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二百零二章 深夜挑灯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快过来看。”赵明诚笑呵呵冲着娘子一招手,随即将蜡烛端了过来,向着桌子上一指,道:“娘子,你看。”

李清照心里有些失望,自己已成明诚新妇,本来以为方才明诚就要对自己表露淫意了,谁成想他说了半天竟然让自己看画。

不过看画也就看画吧。李清照轻轻摇摇头,心里想道:“李清照,你怎么也这么不守贞节了呢?”

赵明诚见娘子若有所思,于是便笑着问道:“娘子,你想什么呢?”

李清照忙回应道:“哦,这个,没有什么。”

赵明诚挥手道:“娘子快过来啊,我们一同来观赏这幅画来。”

李清照心里含糊,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心里想道:“李清照,你可万万不能主动胡来。”

于是摇摇脑袋,李清照内心欲火稍稍下降,眼睛也不困乏了,伸出手来一扶门边,看向相公,忙点头笑道:“我这就过来。”

再次一摇头,李清照心里想道:“好好端正举止,不可违背了女子矜持这一道理,李清照,你知道吗?”

“来了。”李清照柔声说道。

慢步走了过去,李清照忍不住微笑了一下,看看相公的脸,在蜡烛光下照耀很显红润,也很好看!

李清照甜甜一笑,身子控制不住向前倾倒,整个人也加快了脚步,几下到了相公身前。

赵明诚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搂抱住了娘子的细腰,这让他突然之间,只觉得自己胳膊一阵瘫软,心里不断啧啧叹道:“好柔软。”

搂上去只觉得是搂抱着一团棉花,软绵之极。真令赵明诚内心欢喜瘙痒,想道:“侍儿扶起娇无力,果然说的不错,这般好轻的身体,又如何有力?”

无力却胜了有力,娘子这般细腰,直令赵明诚一脸呆滞。荡意明显。

李清照只觉自己腰间有了一个东西。紧接着酥麻感觉自腰间向上向下分别扩散开来。

突然眼睛一眨,微微泛起困意,李清照脚下无力。只想跌倒。

赵明诚本还想着邪事,难以自控地靠近娘子,却突然感觉娘子就要跌倒,便忙一用力。双手都抱了上去,将娘子扶稳了。道:“你没有事吧?”

李清照只觉空谷传音,似有似无,却又是那么真切。她心里矛盾,不知自己听到相公的话是否自己的幻觉。

不过下意识里。李清照还是说道:“我没有事,只是崴了一下脚而已。”

“什么?”赵明诚问道:“娘子,你崴脚了吗?有没有事?要不要叫大夫来?”

听到娘子说有情况。赵明诚也不想着淫意,只想着要看看娘子的情况。

于是赵明诚忙低下身子来。看着娘子的脚,道:“娘子,你快与我看看,这样,你快坐下来。”

说着,赵明诚再次将自己的双手放在娘子双肩之上,扶着她慢慢坐了下来。

再次将蜡烛拿了过来,放到娘子面前,道:“娘子,你快让我看看,要不然叫大夫过来。”

李清照还沉浸在方才被相公缠腰之时的迷离之感,嘴唇微微一抿,小小红唇露出,闪闪发亮。

将眼睛一闭,李清照道:“快将蜡烛吹灭了。”

赵明诚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出娘子脚有什么异常情况,也压根儿没有听到娘子说什么话。

看了半晌,赵明诚突然想道:“我这个脑子,隔着衣服能看到什么?万一脚上有了什么於肿的地方,留着就是病根啊。”

于是一伸出手,赵明诚就要将娘子的衣衫撩开,突然想道:“男女之嫌,我不能这么做。”

想了想,赵明诚觉得还是应该请示一下娘子,虽然自己心里有着邪念,却还是不发作的好!

赵明诚一抬头,道:“娘子,我给你看看脚如何?”

李清照眼睛迷离,疑惑问道:“你看我脚作什么?我又没有缠足?”

突然想到自己方才说的话,李清照忙笑了一声,道:“我的脚没有事情。”

下意识中,李清照将脚抬了起来,低头看着相公,见他一脸的慌张模样,道:“你快起来,蹲下来做什么?”

赵明诚站起身来,急道:“你有事情吗?”

李清照迷离之感已减少许多,那种春心氤氲之感也减了不少,于是又急又羞,冲着相公轻轻捶了一下,娇气道:“你方才做什么呢?”

这个时候,李清照眨眨眼,眼前东西真实了不少,见相公就在自己的面前,她笑了一下,无奈低头。

赵明诚道:“娘子你都崴脚了,何故笑得这么开心?”

李清照想到自己方才倾倒的时候,不禁脸一飞红,道:“没有事,清照骗你的,你刚才说什么画?”

不敢与相公对视了,李清照小脸发烫,心里想道:“我方才在做什么?心里胡乱想些什么?”

赵明诚又一紧锁,问道:“娘子果真没有事情吗?”

李清照点头道:“我骗你的。”

微笑与害羞,同时显露在李清照的脸上。

赵明诚点头道:“娘子没有事情就好了。”

李清照微笑道:“你就真的相信我说的话吗?”

赵明诚再次一紧锁,问道:“什么?娘子说谎话吗?那么你的脚,还是去让大夫好好看看吧,若日后留下病根那可不好。”

李清照无奈道:“没有事,我没有骗你。”

赵明诚这才松气,道:“没事就好。”

李清照咬咬嘴唇,道:“你方才说的什么画?”

赵明诚向门口看了看,道:“夜已深了,想必应该熄灯了吧。”

李清照娇气道:“你没听到我方才说的话吗?”

赵明诚心里一喜,于是又点头道:“我听到了。只是,只是……”

李清照摇摇头。看看周围,又回头来看他,笑意道:“只,是什么?”

赵明诚道:“应该睡觉了。”

李清照抿嘴一挺直身子,道:“不许胡说。相公方才说的什么画?清照要看看。”

赵明诚也不多争辩,过去将画拿到娘子身前的桌子上平放着,道:“娘子你看。”

李清照看着相公的脸。噗哧一笑。缓解方才尴尬气氛,虽然此时她心里也想着那些阴阳媾和之事,却也是努力平静。道:“这是……”

将头一转过来,看向画,李清照道:“这是相公与清照初见之时的画吗?”

赵明诚点头道:“正是正是,凝之道韫四字。足以表现明诚心中所想。”

李清照看着相公,见他春意显露。便指着他道:“你想什么?月移花影约重来吗?”

赵明诚点头道:“娘子这词写得好啊。”

李清照一指相公,娇气道:“闭嘴,不许提我的词。”

赵明诚疑惑道:“为什么?”

李清照一停顿,想了想。却摇头说道:“不为什么,我只是不想让你说而已。”

赵明诚道:“哦,那一定是嫌弃我没有什么文采啦!”

李清照突然将眼睛定在相公脸上。道:“不,相公。只因为,只因为清照与你已经相逢,还约什么重来啊?”

赵明诚点头道:“哦!原来如此!其实,明诚也并无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娘子你很……”

李清照看向相公,柔声问道:“我很什么?”

深情相望,李清照满怀期待等着相公回答,却见他笑意之中,还略微显露狡诈,心里心里一颤,想道:“相公要做什么?”

赵明诚再一看向别处,犹豫片刻,只道:“我们还是看看画吧。”

李清照看着相公,浑身难受,心里更急,想道:“相公为何这般挑逗我,话都到了嘴边,怎么又咽回去了?”

赵明诚指着画,凑到跟前,离娘子与画都很是相近,道:“娘子你瞧这画中人物。”

李清照仔细看了看,道:“相公这是何意?”

赵明诚道:“柳旁二人,正是男女恋人,二人相拥,岂不是寓意留下来吗?”

李清照点头道:“嗯,柳为留。实在是顾长康一妙笔。”

赵明诚再一看娘子,道:“那明诚就没有妙笔之处吗?”

李清照心里知道,相公与自己初次相见,便将此画相赠,而且还赠书。书中有言春宵一刻值千金,这样的意思,谁人还不明白?

只不过李清照故意装作糊涂,贼眼在相公脸上轻轻一扫,却又看向别处,道:“相公什么意思?”

赵明诚道:“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东坡公此句正说明了明诚的心意啊。初次弱冠,明诚还是一个未及世的小孩子而已,一见李小姐芳容,便是神魂颠倒,不知左右了。因此以此二句相赠,心中初次还犹豫不决,不知是否冒犯了李小姐……”

李清照道:“你叫我什么?”

赵明诚道:“哦,娘子。不知是否冒犯了娘子。可是当明诚知道娘子也对明诚稍有爱慕之意时,这才放心,于是大胆上李府,这才有了后来的被赶出来一事。嘿嘿~”

话一说完,赵明诚满脸略有尴尬之意,一摸摸自己的脑袋,赵明诚道:“都是娘子一直努力替明诚说话,明诚才得以娶得娇妻进门呐!”

李清照只是听着,却是默不作声,心里想道:“相公话说得都很中听,我都忍不住想要上前去抱他一下了。”

斜睨高处,李清照也是笑念道:“春宵一刻值千金。那相公可是朝三暮四,对我只是一时兴起,而未尽真心呐?”

赵明诚点头道:“明诚曾经也如此想过,一旦自己控制不住,再喜欢上她人该如何?”

李清照听罢便是一瞪眼睛,问道:“你,你真的这么想过吗?”

赵明诚点头道:“当然了,明诚虽然老实,却也明白,人有兽性,人有本性,与异性接触,毕竟会生好奇心,因此明诚也这般想过。”

李清照犹豫,心里却是想道:“相公说的在理。”

可是,毕竟自己已为新妇,是实实在在的明诚的人了,因此自己无论如何也要问个清楚。

将手一指,指向相公,李清照娇气问道:“那你是怎么想的?”

赵明诚低头自嘲一笑,很是自然地说道:“明诚也曾对其他女子多少生了邪念,可是那些只是虚无缥缈罢了,不为世事认同,更加不为明诚自己认同了。

还有,明诚心里,一直都想着娘子,不论如何,都难以摆脱。即便明诚那次错与蔡小姐提亲,心里也还是想着娘子你。

心里一想着你,明诚便觉有个念想。再一看到娘子,明诚突然只觉浑身燥热,便将其他女子都一股脑儿的抛却了。”

李清照表面冷静,故意笑了一声,道:“那你没有见到我的时候,岂不是以为人家女子很漂亮,而将我抛却到脑后了吗?”

赵明诚点头道:“明诚是如此想过,可是明诚也想过,自己一个老实人,即便是公子爷,也是不会说话,难以与人家相媲美,可是明诚一想到娘子,却突然没有了这种感觉了。”

李清照道:“哦,原来你以为我的地位不如人家,是不是?”

“不是。”赵明诚摇头道:“明诚不以为娘子地位如何,只是觉得娘子通晓音律,而且诗书绘画无所不能,他人又如何能比呢?

明诚只觉得,自己整日苦读,却是以读书为乐。人家达官贵人家的女儿,都是娇养娇惯,而且以每日游玩戏乐为主,衣着华丽,光彩照人。

而明诚这般样子,呆头呆脑的,到了人家那里,很是不合群的。李小姐你就不同了。”

李清照一愣神,问道:“我又如何不同了?”

赵明诚道:“李小姐虽然也是游玩,却是闲中游玩,况且李小姐还喜好诗书,这正与明诚喜好相同啊。志趣相投,明诚又如何不与娘子互相来往呢?”

李清照厉声笑道:“你方才称呼我什么?”

赵明诚突然察觉,道:“娘子,我叫错了。娘子,明诚以为,一来和娘子很是谈得来,二来志趣相投,三来娘子模样俊美,四来明诚我确实是深陷情中了。”

李清照微微笑道:“相公真会说好话,哄骗我。”

赵明诚忙摇头道:“明诚并非是哄骗娘子,而是说的句句实话啊。明诚见娘子,一眼便觉心里芳心窃喜,再一谈论,便觉娘子内外皆修,很是得体,因此明诚便一下子用情重了。”

话一说完,赵明诚突然一吹蜡烛,整个屋子顿时黑暗了下来。(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超级农场主 重生之都市猎人 疯狂的朝鲜族女同学 魔兽恐惧魔王 调皮皇妃好难缠 末世之功德无量 穿越之将军拣到爱 病王毒妃 江湖营生 韩城恋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二百零二章 深夜挑灯》,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