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二百一十八章 所见所闻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李清照盯着自己的相公,此时是什么都不顾了,听闻他人的鼓掌声,不觉害羞,反而觉得很是幸福,自己与相公二人在他人祝福之下再次相逢,真的佳人有约,受人羡慕啊。

李清照开心一笑,眼睛却不禁湿润了。

陆德夫见状,忙将头向一旁转过去,心里想道:“人家二人在此说说知心的话,我却在此做什么?实在是多余得很,还是快些寻个机会跑走去吧。”

正寻思间,陆德夫却听到赵兄的话:“多谢陆兄了。”

陆德夫转头过来看向赵兄,点头笑道:“这个应该的。”

赵明诚一面笑着,一面伸手向树外面指着示意,对陆兄说道:“多谢陆兄了。”

陆德夫还客气,摆摆手道:“赵兄说得哪里话来?这点小事还言谢吗?”

却听张兄在外道:“陆兄干什么呢?人家请你离开。”

陆德夫再次一看,这才发觉到赵兄在赶自己走了,于是尴尬道:“今日天气真好,德夫还得赏花作词呢,这就告辞了。”

话一说罢,陆德夫忙一溜烟地跑走了。

赵明诚再看张兄,与张兄一对视,见张兄冲他微微一笑,便也一溜烟地跑走了。

赵明诚这才微笑着看向娘子去,冲着娘子笑道:“娘子你来了?”

李清照不看别处,听声音也知道相公将其他人给支走了,于是心里一笑,想道:“这个赵明诚,也不笨嘛,还知道与自己娘子见面时将他人给支开呢!”

赵明诚嘿嘿一笑,道:“娘子你来了?”

李清照看着相公,也是故意嘿嘿一笑,却又因相公的呆傻模样,还是终于忍不住噗哧笑出声音来,反问道:“来啦!相公就会这一句吗?”

虽然质问。李清照此时内心却是想相公想得难以平静。即便见到了相公本人,她内心却还是想得厉害!

赵明诚摇摇头,盯着娘子,又对娘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结巴道:“娘子,的,衣服真好看。”

李清照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问道:“是吗?相公觉得好看吗?”

赵明诚忍不住地上前一把抱住娘子道:“当真好看,自然好看了。”

一面说着话。赵明诚一面喘着粗气来,粗气到了李清照的脖颈处,吹得李清照意乱心迷。

不过理智在心,李清照四下一看,忙挣脱开相公的怀抱,羞道:“大庭广众,成什么样子?”

赵明诚道:“明诚实在太想娘子了,故而方才失控了,还望娘子切莫怪罪。”

李清照娇声道:“想我,想我你方才不自己出来。还让人家说了半天,让我追了半天。”

赵明诚上前一步,又凑到了娘子的身旁,与娘子柔声说道:“怎么,娘子你累了吗?”

李清照道:“那是自然的了。”

赵明诚此时突然向外几步,走到树前朗声道:“人家家里的事,你们听什么?”

那些人一哄而散。

过了一会儿,赵明诚这才回来,与娘子柔声说道:“娘子累了,你快坐下来歇息一会儿。”

一面说着。赵明诚一面看着娘子的面庞,汗珠莹莹之下,尽是极妍丽艳,美人出水犹如芙蓉。

赵明诚看得欢喜。自语道:“我说今日眼皮乱跳,原来娘子来看我来啦!”

说罢赵明诚哈哈一笑,低头正见娘子盯着他看。

赵明诚一愣神,道:“娘子盯着我看做什么?”

李清照伸手过去抚摸着相公的脸蛋,柔声道:“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相公你瘦了。”

赵明诚道:“这怎么可能。我只走了一天而已。”

李清照点头道:“可能的,可能的。”

赵明诚也不辩驳,而是点头道:“对,对,可能。娘子也憔悴了些,明诚看了好不忍心。”

李清照道:“那还不是想相公想的吗?”

赵明诚左右都看看,又回头来看娘子,道:“娘子独守空房,受了苦了。”

说罢,赵明诚伸手将娘子柳腰扶住,同时起身来,将娘子扶了起来,笑道:“今日有了特许,明诚可随娘子一同出去了。”

李清照惊讶笑道:“果然吗?”

赵明诚点头道:“这个是自然的了。走,明诚今日陪着娘子出去。”

一拉娘子的手,赵明诚向着大路上奔跑而去,李清照内心欣喜,便也主动跟着相公跑去。

二人一路嬉笑玩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又来到湖旁边。

放眼望去,只见湖水清淩淩的,李清照大呼了一口气,感受着自然的美丽,同时伸手,将相公的胳膊拉过来,挽在自己腰间,笑眼慢慢闭上,柔情道:“此间乐,不思蜀啊。”

赵明诚哈哈笑道:“娘子好没文化,这话可是亡国语言啊。”

李清照看向相公道:“见到相公,我便不再想家了。”

她口中的“家”,一面指自己家李府,另外一面便是指赵家了。两个家都不想回了,足以见自己对相公的感情至深。

赵明诚也深感其意,抿嘴微笑,顺便将自己的胳膊紧了紧,将娘子的腰抱得更紧了,凑在娘子耳旁道:“那好,娘子就在这里陪着明诚如何?”

李清照娇气转头,恨道:“像你这样没心肺的人,清照为何要陪着你?”

赵明诚愣神问道:“明诚怎么没心肺了?”

李清照抬头故意想了想,于是又道:“嗯~相公别了家里人,却连一个口信也不知捎回来,岂不是见了外面的好就忘记了家里人吗?”

赵明诚愣了愣,随即苦笑道:“明诚这才走了一天,哪里谈得上是见到外面的好就不想家了?何况一日不见还要捎信吗?”

李清照转头看向相公,虽然脖子扭得难受,却还是扭动过去,对着相公急道:“要的,要的,你不捎信,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过得如何?”

赵明诚道:“明诚在太学府中过了多时了,也不曾像娘子说的这般。与家里人天天回信的。”

李清照噘嘴,几欲哭泣出声来,盯着相公道:“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赵明诚摇摇头,呆呆说道:“不知道。”

李清照用牙齿轻轻一咬嘴唇。恨意已在,却又是随同爱意一起,娇气半晌,最终忸怩着在相公肩膀上轻轻捶了一下,道:“你不知道算啦。我就去想别人去了。”

赵明诚四下一看,抬头一想,轻声笑道:“这里除了我,难道还有别人吗?”

李清照心里急道:“相公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虽然恨相公不关心自己,恨相公冷淡说话,李清照内心却还是很温暖,见到相公可比什么都要强。因此娇恨无奈,无奈却又欢喜,李清照最终还是转回头去,笑出声音来。

突然只觉自己腰间一阵痒痒。李清照难以克制自己,浑身扭动,双手乱拍,嘴里也放肆地笑着喊了出来。

只觉自己耳朵边上有热气,李清照又一转头,见相公将脸凑了过来。

李清照羞道:“相公,你,你做什么?”

赵明诚关切道:“娘子脸上泪渍还在,想必在家中很是孤独吧?”

李清照一愣,随即说道:“什么?我脸上有泪吗?”一面说着。她心里一面想道:“在家中没能梳洗干净,我也太丢人了。”

赵明诚不听娘子的话,而是直接再问道:“明诚说的是吗?娘子在家中一人守空房,很是寂寞吧?”

一听相公温柔的声音。再听相公关切的话语,李清照便忍不住,昨日里痛苦的感受在此时又被唤了出来。

赵明诚将娘子搂得更紧了,鼻子一酸,他也有些想要落泪了,道:“娘子有什么感受。便说出来,也好除了内心阴沉。”

李清照一咬嘴唇,回身与相公相对,赵明诚便松手,让娘子在自己怀抱之中转过身来。

李清照一转过身来,便张开双臂将相公脖颈搂抱住,使尽力气抱住,好似再也不松开,道:“相公你走以后,我便回到房中,看四处空荡荡的,便突然心灰意冷,只觉周围事物都没了意思。”

赵明诚道:“明诚又何尝不是呢?没见娘子,到了太学府中,成天见一群之乎者也的人,我也都烦透了。想家,想爹娘,想娘子。”

李清照道:“婆婆开明,准许我今日来看相公。”

赵明诚将娘子扶开,想问:“是我娘准许的?”

他心里想问,无奈如何拽也拽不开娘子,而且越拽越紧了。

李清照将自己双臂缩得更紧了,搂住相公的脖子便不放开,心里慌着,嘴上问道:“相公你做什么?你不要抱我了吗?”

赵明诚苦笑着,无奈说道:“不,不,当然要抱了。”

李清照又是道:“相公你忘记新婚之夜你如何抱我了吗?”

赵明诚脸迅速飞红,心里想道:“她怎么提这事来?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他正琢磨着,却又被娘子问了一遍。

于是赵明诚忙点头道:“不,不,我当然记得了,那个时候娘子的腰多么细。”

李清照在相公的肩膀上捶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我的腰这时候不细啦?不是柳腰啦?”

赵明诚心里乱了,只好顺着娘子的话向下说,于是他忙道:“不,娘子的腰什么时候都是细的。”

李清照噗哧一声笑,又问道:“那相公方才为何要将清照的手松开?”

赵明诚一停,也不多说了,心里想道:“不是你说母亲让你来的吗?我一激动,自然就想与你当面一问了。”

不过这个话题多辩论也是无益,因此赵明诚不拽娘子的胳膊,反而伸手将娘子的腰给搂紧了,道:“没什么,明诚想看看娘子的容貌。”

李清照内心窃喜不已,在相公肩膀上捶了一捶,道:“又非花容月貌,有什么好看的?”

赵明诚道:“怎么不是?一笑倾城啊,把明诚瞬间倾倒了。”

李清照嘻哈笑得不已,在相公背上又是捶了两下,捶得累了,这才罢手。

赵明诚将双臂在娘子背上来回游走着摸动了几次,柔声道:“娘子在家中有母亲偏爱,明诚也便知足了。”

李清照被相公摸得欢心,眼睛眯缝着仰面又挺直了身子,反问道:“知足什么?”

赵明诚心里想道:“我本以为家父家母对娘子或许都有些偏见呢,谁知母亲对娘子爱怜,这下好了,朝中党派一事,与我们后人无关,让他们争去吧。家中母亲撑腰,娘子也不会受那些新人的诋侮,家父对娘子也会稍有宽纵知心的。”

李清照迷离之下,也伸手在相公背后摸去,再次反问道:“相公,你知足什么?”

赵明诚道:“明诚有妻如此,复又何求?”

李清照嘻嘻一笑,娇声斥道:“谎话。”

赵明诚道:“不是谎话,说真的,昨日来了之后,明诚便与同窗他们有了分歧,读书也读不认真了。明诚只觉得,已经成了家,而且有了业,还求什么?若求业必须放弃与娘子相守的时间,那还不如不求。”

李清照道:“胡说,男儿立足当以荣耀,求取官位爵位,不失上辈风光,更能光宗耀祖,让后人以你为荣,这才算好。”

赵明诚摇头道:“光宗耀祖并非一定加官进爵,只要与娘子厮守,家中安定,四邻和睦,钱财够用了便好了。还求什么上进?对家人不闻不问,一心读圣贤书,这便不好了。”

李清照听得欢喜,却知相公将来必能成大官,因此不愿因自己而拖相公的后腿,嗔怪道:“你都多大了,怎么还是丧志目浅,一点也不知追求呢?”

赵明诚嘿嘿笑道:“要说追求,明诚便追求的是在家中与娘子一同钻研古玩字画了。”

李清照虽然还想长相公志气,却只是听相公的好话,已然意识迷离了,还管什么?于是她点头道:“相公说得是,说得是。”

赵明诚道:“能求得娘子,已是明诚最高兴的事了。明诚家中父亲地位不低,而且亲朋众多,之前的什么钱财关系都不缺了,我还要什么?还要去争做宰相吗?”

赵明诚说得语气诙谐,李清照听了便是阵阵发笑,道:“你也没有那个争做宰相的样子。”

赵明诚道:“娘子说的是啊。明诚在太学府中,整日想着能弄个什么名帖呢!”(。)

ps: 求推荐,求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傲凤狂尊 强者领域 梦影花 紫血回魂 界龙神舞 狂妻七嫁 都市小电工 星尘深处(耽美) 星际道仙 岁月静好之已逝流年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二百一十八章 所见所闻》,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