,以你的姿色,你还不能……”

张汝舟这些话句句说到了蔡女的心口上,好似在劝她,实则是在激怒她。

蔡女突然一摆手,道:“你不要再说了。”

将手一摆,蔡女起身便回去,向赵明诚气势汹汹地走来。

张汝舟在她身后喊道:“赵兄可是个忠厚老实的人啊。”

他喊话是脸色沉重,好似在极力帮助赵明诚说话,可是这话却是犹如尖刀插在蔡女的心口,让她忍不住又是气愤填膺,难以控制。

张汝舟心里暗喜道:“有好戏看了。”

心里暗喜,张汝舟忙跟上前去,道:“赵兄可是老实人呐,蔡小姐,你不能……”

他话未说完,却被蔡女打断道:“张公子,你好意劝我,我知道,可是这事与你无关,多谢你的提醒。”

赵明诚看着张汝舟,心里想道:“张兄真够意思,这时候不怕得罪蔡小姐而与我说情。”

李清照看着张公子,心里也是感激道:“张公子患难见真情,可让清照佩服一番。他与蔡小姐说情,怕是与她留下恨意了,哎呀。”

张汝舟却是想道:“我与蔡京蔡大人往来十分得频繁,关系也好,她蔡女一个丫头,对我俯首帖耳,也不会计较我说的话,我倒要看看今日能有什么热闹。”

蔡女冷眼盯着赵明诚,道:“你和我不可能,你和李小姐,就是……”

她话到此处,却是说不下去了。

赵明诚忙道:“方才张兄也说了,人各有志,欢喜何如,哀愁何如呢?蔡小姐,你看……”

“哀愁?我是哀愁,可是你们二人,你们二人就是欢喜是吗?”蔡女故意将赵明诚的话头打断,心里难受,更想发泄一下。

赵明诚实在,疑惑道:“方才张兄不是将你给说服了吗?你怎么又生气了?”

“我生气?”蔡女此时听赵明诚怪自己,就算不生气也得生气了,更何况本来就生着气,因此发怒起来,冲赵明诚吼道:“我生气,是,我生气。可是你们呢,你们高兴。我要让你们高兴个够。”

李清照看蔡女已然红透了眼睛,想是生气到了极点,因此忙道:“蔡小姐,我们没有。”

蔡女看李清照一脸委屈的样子,心里更是恼怒,与她说道:“没有什么?”

李清照道:“我们并没有与你作对的意思。”

蔡女看天冷笑一声,又低头来看李清照,道:“没有?哼,没有?那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卿卿我我的,让我又抓了个正着?”

赵明诚道:“我们……”

“赵明诚。”蔡女直呼其名,道:“方才我来这里,看到你与李小姐卿卿我我,我再一次忍住了,因为我幻想着与你再修旧情,纵然你千万个不是,我也原谅你。可是,可是你今日却再一次泼我的冷水。也告诉你,我受够了。张兄说得对,你是真诚,你是老实。可是你老实,却又伤害了我。”

蔡女边说边向后退,最后一句话终于喊了出来。

赵明诚此时也难忍泪眼,痛苦流涕,道:“蔡小姐,是我骗了你。”

蔡女摇头道:“你没有骗我,是我自作自受。可是,你们也别忘记了,我是当今户部尚书的女儿,我可以一手遮天,我可以玩弄任何人。是你逼我的,赵郎,我不再给你机会了。今日耻辱,云儿今后定要奉还。”

她这次说“赵郎”两个字,却全然没有情真意切之感,反而音调阴森,让人听了就毛骨悚然。

赵明诚知道蔡小姐伤心到了极点,可是自己却又有什么办法。

赵明诚干脆委身下来,想要逃避,却无处可逃。

蔡女又是冷笑一声,指了指赵明诚,又指了指李清照,道:“你们等着。”

说完,蔡女突然一转身,便即大步走开了。

朦朦胧胧,小雨淅沥。一点一滴打在李清照的脸上,犹如是尖刀刺来。

李清照知道蔡女在说气话,对自己并无什么损处。可是一想到蔡小姐那般伤心的样子,自己就难以平复情绪。

知道蔡小姐受了苦,可是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李清照心里十分难受。

这时听到张汝舟说道:“我可不是故意的,汝舟只想宽慰蔡小姐,却没有想到,她,她……”

李清照朝张公子笑了一下,道:“张公子帮我们说话,我们感激不尽,怎么敢怪你呢?”

赵明诚此时也起身来,道:“是啊是啊,我们……”

说到“我们”二字,赵明诚停顿一下,顿时感觉自己和李小姐的距离拉近了。

李清照也有所察便是小脸一红,转头不语了。

张汝舟道:“哦,赵兄不怪罪我就好了。”

看着赵明诚愁苦的样子,张汝舟心里想道:“他们二人把蔡家的人得罪了,这下子可有好戏看了,这也正好为我在蔡大人面前美言提供了方便。”

想到这里,张汝舟就觉得美滋滋的。

赵明诚此时一叹气,道:“该来的总要来,李小姐,他人的话你不必多理,蔡小姐只不过一时气话而已,你不必放在心上。”

李清照轻声说道:“清照并没有多想,只是蔡小姐她,她可就伤了心。”

赵明诚也是低头轻声叹气。

张汝舟这时忙道:“既然没有了事,汝舟就先走了,请了假还需回去。”

也不等赵明诚与李清照回答他,他便转身逃也似的走了。

赵明诚与李清照也不多加阻拦。

他二人互相又是问候了一下,便一起漫步。二人随意游览了一下,便各自散了。

ps:求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超级狂少 满天淘云梦 爆笑冤家,蛇王宠后 爆宠火妃:王妃又爬墙了 独宠绝色弃妃 萝莉彪悍:开启虐BOSS模式 究极原创世纪 混沌创神录 六界渺渺 猎人之大食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三十八章 仇恨(四)》,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