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一百六十九章 奈何(一)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李清照心中欢喜,便起身向前走去,皓月紧紧跟随而来。

二人行到了一半路程,却见那门卫看到了她二人后,便是满脸的狰狞,全然没有一点慈善模样。

李清照与门卫一打照面,心中便是一沉,自下想道:“他们看我的模样为何那般难看,难道他们知道我是谁,而且知道我要去吗?”

可是,即便他们知道自己是谁,又为何要脸色难看呢?

难不成他们还是蔡大人的人?

李清照的心猛然一跳,自我便觉不好,于是捏了捏小手,不过还是继续向前行去。

皓月在小姐身后看到那门卫在看小姐和自己,心里便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便想道:“这些人不太友好,还是要小心为是。”

李清照与皓月二人一起上前去,慢步走了过去。

只见门卫二人都慢步走了下来,上前来接近李清照。

李清照心中对他们虽有忌惮之心,却知道待人之礼,因此还是笑脸相迎,柔声说道:“可问小哥,赵德甫赵公子可在府中吗?”

一个门卫看了看李清照的样子,不禁心头荡漾,想道:“人人都道李府的小姐才华出众,现在看来,所言差矣,简直是才色俱佳啊。”

心里想着,那人便陪着笑脸问道:“敢问小姐可是姓李吗?”

李清照连连点头,说道:“小女正是姓李。”

另外一个门卫也问道:“可是李清照李小姐?”

李清照也不隐瞒,直言说道:“小女正是李清照,今日前来特地拜访赵大人的。”

那二人一听,心里都笑道:“你与赵大人是什么亲戚关系吗?还来拜会,其实来看那赵明诚才是真的吧。”

可是二人都知道人臣之礼。因此都恭敬笑着,一个人道:“那李小姐可是赵大人的什么亲戚?”

皓月在小姐的身后想道:“我家小姐和赵大人什么关系,还用得着你们两个人多嘴相问吗?”

李清照心里想道:“见赵公子要紧,我还是别与他们一般见识了。”

于是李清照又是陪笑着说道:“清照不曾与赵大人结下什么亲戚关系。只不过,家父与之是同乡,都为青州人,因此算做老乡。我也该来拜会一下。”

李清照说着话。笑意未止,却听一个人道:“老乡也来拜会,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

皓月心里想道:“这两个奴才也太多嘴了。与他们客气只坏无益。”

李清照也觉得很是尴尬,又觉恼怒,正要与之辩论,却听皓月说道:“我家小姐与赵大人有关系。自然是差不了了。”

一个门卫道:“那你说来,什么关系?”

李清照一绷紧脸。心里想道:“怎么好似在盘问我。”

皓月已是无可再忍,心里想道:“小姐难抹面子,不好与之生气,那就让我来。”

于是皓月将身子一挺直。严肃说道:“什么关系还需要与你们说吗?”

那两个人听这个女子言辞严厉,很是有挑衅的意思,都觉心里难受。突然一变脸,将自己的狰狞之色显露了出来。

李清照与皓月二人哪里见过下人变脸色。而且是对自己,因此都不由得向后退一步。

那两人见这个李清照被自己发怒的样子吓得后退了,更是猖狂,一个心里想道:“我看这个传说之中才色极品的女子也不过如此。”

另外一个也想道:“看来天下女人一个样子,都会被威严给吓倒。”

皓月忙与小姐道:“小姐,不必怕他们,你可是贵人。”

李清照定了定心神,便也严厉起来,上前一步,严肃说道:“二位让我进便是了,不让进也说一声,这样做有何意图?”

一个虽然还是躬身以示对李小姐的尊敬,可是却是横眉怒目,怒目之中又显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身子稍稍晃动着说道:“李小姐切莫生气,小的并无恶意,还请小姐勿再责备。”

皓月心里想道:“小姐现在正是需要朋友的时候。”

于是皓月上前一步,却依然在小姐身后,与那两个人道:“二位可是学过礼节吗?”

皓月言外之意便是你们二人若学过礼节,便应对我家小姐颇为尊敬才是,现在并不尊敬,你们二人就是犯了罪过。若没有学过礼节,那我们也不怪罪你们,只当你们是不懂规矩的狗奴才罢了。

反正让他二人横竖不是人。

一个门卫心里记恨,心里想道:“这是哪里的丫头,多嘴多舌的,我在蔡大人的手下,并未受到哪个丫鬟质问的。”

不过再一想,这里并非蔡府,自己还是要收敛一些的,于是那门卫反问道:“那这个丫头可学过吗?”

他言外之意便是你个丫头若学过礼节,那应当将我们二人视为长者高官,理当拜上三拜,现在你不拜反而与我们无礼,那就是犯了罪过。若你没有学过礼节,那我们也不与你一般见识。

那人的话正好将皓月的话给顶了回来。

皓月一急,便道:“你们好生无礼,怎么敢这么对待我家小姐,回府之后我告诉老爷去,看你们还敢这么做。”

那二人虽然对这两个女子都颇为记恨,不过却也识时务,知道自己并非王公贵族。自己再是受到蔡大人的恩惠,也不过是个下人,因此还是收敛一些的好。

那二人相互一看,都动了动嘴唇,相互一碰眼神,便识了对方的意思,动作行为鬼鬼祟祟,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随后一个门卫的脸便由阴沉变为笑脸,变化之快,让人着实为之惊叹。

那人与李清照陪笑道:“小人斗胆冒犯了李小姐,心中没有了分寸,尊卑之分一时没有想清楚。还望李小姐切莫怪罪。”

另一个也是陪笑道:“是啊是啊,我们敢以鸡鹅之卵猛击磐石,实在是自不量力,我们知错了,还请李小姐原谅我们。您的尊贵之躯,可别因为我们而受了伤。”

那二人言语恳切,简直与方才的傲气模样判若两别。实在令李清照难以想象。也让她心中一暖。

既然他二人知了错,自己又何必与他们为难,耽误了自己的事情?

于是李清照也是笑道:“二位不必自责。清照来找赵大人。还劳烦二位通报一声。”

一个人想道:“找什么赵大人,找赵明诚才是。”

可是当着李小姐的面戳穿她,一定会得罪了她,倒不如自己使个心眼。

于是那人道:“李小姐在此等候。小的这就去禀告。”

李清照点头笑道:“有劳了。”

那人躬身行礼之后便去了,另外一个人也跟着转身去了。

李清照看着他二人一前一后跟着跑了。心里美道:“看来这两个人还是赵府的人。”

一回头与皓月笑着,以示自己即将见到赵公子,李清照满脸的灿烂。

皓月说道:“那两个奴才也太胆大,这般不把小姐您放在眼里。不过既然他们知道了错误。原谅他们就是了。”

李清照点点头,同意皓月的说法。

皓月再一愁眉,道:“小姐您说。若他真的给赵大人禀报了,我们怎么办?”

李清照道:“那我们就进去拜访赵大人。不论他欢迎我们与否,我们都进去看看。赵公子现在心里晦暗未明,我还真不想去贸然打扰他。”

皓月低头轻声一叹,说道:“小姐说得是啊,赵公子为人太过有责任心了,将这一切的罪责都包揽在他一人身上。极度的自责,一定让他厌倦见人了,唉,这也难为他了。”

二人正说话之间,只听远处一人说道:“李小姐。”

二人再寻声看去,正见方才那两个人。

一个人上前一步,走近李清照站定,说道:“李小姐,赵大人我没有见到,不过赵公子此时正在花园之中写字作兴。”

李清照一听这话,顿时开心,想道:“赵公子居然有如此雅兴,我真想去看看。”

虽然嘴上说着自己不愿意去打扰赵公子,可是一听到赵公子的消息,李清照便是满心的欢喜,将拜见赵大人的事情忘却到一旁去了。

来的那人心里想道:“我在门后站了一会儿,就看你们两个人说说笑笑,得了,反正蔡小姐有命,让我们叫你们进去看看,刺激刺激你们。也好,我就带你们进去看看。”

因此那人便一转身,伸手去示意让李小姐通过,道:“请李小姐进府去。”

李清照便是一笑,向前走去。

另外一个门卫此时正在门口站立着,看着李小姐从自己的身边走过,那人心里暗暗喜道:“我们说去禀报了你也信吗?我们就在门后站立了一会儿,哼哼,瞧我们怎么耍你。”

待李清照与皓月二人进得门中,那二人便在她们身后跟着,突然前方有一位将军模样的人,身着军装,很是魁梧。

那两个守门的人忙上前与之行礼道:“拜见大将军。”

那将军一脸的得意之色,很是悠然道:“快去请李小姐进去看看赵公子去。”

那二人领命道:“是。”

随后一人指着前方的路,与李清照陪笑道:“李小姐请。”

李清照也是笑意以对,便起身上前,对这个大将军根本没有理会。

那个身着军服的人看着李清照远去的背影,心里暗暗窃喜道:“你要进来,我就让你进来看个够。”

李清照随那守门的人进去,心里奇怪,寻思道:“这是怎么回事,守门的人不去守门,为何领我们进去了?”

她心里正想着,突然听到一个人的尖叫之声,凄惨至烈,很是愁人。

李清照听了便害怕得向后退了一步,与那守门的人道:“这是什么声音?”

那人笑道:“小姐不必多虑,没有什么声音,只不过是下人干活,有些吃不消罢了。”

李清照心中奇怪,再向前走了两步,渐渐听到斧凿扳动的声音,好似在修建什么,因此李清照心中好奇,想着:“赵府难道要建什么花园了吗?”

皓月也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便问道:“你们这里到底在做什么?”

那人陪笑道:“一会儿你们就看到了。”

李清照心中疑惑,又走了几步。

过了一个矮门,李清照听闻那叮叮当当的声音更大了,再仔细一看,便见几十个工人正在干活。

再仔细一看,那些工人好似不是在修建什么地方,而是在拆这个园子。

李清照惊讶道:“为何要这样做?”

那守门的人此时笑意很浅了,道:“这是赵府的事,与你李小姐关系不大。”

皓月看他脸色又是一变,心里就很是不高兴,想道:“这个奴才怎么一会儿一个变脸啊?”

于是皓月心中不平,便严厉问道:“小姐想知道知道不行吗?”

那人也不与皓月争辩,只是一看皓月的样子,便是在心里暗暗想道:“我不与你一般见识。”

一直是那人说话,此时换作另外一个人陪笑道:“李小姐你有所不知啊,我们这里要进行大的改动,因此动工动斧的,您也不要过多在意了。”

李清照看那些工人的样子,个个汗如雨下,很是受罪,又很是不情愿。

于是李清照心里打鼓,想道:“赵公子为人善良,那赵大人一定错不了了,怎么我看这些工人,好似都是被逼无奈的样子?”

心里打着嘀咕,李清照也没有再过多问,便道:“我们走吧。”

她正要走,却又听一人惨叫一声。

李清照不由得再看去,见那人背后,一人手持长鞭,还正在气势汹汹的,手也停留下来,好似很是生气。

“你他妈的快干,耽误了时候蔡大人就要你全家的命。”

那人咬牙切齿地喊着。

“什么,蔡大人?难道这里还是蔡大人管吗?”李清照心里想着,自己在门前看到这两个门卫对自己毕恭毕敬,还道赵大人已然无罪了,现在怎么又是蔡大人管着这里?

难道赵大人依然是带罪之身吗?

李清照刚刚燃起希望的心再次阴沉下来。

那守卫看着李小姐的样子,便问道:“李小姐?”

李清照回了神,低头却是不语。

那人道:“赵公子就在前面,李小姐您看……”

李清照心中打起了退堂鼓。(未完待续)

ps:求推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黑萌小妻太嚣张 剑道无悔 火影之剑人 律政总裁:老婆请撤诉! 皇图霸业 水劫 我欲成魔 强吻99次:高冷老公腹黑妻 风流魔尊 乾坤力士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六十九章 奈何(一)》,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