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一百八十章 誓言(一)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哼哼,你们都怕了吗?咱家倒是看看,你李大人善心如何发出来。”

那公公狰狞脸色将他内心的恨意尽数显露了出来。咬着牙齿,那公公又一转头,对着自己的亲信道:“将这个刁民打一顿再说。”

众人领了命,都道一声:“是。”

其实他们在心中也说道:“这个小子,倒是真的给了我们一个领赏的机会,我们收拾了他,好在这位公公,甚至是童大人面前讨赏。这位兄弟,对不住了。”

众人都是摩拳擦掌,拿出兵器来,顿时乒乓声响混成一片。

一个人上下打量了陆德夫,眼看他瘦弱皮骨,白脸细肤的,再一想这个人是个书生,因此心里想道:“我用兵器伤他,胜之不武。”

因此那人干脆将兵器丢下,大声叫道:“兄弟们,挑逗这个软货,还用兵器吗?”

众人都起哄道:“自然不用了。”

话一说完,众人又都哄声大笑,随即又都将兵器一丢,以显示自己实力。

李格非虽然好面子,可是眼看自己的得意门生现在要受人拷打之苦,心中很是不忍,慌忙求情道:“还望公公留情,放过他吧。”

李母也跟着求情。

李清照在原地呆呆地站着,双眼迷离,心中一直在嘀咕着,赵公子如何如何,却哪里还管眼前的事情呢?

那公公已经是得尽了风光,出尽了风头,自己一个末名小太监竟然能得这个李大人如此鞠躬点头,心里美滋滋的,嘴上也开始说道:“咱家能有今天这样高高在上的样子。全是托童大人的服气啊。”

一边说着话,那公公一面仰天大笑,全然大言不惭,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李格非也不管他如何得意,只顾着替陆德夫求情。

陆德夫本来还想着与那公公好生理论一番,说不准自己兴致上来了,再与之大骂一番。自己一个文人。还骂不过他吗?

可是自己的恩师却又在那个公公面前替自己求情,拉下了老脸,简直就成了不要脸了。

陆德夫一瞧这个样子。一来他想着恩师替自己求情,因而对自己的恩师心存感激,二来他又想道:“我若再出狂言,那恩师的好话不就白说了吗?”

因此陆德夫只觉得自己心中暖暖的。也就不再与那公公辩驳了。

谁知那公公听尽了李大人的好话,内心美滋滋的。却更加想要放肆一把了,看着李大人那个低三下四的模样,心里想道:“人有时候你不想欺负他也不行。这个李大人那个样子哪里有朝廷官员一点样子?和我求情,这般狼狈模样。哎呀。他这样我不欺负他又去欺负谁?

欺负了他一家人,我还会从童大人那里获得赏赐,既满足了我的欺负人之心。又获得了赏赐,简直一举两得。妙得很。妙得紧,该当如此。”

于是满脸的狡诈笑容又变成了狰狞模样,那公公阴阳怪气地与李大人说道:“李大人,公公我向来只喜欢来硬的,不喜欢来软的,你说让我放了,我偏偏不放,你能奈我如何?”

李格非一瞪眼睛,浑身都向后一挺,满脸惊讶的模样,却又是拿这个公公毫无办法,李格非心中怒气全都化为了一团心火,将他逼迫得无法呼吸,也无法站稳了。

李格非突然一挺身子,竟然向后倒去,小晴皓月等下人上前去扶。

这要搁在平常,李格非只怕要静养一阵方才能回过神来,可是现在他受人侮辱已经很是厉害了,因此心里不服,浑身倒是有了力气,也没有昏过去,只是全身无力,稍稍被下人一扶,随即又缓了过来。

那公公以为眼前这个李大人要被自己给气死了,心中欢喜,于是忙又喊道:“将他打了。”

众人领了命,一人求功心切,便即出拳而上,一拳打去,正冲陆德夫鼻梁而来。

陆德夫虽然见到眼前这几个人心里慌乱,可是一个人冲着自己打来,他还是静心平气,一转头便将那人的攻击给躲开。同时出拳再一打,将那人的脸给打了一个准,好似打了一块儿豆腐一般,只觉拳头触及之处很是软软的一块。

后面几个人见第一个人没有进攻得手,都是面面相觑,接着都出了看家本领,一齐拥了上去。

谁知陆德夫竟然一一将之化解,直到将这些人一个个地打倒在地。

那公公一看这般情况,也是慌了心神,想道:“这个书生竟然如此厉害。”

一旁的士兵看着这几个欺负人的亲信被这个文弱书生给打了一个遍,心里一边暗暗敬佩这个书生的功夫,另外都还暗暗笑着,看来这次这个公公可是丢了大人了。

那些一旁站着的士兵虽然表面上一直在公公面前俯首帖耳,可是也只是职位高低,不得不如此罢了,现在看到这个公公出了丑,这些人还是暗暗欢喜的,看你这个到处欺负人的公公如何收场。

那公公果然慌了神,冲着剩下的士兵喊道:“你们都给我上。”

剩下的人本来就看他不惯,又如何会听他的命令,只是忌惮童大人的威严,又都不敢不听命令,因此左右为难。

陆德夫已经受够了,直接对恩师道:“恩师,多谢你为我求情。只不过现在不用了,他蔡京欺人太甚,我陆德夫不怕他,要杀要剐随他的便。”

李格非也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将这几个人打了一顿,心中怒气顿时也消了许多,也顿时有了胆子,大声叫道:“好,德夫,你快走吧,老夫这就上朝去参他一本,瞧他如何拿老夫开刀。”

话一说完,李格非又对那公公怒目一视,顿时将那公公给吓了一跳。

陆德夫一听恩师的话,心里想道:“恩师所言有理。我方才怎么那么冲动呢?好,就听恩师的话,我先走,有恩师撑腰,陆德夫不怕他。”

临走之际,陆德夫又冲李清照说道:“李小姐,赵兄可等着你呢!”

李清照自方才就在这里想着赵公子。于眼前一切都没有在意。现在只听有人提到了赵公子,倒是立即清醒了过来,眼睛一亮。只见陆公子就在自己的眼前。

李清照笑脸点头道:“多谢陆公子提醒。”

此时说着话,李清照心里还在想着赵公子。

自己的任务完成了,陆德夫自然很是高兴了,一笑便即转身而去了。

李清照心里想道:“申时。申时,此时是什么时候了?”

再一抬头看天。只觉天色昏暗,便在嘴上小声说道:“申时到了吧,申时到了。”

此时那公公正被人给收拾了一顿,心里不平。眼看着这几个士兵都不动手,让那个陆德夫给跑掉了,心里不平之气便向他们身上撒去。指着他们道:“你们干什么吃的,为何不动手?”

那些人都苦着脸道:“属下们都打不过他。”

那公公还要发火。却听李大人发了话,道:“这位公公,老夫这就上朝去参你一本,你等着在朝中与皇上说这件事情吧。”

那公公本来就很害怕,这下子也不再想着让童大人替自己撑腰了,只觉得自己欺负人理亏,再加上对方突然一下子让自己丢了大人,只觉心里没底,不知应该如何了。

李格非也不管他,横眉一对,又对自己人说道:“我们走。”

李清照突然说道:“申时到了。皓月,你随我走。”

皓月知道小姐要干什么,于是答应了一声,就跑过去到了小姐身边。

李格非与李母都待要拦她,却是让她抢先一步,直接跑得远去了,也没有来得及问。

李清照看着天色,心里想道:“赵公子现在这个样子,我千万不能让他冷了心,再说我言而无信。”

李清照只怕是自己迟到了,便道:“皓月,几时了?”

皓月看看天,也是说不准,于是结巴道:“小姐,这时候还早,你不会迟到了的。”

李清照听了皓月这么说,心里稍稍平静了一下,不过还是急切了些,一直盼着,自己千万不可迟到了。

待李清照从那条小路进去,又一转弯,便看到了亭子,这时候两个人影正落入自己的眼中。

李清照看得清楚,向前一指,说道:“赵公子,他怎么已经到了呢?”

一边指着,李清照一边向前奔跑着,也不顾自己女儿家的模样了,飞裙走袖,有如在风中飞舞。

一边跑着,李清照一边叫道:“赵公子。”

那亭子上果然是赵明诚,他一转身,正见李小姐朝着自己这里跑来,一边跑着一边提着衣裙,好似什么都不顾了。

阿福在赵明诚身后喊道:“公子你看,是李小姐来啦,她早来了。”

赵明诚也是满脸的笑意,心里突然由阴沉变为大喜,道:“李小姐。”

他一边喊着,一边也是迈开了步子,亲自下亭子去与李小姐见面。

二人在亭下相互奔跑接近,终于见了面。

李清照此时心里只想着赵公子,也不顾什么男女之嫌,只将自己的双手放在赵公子的胳膊上,一把将他拉了过来,道:“赵公子,我迟到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还表现得很是自责的样子,以显示自己的诚意,好让赵公子在心中不胡思乱想,以为自己在消遣他。”

赵明诚见到了李小姐,哪里还会想别的,只觉得自己现在眼前有了一个能让自己定下心神的人,很是开心。

赵明诚也忘记了男女之嫌,突然之间只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是自己的知己,因此也将自己的双手伸了过去,将她的手给抓紧了。

赵明诚只道;“你没有迟到,现在还很早,很早。”

李清照点头道:“那便最好了,最好了。”

啜泣了一声,李清照不知何时已经是泪落如雨了,将头一摆,整个人也忍不住,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

赵明诚眉头一皱,问道:“你我相见,李小姐何故哭泣了?”

李清照看着他的眼睛,问道:“怎么,赵大人要被贬官,赵公子你要离开京城了吗?”

她想说你一家人都要被流放了吗,只因流放二字说出来很不合适,因此她没有这样说。

赵明诚突然将脸一沉,慢慢低下头来,哽咽半晌,只说了一声,道:“陆兄他与你说了?”

李清照点头道:“是,陆公子他亲自去我家里与我说了。”

赵明诚点点头道:“好,关键时候,陆兄还在我的身边。”

再一转头,赵明诚又与李清照神情相望,啜泣之中笑道:“还有你,李小姐。”

李清照一噘小嘴,说道:“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清照能在你落难之时离开你吗?”

赵明诚微笑着又是啜泣一声,道:“多谢你,李小姐。”

李清照冲他点点头,示意自己一直会站在他这一边。

赵明诚突然再一愣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脏乱无比,再一瞧李小姐的鞋,很是干净,心里不免又想道:“人家终究是小姐,我明日就真的成了庶民一个了。我又如何和人家李小姐相提并论呢?”

心里这么想,赵明诚又突然觉得自己和李小姐之间有了距离,因此便忍不住放开了李小姐的手,慢慢地向后退了一步。

李清照心里感到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赵公子正与自己倾诉衷肠,如何突然向后退去了?

李清照上前一步,尴尬一笑,问道:“赵公子,怎么了?”

赵明诚低头说道:“明诚明日就要离开京城了,只因放你不下,因此今日前来看看你。李小姐待明诚不薄,明诚已经这个样子了,你还来看,真的让明诚心存感激,这就拜别了吧,日后再有机会,你我再相见吧。”

按着赵明诚的意思,自己日后出了京城,哪里还会有机会和李小姐见面呢?这一去就是永别了吧。

李清照听赵公子所言,句句都是谦虚的话,可句句都显得他底气不足,不经意间就把自己的地位抬得高高的而将他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好似他是个下人,在与自己的主子说话一般。

李清照向前一步,问道:“赵公子,你怎么了?为何要说这些话?”

赵明诚摇摇头道:“明诚没有怎么,只觉李小姐这几个月来拿明诚当朋友看,明诚心里很是感激了,故而出此言,以表心中谢意罢了。”

李清照一甩袖子,说道:“官样话语,我不要听。”

赵明诚沉下脸来,很是紧张,又很慌张,心里想道:“李小姐为何生气了?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啊。”

越是乱想,赵明诚就越是没有底气,于是便又说道:“明诚说的可全为真心话,没有一句假话。李小姐何故生气了?”(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重生全真教 小姨子和我的性福生活 凤煞天下,狂傲世子妃 爷娇弱,爱妃轻点 魔天海 假戏真婚 女侦探情挑帝国少主:绝色诱惑 忠犬切开都是黑 浪子情缘 大唐节度使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八十章 誓言(一)》,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