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一百七十六章 谶言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本公公只是受命而来,奉旨办事而已。夫人小姐可要让咱家顺利办事,完成圣命啊!”

公公话说到最后几个字,拖了很长的重音,一边说着还一边眨着眼睛,微微一笑之中还透漏着狰狞。

李母心里想道:“这些人气势汹汹,看来也不是好惹的,我们不明情况,暂不与他们较劲就是。”

抿着嘴心里想了想,李母便伸出手来向府门口一指,示意道:“公公请进,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那公公一听这话,便是笑着点头道:“好说好说,童大人一向谦和,这次派咱家前来,那就是为了保护您李家的安危的,您放心,有我们在,没人敢来闹事。”

李清照听着便觉得耳塞,心里想道:“这好端端的,谁会来闹事?你这话说得毫无缘由。”

不过心里再有不平,李母与李清照二人也都想着站在这里让外人看笑话,还不如不与那公公较劲,因此便将他们给放进府来。

一进得府中,那公公便又是俯身笑道:“李夫人,您看,李大人他在朝中有说不清楚的事情,那么便有了什么麻烦事了。圣上生怕李大人和哪个人有了过节,再受人暗算了。因此便派咱家前来进驻。我们这些人个个功夫了得,您放心,有他们在,您不会有麻烦。您看这门卫……”

李母无法,人家这么说就是让自己的人撤了,换上人家的人。

心里又忍了一步,李母心里想道:“格非没有回来,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因此顺应他意,李母唤着自己家的人都撤下去。让那公公一一将人员布置好了。

待将各个地方的人都安排好了,那公公很是满意,点头与李母道:“多谢夫人支持咱家的工作,我在这里谢过了。”

这么大会儿的忙活,李母也是十分烦了累了,也不再与他客气,直接将自己的手一摆。道:“话不用多说。现在已经布置好了,公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也不等他回话,李母直接一个转身便走了。

李清照忙跟着母亲一起离去。

那公公在李母身后看着她的背影。心里难忍她对自己的冷落,想道:“一个不大的官的老婆,还敢对我这么无礼,哼哼。你们给我等着,有你们好看的时候。”

心里这么一想。那公公故意放声说道:“童大人有令,一切闲杂人等不得随便入内,免得伤了李家的人。”

他说最后“伤了李家的人”这几个字,语速极其缓慢。音调十分沉重,又带着讽刺之意,还带他自己内心的含恨之心。

总之。他说这话,便正是与李家的人叫板。

李母与李清照此时也没有走多远。对这个公公的话听得清楚,心里也都明白,这是这个公公的反话,他说免得伤了李家的人,其实还巴不得李家的人赶快完了呢!

李母与李清照二人也不生气,直接走进了自家的书房之中。

将皓月小晴等亲近之人给差进来,李母道:“将门带上。”

小晴得令便轻声说了一句:“是。”

随即小晴去将门给带上,转身回来时,却是低头小声说道:“不知这些人来了到底有什么女的。”

李母“唉”了一声,道:“能有什么目地?来的若是客,哪里能又带刀又带护甲的。人家这番前来,只怕是意图不善呐!”

李清照双手互握,手心也不禁出了汗,心里默默想道:“难不成赵公子说中了?蔡女心里不罢休,害了赵家不算,还要害我李家。”

心里越是这样想,李清照内心便越是不安稳,再一细想,方才那太监说了,前几日阿福去街上喊话说蔡小姐抢亲,这件事情就已经让蔡大人丢了人。后来他又说自己爹爹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事情,

是了,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事情是幌子,真实原因是那蔡大人觉得丢人才是。

李清照想到这里,双眸猛然一睁,小手捏得更加得紧了。

此时自己身边没有老爷在,李母倒是将小晴皓月这两个丫鬟当成了知己知心之人,心里有什么话便也对她们说了,没有什么回避之处。

只听李母道:“看来清照说的话不假,我们李家是要有大麻烦了。小晴皓月,你们二人可要好生照看小姐。”

李母说这话时,双眸很是深情地注视着小晴皓月二人。

小晴皓月二人听了,心里都觉欣慰,皓月想道:“平时里家庭大事我们这些丫鬟奴仆本无权偷听,更无权过问。现在夫人不但把我们当作自己人了,而且还说得这么亲切,我们应当照顾好小姐。”

因此皓月点头道:“夫人放心,这是我们的本分。”

小晴也道:“小晴会时时刻刻保护小姐。”

李母点头道:“这我就放心了。”

李清照此时却是心里想着昨日在赵府看到的一切,心里虽然对赵府的毁坏景象多少有些反感,可是现在再想,说不定自己家里也会成为那样,这么想,自己家人还要受到圣上的贬谪吗?

李清照越想心里越觉得奇怪,也越来越觉得伤心,首先自己家人是否遭罪先不说,自己爹爹受到圣上的质疑便是毫无道理的,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事情?

自己怎么之前从未听说过?

为何在赵家低落之后爹爹便出了事情?

这一定还是蔡大人使的坏。

李清照想来,心里觉得不公平,一没忍住,口中不住气愤道:“蔡家人使的坏。”

李母一听,愣神之后便问道:“怎么,清照,你知道这事情是怎么回事?”

李清照回过神来,很是认真地说道:“女儿不知。不过凭借种种猜测,女儿还猜测不出来吗?您想一想,赵家人出事再前,紧接着我们李家就又被派兵前来,这事一前一后,哪里能没有联系呢?”

李母一叹息,道:“母亲我也是这么想的。谁又想到。你说的话竟然成了真的了。”

李母话一出口,突然想到之前自己一家三口在房中商议此事时的情景了,格非虽然口口声声说没有事情。可是他面色不定,想必一定也是心里没有底气。

而自己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了,自己真的不想让女儿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什么无礼待遇。

心里这么想,李母心口突然一疼。瞧着自己的女儿,自己真的有些难以忍心。好似现在自己就能预测到小女之后的坎坷人生路似的。

李母强装镇定,心里暗暗想道:“我想的这些不过是空穴来风,虽然有些依据,不过还是没有定论。自己就是再猜想,那也是白想,不足为信。”

虽然在心里劝告自己想的不足为信。可是李母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想着女儿在自己家落魄之后的狼狈模样。

说不定她没有了丫鬟伺候。没有了他人的言语相让,生活会很不顺利。

与人嫁了,人家或许还会嫌弃她。

李母再一转头,却又低头自语道:“小女这么有才华,谁能嫌弃她?”

李母一说话,李清照听到了,看着母亲阴晴不定的面容,便问道:“母亲在说什么?”

话一问出口,李清照随即明白过来了,母亲一定是在担心自己。

念头及此处,李清照倒也是心里一酸,不禁想起了家父家母在自家落魄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生活。

几人在书房之中还是心里都没有谱,却听门外有人吵了起来。

李母大惊道:“不好,格非与人家争辩起来了。”

由于一起生活几十年了,李母与李格非相互之间也都很了解了,因此李母仔细一听,知道那声音是老爷的声音。

几人出了门,看到门外李格非和那位公公正在面面相对,又相互怒目而视,之间硝烟弥漫,好似一番争斗几欲发生。

李母几人上前,站在李格非身旁停下脚步,眼睛瞧着李格非,心里稍稍放了下来,毕竟一府之主回来了,那个公公如何也不敢撒野了。

李格非一转头,见自己的妻子都来,心里很是欣喜,一见家人,多少有些放心了。

可是再一转念,李格非又觉得,现在这里正处理朝政问题,自己如何处理,让家人看了,若稍有差错,不免有失脸面。再一个,自己知道这个公公来者不善,自己还不想让自己的家人在这种人面前露面呢!

因此想了想,李格非便对夫人道:“我与这位公公谈论朝政,你们先回去吧。”

李母与李清照二人都还想说,却听那公公首先说道:“夫人小姐在此,不是正好吗?为何要差她们到别处去呢?”

李格非心里想道:“你这个公公管得有些宽了,我叫我自己家里人,你插什么话?”

心里不平,李格非自然说道:“公公不必帮助老夫管这个,老夫家里的人,老夫还是管得了的。”

其实言外之意便是我家的事用不着你管。

李格非句句以“老夫”自称,便是在言语上给那个公公言语上的压力,让他知道,自己好歹也是朝廷大小一个官,他还不能放肆。

那公公自然明白李格非的意思,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说道:“咱家可不敢多事,咱家出身寒门,童大人这次破格提拔了咱家,交给咱家这么重要的任务。童大人有令,让咱家好生保护李大人的安全,因此咱家这才处处插手。若有冒犯之处,李大人切莫见怪。”

公公的话更是狠毒,他的意思是,自己只是一个小官,却来管你李大人的事,这说明你李大人只是童大人眼中的一颗小小的钉子而已,想要拔出,只需派一个小官来即可。

再者,自己也不想来,若不是你李大人犯了事,童大人下令,谁愿意来啊?

他在话中还处处以“咱家”自称,说明了他心里想着自己这个人的地位可不比你李格非低多少,自己心里还觉着比你李格非还高出一些来呢!

他这话,顿时将李格非的地位一下子降低了许多,让李格非和他一个位置了。

李格非听着他的话,心里便有了气,可是自知圣上正对自己有意见,自己不能再生事端,因此只得忍气抱拳道:“公公严重了,格非哪里会见怪?这里景色虽不及外面,却还可以,公公自己玩吧。老夫上朝之后,有些累了,这就失陪。”

那公公心里想道:“说不过我就躲了,好,你躲,我还不想与你争辩呢!”

于是那公公也抱拳回礼道:“李大人客气了。”

李格非猛然一转身便大步扬长而去。李母与李清照二人紧跟着。

又回到了书房,李格非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口中兀自喃喃自语。

李母见状,很是伤心,上前说道:“你喝这么快是做什么?”

李母话说着,眼泪便奔了出来。

李格非本来还顾及自己的颜面,不想在自己家人面前出丑,可这时候回到了书房之中,也没有了外人,李格非又想着窝火的事,便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不颜面的问题了,直接端起茶来饮尽,好似在和谁较劲。

李清照看到爹爹这样,心里也是不忍,便在心里猜得更加确切了,想道;“爹爹在朝,一定出了事情。”

李格非一转身,看到夫人和女儿都在看自己,而且泪眼横波,哭到了伤心处,便也猜到她二人一定多少知道了自己上朝的事,因此也不瞒她们,直言道:“赵家有事,应该轮到我们了。”

李清照心里咯噔一下,虽然她对此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可是再一听爹爹说这个噩耗,心里不由得还是起了波澜。

李格非接着说道:“我今日一上朝,圣上便是看我的眼神不对,我将注意力都放在了皇上身上,自然对皇上这个神态看得清楚了。心里便觉得不对,待到了早朝结束,皇上将我留下,召到了他的办公处,与我长谈,说我在先帝爷身边时的政绩。

哎,谈及我时,皇上表现得很是痛苦,他道我是保守一派,对祖宗旧法都很是保护,这对我大宋的江山都很有帮助。

可是话锋一转,他却又说起了我的罪状,将之都一一与我亲口说了,说罢很是伤心,说不调查处理不行,可是又知道我是功臣,因此先这样。”

李清照心里想道:“果然是这样,想不到那日赵公子一言相告,竟成了谶言。”

李格非说完话后,又是一声叹息。

李母问道:“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成为谶言了吗?”

李格非道:“是与不是,都看皇上的意思了。”

李清照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平,便道:“圣上办事,好没有道理。”(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风行天下 携宝抢婚:盛宠逃婚小娇妻 然而他也是总裁 反转大世界 重生之女配是朵花 遭遇四大才子 驰骋风灵 鬼王魔神尊 无敌鬼剑 乡野兰如玉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七十六章 谶言》,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