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有女娇气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赵明诚却是摇摇头道:“娘子说的哪里话,明诚抱着娘子,又怎么会有累这一说呢?”

李清照看着相公坚持的样子,心里固然一暖,不过还是有些心疼相公,于是便扭动着自己的身子,与相公道:“相公快放我下来,我们走着回去。”

赵明诚本来已是累得有些难忍了,正想着要将娘子给放下来,却是突然想道:“我已答应了娘子要将她抱回去,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啊?”

因此本来正欲放娘子下来,却突然猛然一用力,赵明诚又将娘子给抬了起来,向上一用力,道:“走,我还是将娘子抱到家的好。”

李清照笑道:“相公说笑话了,这么远的路程,相公又如何带着我回家去?”

赵明诚道:“既然话已出口了,明诚就一定要做到的。”

李清照听了相公的话,这才低头轻轻一笑,心里想道:“相公并非坚持要将我抱回去,而是要信守承诺啊。”

不过李清照也并未将相公方才的话放在心上,因此也不加注意,相公方才说的是什么,自己早就忘记了,自己现在心里想的是要见自己的家人。

不过相公这个说辞也是没有错的,既然相公要坚持,那自己就成全相公好了。古语中“诚信”可是算得五常之中的,仁义礼智信,虽然是第五个,却也是十分重要的。

李清照又抬头一笑,主动将自己的双手搭在了相公的肩膀上,笑与相公道:“好,清照支持相公,你将我抱回去吧。”

赵明诚看着娘子的笑容,内心不禁有了一些动力,双臂之间也有了一些力气,顿时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难以用完似的,于是迈开大步子,连续向前迈出了几步。

皓月虽然在远处并未听清楚小姐与赵相公说的是什么。不过此时她看着小姐与赵相公底线的模样,又看赵相公微笑着回应小姐,因此心里想道:“想必小姐和赵相公又有什么,我还是少插一些嘴。静静等着他二人过来吧。”

赵明诚得了娘子眼神的动力,登时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气,连续向前迈出了几步,不过多时,终于到了皓月身旁去。

李清照盯着相公看去。心里倒不是乱想,却还是不禁想起了那日自己目送相公时候的情景,自己步行多时,又是目送了多时,那个样子,想想自己都觉得心酸。

不过现在相公这个样子,让自己看了只觉得心疼,心疼却没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的相公是一根筋呢?

李清照看着相公,微微笑了笑。笑相公随便拿一句话都当作真,也笑相公信守承诺。

这时只听得李府门前人声混乱,都道:“老爷夫人到。”

李清照“呀”然一声,忙说道:“爹爹和出门来了,我要去迎接他们去。”

于是将脸一紧,李清照忙道:“相公,我们须得快些回家去。”

她只是想让相公将自己给放下来,并未想着要怎样,她也知道,相公身子单薄。难以将自己抱进家门去。

谁知赵明诚一听娘子的话,更加觉得有了力气,忙一用力,双手将娘子给抱得紧了。快步向家中走去。

几步之后,赵明诚离家门近了,笑道:“娘子,我就要将你送回去了。”

李清照还在惊讶之中,却没想到相公竟然将自己给抱了几步前行。

赵明诚也知道一鼓作气的道理,因此也不停下。而是接着将娘子向家门口送过去。

此时赵明诚已经没有累的感觉了,心里只想道:“恩师面前,娘子面前,我不可松懈了下来。”

皓月在小姐和赵相公身后跟着向前看这,心里想道:“他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么走?难道真的是约定吗?”

一面在心里胡乱想着,皓月一面跟上去,在小姐赵公子身后紧紧着。

慢慢的,三人终于来到了李府门前,赵明诚已经是挥汗如雨了,李清照看着相公那个样子,真想要笑一下,不过却又觉得相公这个样子实在令人可敬。

门口的人看着这个样子,只以为赵公子是与小姐玩闹,看到他们二人这般恩爱,人们都是欢喜难忍,都不禁鼓掌,相互叫喊着,面部欢喜表情也是不断。

皓月抢上一步,问道:“老爷和夫人出来了吗?”

一个下人道:“老爷和夫人正向这边赶过来,皓月姑娘,请告诉小姐切莫急躁,老爷在前,夫人在后,正向门口这边过来呢!”

皓月听了,自然欢喜,忙回头与小姐道:“小姐,老爷和夫人就要赶到了。”

李清照还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相公身旁,突然一听皓月说话,便是随意说了一声,又看向相公去。

赵明诚还想着再向前走一步,无奈体力有限,是真的难以再将娘子抱着向前行走一步了,于是喘着粗气,停在原地不动。

李清照笑道:“相公说的要将清照送到家中,现在家门口已经到了,相公也算不失诚信啊。快将清照放下来吧。”

赵明诚一听,心里想道:“娘子说的也是啊,明诚不必这么用力了,既然已经守信,那不必再费力气了。”

低头一看娘子,赵明诚心里还稍稍有些,不过他转念一想,在心里道:“娘子,并非明诚不想将你抱到家中,实在是明诚力气不到,无法将娘子抱回去啊。娘子你可切莫责怪。”

李清照顺着相公的手松弛,脚尖着地,随后站立稳当了,从怀中取出手帕来与相公擦汗,一边擦汗一边说道:“相公你怎么这么傻,竟然走了这么远的路来。”

周围的人都不解其意,心中都想道:“来老丈人家,可不得走路吗?还嫌什么远不远的。”

赵明诚微笑着摇头道:“娘子说笑了,明诚既然说了出话来,便要做到的。”

李清照无奈,也不与相公辩驳,却是关心道:“日后守信,要看是什么事情了,可不是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些玩笑话和胡乱说的话也要守信吗?”

赵明诚摇头道:“那个自然是不用守的。”

此时只听府内人道:“夫人前来。”

李清照一听“夫人”二字,登时欢喜异常,忙转身去向府内喊叫道:“母亲。”

其实此时李清照还未看到母亲的身影,只是心里想着母亲。自然也就跟着喊了起来。

果然,李母前来,突然在门口出现,身后几个下人搀扶着,却被李母一下子给拨弄开。

李清照与李母二人。都是先一定神,随即又都欢喜着喊出来。

李清照喊道:“母亲。”

李母却是喊道:“清照。”

二人快步向前,立刻相见,相互一伸手,都抓住了对方的手臂,来回看着,上下将对方打量了一个遍。

李母欢笑道:“我还道是,却没想到女儿真的回来了。”

再一看清照身后,李母笑道:“明诚也来了。”

话语之中,尽含兴奋之情。李母虽然双手还是抚摸着自己的女儿。却是看着自己的女婿,高兴得难以言表了。

赵明诚乐呵呵地一笑,立刻与岳母道:“岳母可过得还好吗?”

李母听着“岳母”二字,还有些难以适应,不过立刻一想,也是对的,他是自己的女婿,叫自己岳母,又有何不可?

李清照双手拉住母亲的手,来回晃悠了起来。笑与母亲道:“清照今日来看母亲来啦,还给母亲带回来一个壮丁。”

李母道:“你这是什么话,母亲还要女婿去干活吗?”

李清照猛然点头,却是一看母亲身后。忙道:“爹爹怎么不出来?他不在家吗?”

李母无奈笑道:“他自然是在家了。”

李清照又问道:“那爹爹怎么不出来接我?只让母亲一个人出来。”

李母笑道:“那个死老头子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在哪里躲着呢!”

“怎么?”李清照一听便是绷紧了脸,忙问道:“爹爹不愿意见我吗?”

李母忙摇头道:“那倒不是,只不过你他人老了,走路慢。”

李清照听母亲说“老了”二字时,故意放高了声音,因此知道母亲是故意说出来让某个人听的。

果然。自己猜得很准,这个人就是爹爹。

这时只听得门内有人抱怨道:“老婆子你这是什么话?我虽然年已花甲,却还是走得动路的。”

李母哈哈几声大笑,道:“既然如此,那你躲在门后面做什么?”

果然,一个年长者从门内出来,那个人就是李格非。

李清照见到自己父亲,慌忙大喜,伸出双臂来冲着爹爹喊叫道:“爹爹你过来了?”

赵明诚在娘子身后看着,心里疑惑道:“恩师明明就是从门后出来的,娘子何故还说恩师刚刚过来呢?”

被老婆子说出了自己的位置,李格非还觉得稍稍有些尴尬,谁成想到女儿根本不提自己从“门后”出来一个事情,因此自己也不尴尬了,而是盯着女儿看,眼眶之中尽含着泪水,忙伸过手去。

李清照看着爹爹的样子,忙跑过去一把投入爹爹怀抱之中,喜泣道:“清照这么多日不在家中,不知爹爹过得怎么样。”

李格非哈哈大笑道:“爹爹在家中除了为朝廷之事担忧,便就是看书闲聊了,能过得怎么样呢?”

李清照将头从爹爹怪中抽了出来,再看看爹爹的脸,只觉得憔悴了不少,因此心里一酸,眼角之处泪水更多了。

李母在一旁看着,忍不住露出笑容来,低头下去,眼眶之中也含着泪水,随即伸手一抹眼眶,很是随意的样子。李母道:“门外寒冷,我们快些进去说话。”

众人都道应该如此,李格非也道:“快进屋去说话,切莫在这里受了凉了。”

李清照点头,“嗯”了一声,随即跟着爹爹向门里又迈进了一步。

李格非看到自己的女婿,高兴道:“明诚你也过来了?”

赵明诚冲着恩师行了一礼,道:“明诚今日随李,嗯,娘子过来。一同看望恩师,岳母大人。”

李格非摆头,又转回头来,笑着故意做一个长者训斥晚辈的样子。指着赵明诚道:“荒唐,你怎么还叫我恩师,却不叫我岳父大人?”

赵明诚忙改口道:“岳父大人责备的是,明诚说错了。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女婿一拜。”

说着话赵明诚就要跪下来。却被岳母扶住道:“拜什么拜,这礼节不行也罢。”

赵明诚忙改口向着岳母道:“岳母大人在上,请受……”

他话还未完,却被岳母打断道:“受什么受,还是去屋子里说话。”

看着岳母脸上欢喜的样子,赵明诚内心也知道父母见女儿心切,自己也就不要再在这里多嘴多舌了。

因此也是欢喜一笑,赵明诚与岳母点头示意。

李母道:“我们都进屋子里去说话。”

一面说着,李母一面示意众人向里走去,回身与皓月笑道:“小姐这么多天。多亏了皓月你啊。”

皓月欢喜道:“夫人夸奖了。”

李母向里一指,道:“你也快进去说话。”

皓月欢喜一声,忙跟着众人一同进去了。

李格非手挽着女儿的胳膊行走在前,由两个下人带路一同来到一间大房门前,下人们将门推开,示意众人进去。

李格非回身道:“我们今日在此摆下酒席,款待远来客人。”

李清照娇气道:“我怎么成了远来的客人了?”

李格非意识到自己话说错了,忙改口道:“款待小姐。”

李清照又争道:“相公也是家里人。”

李格非又道:“还有姑爷,还有皓月这个丫头。”

说到“皓月”二字时,李格非欢笑了一声。这让皓月听起来十分高兴。

于是几人进去,李格非端坐,李母次坐,李清照和赵明诚二人坐在两旁。皓月则侍在一旁。

众人进来将桌子上都放了茶杯,满了热水,这才下去,将门关上。

李格非看向自己的女儿,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了,左右看看。心里一乱,也不说话。

李母看看老头子那个尴尬的样子,心里暗暗喜道:“这个老头子在朝廷上也能说,在家里也能说,怎么见了自己的女儿,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呢?”

李清照也看出了父亲的尴尬,于是将眼睛一转,突然伸出手去,将手放在了爹爹的胳膊上,故意低声笑语道:“爹爹这么多日,可曾想过清照吗?”

李格非忙回应道:“想过,自然是想过了。你可不知道,你嫁出去以后,爹爹会有多么想念你。”

说了一说,李格非住口,却又不说话了,看看李母,向她示意,让她也说上几句。

李母知道自己这个老头子又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因此故意将头一扭转过去,却不再理会自己的老头子。

李格非十分尴尬,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好将眼神收了回来,看向自己的女儿,尴尬一笑。

李清照又问道:“那爹爹可知道,清照在那边过得如何?”

李格非摇头,道:“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怎么,难道明诚他还欺负你不成吗?”

赵明诚一听这话,慌忙红了脸,忙摇头说道:“明诚可是不敢这样啊。”

李母笑与明诚道:“你爹的玩笑话,你还当成真的了吗?”

赵明诚摸摸自己的脑袋,笑道:“岳父说笑了。”

李清照摇摇头,说道:“明诚自然对清照很好了。”

李格非又问道:“那女儿过得如何?”

李母实在受不了了,直接对着老头子说道:“怎么,你还想倒过来问人家吗?这个问题可是人家问你的。”

李格非愁容道:“这个我确实不知道。”

他这一句话,逗得在场人都抿嘴笑了起来。

皓月在一旁抿嘴笑,心里想道:“老爷看到多日未见的女儿,也慌乱得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李母无奈道:“你这个老头子也有不会说话的时候。”

李清照嘻嘻一笑,却对自己母亲道:“母亲你别插嘴,让爹爹和我说话。”

李母一绷紧了脸,心里想道:“我还想着替你说话,你怎么还替你爹说话?你这个丫头,吃里扒外,我也不说话了。”

李清照又回脸去看自己的爹爹。笑语问道:“爹爹这几日来吃得好吗?”

李格非点头道:“好。”

李清照又问道:“那平日里的药还吃吗?”

李格非点头道:“吃。”

李清照嘻嘻笑道:“那爹爹夜晚还有难以入眠的情况吗?”

李格非摆摆手道:“人上了年纪,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没有事,不妨事。”

李清照低头。淡淡道:“哦。”

李母转头回来,看向女婿,见他一直盯着女儿笑容满面,心里想道:“这个女婿怎么一直盯着清照看?”

主动伸过手去动了女婿一下,李母问道:“今日来送清照回来的吗?”

赵明诚本来还是呆呆地盯着娘子看。一听岳母这么一问,忙转头看向岳母,笑嘻嘻说道:“是啊是啊,娘子近日一直都是思念家人心切,明诚看出了娘子的心思,便和她一同回来了。”

“她?”李母一指自己的女儿,笑问道:“她会一直想念家人吗?”

李清照娇气看向母亲,噘嘴道:“怎么不会?”

李母道:“我却不见得。”

李清照心里想道:“母亲是怪罪清照方才没有向着你说话,而是向着父亲说话了。”

觉得不服气,李清照指着自己的肚子道:“清照身孕多时。一进门来,母亲怎么也不问上一问?”

李母一听女儿这话,也是心里一暖,随即笑道:“母亲当然知道了,只是你成天被你相公当作一朵花似的守护着,却又能出什么事情?”

李清照焦急道:“母亲疏远了清照,却让清照如何?”

李格非哈哈大笑,伸手过去将女儿手抓住,笑道:“你母亲刀子嘴,你还不知道吗?”

李清照淡淡一声“哦”。随即低头不说话了。

又是猛然一抬头,李清照看向自己的父亲,质问道:“那爹爹怎么也不过问一下,女儿腹中胎儿如何如何?”

李格非不知该如何应答。只得指着夫人道:“你母亲说的对,你成天被明诚那个孩子守护在家,除了越发富胎,又会怎样?”

李母心里笑道:“是你不会说话,怎么还说上我的词了?清照怀上的时候,你在家中三天两夜难以平静。却这个时候装什么平静?”

李清照半信半疑地看着父亲,随即无奈一点头,突然又是笑道:“今日新年,清照特地带着您女婿过来的。”

说着话,李清照一指自己的相公,笑道:“明诚,你说是吗?”

赵明诚愣了愣神,随即点头说道:“是,是,明诚今日特地随着娘子过来一同看看岳父母大人。”

李清照笑道:“爹娘,你们看到了吧。”

李母抿嘴笑道:“这个我自然是看到了。”

李格非这个时候却是焦急向着门外看去,嘴上还说道:“饭菜怎么还不上来?”

李母道:“现在还是什么时候?怎么就上来了?你这个老头子,怎么这个时候糊涂了起来?”

李格非摸摸脑袋,笑道:“糊涂,我是糊涂了。”

其实此时李格非内心难以平静,真没想到,自己女儿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李母看向女儿,笑道:“这半个月来,母亲回到家中,其实日日夜夜都在想念清照,心里还想着你怀中胎儿如何,这几日外面下大雪了,你又如何。”

李格非道:“这几日她一个女孩子,又是人家媳妇,难道还会出门吗?”

李母看了李格非一眼,道:“用你来插话吗?”

李清照笑了笑,看着自己父母争执的样子,仿佛又回到了出嫁之前,因此一手挽住母亲的胳膊,一手挽住父亲的胳膊,笑道:“还是母亲实在,将她内心的话给说了出来。”

李母疑惑道:“我说了什么了?”

李清照道:“方才你还说我在婆家吃得好,睡得好,腹中胎儿自然没有什么事,因此也不用。可是方才娘又说了,想着清照的时候,夜夜难眠,是吧?”

李母伸手过去,一动女儿的鼻子,无奈说道:“女儿就是会挑人家话中的刺来,怎么还这么对你母亲呢?”

李清照娇气道:“并非清照挑刺,实在是母亲所说的话让清照听到了。”

李母无奈道:“让你这个小丫头给说晕了。”

皓月在一旁看着小姐高兴的样子,她内心也是十分欢喜,看着小姐高兴的样子,再一想起昔日时小姐整日盼着自己相公回来的无奈与憔悴,可真的是巨大差别啊。

赵明诚却还是盯着自己的娘子看,看着自己娘子高兴的样子,他心里道:“娘子对父母十分好,我却对爹爹母亲没有那么用心,我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再一想,赵明诚想到自己之前也是因为这个想了好几次,因此不禁笑了,心里又道:“不要只是赞美娘子,向着娘子去学习才是好的。”

李清照一摸母亲的胳膊,笑道:“那母亲可知道,清照这几日心里有多么思念母亲吗?”

李母又问道:“怎么思念?”

嘴上问了一问,李母心里想道:“你这个小丫头,还能怎么想我?”

李清照一摇头,道:“清照夜夜孤独之时,便是抱着枕头睡觉,心里除了想念相公以外,还想着母亲和爹爹。”

李母看了一眼女婿,又回头来仔细盯着女儿看,笑道:“明诚还有家业,还有学业,不能每日都陪着你,你在心里就孤独了,是不是?”

李清照噘嘴道:“不是心里。”

李母笑道:“还有什么?”

李清照道:“还有整个人都是孤独万分,身旁除了皓月妹妹,就没有其他可以一直说话的人了。婆婆虽然人好,与我市场交心,却也不是每天都是这样的。”

赵明诚听着娘子的话,心里想道:“果然是苦了娘子了,我多日不在家中,哎呀。”

李母道:“一个女人家,多大个人了,怎么还会感觉到孤独呢?”

李格非也道:“女儿已经长大了,不要每天都是盯着人家看,心里想着别人,明诚没在家中,你应该好好收拾家才是,整日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李清照娇气一声,道:“爹爹和母亲怎么这样和我说话?弄得清照内心十分不满。”

李母指着清照道:“这像什么样子?怎么现在又开始了?人家明诚可是就在这里,你想丢丑不成?”

李清照摇头道:“清照不想丢丑,相公也不会笑话清照的,是吗?相公?”

赵明诚正看着自己的娘子入神,自然不会去想其他的什么,因此一听娘子说话,忙点头道:“是,是,明诚自然不会笑话娘子的。”

李母无奈,心里却是笑着想道:“看来姑爷是对我们家清照十分好了,那我还担心什么呢?在赵府之中,清照不会受他人欺凌了。”

李格非道:“明诚,你切莫这么一直惯着她。”(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重生之星辰背后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添香 女儿香 异人傲世录 魂天变 超越魔术师 网游之零度世界 墓族之迷踪 夜魔逆苍录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二百四十一章 有女娇气》,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