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一百七十七章 坏事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李格非与李母听了李清照的话,顿时大惊失色,忙对着小女摆手。

李格非道:“你怎么这么大胆?”

李母也忙将自己的身子慢慢挪到门口,缓缓将门开了一个小缝,透过缝口来回看了看,见周围只有自家人。

还觉得不放心,李母又干脆将门洞开,对着门外的几个下人柔声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那几个下人都点头道:“老爷夫人和小姐的话我们都没有听到。”

李母这下子也无话可说了,她也知道,李清照这一句话说出去,势必让周围人听到,这几个下人若装作没听到,自己或许还不行他们,现在他们这么说,摆明了便是听到了。

不过对于自己家的下人李母还是信得过的,因此左右再一看,并无其他人在,因此又对那几个人道:“不可胡说。”

那几个人都道:“是。”

李母这才放心回去,将门关上。

李清照知道自己方才的话是欺君之话,可她也知道,自己方才那么说那完全是生气所致,气话而已。

因此爹爹说自己不该说这句话,李清照倒还真的有些难以服气,虽然理智知道自己犯了错,可是嘴上却还是想争上一争,道:“清照所说并无错误之处。”

李格非将自己的手向下摆动,一边摆动还一边对李清照小声说道:“我的祖奶,你千万别再说了。”

李清照这下子便也闭上了嘴,她也知道自己所说的话可能导致家庭没落,甚至送命,因此过了嘴瘾之后。她便不说了。

李母回来,看着李格非,轻声问道:“如此的话,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李格非摇头道:“这可是皇上决定的事,圣怒之下,谁敢造次?不在这时候说别人一两句坏话以示自己忠诚,那就够可以的了。谁还敢和圣上较劲?”

李清照这时心中只剩下着急了。那日谶语。今日惊艳,这下子可让自己怎么办?

自己的家人或许流放或许被贬千里之外,这样倒还好些。可怕的是性命堪忧,这可是自己担心的最大问题。

李清照心里担心,眉宇之间也隐隐透漏着不安的神色,整个人站立也都没有了精神。

这时却听门外有人大喊大叫。李格非与李母还有李清照三人都是一定,心里都明白。这声音就是那个公公的声音。

李格非咬牙道:“这公公又在做什么?”

将袖子一甩,李格非主动走了出去,一开门,四下一看。大步走了出去。

李母与李清照二人相互一看,都觉得有些不好,因此都慌忙跟了过去。

李格非寻声走去。只见前方士兵俨然站立,手持兵器。相互横眉,更无一点和颜之色。

李格非大声叫道:“干什么?”

李格非一吼,却听一人道:“李大人来了。”

话语之中很有幸灾乐祸之意,李格非听得明白,知道那就是公公的声音。

李格非再向前一走,转了一个弯,寻声看去,只见不远处那公公正傲气站立,挺胸昂首,双手交叉于身前,嘴巴一斜,样子很是得意。

再一看,只见那公公身前几个下人正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几人身前,都有斧子砍刀,放置很是整齐。

李格非看到他,心里想道:“这个公公定然开始寻滋生事了。”

李格非上前去,朗声问道:“何事大呼小叫的?”

那公公一看到李格非,慌忙一微微俯身,忙笑道:“李大人来了。”

李格非慢慢走近他们,低头一看,那几个人分明穿的衣服就是自家的下人所着衣服,他们显然就是自己家的下人。

李格非心里想道:“这个蔡京竟然这么心急,让人一来就找我的事。”

虽然心里在嘀咕,李格非表面还是装作道:“公公大呼小叫的,所谓何事?”

那公公道:“李大人,方才的事惊着您了,这可是对不起了。”

李格非将头一摆,并不听他废话,而是说道:“公公有事直说,不用转弯抹角的。”

那公公一听这话,先是低头一笑,随即慢声说道:“李大人呐,这可不是咱家多管闲事,这几个人他们的做错了事。”

公公一指地上跪着的那几个人,诡异笑着。

李格非心想:“他们都是下人罢了,能做错什么事?”

于是李格非摇摇头,也是不怀好意地一笑,给那公公脸色看,随即说道:“他们能做错什么事?”

那公公一听,受了质问,反而很是有理地说道:“你瞧他们,他们将这柴火都给掉落了一地,这弄得地上应该多脏。”

李格非顺着地面瞧了瞧,只见这青石地板上稀稀疏疏地都洒满了泥土柴屑,只在这一片而已,其他地方却没有。

李格非心里想道:“这只怕是这个公公陷害他们的。”

于是摇头一笑,李格非轻声说道:“这个本是不大的一件事,又有何麻烦的呢?扫扫就行了嘛。哼哼,不过,这等小事,公公你也要插手吗?”

那公公忙摇头道:“这可并非本公公插手,只不过圣上派咱家前来,那就是保护李大人的,李大人你可别忘了,变法之时,你过于保守,致使许多人对你不公,而且那些人中也不乏平民百姓,匪徒猖患,这若是有人偷偷进来对您不利,我们可负不起责任呐。”

李格非一皱眉,心里想道:“说什么与我有仇,简直无稽之谈。”

心里觉得可笑,李格非便道:“公公言重了,这可是我的两个伙计,哪里是什么匪徒啊?”

公公一指,指尖处径直向他们的身前处,道:“这些砍柴打柴的工具。可都是要人命的。咱家生怕他们过来了对你李大人不利,这才这么做的。”

其实此时李母与李清照二人都在李格非身后的转弯处隐藏着身体,她们二人对李格非和公公的言语都听了个遍,心里都是愤愤不平,想着:“明摆着以此为借口而乱我们李家人的心。”

李格非连连摇头道:“公公言重了,他们都是跟随我多年的下人,本意善良。不会那么做的。”

那公公这时却将自己的头一仰。摇头说道:“那可说不准,反正咱家这份心思尽到了,他们鬼鬼祟祟。应该拿到刑部去审,来啊,拿人。”

李格非一瞪眼,心里想道:“这个太监也太过份了。当着自己的面就这样动自己的人。”

虽然很是着急,也是气愤难忍。可是李格非却又想:“算了,有圣上在,他添油加醋胡乱一说,也可担当不起这样的罪名。”

因此李格非只是强颜一笑。道:“没有什么事嘛,老夫家的人老夫自然会管,就不劳烦公公了。”

那公公看着李格非的样子。再仔细看他眉宇神色,心知李格非一定是急了。

那公公心里欢喜。想道:“这个李格非看来是急了,我的目地达到了。”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成了这样,自己又怎么能主动退步呢?因此那公公不依不饶道:“那怎么能行?李大人身家性命全系咱家身上,咱家怎么能够马虎了?若皇上怪罪下来,咱家吃罪不起啊。因此我看,还是拿了这几个人去刑部审问吧。”

话一说出口,那公公便一伸手,就示意手下拿人。

李格非虽然忍着,却也难以再忍,于是咬牙说道:“公公太过疑心了,老夫说他们没有事,他们就没有事。”

李格非话语之中字字凝重,话话都很加重,这让那公公心中一颤。

那公公心中想道:“他终于急了,童大人这样安排的,我说李大人,你可不要怪我。”

因此那公公一摆手,哈哈一笑,随即说道:“咱家与李大人看家护院,那到底还是李大人说了算的,既然李大人这么说了,那咱家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随即那公公再一摆手,示意属下退下。

这时却又听有人喊道:“大胆。”

李格非一惊,本来心中已经很是恼火了,这时难以忍住,大声喊道:“谁在喧哗?”

那公公躬身一拍手,大声叫道:“是咱家的人。”

李格非道:“公公管好你的人。”

那公公道:“不知出了什么事了。”

突然又停乒乓几声,是兵器的声音,又听噼里啪啦东西摔碎的声音。

公公摆手道:“我们快去看看是什么事。”

李格非在前顺着声音而去,那公公挤眉弄眼,在李格非身后偷偷一笑,随即故意装作慌张的样子摆手道:“李大人慢着走。”

李母在转弯处,心中不平,想道:“这个人来意不善,没过多久就将我们这里弄成了这个样子,很是叫人头疼。”

李清照听那公公一派胡言胡语,心里不平,却是不敢乱说。

这时只听有人说道:“你们是不是来刺杀李大人的?”

这声音,正是方才李格非与那公公争辩之处。

李母一转头去看,李清照随即跟着转头,二人都见自己的几个下人都是跪在地上一声不吭,而一个大将模样的人正站立在他们身前,一身豪气,再说得透一些,那人简直就是一身的傲气。

只见跪下的几个下人都统统摇头哭泣,都道不是。

那人一个个地指着那几个人,脸上突然露出狰狞之色,恶狠狠地说道:“你们这几个乱朝之人,还想着祸害人吗?我告诉你们,有我在,你们休想在此地横加生事。”

话一出口,那人也不顾下人的话,直接抬起手臂就是一巴掌,对着那几个人从左至右打得正起劲。

那人身后的几个小兵也都跟着笑,不知是真心想笑,还是强颜装笑。

李母眼睛一瞪,心里怒火顿时,大声叫道:“住手。”

那人一停手来看,突然将狰狞脸色一变,随即俯首笑了起来,脸色变化之快,堪比闪电多一番。

那人一笑毕,他身后的人瞬间也都不笑了。

那人忙笑道:“这不是夫人吗?夫人不在屋子里呆着,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母一愣,随即说道:“我在哪里,用得着你差遣吗?”

那人忙摇头道:“那可不是,这个……”

他话未完,李母已经上前去,伸出手来狠狠地在他脸上扇了一巴掌。

李母虽然为文人,平日里讲究和气,可是这次的一巴掌却也扇得那人晕头转向,两眼冒花。

李母大怒道:“大胆,你这狗奴才,怎么在我这里私自打人?”

那人半晌才恢复过来,满脸的难看阴沉,心里想着:“你这老婆子,怎么也敢对我动粗?童大人与蔡大人那里,我可要好好说上你们的坏话。”

身后的人见状,都是后退一步,都陪笑着,苦笑着,不作声了。

那几个下人见状,也都不管什么大人夫人的,忙对李母道:“夫人,小的可是冤枉的。”

他们虽然人多嘴杂,话语混乱,声音哄哄,可是说得却都是这个意思。

李清照看母亲动了粗,那个人也不敢乱动,想必那人也是硬声装出来的霸气,并非与身份相配。

因此李清照倒也大胆了起来,转身对着那些下人道:“你们先起来,清照说话,那便算话,没人敢拿你们怎么样。“

那些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怔,随即都又站了起来。

那个好似大将的人心里想道:“他们这样公然与公公作对,这是大胆。”

心里还想着有公公撑腰,那人便指着那些下人道:“你们不许起来。”

这时候,只听那公公回来道:“怎么回事?”

那个好似大将的人见公公前来,慌忙俯首道:“公公大人,这位李小姐让那些下人都站起来。”

那公公慢步走过来,很是悠闲地说道:“夫人小姐,你们发善心发错地方了吧,他们可是刁民。”

李格非紧接着走了过来,一脸的灰暗之气,却又显得很是无奈的样子,冲着那公公道:“你的下人没有事胡乱走动什么,冤枉了我家的人,险些把他给杀了。”

李母一听,很是气急,这时扬臂喊道:“什么?反了天了,何人敢这样造次?”(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天地归吾 翻天谱 邪雷 大荒艳旅 哥哥不坏妹妹不爱 星际翻译官 公子最 只钓金龟婿 我是特种兵之倾城悍妇 异能女皇倾天下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七十七章 坏事》,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