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二百四十七章 叹梅叹人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赵明诚一摆手,仰面一抿嘴,说道:“其实娘子话中有话,明诚能看出来罢了。”

李清照心里道:“我说这话,是为了和相公亲近一下,相公怎么摆手否定我?”

将头插了过去,直接从相公抬高的手臂之下插过去,再一仰面,正好是斜着身子,脸正对着相公的下巴,李清照道:“相公是说你和清照心思不同吗?”

赵明诚低头一看,见娘子正在自己头底下,惊讶一声,道:“别摔倒了。”

伸手忙将娘子抱住,赵明诚面色一变,还好将娘子给抱住了。

李清照抚唇一笑,直接将浑身的劲儿给省了,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相公手臂上。

赵明诚双臂只觉得突然有了劲儿,于是一咬牙,也跟着使劲儿,才将娘子给搂抱住。

李清照道:“相公怎么了?”

瞧着相公咬牙的样子,李清照心里暗暗发笑着。

赵明诚道:“娘子你怎么这个样子?都险些摔倒了。”

李清照将手搭在相公肩膀上,于是一用力,她这才起身来。

“相公方才摆手,是说清照说的不对了?”李清照扭头过去,故意显得很是不高兴。

赵明诚疑惑,心里想了想,又道:“我方才说了什么?”

李清照道:“你装糊涂吗?方才相公赞叹我,我说我的心思瞒不过你,而你却说我的话中有话,是你能看出来罢了。如此一说,岂不是说清照的话显得直白,谁人都可以看出来?”

赵明诚一想,心里道:“对了。明诚方才只顾得谦虚一下,却将话说错了。”

脸色登时阴暗下来,赵明诚忙苦笑一下,与娘子赔礼道:“明诚方才说话并未经过思考,说得随意了一些,还望娘子莫怪。”

李清照忍住笑意,又故意厉声问道:“你怎么随意了?”

赵明诚道:“明诚方才说娘子那句诗的意思。其实是明诚想了想才想出来的。并非一看便知。方才那么说,只是为了说明诚谦虚话罢了。”

李清照自然知道相公方才那话是谦虚的话了,只是想与他开开玩笑罢了。现下看相公那个紧张样子,便想着自己目地已然达到。于是伸手轻轻抚住嘴唇,李清照俯首“嘻嘻”数声,又道:“瞧你那个紧张样子。我又没有怪你,你干什么哆嗦?”

赵明诚看娘子那个欢笑样子。这才眉开眼笑起来,“嘿嘿”数声,低头说道:“原来是娘子开玩笑的话,那明诚心中便无愧疚之意了。”

于是又一仰面。将酒饮尽,赵明诚哈哈说道:“娘子你容貌可爱,心也很是可爱。”

李清照听到这话。心里不禁惊了一下,总觉得相公这话说得十分刺耳。因此忙问道:“相公你这话怎么说的?”

赵明诚点头道:“娘子你美貌自然,让人一看便觉得你是一个老实巴交的闺中女子。可是,你一旦与人开起了玩笑来,却也是更加的可爱,时常让人摸不到头脑。”

李清照心里想道:“相公你这话怎么说的,难道是说我的心眼多吗?”

赵明诚接着说道:“我只道娘子只是温柔待我,事事顺我。却不知娘子时不时地与明诚开一下玩笑来。你一挑逗,我只觉得心里十分欢喜,一面欢喜,一面顺着娘子的话说了。”

皓月听着也觉得耳朵扎得难受,心里想道:“赵相公怎么说话呢,小姐事事顺你,却又与你开玩笑。你是说她不老实吗?”

李清照越听越不是个滋味,自己听相公这话,表面上是说自己活泼,那其实还不是说自己对他耍心眼子耍得太多吗?

自己为什么要对他耍心眼?自己只不过是和他开开玩笑罢了,相互逗趣而已。他是谁啊?不是自己相公吗?若要自己和别人逗趣,自己还不肯呢!

心里只觉得灰暗一些,李清照看相公也不再是随意了,而是略带一些不情愿与埋怨,埋怨相公竟然说那样的话,真的很伤自己!

赵明诚傻里傻气地说着实话,却是没有说好,心里还只觉得挺美,想道:“娘子可与那些只懂得三纲五常的女子不同,她活泼可爱,既懂得礼数,又有天真一面,对明诚这般热情,话虽多,却句句说得明诚内心直高兴。我倒是真希望娘子能多开玩笑,她开玩笑的样子,实在是漂亮!”

再一看娘子,赵明诚吓了一跳,心里想道:“娘子怎么了?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低头一看自己双手,赵明诚心里想道:“啊,是了,娘子一定是冷了,双手就暴露在外,受这寒风直吹,又怎能不冷呢?”

主动伸出手去将娘子双手握住,赵明诚低头盯着娘子的手看,一面哈气一面道:“娘子你手冷吗?”

李清照本来对相公方才那句话十分不满,却见相公过来如此关心自己,便又是内心一暖,纵然有千万个不满,此时也都化为乌有了。

满眼湿润着,李清照看着相公凑过来紧握自己双手的样子,嘻嘻笑道:“不冷,不冷。”

赵明诚心里美滋滋的,看着娘子会心而笑的样子,自己也挺高兴。

皓月在一旁看着,也总算是松一口气,心里想道:“我也明白赵相公的意思了,他方才一定是想夸小姐活泼,却一时紧张,没说好话罢了。”

李清照看着相公,道:“相公你冷吗?”

赵明诚摇头道:“我不冷,娘子你只要不冷便好了。”

李清照点头,又是轻声说道:“我不冷。”

赵明诚道:“明诚就怕娘子受了冷受了罪了。方才看娘子面色不对,还以为娘子冷呢!不冷就好,不冷就好!”

皓月心里道:“你怎么还提方才的事,看小姐又高兴起来,还不赶紧说好话哄上一哄。也让小姐忘记方才那句刺耳的话。”

李清照却不再将相公方才的话放在心上了,她心里想道:“相公还是这么关心我,我方才胡乱想,也是不应该。”

二人又不说话,李清照低头自我欢喜着,又不禁看向梅花去。

赵明诚看看娘子,又看看梅花。再一回头。看着娘子方才所作之词,心里叹道:“此花不与群花比。娘子以此花来比喻自己,想必是孤高自傲了。”

心里这么想。赵明诚却不对此反感,而却因此更加看重娘子,心里道:“娘子孤高,实在令明诚钦佩。花开满园之时。梅花不开放。花都凋谢之时,它才迎寒开放。更加显示自己的高傲了。

娘子以梅花自喻,便是想说,自己和那些官宦女子不同,不去向高官谄媚。人家女子做这个人的妻。抑或做那个人的妾,每日必遵循夫为妻纲的要领了。她们身在人家家中,不得不低头谄媚。对夫君胡乱说好话。

而娘子便是不同了,她虽侍明诚为夫。也守礼节,却不说那些谄媚好话了。现在一比,娘子高傲便由此而出。”

念头至此,赵明诚更加钦佩娘子,心里还不时想到自己和娘子在书桌上相互争辩的场景,只因名帖中的一个字或者几个字,夫妻二人便可争辩得面红耳赤,当今女子,谁可做到?

一面想着,赵明诚一面看着娘子,见她正对着梅花,小脸之上,微红里却隐隐透露着自信。

赵明诚又想道:“娘子有此秉性,明诚还愁什么?日后在钻研金石字画之时,自己身旁便多了一个能言善辩的能人呐!”

“莫辞醉,娘子。”赵明诚高举酒杯,冲着娘子举杯。

李清照心里此时虽然还专注与梅花,却还是十分注意相公的,突然听他说话了,忙回神来看,见相公举杯,也跟着举杯来。

“酒虽不能多饮,可是也不可不饮。明诚知道娘子有孕在身,不宜饮酒。可是……”赵明诚停顿了一下。

李清照笑道:“可是什么?”

赵明诚道:“可是此时不同他时,娘子你在词中写道,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想必是说,自己今晚可看到一个真正的自己了,因此想要开怀畅饮,是吗?”

李清照又问道:“何以见得是清照说自己了?”

赵明诚道:“娘子表面写花,实则写自己啊。因此你道,你自己与府外那些女子不同,你腹中诗书万卷,更加想要金石钻研更进一步,可是与那些只顾金钱的女子大有不同了。因此你高兴,便也道是‘莫辞醉’,是不是?”

李清照仰面大笑,相公是真的将自己内心想法说了出来,与是与相公碰杯道:“果然,知我者,就是相公了。”

赵明诚也主动碰杯,二人饮罢。

皓月心里想道:“小姐就是偏心,回家看爹娘都没饮酒,现在却和相公一同饮酒了。”

阿福心中也道:“嫂子和老爷夫人他们用膳时以身孕推脱,现在和公子喝酒喝个没完了。”

李清照将酒杯向桌子上一用力放下,心里想道:“相公其实还没说全,清照还想,权贵想要对爹爹下手,那便下手罢,爹爹不会怕你们的。蔡大人,童大人,清照以为,你们不陷害爹爹便罢了,现在就是想害,只怕爹爹故友众多,又受皇上重用,你也害他不成了。

你们这些权臣,只知道浮云名利,贪图享乐。清照却不与你们这些人相提并论。更加不与你们比成就高低了。所谓‘此花不与群花比’其中一个方面就是如此了。

不过相公未能知道清照这个想法,其实也正常,清照心里忌惮公公对爹爹下手,自然也没将内心这个担忧过多告诉相公,他不知我心中这个想法也是正常。”

赵明诚哈哈笑道:“娘子海量。明诚突然只觉得,娘子与众不同。”

李清照好奇,同时听了好话,自然也不禁心里一美,便问道:“如何与众不同了?”

赵明诚道:“娘子临风而立,却是丝毫没有畏惧寒冷之感,而是凝视梅花,半晌未动。明诚觉得,娘子这个样子,很是与众不同。”

李清照嘻嘻说道:“那是我看花看得呆了,因此不知道寒冷而已。”

赵明诚知道娘子此话是开玩笑的,看娘子的样子,虽然没有肯定自己的话,却是在面目之中透露着自信,明显是在心中肯定了自己的话。

于是赵明诚朗声笑道:“哦,娘子原来不知寒冷,那明诚便与娘子温暖,就让娘子彻底不冷算了。”

又是上前一抱,赵明诚将娘子抱住,美道:“还冷吗?”

被相公已经抱习惯了,李清照也并未觉得稀奇,而是甜蜜道:“不冷了。”

赵明诚道:“明诚没有看错人,娘子这般不哗众取宠的样子,明诚很是喜欢。”

李清照道:“相公这话又怎么说?”

赵明诚道:“还是那一句,此花不与群花比。若有花傲然于众花之间,或许真的美丽,或许浓妆艳抹,制造鲜艳外面而夺人眼目。

若是真的没美丽,自然生存与它花衬托之下,又受甜言蜜语惑心,只怕会迷失自我。

不过这问题也不大,若是本无美丽外表,清雅丽质,却是硬生生地浓妆艳抹,又受那些喧闹惹热闹声音的蛊惑,而亮出非己外表,还大肆摇摆身体,岂不是哗众取宠了吗?

群花争艳,未免有花黯然失色,那时是失色还是浓妆艳抹?很难决断呐!”

李清照点头,听相公的意思,已然是看透了自己这话的意思,又稍有了一些延伸。

不过相公延伸得十分合理。

李清照面部神色突然一改,惊喜道:“相公能得这样的道理,很是难得啊。”

二人虽然极力夸赞对方,却也都知是发自内心的话,因此都相信。

皓月心里道:“赵相公这话也夸得有些过头了。小姐是不哗众取宠,可她也难免是‘与群花比’而非‘不与群花比’。是人谁又没个虚荣心?谁又没个攀比心?

不过也没关系,小姐是皓月好友,夸得过头又怎样?我就喜欢夸过头的话。”

阿福听得热闹,心里道:“什么花不花,比不比的,公子在说什么?”

李清照冲着梅花一指,笑道:“相公你看那花,非清照所说得夸张,确实是这样。它临寒独放,是不是很特别?”

赵明诚点头道:“娘子的话说得对,墙角一枝梅,唯有暗香来啊。”

皓月笑道:“赵相公一开口就逗小姐笑。”

果然,皓月话还未完,便听李清照嘻嘻笑了起来。

李清照看相公的样子,只觉得好是好笑的样子。(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我本倾城:猛妃出闸 小淫娃在火车被强暴 拳皇之苍炎之殇 万能杂货铺 守护甜心之月凉如水 保姆进化论 源血 霸上娇妻 末世之女主养成系统 似被前缘误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二百四十七章 叹梅叹人》,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