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到底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赵明诚心中稍稍快意,想道:“李小姐现在是来帮我,安慰我的。我可不要错解了人家的心意,伤了人家的情。”

抿了抿嘴,赵明诚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李小姐好似与自己很是亲近了,于是将手中的笔放到桌子上,转回身来看看自己的双手,随即便将双手放下自己的衣衫上蹭了蹭,然后伸出,对着李小姐笑道:“小姐坐吗?”

李清照看着赵公子这般低三下四的模样,心中甚为不忍,不过他既然让自己这么做了,自己还是依他的话,坐下就是了。

于是李清照点点头。

左右一看,李清照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赵明诚一回身,也没有找到什么椅子凳子,便对阿福道:“昨日这里不是还有一个凳子吗?这凳子哪里去了?”

阿福低头道:“让那帮人给拿去拆了当作柴火烧了。”

话一说出口,阿福只觉得太过受气,低头眨眼。

赵明诚一听这话,只是看着阿福,却是不回头了,满脸一阵羞愧与无光。

自己现在被人这般欺负,连个凳子也没有。

何况自己已经与李小姐说了客气话,现在又没地方可以坐,这让自己既丢尽了面子,又失信于人,说让人家坐,却无处可坐。

赵明诚尴尬一笑,心里顿时灰暗失色,一想着人家给烧了凳子,他只觉得自己现在什么都不如了,只想把自己关在一个黑屋子里面,谁都不见得好。

谁都不见,也便不用看到那些人狰狞的脸色了,自己还稍舒服些。

可是赵明诚也知道。自己面前是李小姐,她正在与自己谈话,自己对她不能视而不见。虽然她脸色并不狰狞,她也并非对自己有恶意,可是,自己现如今这个样子,也不好再与李小姐见面了。

因此想了想。赵明诚转回头来。尴尬地说道:“我一直站着写字,倒把这个凳子给忘了,谁知它被人给拿了去。想必人家急着用柴火吧。”

赵明诚越说越气馁,这样的借口,就算自己听了都难当真,何况去让李小姐相信呢?

说着这个借口时。赵明诚又想着那些蔡家下人来府时的狰狞模样,心中更加痛苦。也更加含恨。

可悲之处在于,自己含恨却毫无办法。

赵明诚心里胡乱一想,想法毫无章法,一会儿想着如何面对李小姐。想到一半又突然开始想着那些蔡家下人狰狞的脸色。

他的脑袋顿时成了一团浆糊,乱七八糟,没完没了。

赵明诚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疼痛不已。

他将自己的双眼眨了眨。只觉得眼皮疲惫,无力再与李小姐相视相对了。

李清照听着赵公子那个勉强的借口。知道他在搪塞自己,却也不与他争辩,只是点头道:“没有关系,既是这样,那我就不坐下了。清照今日前来,就是来看看你,只要能够见你,就已知足了。”

赵明诚听着李小姐句句真言,心中又不免顿时生了感动之意,抬头看着李小姐,眼角之处已悄然浸出了泪滴来。

他只觉得自己内心方才的胡乱想法都是浮云,突然消散了。

自己的大脑也是突然一亮,好似淤泥被河水冲开,整个人都瞬间敞亮了许多,也便没有了方才那么剧烈的头痛感。

忙又抿嘴点头,赵明诚回答道:“多谢李小姐今日赏光,来看我。”

皓月在一旁看着赵公子的样子,眼神之后全没色彩,而且整个人好似从来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小姐身上似的

这让皓月寻思不解,只是她相信,赵公子对小姐的心意不会改变,因此她才在这里硬撑着看着赵公子目光无神的样子,心中只有悲伤与无奈。

赵公子这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那些蔡家的人对赵家真的做了什么十分过分的事,以致他现在成了这个样子?

皓月心里不明白,她在小姐身后哭着,悄悄啜泣着。

李清照看着赵公子,无奈地只是尴尬地点点头。

四人站在这里,突然觉得场面难以和谐融洽,倒不是觉得对方是敌非友。而是,李清照觉得自己眼前这个赵公子实在并非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个赵公子,而赵公子这种呆滞模样也让她觉得倍感难受。赵明诚呢?只觉得自己现在这个身份难以与李小姐相提并论,更加难以再谈什么婚姻大事了,二人站在一起,赵明诚便觉得自己矮了人家半头。

二人身后的侍从都是听从小姐公子的话,因此心里不论有何难堪不解,都不会说话。

李清照现在心里疑惑,赵公子如今这般模样,并非一朝一夕便成的,想必自己与赵公子那晚的分别之后,他便受了蔡家人的什么亏待冷落,再一个赵家如今成了这个样子,想必也是对赵公子内心有了很大的伤害,综合原因,才致如此。

现在自己看不到赵公子的样子,不好再多嘴相问了,赵公子说不定已经是身心俱受煎熬,他的这般经历,可是自己所没有过的。他的感受自己无法体会到。因此自己片面埋怨他呆傻,埋怨他堕落很是欠妥。

既然不能埋怨,自己也无需再着急了,赵公子自然有他自己的福分,一定会从沉沦之中脱离出来的。

人家赵家的事很是难堪,自己虽为赵公子的知己,对这事的细节还是不要多问了吧,免得再让赵公子心生怯意。

因此思来想去,李清照还是想道:“我今日终究还是见到了赵公子,看他虽然神情恍惚,有些不太正常,不过他的人身倒是没有事情,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回家之后,我再与家父说情,看看能否帮赵家人的忙。”

心里定了主意。李清照便对赵公子微笑道:“今日清照来看你,也算是见到了你的人,看公子身体平安,也便放心了,时候不早了,清照先回家吧。”

话说到这里,李清照心里想道:“这样说话还是不成。看赵公子的样子。一定是缺少知己了,我若这么说,赵公子不免胡思乱想。以为我看不惯他而找借口离开。这样他便伤透了心了。”

抿了抿嘴,李清照忽然又笑了出来,对赵公子说道:“公子明日可有事情?”

本来还稍微有些害羞和自卑,赵明诚话也不多。此时一听李小姐的话,顿时说道:“我都被逐出太学府了。哪里还会有事情做?”

李清照微微一笑,心里想道:“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于是一伸手,李清照微笑着道:“明日傍晚时分,申时末。你我再在赏心亭一见,如何?”

赵明诚一怔,本来自己无所事事。只站在这片废墟之中舞文弄墨,口中说着狂妄的话。好似很是豪情,实则很是丢丑。

自己这样沉沦堕落,本来以为会这样一直下去,再无真心朋友可言了。李小姐恐怕也是见机行事,匆匆与自己别过。谁曾想到,李小姐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竟然还会真心邀请自己。

连自己都有些瞧不起自己了,而李小姐却还能对自己推心置腹。

赵明诚心里一暖,顿时觉得自己好生幸福。

于是他忙道:“哎,明诚明日一定会到。”

李清照笑与他柔声道:“那么清照明日就来赏心亭找你。”

赵明诚又是一怔,眼珠子的光终于聚集到了李小姐那粉红的脸蛋上,忍不住问道:“你来找我?”

李清照点头道:“我去找你。”

赵明诚顿时飘飘然,忙用袖子将自己的嘴一擦,道:“没有问题。”

李清照看着他的这个样子,虽然有些呆傻,不过很是好笑。

惹得自己欢喜,赵公子的这一点,就足以将自己给吸引住了。

李清照忍不住笑了,感觉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李清照便说道:“那好,明日申时再见。”

随即一后退,李清照看着赵公子,心里想道:“我这个样子还可以逗乐赵公子,希望他能暂时缓和心事,不要再过渡悲伤了。”

“赵公子,我们明日再见了。”李清照冲着赵公子一招手,样子清纯无邪,很是有礼。

赵明诚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李小姐看自己的样子上,便是眼珠子一定,转也不转了。

定住了神,赵明诚这会儿算是最聚精会神的一会儿了。

李清照与赵公子柔情相对,慢慢地,直到自己退到了最边的上才不得不转回了身去。

赵明诚看着李小姐渐渐转去的身影,心中由喜渐渐变成了空虚,只觉得自己今日里再无什么事情可做,再无什么事情想做了。

李清照走到了小路尽头,虽然心里还稍稍有些不舍,可是还是慢慢地走了。

行至门口处,李清照听得周围人对自己指指点点,一说一笑的,好似在嘲讽自己。

门口两个守卫都见李小姐走了出来,二人面面相觑,挤眉弄眼,随即二人相互一点头,都道:“我们上前去问问去。”

李清照走到了门口,那两个守卫向里挪了一步,对着李清照道:“小姐前去,有何收获啊?”

一面问着,一个人心里想道:“我倒瞧瞧这个女子怎么回答我们。”

另一个人想道:“她若是早一点看到姓赵的这个样子,一定早就退让了吧。现在看到姓赵的这样,想必连肠子都悔青了。”

二人想着,不禁都笑了起来。

看着那二人的讥讽嘲笑,皓月上前一步,冲着那两个人指着道:“你们是哪里的奴才,敢这样问我们小姐的话?”

那二人不禁怒道:“你敢这样说话?”

其实那二人心里都不把这个李清照放在眼里,更别说这个丫鬟了,现在这个丫鬟出言不逊,竟然这般以下犯上,真令二人气不过。

说是以下犯上,那二人自然将他们当成了一个小官了。

在蔡府混,常年见了那些低三下四的官员,他们可是占尽了蔡大人的光,因此心里也便浮了起来,将自己当成了一个人物看。

李清照却不是这样想,此时她心里只想着赵公子这样,赵公子那样,生怕赵公子再受了什么伤害,自己马上回府去请父亲大人出马才是关键。

因此李清照根本无心搭理那两个人,径直走出了赵府。

皓月跟着小姐,出府之时,冲那两个人耍了个鬼脸,便又走了。

那二人都是气愤难忍,对着皓月道:“大胆。”

李清照本来就对蔡家人心存偏见,这时也有些忍不住了,一转身,对那二人怒目而视,说道:“谁人大胆?你们敢与我理论吗?”

那二人一看李小姐,心里均想道:“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个官员的女儿,况且名震京城,我们再耍虚浪,也不要惹了她。”

因此都向后退,一言不发了。

李清照也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并未真心与之较真,因此看他们都闭上了嘴,便是一噘嘴,对皓月道:“我们走。”

二人大步而行,扬长而去。

行在半路上,李清照低头沉思,还在想着赵公子如何如何,一想到他今日的无神无主,半点没有公子爷的气概,心里就慌张不已,为赵公子担心万分,真怕自己走了以后,赵公子一家人再受到什么精神打击。

李清照这样想着,虽然低头,却是加快了脚步,行得更快了。

皓月在她身后,慌忙问道;“小姐看着赵公子这个样子,该想个法子才是啊。”

李清照愁道:“我也在想,几日不见,真没想到赵公子竟然能够变成这副模样。我需得回到家中,将今日的见闻都与父亲说了,让他去朝中打听,了解一下赵公子到底如何了,赵家到底如何了才是。”

皓月低头一想,小姐此番做法也算是照顾了赵公子的颜面。赵公子经历非常,一定将痛苦藏在了心中,小姐若贸然相问,虽然心存好意,也不免让赵公子羞愧难当了。

不过这样子一来,还需要老爷出马去朝中打听了。

皓月点头道:“小姐这番做法还是恰当的。”

李清照道:“那就是了,我得赶快回家,与爹爹母亲说了这件事。我们赶快走。”

皓月点头道:“就听小姐的话。”

二人快步而行,绕过了人群,自小路走了回去。

ps:求推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西游逆流记 淫乐红楼梦 时空猎人之爵迹 末世家园 婚宠--嫁值千金 弃女重生之相公别乱 随身携带主神空间 无上念诀 女配师叔修仙路 魔法千古大陆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七十三章 到底》,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