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一百四十章 湖畔(一)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第一百四十章 湖畔

凉风吹来清爽,吹得李清照粉色面容更加惬意。李清照小手放在身前自然垂下,双手却是紧紧相握,捏出了冷汗来。

脚步不停,李清照不时低头斜瞥,不时又抬头远望,呼吸之声,有增无减。

渐渐行到湖畔正中央去了,李清照还是紧紧握着小手,脚步也停不下来。

赵明诚跟在她的身后,虽然不与她说一句话,可是此时内心中有一种美妙的情情愫在慢慢滋生,虽然这种情愫已经让自己心里十分高兴,可是情愫越生越深,将自己的心都给占据满了,也难以遏制。

李清照这一路上,心里的胡乱想法总是不听自己的话,不时地变换着花样地出现。她脑子里一会儿想着:“李清照,今日你可有了福气了。”,一会儿却又问自己:“有什么福气?为了这个男子,自己都不回家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却又想道:“为了这个男子,别说不回家一天,就是一个月不回家,那又有什么关系?”

停了一会儿,她又想道:“自己就这样草率地答应和他一起出来,是不是太过降低自己的身份,显得自己不矜持了?”

又一会儿,又一个矛盾想法出现在她脑海之中:“这又有什么矜持不矜持的?男女之情,本来就是人间常事,我也只是普通人罢了,没有什么矜持不矜持之说。”

心里胡乱想了一阵子,李清照不觉间已走到湖畔边上。身子也渐入湖水边缘。

只听赵公子一声:“小姐小心。”

李清照“啊?”的一声,急忙回神又回身,正见自己面前就是湖水。若不是赵公子提醒,自己恐怕就栽进湖水之中了。

心砰砰直跳,李清照手抚摸着胸口,吓出了一身冷汗哦,回身去正与赵公子面面相对,李清照觉得自己好狼狈的样子,心里自便十分羞愧了。

赵明诚却什么都没有想。忙关切问道:“李小姐可有事情?”

李清照忙摇头道:“没有没有。”

赵明诚长呼吸一声,道:“没有事情就好,明诚方才见小姐误入湖边。险些发生危险啊。”

李清照虚惊之后,却将恐慌忘却了,看着赵公子粉红面容,李清照又迅速坠入情网之中。

剪剪眼眸与他相视。李清照两手放下来。却又将其背在身后。

向身后一背,李清照又觉得手放在背后十分不得劲儿,又将手放在身前。

刚刚在身前一放,李清照又觉得身前也不是一个放手的好地方。

如此几个来回,手没有停下来,李清照心里更加慌张了。

二人互相对视,都觉得有些尴尬,李清照看着赵公子。心里想道:“李清照,你慌什么。大胆一些,主动一些才是啊。”

向前主动走了一步,李清照与赵明诚距离更加得近了。

李清照本来以鼓勇气与赵公子说上一句话,可是突然与赵公子相距一近,心里的火热感登时出现,燥热之情溢于言表。

意识到自己的不雅,李清照又慌忙后退一步,将头一低,再也不想说话了。

赵明诚知道这是李小姐主动的动作,虽然退却了,却也是在暗示自己,要主动一些。

回想起自己到李小姐府上去的情景,虽然被恩师驱赶了出来,可是自己心里也是高兴。赵明诚越想越美,竟然一时之间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再一次主动起来,道:“李小姐,湖边危险,请向里走一些。”

李清照看着他看得入了神,虽然心没有在现实之中,却是紧紧注意着赵公子的一切。此时他开了口,自己当然也是听到了,于是忙回答道:“哦,是吗?清照有些慌张,因此误入危险之处。”

赵明诚主动道:“误入藕花深处。”

一听赵公子念叨着自己的词,李清照低头抿嘴,心里想道:“人家赵公子都这么主动,我应该主动些。”

再一抬头,小脸虽然依然泛着红晕,李清照却是十分主动,道:“争渡,争渡。”

赵明诚道:“这里没有船啊。”

李清照疑惑道:“我又不是真的想要去争渡。”

赵明诚笑道:“逗你的话你都信吗?”

李清照突然意识到自己被赵公子逗了一下,顿时囧态百生,一时间红着脸又急又气,却是气愤之中隐含着欣喜,最后实在无奈,娇羞道:“赵公子取笑我了。”

赵明诚仰面“哈哈”大笑道:“李小姐可是冤枉我了。”

李清照没有防备,自己面前这个男子突然变得这么能说了,一时羞得忙转过身去,向前走了过去。

万事开头难。赵明诚这话一出口,便如引子一般将自己的话头彻底打开了,他整个人也变得十分大方。

赵明诚忙道:“湖面景色甚美,李小姐何故走了?”

李清照嗔怪道:“赵公子夺人之美,清照何敢再留?”

说着,李清照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得更加快了。

赵明诚低头独自沉思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夺她的美了?难道是我突然大方了起来,让她羞得说不出话来了吗?”

此时赵明诚已经开了话头,心里也是十分主动,就连自己也难以控制自己了,因此也不听李小姐的话,忙上前去,道:“李小姐,请你说清楚,明诚夺谁的美了?”

赵明诚步伐加快,本就可以赶到李清照的面前。

这时李清照突然放慢了脚步,让赵明诚一步便到了自己面前。

李清照停住了脚步,满脸的笑意。却是被自己努力憋屈着不笑,就是这种似笑非笑的样子,让赵明诚看了芳心大动。忍不住就要动上歪心思。

赵明诚此时已经停在了李小姐的面前,这时意识到自己对人家的轻薄,忙晃了晃脑袋,低头自语道:“不许。”

李清照本来就想要与他说话,这时听他主动说了话,虽然不是对自己说的,可是好歹也给自己开了个头。让自己接着往下说。

正好,李清照忙问道:“不许什么?”

赵明诚忙道:“哦,这个。我见了李小姐十分开心。”

李清照“哦”了一声,低头继续沉默。

赵明诚挠挠头,心里想道:“想什么就说什么,我怎么可以欺骗李小姐?”

因此故意咳嗽一声。赵明诚道:“李小姐。”

李清照听到赵公子的话。身体如触电一般发着抖,忙抬头回答道:“怎么?”

赵明诚却苦着脸,左右为难。

李清照眉头一皱,问:“怎么了?”

赵明诚听到李小姐问自己,便红着脸说道:“其实方才明诚欺骗了你,明诚见小姐笑靥如花,心中便产生了不尊的念头。哎呀,轻薄之意。还请李小姐原谅。”

李清照就怕他忽视了自己,一听他说“轻薄”二字。更加高兴,哪里还会有什么不原谅他的?

赵明诚大方起来,自己也收不住,这时突然一挠头,憨声笑道:“嘿嘿,也知道李小姐不会见怪的。”

李清照想要与他争辩,却突然意识到他说的话十分正确,自己哪里会与他见怪呢?

因此被特说出了心思,李清照有些急切,可是却对这个赵公子有着无限的喜欢情谊,一怒一喜,倒让自己心中矛盾,最后只能羞着笑道:“我不怪你。”

赵明诚也试着厚脸皮道:“明诚猜得一点也没有错,你看,我就知道李小姐大人۰大量,不会与我一般见识的。”

李清照听着他的话,心里虽然想要说他厚颜,可是却又十分喜欢他,自己也只能是咬着牙看着他,终于无奈地笑了出来。

赵明诚忙双袖相互一擦,摆了一个请人的姿势,道:“前方景色美丽,还请李小姐一观。”

李清照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前方,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天色虽然阴沉,可是雨水却如牛毛一般,淅淅沥沥,却又隐约让人感觉不到。此时天上还乌云,凉风不时地吹过,让湖畔的这两个人都深感惬意。

李清照行至湖边停了下来,远远望着远方荷叶挺立,样子十分秀美,便忍不住叹道:“荷叶真是美丽。”

赵明诚忙到她的身旁道:“正是正是,若不然明诚怎么会诚心邀请李小姐前来观赏呢?”

李清照此时还带着羞气,因此也不好转头来看他,依然远远望着湖面,道:“汴京城中,竟然也有这样的美景。”

赵明诚道:“这算得什么,当今皇上崇尚书画美景,各地寻访名人名画古玩,这湖面虽美,终究不过是他心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李清照“哦?”了一声,却终于转过头来看他,故意说这个话题好避免方才二人的尴尬,道:“怎么,皇上也是个儒雅学者吗?”

赵明诚点头道:“皇上喜欢各种古玩字画,当然也是做诗词的好手。我们大臣有的苦读了十几年的儒家圣典,最后与皇上一叙述,终究还是甘拜下风。”

李清照“噗哧”笑道:“想是大臣故意如此,以讨皇上欢心吧。”

赵明诚道:“这也是个原因,不过皇上也是腹中有书,出口成章,气度不凡啊。”

李清照心里想着:“我以前在现代时多少也听过这时的皇帝,想必真的有才华。”

赵明诚道:“皇上也曾听闻李小姐的名字,念起李小姐写的词来,也时常赞不绝口啊。”

李清照道:“真的吗?”

虽然李清照说了一句平常的问话,可是内心却是兴奋不已。自己的诗词被高官知道了,而且大加赞赏,自己能不激动吗?

赵明诚点头道:“是啊。”

李清照还装作没有什么,又转过身去看。

赵明诚此时念叨道:“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李小姐,爹爹曾与我提起,说他在上朝之时,就听皇上念叨着你的词句啊。”

李清照道:“那又怎样?”

赵明诚道:“可见家父对李小姐并无偏见,相反,有时家父还曾夸赞李小姐。”

李清照道:“哦?”

赵明诚道:“当然了,因此李小姐,可见家父对明诚与李小姐的事情其实并不反对啊。”

说来说去,却又扯到了自己与赵公子的事情上,李清照听得清楚,只是突然小脸一红,不知该如何接他的话。

赵明诚等了等,不听李小姐回话,忙说道:“李小姐。”

李清照没有回答他。

赵明诚又问了一声道:“李小姐?”

这次李清照回了神,道:“怎么?”

赵明诚心里直发懵,怎么自己方才与李小姐说的话,她都没有听到吗?

赵明诚心里想什么就嘴上说什么了,因此道:“李小姐没有听到明诚方才的话吗?”

李清照当然听到了,因此脸红,却与他耍了个赖皮,道:“清照方才没有听到,你再说一遍又怎么了?”

赵明诚有些难受,自己虽然大方,可方才的话可是自己鼓起勇气才说的话,她怎么还要自己说一遍?

赵明诚忸怩半晌,却说不出话来。

李清照道:“怎么?赵公子方才那么大方,现在怎么又说不出话来了?”

赵明诚道:“说得出,说得出,怎么说不出来?”

李清照道:“那赵公子请说,清照等着听呢。”

赵明诚无奈,想道:“李小姐这么大方,自己怎么还就害羞了呢?”

因此脸色一变,赵明诚又笑了起来,道:“李小姐,家父并不对你持有偏见,还请李小姐放心,明诚此次一定会说服家父,去李小姐府上提亲。”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赵明诚说完忙转过头去看向一边。

李清照听得真切,听赵公子每说一个字,自己就高兴一分。听赵公子将话说完了,她嘴角的笑意已忍不住,完全露了出来。

赵明诚本来心中含着羞意,再看到李小姐面色笑容十分灿烂,便也解了心中的羞意,跟着李小姐笑了出来。

李清照娇气问道:“你笑什么?”

赵明诚道:“李小姐笑耳。”

李清照娇气道:“公子真是幽默。”随即便将头一摆,故意背对着赵公子。

赵明诚心里想道:“我问她的话她还没有回答呢!”(未完待续。。)

ps: 求点击!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女人,别太凶猛 重生之甜情涩爱 笨蛋!那是爱! 爱上花样美男 重临末日 玉楼人醉杏花天 福晋休夫 重生之唯愿平安 长生遗祸 道源传承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四十章 湖畔(一)》,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