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二百三十六章 春日庆贺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此时只听门外人喊道:“春节将至,府内大摆筵宴,赵府之内人皆有赏。”

此话一出,突然又是一阵欢呼声,李清照内心想道:“门外这么热闹吗?”

回头向相公看看,李清照大方朗声道:“相公,门外人都在欢庆呢!”

赵明诚点头,淡淡说道:“他们都是受爹爹的封赏,此事明诚小的时候就已习惯了,不足为奇。”

其实李清照自然也不觉得这事有何奇怪的,只是她为了寻找话题而主动拿这个来说事,好和相公说一说话。

赵明诚一睁大眼睛,盯着娘子看,好奇道:“怎么,恩师不是这样做吗?”

李清照脸上笑容突然僵住,双手一拍桌子,斥道:“你说什么呢?我爹爹自然也是好善之人,怎么会不这样做?”

赵明诚故意做个怕的样子,将身子向后一倾斜,面部表情很是难看,道:“娘子你怎么会生气了?”

皓月在一旁瞧得明白,小姐自然不会生气,只是一时气来,要和赵相公争论一番罢了。

果然,李清照一看到相公面色都变了,心里一觉得理亏,忙自责想道:“我为何要拍桌子?”

忙将脸色一变,李清照也变得十分无辜,同时也十分内疚,快步过去到相公身旁,与相公好言道:“相公你生气了吗?”

赵明诚脸色依然那样,语气十分僵硬道:“明诚怎么会生气呢?”

李清照又是用双手在相公肩膀上轻轻推了推,腻歪道:“怎么,连清照你也要责怪吗?清照方才一时冲动,因此拍了桌子。相公你切莫放在心上。”

赵明诚脸色不变,点点头。

李清照心里难忍,觉得软得不行,那撒娇算了。

她还未撒娇,却被相公一把搂住,紧接又听相公放肆大笑道:“明诚怎么会生气呢?”

皓月见状。心里暗笑不说,嘴也合不住了,一张开便喷出笑意来,只是自己极力克制。这才不致笑出大声来,况且小姐和赵相公此刻都将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因此对自己这个笑容丝毫没加留意。

见小姐和赵相公还是卿卿我我的样子,皓月心里想道:“旁观者清,小姐却还真的以为赵相公会生气吗?”

李清照见相公将自己腰搂住。又听相公放声大笑,这才意识到相公原来是假生气,因此娇恨之意又上心头,她伸出拳头在相公肩膀处捶了又捶。

皓月心知自己不便再在这里待着了,因此低头下去,灰溜溜地快步出了门去。

赵明诚和李清照自然根本没有意识到皓月已经离开。

赵明诚又是哄来哄去,终于是又将娘子给哄得表面高兴了,这才算完。

李清照缩在相公怀中,转头看着门外的雪景,内心不禁一种莫名的欢喜上头难以遏制。心想着相公这个样子真是讨人厌恶。

厌恶却是有些喜欢。

真琢磨不透相公这个似呆非呆,似机灵又非机灵的样子。

欢笑地都有些累了,李清照喘着气,只觉得门外的雪景使自己产生联想,想着自己和相公在雪地之中相见的样子,想着相公和自己在雪地之中打雪仗的样子……

李清照渐渐变欢笑为抿嘴而笑,甜蜜而安静地盯着门外,将双手向相公脖子上一挽,随即盯着门外看了起来。

赵明诚将娘子逗得开心了,这才松懈下来。双手挽住娘子的身体,只觉得娘子浑身轻柔,娘子头向自己怀中靠来,一股沁人心怡的芳香便悠悠而来。让自己感觉好似身处幽静环境之中,返璞归真之感登时上了心头。

李清照又听门外下人们互相庆幸贺喜,这个说得了多少银钱,那个说得了多大礼物……

听着他们说话,李清照内心只觉得自己现在身处在一个温馨环境之中,这里每一个人都和颜悦色的。婆婆自然不用说了。对自己百般关爱。公公虽然对自己稍有冷淡,可是自己怀孕有喜之时,公公也亲自过来看自己,而且欢喜得团团转。现在公公婆婆又对下人们施以好心,又赠钱又赠礼的。相公更加不用说了,他感对自己不公,那他等着瞧!自己真是幸福,处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中。

赵明诚伸手在娘子头上轻轻爱抚一下,微笑问道:“娘子在看什么?”

李清照嘻嘻笑道:“在看你。”

赵明诚疑惑道:“我在这里,你却看的是门外,怎么会看我?”

李清照摇头道:“不,我在用心看你。”

赵明诚嘿嘿道:“娘子说的太过深奥,明诚只当是真的了。”

李清照在相公胸口处一捶,道:“我说的怎么深奥了?”

赵明诚还想要说,这时听下人过来道:“三公子,嫂子,老爷夫人请你们二位去大堂用饭去,午饭家人都团聚,一起用饭。”

赵明诚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突然伸手,在娘子臀部猛然拍了一下,赵明诚哈哈大笑。

李清照没有防备,突然起身来,“呀”的一声,回身看着相公,叫道:“你做什么?”

赵明诚哈哈笑与那个下人道:“没事没事,你可以下去了。”

那下人只管低头道:“是。”于是忙快步出门去。

李清照见那个人走出门去,这时回身与相公看去,脸上又想笑又想气,复杂变化微妙,真难判断。

突然伸手一指,李清照与相公道:“相公你这是做什么?”

赵明诚笑而不答,只管一起身来,又是伸手将娘子给抱住,双手越抱越紧。

李清照挣扎半晌,终于挣扎不脱,便抬眼看向相公的脸,见他还在盯着自己傻笑,自己也不再挣扎,而是故作生气样子,生气样子之中,含着芳心窃喜的微笑。

赵明诚将头凑到娘子耳旁,与娘子一笑,又伸了伸嘴唇。道:“我们去用饭去吧。”

李清照忍不住笑意,向前一倾斜身子,喷笑了出来,随即点点头。低头玩弄起自己的手指。

赵明诚凑过去,与娘子小声说道:“那好,明诚便将你抱过去如何?”

李清照摇头道:“让人家看到了,像什么样子?”

赵明诚道:“哎,娘子为何这么说呢?我们这个样子。谁又会看到?人家看到时都是将脸转过去的。”

还没等娘子再说话,赵明诚已经用力,将娘子身体抱了起来,由于娘子欢笑剧烈,难以控制,抱到门口这才停了下来。

李清照笑道:“不成样子,我还是自己走的好。”

赵明诚将手放开,却在娘子脸颊上又是一吻。

李清照含羞一躲,却没躲开,只好低头忙去穿上外衣。

二人都收拾好了。这才向大堂走去。

一路上只看着周围下人们相互庆贺欢喜,而且走廊旁什么墙上也都贴了对联,亭中摆满了食物,院子里好不热闹。

二人来到大堂之时,正见大哥二哥他们坐在一起,相互谈笑。

李清照想着方才相公给的一吻,内心还是窃喜,因此来到这里,突然心情大好,主动过去与大哥二哥他们行了礼。说了话。礼节都已尽到了,这才坐下来,相互又是谈笑。

终于到了中午,酒菜都至。赵挺之和赵母也都过来,坐了下来,与孩子们相互行礼,于是朗声说道:“倒酒。”

下人们都过来与赵挺之还有赵母倒酒,随即又有几个下人过来与赵明诚等兄嫂倒酒。

李清照微笑道:“身怀喜孕,不宜饮酒。”

以水代酒。李清照起身与公公道:“清照来敬公公一杯。”

赵挺之见状,忙起身举杯相迎,却不积极,只行礼节而已,与儿媳敬了这一杯。

李清照又举杯与婆婆道:“清照过来,多受婆婆关照,清照感恩之至,就来敬婆婆一杯,以表谢意。”

赵母朗声大笑,举杯过来与儿媳道:“清照说的哪里话?你是我的儿媳妇,我还能亏了你吗?”

赵明诚也举杯过来,与娘笑道:“明诚也来与娘敬上一杯,多谢娘照顾清照。”

赵母微笑道:“明诚也算替他人想了一回。”

赵挺之道:“正是,正是。明诚也没替我们向他人敬酒过啊。”

李清照低头含羞,还是坚持微笑而不失态,主动过去与婆婆敬了这一杯酒。

敬罢这一杯,李清照又与哥哥嫂子他们敬酒。

赵明诚跟随娘子一同向他人敬酒,敬罢酒了,这才坐下来,与娘子小声笑道:“娘子今日礼节得当,真替明诚长脸。”

李清照喜道:“相公切莫胡说。”

随后等大家敬酒之后,赵挺之看看他们,朗声一笑,道:“今日除旧岁,明日便是新年。家人安康,我赵家人丁兴旺,这便是我赵挺之的心愿了。”

说罢哈哈一笑,赵挺之举杯又饮。众人都劝道:“三弟妹应该敬爹,身怀喜孕,爹爹说的就是你啊。”

李清照微笑举杯,又敬了爹爹一杯。

赵挺之笑道:“你们都看到了吗?我这个儿媳懂礼数,很是贤惠得体。我家明诚可是有了福气了。”

赵母也笑道:“你们爹爹高兴至极,只因三媳妇有了身孕,为我赵家又添一后人呐。清照可算是个功臣。”

李清照本就欢喜,在婆家这里只当自己是个小人物,哪里会想着全家人将目光集中到她身上?更加不会想到公公婆婆当众夸自己,因此小脸上不禁又生红晕,想道:“公公婆婆太过夸奖了。”

赵明诚听父母夸赞娘子,内心自然也是欢喜,再冲着娘子脸颊上突然一亲,随即放声大笑,李清照只觉得突然,却也不再说话了。

老大老二看到了,都是欢笑道:“谁说弟弟只会读书?那用情也是熟练得很呐!”

赵挺之心中高兴,指着明诚道:“你们看看,这个孩子还是那个样子,一点规矩都不懂。”

赵母看他,心里欢喜道:“明诚自由惯了,因此当众向清照示爱。”

李清照心里羞道:“相公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都在公婆面前了,动作还没注意。“

不过被相公亲了一下,李清照还觉得芳心窃喜,很是温暖。

这时赵挺之又饮一杯酒,随即只觉心头大快,随即道:“今日初了是新春将至,初了儿媳有身孕,还有一个,那就是你们爹爹我,将要受皇上重用了。”

众人一听,都是欢喜,老大道:“真的吗?”

老二虽然惊讶,却举起杯来与爹爹道:“恭喜爹爹,又重回地位之上,在朝中百人之上啊。”

老大老二媳妇也都争相敬酒。

赵母欢喜,却见儿子还是笑咪咪地盯着儿媳妇看。

将手一摆动,赵母动了儿子一下,随即见儿子转身看她,便低声笑道:“你哥哥们都在为你爹爹祝福,你为何不祝福?”

赵明诚淡淡一笑,道:“上台下台,全无定数。又与明诚有什么关系呢?明诚只知道此时我们一家人团聚,这便很是幸福的了。”

赵母怪罪儿子,心里想道:“大喜之日,你怎么说这种话来?让你爹爹听了多么不好。”

随即转头看挺之,赵母看到他依然笑意不断与老大老二他们敬酒,心里想道:“明诚方才那话想必老头子并没有听到。”

因此放下心来,赵母回身看明诚,伸手在明诚脑袋上一拍,赵母微笑道:“胡说八道。”

却见明诚一直笑咪咪地盯着儿媳妇看,赵母心里想道:“这个明诚,也是个痴情儿。”

李清照坐在原地,却突然没有了方才的欢声笑语了,心里只觉得隐隐有些难受,她一听公公说要在朝中又升官了,心里惊道:“怎么,公公又要和爹爹他们争夺了吗?”

于是内心猛然跳动起来,李清照小脸由羞红变为通红了,急躁情绪占据她心房。此时李清照内心乱着,自然也无心再去与公公敬酒。

赵明诚却不知娘子此时心中想的什么,而还是盯着娘子脸看,心里想道:“有此娘子,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李清照意识到相公在看她,忙将脸向旁边一转,只想着切莫让相公看到自己脸色变化的样子。(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婆媳拼图 扣扣桃花记 魔惑 渃雨的默示录 人在都市之风生水起 龙神至尊记 岁月静好之已逝流年 神魔释厄录 勾魂魔君:代嫁弃妃 男神,嫁给我!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二百三十六章 春日庆贺》,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