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一百七十章 奈何(二)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自己是否要去见赵公子?

他的家中已被人这般糟蹋,还要拆了园子,想必那蔡京也一定是准备对赵公子一家大打出手,作弄一番了。-乐-文-小-说--520-

那自己现在去找赵公子,不等于让他更加伤心吗?赵公子是个好面子的人,现在自己贸然上前去,他定然以为自己看了他的笑话。

即便他不想这么想,可自己与他相互一碰面,这身份差别就出来了。

因此李清照捏捏双手,轻咬嘴唇,准备离开。

一个守门的人道:“李小姐,您怎么了,赵公子就在前方,您不去看看吗?”

李清照正要回答,突然听到一个孩子的声音。

又听皓月说道:“快走开。”

李清照再看皓月,却见那孩子踹了皓月一脚,随即后退一步,看着皓月狼狈的样子咯咯欢笑。

李清照忙将皓月拉了过来,口中不禁说道:“这是哪里的孩子?”

一个守门的人道:“这可是我们蔡大人的孙子,生性快活的很,您二位还是不要招惹他。”

门卫话刚说完,却见那个孩童再一上前,又是伸手去抓皓月的衣服,边抓边笑道:“下人,下人。”

那守门的人忙陪笑道:“是是,她是下人。”

皓月忙又向后退,李清照也上前一步,对那孩童加以阻拦。

那孩童顿时生了气,退后几步,俯身抓起一把土便向李清照身上撒去。

李清照“呀”然受惊,忙也退后一步。

皓月见小姐因为自己而受了委屈,忙急道:“小姐你快来我身后。”

一边说着,皓月一边将小姐向自己的身后去拉。

皓月看那两个下人。都现在一旁瞧自己和小姐的笑话,心中不禁怒火起,忙指责那两人道:“你们怎么纵容孩子撒野?”

一个下人道:“哎呦,姑娘这话说得不对了,蔡大人的孙子,我们哪里敢怠慢?我们只不过是个看门的。”

那孩童还是抓着土向李清照和皓月身上投掷而去,一边投掷一边笑道:“下人。下人和奴隶。”

李清照一急。便对那孩童道:“谁是奴隶?”

这时只听不远处有人道:“谁在喧哗?”

李清照和皓月寻声看去,见一个美艳少妇大步走来,身旁两个丫鬟低头俯耳。

李清照心中奇怪。看着那人,心里想道:“这又是谁?”

那少妇走来,本来看着李清照,却又突然将头一摆。转向他处看去,好似在有意无意地欣赏风景。

活动活动手腕子。那少妇道:“这是怎么回事?吵我睡觉。”

一个守门人躬身行礼道:“夫人,这位是鼎鼎大名的李清照,李小姐。”

那少妇一听这话,登时意兴起来。又盯着李清照,眼神之中颇具恨意,摇头晃身子说道:“原来你就是闻名京城的才女。真是少见。”

再一仔细打量着李清照,那少妇突然咬着牙齿恨意十足。将眼睛斜着瞧李清照,小声嘟囔道:“装模作样,勾引我家公子。”

李清照听到了她的话,心中正疑,你家公子又是谁,我见所未见,如何来勾引一说?

皓月瞧着那个少妇,举止无礼,高高在上,心里暗想到道:“只怕是蔡家的阔太太。”

那少妇道:“你来做什么?这里正在忙活,你来徒增乱子,我们也不好招待。”

那守门之人道:“李小姐前来探望赵公子。”

另一个守门之人道:“夫人您受惊了,这里不碍事。”

那少妇斜着眼睛又闭上,道:“我不管了,你们随便弄吧。”

这时突然听那个孩童大哭一声,小跑到那少妇身旁,大哭大闹着说道:“下人欺负我。”

那少妇登时脸色大变,对着李清照没好语气地哼道:“李小姐,你才名远播,却和一个小孩子过不去,未免有**份。”

皓月一向护着小姐,这次听那少妇一直出言讥讽,心中甚为不快,意欲上前与之一辩,却被李清照伸手拦住了。

李清照心里阴沉,想道:“今日前来,我是来对了,我一定要看看赵公子到底怎么样了。”

于是李清照装作陪笑道:“是您家的孩子与我们耍飙,将我们戏弄了一番才是。”

那少妇“哼”了一声,道:“我说我家公子为何对你情有独衷,听闻你才女的盛名,便是心里欢喜,意欲与你一交。实在我这个王爷府中的公主名分大,才将他的心给挽住了。”

李清照听到这里,心里暗想道:“你家公子想见我,只怕我还不愿意呢,瞧你的样子,你家公子也只怕是纨绔子弟。”

那少妇叹息一声,却又道:“现在看来,李小姐语言得体,很是有尊贵身份。”

李清照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那少妇道:“可是,你这么有才华,却为何和一个小孩子过不去?”

李清照一皱眉头,怎么自己的话她没有听进去吗?

那少妇又道:“我不管你们谁先招惹的谁,他只是小孩子,与之说话,只是开玩笑罢了,你又何必当真呢?”

李清照心里甚急,想道:“我不与你多说,我想见见赵公子,瞧这样子,赵公子一定好不了。”

心里这么想,李清照眼圈一红,竟然有些想要哭出来。

那少妇一见李小姐哭了,便是退后一步,道:“哎呦,李小姐都被这小孩子给逗哭了,我活这么大,倒真没见过他人哭呢!”

李清照心里憋屈,却无他法,心想:“虽然我是个闺中小姐,此时却也如人下之人,不能受人尊敬了。算了,找赵公子要紧。”

于是李清照也不多言。只是低头道:“方才无礼,还请赔罪。”

那少妇道:“哎呀,云儿妹妹啊,我可算是给你出了一口恶气了。”

李清照心里想道:“这人果然是蔡府的人。现在这么一个太太都来赵府了,难不成赵府已被蔡家人给……”

倒吸一口凉气,李清照忙转身与一个守门人道:“赵公子在哪里?”

那人向前指了指。

那少妇看这情况,便故意将身子向一旁一扭。道:“哎呀。欺负孩子,真没教养。”

“明明是他对我们下手。”皓月听不下去了,便指着那孩童道。

“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与我说话?来人。掌嘴。”

那少妇道。

突然听远处一个喊道:“住手。”

众人都朝远处看去,只见一个女子向他们走来。

那女子便是蔡小姐。

李清照看着蔡小姐,心中大惊,想道:“这下子坏了。蔡小姐定然与我作对。”

蔡女大步走上前去,看了看那孩童。一个瞪眼将他吓得退后几步。

蔡女道:“嫂嫂在此做什么?”

那少妇道:“我是蔡家的人,如何不能在这里。”

蔡女将方才他们说的话都听到了,心里一狠,便对那少妇道:“嫂子做事。有欠公允。方才我都听到了,你这么做未免有些欺负人吧?”

那少妇哼扭两下,自语道:“狗咬吕洞宾。我好心帮你欺负她,你却来说我。”

随即那少妇将身子一转。便即慢步走了。

那孩童向皓月一瞪眼,又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下人。”

随即那孩童便快步跑走。

蔡女对那两个下人道:“这里交给我,你们退下吧。”

那两个人连连称是,便即俯身慢步退下。

蔡女眼角也有些湿润,看着李小姐,便是泪眼之余又笑道:“怎么样,李小姐,你还后悔进来吗?”

李清照心里想道:“怎么赵府有这么大的变化,我要见见赵公子去。”

于是李清照摇摇头,心里又想道:“我想见赵公子,她一定不让我见。我须得想个法子才是。”

可是,蔡女却又点头称赞道:“好,李小姐,那你随我来。”

李清照心中一惊,想道:“怎么蔡小姐如此心宽,让我去见赵公子?”

心中正在寻思不定,李清照便又迈开了脚步跟了上去。

眼看前方一片空地,李清照心中惊道:“怎么这么多空地?”

再向一旁看去,李清照便见废墟遍地,废墟之中,正站立着一个人,那人让边有个下人。下人正端着笔墨,那人身前一张桌子,他正挥洒着手中的毛笔,边写边大声吟诵道:“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

那挥笔写字的人,正是赵明诚。

李清照心中又喜又惊,忙向前一步,却被蔡女给拦住了。

蔡女看着赵公子一身脏衣服,满脸淤泥的狼狈样子,便忍不住又落下泪来,就想去与之说说话。

可是,她却又停住了,同时又将李小姐拦住了,冷哼一声,道:“李小姐,你看够了吗?”

李清照此时哭泣难忍,已然忘却了其他,忙努力向前道:“我要见他。”

蔡女无法,只得低头道:“他家人犯了律法,就该受到惩罚。”

李清照转眼过来,看着蔡女,泪眼婆娑道:“你难道对赵公子没有意思吗?情分至深,你怎么忍心这么做?”

蔡女道:“我将自己的一腔热心,都付与东流了。李小姐,赵公子他喜欢的人是你,并不是我。”

李清照又道:“那你们也不用这般糟蹋赵家,让人拆毁赵家的房子。”

李清照话说到这里,蔡女心中便是咯噔一下,想起了自己在父亲面前求他的样子。

原来一日蔡女来到了赵府之中,想再来瞧瞧赵公子的样子,心中还偷偷想着:“赵公子既然与我无情,那我便与他无意。

我说让他娶一个黄脸婆,瞧他怎么说。

不过说是娶一个黄脸婆,我那也只不过是气话而已。我并非真心让他娶,就是吓唬吓唬他罢了。现在离我与他说娶黄脸婆的日子已过去了几天,他若真因为这个发愁,想必也愁得够了,也便去找找他,他若真与我求饶,我便下个台阶,饶了他罢。”

蔡女几日以来心中甚为苦恼,一想到赵公子与李小姐交好,自己心中便起了十分浓厚的醋意,真不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可是那劲头毕竟是生气的劲头,因情而生,于是自己便不能自控,做了些什么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将自己心中的不平之气说与父亲听,这便是自己做的一件错事。

情归情,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因为自己的感情问题而牵扯到赵家人的政治前途。

因此蔡女心中自感羞愧,那日去找赵公子,本来想与他说自己错了,自己不该让爹爹在朝中诬告赵大人。谁知遇上了李小姐,之后又来了陆公子和张公子。

又被他众人排挤了一番,蔡女心中甚为不平,于是又与自己的父亲蔡大人说明情况,蔡大人听罢十分恼怒,立刻进宫面圣。

因为蔡大人位高权重,又有童大人为友,二人相互沟通,又与皇上一说,这才有了后来夜晚赵家被派入蔡家家丁的事,然后就是蔡女与赵公子说要他娶黄脸婆的事。

说完这事之后几日,蔡女便又去了赵府,谁知她一去看,竟然看到赵府之中许多人都在凿石拆房。后来蔡女急问怎么回事,下人都说是老爷的命令。

蔡女觉得此事做得十分过了,便回府与爹爹说情,谁知蔡女的父亲蔡大人竟然一口回绝,说赵挺之丢了他的面子,因此他要报复赵挺之。

蔡女求情多次均是无法。

蔡女心中一阵冰冷,原以为自己是父亲的掌中宝,自己说什么,爹爹就会做什么。谁知这次爹爹为了他的颜面,竟然连自己的话都不听了。

因此蔡女暗自哭泣。

可是,哭泣没有用。

她还是心里记恨赵公子,可是却又替赵公子觉得冤屈。

她内心十分矛盾,意欲帮助赵公子,与父亲说情,好让赵家免除罪责,谁知父亲不答应。

每当自己再次想帮助赵公子时,又想到赵公子与李小姐交好,蔡女心中醋意又起,便是恨赵公子,因此又不想帮他了。

心里矛盾,蔡女也不知该如何做。

她真恨,恨赵公子对自己不起。

她也恨,恨自己多嘴,让赵公子家变成这样。

现在自己也是无法,只得任由这些人拆除赵公子家的房子。

蔡女也自觉无颜再见赵公子了。

ps:求推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总裁的男秘 微爱 洪荒之逍遥录 孢子之种族争霸 重生之女首富 异界之数码宝贝 我不要做手冢 轮椅的眼泪 平行时空下的约定 虚无破灭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七十章 奈何(二)》,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