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二百二十五章 身怀爱晶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radx;“被掀红浪知几时?娇羞难忍你也无处躲避了。”赵明诚一面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一面在娘子耳旁嘻嘻笑语着。

李清照听闻相公这么说,心里欢喜还来不及,哪里还会躲避?娇羞倒是真的。不过此时自己已经将身子全部都暴露在了相公的身子之前,娇羞和不娇羞又有什么分别?

李清照干脆嬉笑一声,在相公耳旁小声说道:“舒尔脱脱兮,无憾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这几句说出时,李清照娇气地喘息着,一面喘息,一面断断续续地小声说出,一面说着她还一面柔声轻笑着。

赵明诚感觉好笑,同时也觉得娘子十分开放,真不是之前自己所见的矜持女子了。他知道这几句是《诗经》之中的女子求爱话,以前自己只是在本上学过而已,此时怎么被娘子给用上了?

李清照已经什么都不管了,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火热,盯着相公的脸庞看,顿时娇红的脸上多出了主动,此时不主动又何时主动呢?

赵明诚心知,娘子是说让自己小心一些,他心里想道:“天下男女皆有媾和之心,娘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足为奇,何况她已成自己妇人,她与自己说这些话,又有什么呢?”

他也是浑身燥热难耐了,此时只觉得娘子这话说得十分恰当,将自己的淫心也便彻底勾了上来。

赵明诚也是嘻嘻笑道:“有女怀春,那女的是娘子吗?”

李清照在相公肩膀上一捏,羞道:“你问什么?”

她虽然很是大方,不管什么男女之别,不管什么娇羞廉耻了,可是一听相公这么说,显然相公是已经听懂了自己的意思了,同时相公还这么反问自己,却让自己害羞了。

赵明诚立刻笑道:“《诗》云:有女怀春,吉士诱之。舒尔脱脱兮。无憾我帨兮,无使尨也吠。现在听娘子的吟诵,想必那个女的就是娘子你了吧,怎么教明诚一说。你反而不承认了呢?”

李清照羞道:“你说什么了?”

赵明诚不回答她,反而问道:“不是吗?”

李清照还欲狡辩,不过见相公这个样子,自己再狡辩也是无妨,于是她索性大方起来。将相公的后背一抓,嬉笑道:“就是清照说的,那又怎么啦?你不愿意吗?”

赵明诚嘿嘿道:“愿意,愿意。”

随即赵明诚一动手,却让娘子笑声不止。

二人一晚便是翻云覆雨,欢心不止。新人相互淫笑,度过了一晚。

次日清晨,二人还在床上胡乱躺着,李清照慢慢睁开眼睛一看,天色已亮了。窗外蒙蒙光亮照射进来,将这个温馨的屋子照亮。

李清照一转头,看到相公正在自己的身旁呼呼大睡,心里暗暗嘿嘿作笑,回味昨晚之事,更觉意味无穷。

不过再一想,现在已经是第二日了,相公也该回太学府上了,该是夫妻二人再次说离别的时候了。

李清照一抿嘴,还觉得顿时有些失落。

不过自我安慰一下。李清照又左右一看,见床头上枕头横竖乱放,床单都是褶皱不平,而且相公还在搂抱着被子呼呼大睡。想必他将那被子当作是自己了吗?

李清照“噗哧”笑出声音来,突然见相公动了一下,她立刻将笑容止住,还怕相公被自己给吵醒了呢!

还好,没有。

李清照又是将头放在枕头上,盯着相公看了起来。心里想道:“相公这一走只怕是又要等上半个月了。自己还是多看他一会儿。

二人这样,又过了一会儿,终于门外的下人来回行走,已经开始了第二日的工作了。

李清照心里想道:“再不愿意离别也是不行的了,相公还是要去太学府的,自己还是别太留恋了。”

依依有些不舍,李清照起身来换上衣服,独自坐在铜镜之前梳妆了起来。

待门口来了人,赵明诚这才懒懒起床,梳洗了一番,用了早饭,赵明诚匆匆与家人道了一声,便起身向门外走去,此时李清照还是跟在他的身后,一直紧紧盯着他,心里想着他,一刻也没停留。

待送到门外,李清照又是含泪看着相公,不过此时她心里已经想得开了,自己再不舍也是无用,还不如正常一些,别一直哭哭啼啼的。

于是李清照努力克制,还好,将自己脸上的泪水给克制住了,她一擦,将眼角泪珠尽皆擦去。

赵明诚回身看娘子,还是有些不舍,不过也是努力克制情感,与娘子说了几句家常话,不舍慢走了。

李清照目送着相公的身影渐渐远去,心里空荡荡的。

回府之后,李清照依旧将自己关在门中,无事与皓月闲聊片刻,不过常时还是独自看桌子上名帖。

虽然心里觉得没有了相公的陪伴,李清照彻夜孤独难受,可是她又自我安慰,总是心里想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已与相公拜堂成亲,而且相互坦露心声,况且那个男女**都已互相献出,已是生米煮成熟饭,相公还会抛弃我吗?李清照,你自幼读众多,怎么连这样的道理也不懂?真是的。相公在外,便让他在外了,说不定此时他还正想我呢!哼,我却不用想他。”

心里故意这么一想,李清照倒也舒服了一些,相思之意稍稍减弱,她也不再那么难受了。

慢慢地形成了习惯,李清照便一个人在桌子前欣赏帖子画什么的,有时还叫皓月一起来看,二人看得不亦乐乎,就当相公真的来时,她也沉迷于画之中,都不惊讶了。只是看到相公之时,她方才显露出儿女情长,而并非每天都是哭哭啼啼,相思之甚了。

如此一来,相公来来回回几次,几个月已过去。

又不过多日,李清照渐觉自己身子难受,难以吃下饭去。赵母一听这事。便觉着急,忙道:“儿媳有事,我需去看看。”

赵挺之此时就在自己夫人身旁,却是一脸的不在乎。摆摆手,轻蔑说道:“她一个女儿家的,平日里又不出门,哪里会染上什么病?家中伙食可是与她最好的档次了,她若有病。怕也是装的。

女儿家的,自己丈夫成天不在,她难免会心中不舒服,因此这么故意吵闹也是正常,我们不必管她,派个人去问候一下便行了。”

赵母听着,忍不住心中的埋怨,便指着自己的老爷道:“清照怎么说也是我们赵家的人,你怎么就这么看不上人家?她今日不舒服,我们应该去看她才是。你若这么摆一个老爷的臭架子。我可不答应。”

赵挺之还欲再辩,却又听自己的夫人说道:“将心比心,人家李格非若知道了自己的女儿有事,那不定得急死啊。你若知道明诚有个好歹,不也着急吗?”

赵挺之道:“那是两码事。”

赵母道:“我不理你,还是去看儿媳要紧。”

说罢一摆手,赵母扬长而去,赵挺之在门内看着自己夫人远去的身影,无奈又着急,便指着自己的夫人道:“你。好,你们都向着他们去吧。元佑党人罪孽深重,你们竟然这么不知好歹,一直向着他们说话。”

赵母此时已经走远了。根本没有听到自己丈夫说的是什么。

赵母快步前行,在府中转弯抹角,终于来到这里儿子和儿媳的房前,大声一喊:“清照你怎么了?”

一面喊着赵母一面向里走去,只见屋子里人来人往。

皓月正在后面,见老夫人便行礼道:“老夫人。”

赵母关切道:“清照怎么样了?”

皓月欢喜一声。道:“喜脉,喜脉。”

赵母一听这话,只觉头脑中突然之间欢喜之意涌了上来,只是自己的意识还未反应过来而已。

赵母又一把拉住皓月,忙问:“你说什么?”

皓月虽然心里欢喜,可是毕竟自己与老夫人身份差距太大,因此一见老夫人这样,皓月也不免得害怕了。

将双眼猛然一睁,皓月盯着老夫人看,圆圆的眼睛里满是天真害怕。

赵母心知自己的动作过于粗鲁了,不过她心里想的是方才皓月说的那个“喜脉”,虽然自己真真切切地听到了皓月说的话,可是毕竟此事重大,自己难免要多问一下。

忙将自己的手松开,赵母又温柔笑道:“你方才说什么?”

皓月欢喜道:“喜脉,夫人。”

赵母此时内心已经乐开了花,想道:“我赵家后人又多了一人。”

心里欢喜,赵母忙向前看,心里想道:“好了,儿孙满堂,我们可以享福了。”

过去一看,见儿媳正躺在床上,身旁大夫在与她一面比划一面说。

赵母过去,又是一问,确定此事一定了,心里欢喜之意溢于言表。

立刻一回头,赵母道:“快去通知老爷去,天大的好事。”

随即又一回身,赵母问大夫道:“是男是女?”

那大夫道:“男孩。”

赵母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响彻天地。

她一仰面,双手合住,闭眼念叨着,什么菩萨之类的祈祷话。

李清照听着,心里想道:“重男轻女,此时正是人们根深蒂固的念头啊。”

赵母念罢,又是回身与下人道:“去了吗?快一点,就说我们赵家有了天大的好事了。”

李清照看着婆婆高兴的样子,自己内心自然高兴万分,心里也难以接受这样一个突如而来的好事,自己虽然已经将明诚给淡忘了,平日里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挂念着他了,可是此时心里却又不禁想起了自己的丈夫。

将头向一旁一扭,李清照心里想道:“相公这次回来,又会有什么表情?说不定他一急,真的就不走了吧。”

一想到相公那个着急的模样,李清照便轻声扑哧笑了出来。

虽然轻声,却还是被身旁的婆婆给听到了。

赵母一听儿媳的笑声,自然是跟着欢笑道:“儿媳你有了后人,以后在我们家的地位算是好了,只怕今后赵府上下就要以你为尊了。”

李清照欢笑道:“婆婆夸奖了,清照何德何能,怎么敢受这样的优待。”

赵母欢笑道:“怎么不敢?你让那个天天傻乎乎的赵德甫当上了爹。可真算是让我们一家人都受到了恩惠。赵家人丁兴旺,我们也算是积了德,自然要与你有待了。”

李清照听着婆婆的好言好语,内心不禁飘飘然起来。心里还幻想着日后被人伺候的样子。

不过又一清醒,李清照心里道:“这样使不得,人家家人可都是各处都有各处的活儿,都来伺候我了成什么样子?大嫂二嫂她人也没受到过这样的优待啊。”

不管受不受优待,李清照一想到自己即将为人之母。心中激动万分。

突然只听门外有人高声喊道:“是喜脉吗?”

赵母一听便知是自己那个老头子来了,不禁冷笑一声,心里想道:“你方才还说不用管人家,现在怎么亲自过来了?”

果然是赵挺之,众人都闻声便向门外看去,只见老爷跌跌撞撞便跑了进来,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擦,便四下张望,道:“儿媳在哪里?”

赵母道:“除了在床上还能在哪里?还能跑到墙上吗?你老糊涂了。”

心里对自己的丈夫稍稍有些埋怨,不过再一想自己的儿媳已有了身孕。赵母便也释然了,心里想道:“你这个老头子,在朝廷之中争,也总算没有忘了本。儿媳就是再是旧党后人,她与我赵家添了一子,就是我赵家的恩人,你来看看也算没老糊涂。”

赵挺之一拍自己的脑袋,心里想道:“糊涂了,真是糊涂了。”

听着自己夫人的话,赵挺之转头看向床边。见自己儿媳正躺在床上,内心突生亲切感,于是他一步跨了过去,到了床边。很是关切地问道:“清照你感觉怎么样?”

李清照欢喜看着公公,笑道:“让大夫开了药方,用了药,已经好多了。”

赵挺之忙点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赵母一把拉过赵挺之,将他向后拉扯一步。忙说道:“儿媳需要静养,你将她吓坏了怎么办?”

赵挺之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吓唬儿媳呢?于是他忙摇头道:“怎么可能?”

赵母道:“你这一身变法的豪气,可切莫将儿媳这个柔弱的身子骨给冲坏喽!”

赵挺之听出夫人的讽刺意思,她嫌自己在朝中参与朝争也太过频繁,因此出言讥讽。不过赵挺之一笑置之,现如今自己的儿媳已经有了身孕,自己还图个什么?家和万事兴,此时自己只有乐了。

赵母低头,沉吟半晌,突然叹道:“明诚何时回来?天大的事情需要让他知道一下。”

李清照道:“还有三天。”

赵母一看儿媳,欢喜一下,指着儿媳。

李清照意识到了异样,脸色骤然一红,随即将眼睛放低了看着被子,却不看婆婆了。

赵母道:“女人家就是心细,自己丈夫何时回来,你心里还盘算着呢!”

赵挺之直附和道:“自然是盘算着呢!嘿嘿,自然是盘算着呢!”

赵母回身看老头子,不屑道:“我又没问你,你兴奋什么?”

赵挺之道:“这个情况能不欢喜,能不兴奋吗?”

赵母低头,也跟着笑了起来。

阿福道:“今日是腊月十二了,公子爷三日之后便会回来,我这就去太学府中告诉他一声如何?”

赵挺之道:“不可。男儿当有雄心,岂能被这儿女情长的事情给搅乱了心思?”

赵母道:“你真是糊涂了,人家明诚回来看自己的媳妇,这又有什么错?”

赵挺之正色道:“男儿当建立功业,他赵明诚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吗?一副软样子,一听自己媳妇有了身孕,他便是要千方百计地回来。我可不想让他提前回来,让人家说我赵家儿子不争气,整日花前月下,不知进取。”

赵母指着赵挺之道:“一派胡言,你这个当爹的都以年过花甲,说出话来怎么还这么不着调?”

赵挺之也知自己好似有些理亏,因此将头一摆,索性不看夫人了。道:“老夫这么做自然有老夫的道理,你不用管。”

李清照方才一听说阿福将此好消息告知与相公,内心欢喜得简直没了天了。突然又听公公出言阻拦,内心不禁对公公生了憎恶之情。

不过冷静一下。李清照转念又想:“公公说得也是,男女之情本就是欢乐事,哪里能与雄心相媲美?自己再重要也是人家的妻人,不可因此扰乱了相公读的念头。还是等相公回来再说吧。”

念头及此,李清照内心突然阴沉了下来。

只听赵挺之又是低头自语道:“嘿嘿。儿媳有了身孕,好事,好事啊。”

赵母无法,只得小声叹道:“怎么还不让人家回来了。”

赵挺之与下人道:“好吃好喝让儿媳养着身子,切记不可怠慢。”

他说话时正色严厉,下人谁敢不从?于是都点头称是,赵挺之仰面哈哈大笑着走出门去。

赵母在房屋里看着儿媳,心里美滋滋的,不过也心知儿媳一定因为挺之而不高兴,于是看着儿媳。宽慰道:“媳妇切莫心灰,他赵明诚若知道你这样,定然飞回来了。”

李清照看婆婆那个欢笑样子,又听婆婆的好言好语,也是宽了心,点头道:“是。”

赵母低声道:“挺之那个人古怪得很,方才还是欢笑着,这会儿却又不高兴了,你不用理他。”

李清照温柔一笑,却不说话。

赵母又与下人安排了一些事情。这才放心地走出门去。

大夫又与李清照安排了一些事情,也便走了。

此时屋子里的下人们都互相看看,站立不稳当,相互一视。又环视周围,都想看看这里还有什么能让自己出力的。

皓月与众人笑道:“现在还没有活儿干,众位兄弟都先回去吧,日后有用得着大家的地方,我家小姐一定劳烦大家。”

一个下人道:“姑娘说的哪里话?我们为嫂夫人做事那是我们的福分,还说什么劳烦不劳烦的话?既然嫂夫人暂时没事。我们就先走了。”

众人一听这话,也都附和着说道:“正是正是,我们就先走了。”

李清照看着大家,也是客气道:“几位慢走。”

众人随即慢慢退出了房间。

皓月见没有人了,再一环视,不禁说道:“阿福这个家伙哪里去了?”

李清照微笑道:“妹妹怎么这样称呼人家?”

皓月道:“这样称呼他不算,我还要打他呢,这个小子油嘴滑舌,对小姐你一点也不忠心。”

李清照笑道:“人家主子是相公,又不是我,干什么要对我忠心?”

皓月不知如何说了,只是胡乱说道:“小姐你怎么向着他说话?总之我见了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

李清照看着皓月那个霸气样子,内心一笑,想道:“这个小丫头片子也知道训人了。”

皓月随即转脸一笑,凑到小姐身旁笑道:“小姐福气,与赵相公终成好事,现如今又有了身孕,女子一生便也就这样了吧。小姐你都有了,实在是幸福之至啊。”

李清照伸手在皓月鼻子上轻轻动了一下,娇声道:“妹妹懂什么?你可知人生之中除了嫁娶生子,为家谋生计,还有别的事情吗?”

皓月疑惑道:“还有什么?皓月却是不知道。”

李清照微微笑道:“你若知道那就不是十几岁的黄毛丫头了。”

皓月正色道:“小姐说什么呢?皓月都已经长大了。”

李清照笑道:“对,长大了,长大了。妹妹长大了。”

皓月娇气道:“小姐还在取笑我。”

随即又一变脸,皓月笑着与小姐道:“不过还是说说小姐,小姐此时很是幸福呢!”

李清照抿抿嘴,笑道:“妹妹夸奖。”

其实此时李清照说着谦虚话,内心却是想道:“妹妹说的是,我还想着相公呢,真不知相公何时能够回来,何时能够看到我这个样子,若相公看到我这个样子,想必要高兴坏了吧。”

皓月微笑道:“小姐你等着,皓月这就去与你拿些饭去,好好养养身子。”

李清照伸手拉住皓月的手腕摇头道:“我不饿。”

皓月道:“那好,那皓月就去给小姐取来帖子,让小姐看看,再鉴赏一番。”

李清照摇头道:“清照不想鉴赏。”

皓月一阴沉下脸来,盯着小姐看,问道:“那小姐你想如何啊?”

李清照“嗯”了一声,随即想道:“我还想着相公能够回来。”

皓月看着小姐,问道:“小姐到底想怎么样?”

李清照回神过来,与皓月笑道:“用药,安心养养,我倒是瞧瞧,这回相公回来,还如何对待我。”

皓月道:“那还怎么对待小姐?赵相公一定会一心一意看着小姐,宠着小姐,以后不再去太学府中都是正常的啦!”

李清照惊讶一声,道:“公公方才说过,不可因儿女情长而荒废了学业。清照不想自招罪过,让相公没心思学习,公公定然会埋怨清照的。”

皓月道:“这能怨我们吗?赵相公他自己花痴,又怎么能怨我们?”

李清照听了妹妹的话,忍不住嗤嗤作笑,点头道:“妹妹说的是,相公自己花痴,可怨不得我了。”

皓月点头道:“小姐这个样子,赵相公回来以后,便是神魂颠倒了,什么都不愿意干了。”

李清照看着妹妹,挤弄一下眼睛,道:“妹妹取笑清照了。”

皓月微笑道:“皓月哪里会取笑小姐?只是小姐这个漂亮模样,再加上小姐如今又有了身孕,赵相公他想不盯住小姐,也是不行的啦!。”

李清照听了点头,说道:“妹妹这话说的是。”

皓月道:“这也不算啦,想必到时候赵相公不旦对小姐色迷迷地盯着看,或许还真的会千方百计地请假在家,陪着小姐你呢!”

李清照本来还担心自己这样赢得相公关心,却让相公的学业荒废了。不过一想到方才皓月妹妹说的话,李清照内心便笑了,想道:“相公痴情与我,那是他的事,他若因此而荒废学业,我再说说他便可。”

皓月看着小姐微笑的样子,便是问道:“小姐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念自己的相公啊?”

李清照娇气道:“妹妹多心,我可不想他。”

皓月摇头道:“谁人想谁人,这我们外人可就管不着啦!”

一面说着皓月一面叹气,还故意装作很是无奈的样子。

李清照看着皓月妹妹那个样子,忍不住笑道:“妹妹干什么呢?长吁短叹的,这可不像我啊。”

皓月嬉笑道:“小姐你与赵相公之间的恩爱事情,只有你们二人知道,我们外人就不插手啦!小姐你就相思吧,我可走了。”

皓月以为自己这么一说,小姐定然会留自己。

可是皓月却听小姐说道:“你走吧。”

皓月随即一愣神,道:“我可真的要走啦!”(未完待续。)

p: 求推荐,求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我的儿子是富三代 非彼金枝 武踏巅峰 重生发小 疯狂的小熊猫 碧苓子 终极手段 半霜 三国之江山美人 领悟三国人物的精品人生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二百二十五章 身怀爱晶》,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