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一百九十五章 成功?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宋徽宗一愣,又问了一声,道:“什么玉瓶?”

童贯陪笑道:“就是那个皇妃赠与您的啊。价值不菲,难以觅得啊。”

说着,童贯冲地上一指,道:“圣上,就是这个玉瓶。玉瓶虽小,情义可值千金,您与爱妃的情谊就这样被她给打碎了,这不是……”

“我当是什么,原来就是一个瓶子而已。”宋徽宗一挥手,道:“这个破瓶子朕本来就不想要,卿若爱怜,改日再送你一个就是。”

童贯脸色登时一变,道:“圣上之物,奴才可不敢亵渎。更何况是再要一个呢?既然,嗯,既然皇上不在乎,那奴才就先退下了。”

宋徽宗微笑着,样子十分从容,道:“你们都先下去。”

那几个太监都是面面相觑,于是都点头道:“是。”

低头慢行,那几个太监慢慢退出门去,将门关上了。

此时宋徽宗看那些人都退下了,便将目光放到李清照身上,见她一身雅气,模样很是俊俏,又穿着质朴,质朴中隐隐透露着风度。

宋徽宗点点头,微微笑着,道:“你可是李家闺中小姐李清照?”

李清照点头道:“是。”

此时只有一一回答,李清照不敢乱说了。

宋徽宗点头,再将目光放到赵明诚身上,看他一身素白衣服,很是普通,再看面貌,却也是一个潇洒公子哥,于是点头道:“你可是赵家公子赵德甫吗?”

赵明诚忙点头道:“后生赵明诚拜见皇上。”

说着话,赵明诚又跪倒在地。

宋徽宗很是不耐烦的样子,伸手道:“哎呀,什么后生不后生的。朕可没有你的岁数大。快起来,不用多礼了。”

赵明诚点头称谢道:“多谢圣上。”

宋徽宗看着赵明诚慢慢起身,点头笑道:“是个懂礼数的人。好,朕很是欣赏你们。”

李清照一听“欣赏”二字,心里不禁很是高兴,想道:“如此甚好,皇上高兴。那我救回家人岂不是很有希望了吗?”

只听宋徽宗突然吟诵道:“岑父子。丹求生,将进酒,杯莫停。可知你们二人酒量如何?”

李清照心里惊道:“皇上怎么知道我们会喝酒?”

赵明诚心里也想道:“若喝酒喝多了。想必要误大事,若说不会喝,却又是欺君之罪,这可怎么办?”

突然灵机一动。赵明诚道:“李太白此句作得很是豪放不羁,也是千古名句。”

宋徽宗一拍大腿。指着赵明诚道:“爱卿说的不错,朕很是欣赏太白的洒脱,你这一句话可是说到了朕的心里去了。”

赵明诚捏一把冷汗,心里想道:“与圣上说话。非需小心翼翼,处处寻思才好。我得仔细听皇上说话,也好揣摩他的意思。免得失了口。得罪皇上。”

徽宗一看李清照,道:“既然赵卿已经认为李太白的诗句豪放不羁。那么李小姐想必也认为这话不错吧。”

李清照忙说道:“那是自然了,圣上喜欢此句,那便说明此句有此句的过人之处。”

徽宗微微一笑,道:“不知李小姐有何见解?”

李清照心里想道:“反正已经在这里了,成与不成都看现在,我就顺应圣上的意思,他说什么,我便说什么了。”

于是李清照莞尔轻笑道:“太白豪放,自然作出的句子俊逸洒脱。这一句显示太白不拘小节,为酒可以拿出钱来喝个痛快,想必太白以酒为情,寓情与酒,足以显示他的豪放。”

徽宗笑道:“说得好,与尔同销万古愁。这是多么大的忧愁,却都付之与酒。太白公爽快,虽然他为官仕途不顺,却是诗词歌赋皆出精品。

好,李太白论事时饮酒,那我们现在也来饮酒如何?”

赵明诚心里想道:“这下子坏了,我们终究难以避开饮酒这事。也罢,就依皇上之言。不过我需看情况,免得误了李小姐的大事。”

李清照心里一惊,不过立刻又努力平静下来,心里想道:“说来说去,还是需要饮酒。我不知圣上酒量如何,哪能以自己心胸胡乱揣测圣意?

算了,事到临头,不得不应了。好,李清照,你要相信你自己,以你自己的酒量可以与圣上一比。”

李清照与赵明诚二人心中都有些紧张,不过为了李格非,为了陆德夫,他二人就要硬着头皮来行事。

于是他二人都道:“是。”

宋徽宗很是大喜,伸手道:“快快摆上酒席来。”

下人领命,于是不多时便已摆了两大桌酒菜,一桌在圣上面前,一桌在李清照与赵明诚二人面前。

宋徽宗端坐,一伸手,道:“李小姐,赵卿家不必拘束,快快坐下。”

李清照和赵明诚二人都是相互一看,虽然有些紧张,不过二人还是听皇上的话,慢慢坐下来,二人并肩而坐,只在一边。

宋徽宗立刻端起一杯酒来,对着李清照与赵明诚,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来,让我们一起满饮了此杯。”

李清照与赵明诚二人互相一看,也都举起杯来,与皇上敬酒。

李清照道:“圣上胸怀大志,清照自心而生敬佩之情。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想必圣上要承太祖太宗之志,挥兵北上吧。”

宋徽宗听罢立即双眼一瞪,很是有神韵,整个人也都立刻精神了起来。

赵明诚心里想道:“这几个君王有哪个可与太祖太宗相比?澶渊之盟以后,宋便已实质上是人家契丹的手下败将了。一百年来打了胜仗了吗?挽回了面子了吗?如今新皇帝好似胸怀大志,可是,是这样吗?”

心里感叹了一声,赵明诚却还是陪笑道:“收复故土,便是皇上一大功绩。想必圣上能亲贤臣。远小人,从此扬鞭策马,挥师北上,将那些契丹人赶出我们中原。”

赵明诚说话之时,故意说到“亲贤臣,远小人”,是想提醒圣上。切莫胡乱相信童贯蔡京之言。以致冤枉了好人。

宋徽宗听罢连连鼓掌,说道:“爱卿之意甚慰朕心。朕自管事以来,一直想效仿祖宗。至于新法旧法。只要能强国富兵,皆为朕所用。只是,我大宋已经与人家钱两布匹给得习惯了,不知他们又作何感想。”

言及此处。宋徽宗突然将脸色一沉,很是发愁的样子。

赵明诚心想:“我想说蔡大人童大人的事。暗示了圣上,他为何无动于衷呢?想必圣上根本没有往那边想吧。”

心里有些失望,赵明诚暗暗叹息,不过为了解救恩师和陆兄。他还需要与皇上多加赞美才行。

因此赵明诚一摇头,立即道:“华夏人士皆有保家卫国之心,正如东坡公而言。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只要收复失土,强我国力,又如何关心年少年老呢?西北边上他西夏莫再猖狂。而北边契丹,也不能再雄踞幽云了。只要圣上有凌云之志,一切事都可做到。”

赵明诚这一句话一出,李清照在心里暗暗欣喜,想道:“想不到平日里呆头呆脑的赵德甫,如今到了皇上这里也是滔滔不绝,称赞之词随手拈来。当真妙极妙极。”

宋徽宗冲着赵明诚一挤弄眼睛,指着他说道:“爱卿说得是,朕真的有这个意思,只不过,只不过当朝之人,厌战者甚多,你教朕怎么办?”

李清照心里想道:“既然话题已经到了这里,那我也不与他提自己的事了,顺着圣上的话说吧。”

于是轻轻莞尔,李清照道:“若圣上真有雄心壮志,又岂能听任那些官员的话?”

宋徽宗这时突然之间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了底气,对着李清照试探性地问道:“朕真的可以这么做吗?”

赵明诚看着圣上的脸,只觉得他犹豫难断,顾忌颇多,因此心里想道:“圣上常年生在深宫之中,想必耳濡目染,也对一些前辈的态度与治理之策心有几数。也知道大宋的国力如何。不过我还是认为陆兄想的对,战死沙场,光荣不已。宋地有很多像陆兄这样的人才,若得圣上挖掘,未尝不是一个强国的方法。

如今既然谈到了这一点,那我赵明诚就顺应圣意,一方面我也觉得大宋不可不胜,须得有一位威震八方的君主了。再一个若顺得圣意,也好救人。”

因此赵明诚一伸手,指着门外,道:“北方蛮人不知好歹,得寸进尺。我们需要皇上您这样一个盛名君主,效仿太祖太宗,挥兵扫契丹,取道直向兴庆。扫除东北边上,歼灭西边党项。

这样子一来,莫说太祖太宗了,就算是堪比秦皇汉武,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宋徽宗闻言,直接站起身来,冲着赵明诚道:“朕意既是如此,赵卿也太了解我了。朕已经派人四处寻求贤才,不论门第,若有才能皆可封赏大官。只要他为朝廷效力,振兴我宋,就会官至顶峰,前途无量。”

李清照听着心里直想笑,因为这个豪言壮语被一个刚出茅庐的小伙子说出来,让人听了不禁产生一种不相信的感觉。

可是皇上的话和他的表情,又让李清照觉得,圣上这番壮志也有些感染了她,她只隐约觉得,圣上可以成功。

不过事在人为,至于成不成功,都是圣上自己的事。他要真的能够成功,自己也应当为他高兴。

赵明诚心里想道:“圣上如此一说,我正好借口解救陆兄。”

因此赵明诚道:“圣上,德甫有一个在太学府中的兄弟,名字叫做陆德夫,他可是一心想要报效国家,出征边疆的。”

“哦?”宋徽宗一惊,道:“是那个被关押的陆德夫吗?”

赵明诚点头道:“正是正是,他虽然任性执拗,却是一个刚正之人,那日只因触怒了朝廷的公公,因此被强加罪名,关在牢里。”

宋徽宗向后一挺身子,惊讶道:“有这回事吗?”

李清照点头说道:“千真万确。不瞒皇上,我们此番前来,原因之一便是替他求情,望皇上格外开恩的。”

宋徽宗一拍桌子,道:“怎么还有这种事?朕一定要查个清楚。”

皇上一说话,李清照和赵明诚二人心里顿时便放下了许多,均想道:“救人有希望了。”

只听宋徽宗轻叹息一声,说道:“往日不曾见面,我只当李小姐徒有虚名而已。也难怪,女子如此有才华,很是少见。真没想到,我竟然就碰上一个。

说李大人有说不清楚的事,简直是一派胡言。我看李小姐端庄有礼,遇事颇有见解,想必师从家父吧?”

李清照听到这句话,心里不知道高兴到了什么程度,想道:“我没提家父,皇上倒提了,真好,家父有救了。”

于是连连点头,李清照道:“就是家父教的。”

宋徽宗点头道:“果然虎父无犬女啊。我说晁大人怎么一直为李大人说情呢?看来李大人确实冤枉。”

李清照惊喜,忍不住便站起身来,道:“不知圣上是否要放了家父?”

“放,必须要放。”宋徽宗一说,立即大笑,又低声自语道:“果然,我的想法不错,朕愿做这大宋的第一个能人,能皇帝。什么事情都能做。那些大臣还反对,我看他们错了。”

赵明诚立刻道:“圣上有雄心,那便实验一番,能让大宋强大,那便是您的功劳。”

宋徽宗拍手道:“朕就是这个意思。赵卿,看来你家人被流放,是朕的过错,朕不应该这么做。章大人也说得对,赵家为朝廷效力,很是忠诚,因此什么贪赃枉法,都是胡说。”

赵明诚忙笑道:“圣上明鉴。”

宋徽宗低声笑道:“有两个大臣支持朕,朕的雄心可以实现了。我倒说这两个人有什么才能,果然有才能,才能有得很呐!”

李清照心里想道:“我也算做一个大臣吗?”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二人救人成功了,因此李清照与赵明诚互相一看,心里都自然欢喜不断。

这个时候,却听门外有一个人道:“圣上,奴才求见。”

宋徽宗听得是童贯的声音,心里不禁烦他,于是道:“朕不想见你。”

ps:求推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逃‘生’记 情断览城 方老师的爱情故事 萌宠兽妃:喋血神医四小姐 长战天 谁都别惹我 网游之双系法师 弃爱总裁的旧人新欢 城遗 神仙筒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一百九十五章 成功?》,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