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二百五十四章 来说“喜”事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这时只听得匆忙的脚步声传了回来,李清照向前行了几步,正到房门口处,便见相公狼狈回来。

不必多问,相公定然是失败而回了。

李清照上前去扶住相公,关切道:“你怎么了?”

赵明诚满脸痛苦的样子,摇摇头,也不说话,低头自泣起来。

李清照将手放在自己胸口处,连连摇头道:“也罢也罢,不救就不救吧。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都还有什么好求人家的?”

赵明诚抬头看娘子,满脸关切的样子,还带着几分担心,急切道:“不,不,娘子你别灰心,明诚此去虽未说动父亲,那只是我去的不是时候而已,等明日之后,我再去求父亲如何?”

李清照深情看着相公,摇头说道:“今日未说动,明日去又有什么用呢?”

赵明诚道:“其实我方才去时也是不对时候,父亲正与客人谈笑,我却突然冷不丁地凑上来要求,因此父亲一怒之下便将我给赶了回来。”

李清照轻蔑一笑,道:“相公你怎么想的?那明明就是公公他不同意,因而将你给赶了出来吧。”

赵明诚摇头,伸手去抚摸娘子脸庞,将她的面庞轻轻扶起,自己正与她面面相对,道:“不是,不是,一定是爹爹他忙于招待客人而顾及不上我,这才先把我赶出来的。娘子,娘子,你一定切莫放弃。明诚今日回来,正是要来帮助你的,你可不要放弃啊。”

李清照呜咽数声,又是啜泣道:“还是算了吧。”

嘴上说算了,内心混乱。李清照却还是犹豫不决,心里想道:“公公将相公赶了出来,或许因为繁忙,不过我想,他还是觉得身为新党人物,不可去帮助自己的对手吧。

这下子可就真的要完了,公公都不帮我。我还能去求谁?”

皓月在一旁哭泣数声。与小姐道:“小姐,事已至此,只有你亲自去求了。”

李清照迷迷茫茫。转过头盯着皓月看了半晌,终于说道:“对,对,我应该自己去求。”

心里一定。便欲转身回到桌子前,却突然听道:“赵兄。你家里好热闹啊。”

李清照回身再看,见张兄欢喜着奔跑而来,到自己和相公面前停下了脚步。

赵明诚心里正烦,准备随便对付两句。却是想道:“张兄高兴,我还是不要扫了他的兴致。”

张汝舟站定,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十分羡慕道:“今日老兄府上人来人往。可算是十分风光了。”

赵明诚轻轻一笑,又是微微点头示意,却并不说话。

张汝舟伸手在赵兄胸脯上拍了一拍,大方说道:“你瞧你这个样子,你是主,我是客,你当大方待我,怎么还这么发呆?今日老兄府上有了喜事,我这个兄弟前来捧场,你可要好好待我。”

赵明诚点头微笑道:“那是一定的,一定的。”

张汝舟道:“赵兄,如今你可是双喜临门呐!家父升官,你算是有了依靠。而且媳妇怀孕已有数月,想必过不多时你便成了人父了。人生在世,有了名头,又有了孩子,岂不是完美了吗?”

赵明诚本来还替娘子悲伤,此刻听张兄一通夸赞,倒也真觉得自己过得挺好,因此顿时内心美滋滋的,将眼睛一眯,笑了起来,道:“张兄说得过了。明诚虽能得家父相助,却也要凭借自己本事做官的。”

张汝舟笑道:“赵兄好志气,汝舟能和你一起读书,那可是遇上了贤人了。”

赵明诚微笑示意,无意之间回头去看娘子,见她低头呆滞,恍然若周围无人,心里突然由喜变悲,想道:“娘子还在想着恩师的事。”

张汝舟见赵兄这个样子,又看嫂子一脸愁苦,而且鬓角处好似还染着几滴眼泪,便疑惑问道:“怎么了?赵府喜事,你们都应该高兴才是,怎么现在又悲伤了起来?”

皓月在一旁本就对张公子此次突然前来而觉得惊讶,惊讶之余,还觉得难受,张公子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方才还只是觉得难受,现在听张公子一直笑言而谈,丝毫不观察周围人的样子,因此心里急道:“张公子好没有眼识,这里的人都在伤心处,你怎么一来就嘻嘻哈哈的,当我们成什么人了?”

可是毕竟人家与小姐赵相公同为一辈人,自己只是个下人,便也不好多嘴,而是站在原地干着急。

李清照内心伤心,不过张兄来了,自己这脾气也不能向人家身上发,因此也是强颜欢笑道:“没有,我们都很高兴。”

张汝舟笑道:“高兴就好,高兴就好。想必嫂夫人在家中也见了不少外人吧。”

李清照正色道:“清照一直就在房中,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呢?”

说着话,李清照指着自己的肚子向张兄示意。

张汝舟闻言,好似大悟,“哦”了一声,随即道:“嫂夫人待产在家,处处行事有理,也大有妇女风范了。”

李清照小脸一红,低头轻声言道:“张兄过奖了。”

张汝舟摆手道:“这些都没什么,只是我觉得赵府上下欢喜,因此想着嫂夫人这里也会有名人吧。嫂夫人又有诗词闻名,京城之人只要来赵府,谁会错过一睹才女芳容的机会呢?

啊,不过嫂夫人说了,没有人前来。那汝舟心想,想必是赵大人特意安排,为了嫂夫人安心养身子吧。”

李清照点头道:“或许是了。”

张汝舟正身道:“方才我从赵大人那里过来,看到许多达官贵人都来捧场了,今日看来你这小小的赵府,要容纳这汴京城内的富贵人家了。”

赵明诚看看娘子,心里想道:“他们来不来又与我何干?”

李清照道:“哦。那是公公待人谦和,因而朋友广布了。”

张汝舟道:“正是正是,他们都来庆贺,此时那边大堂处,正热闹呢!”

赵明诚微笑道:“是,是。”

方才听张兄夸奖自己几句,赵明诚还有些晕乎不知方向。现在听着张兄罗罗嗦嗦的。真有些反感了。

张汝舟却是仪心十分,仰头轻笑,道:“这下算好了。赵大人往日的对手,今日都成了被贬之人了,赵兄,你日后不就成了显贵中人。相爷之后了?从今往后,赵大人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你呢?你怎么也是几人之上,万人之下啊。”

赵明诚点头道:“是,是。嗯。今日天色……”

张汝舟一抬头看天,道:“天色正早,我请假出来。并无什么重要事情,能来这里。也沾沾你们的喜气。”

赵明诚道:“不是,我是说……”

张汝舟抢话道:“你说什么?你不也是飞快跑回来的吗?怎么,昔日同窗,今日老兄有了福气,就不认得我这个兄弟了吗?”

赵明诚被张兄说得无法,只好低头,连声说道:“自然不是了,自然不是了。”

张汝舟说道:“这就对了。我去那里拜贺,却还是谁也不认识,于是匆匆忙忙赶到老兄你这里来,找你叙旧,也来你这里,没有在众富贵人面前那么拘束。”

赵明诚点头道:“也好,也好。”

再低头去看娘子,赵明诚心里又想道:“娘子急需我安慰她,现在张兄来得可真不是时候,他来这里,教我怎么办?”

心里还在关心娘子,赵明诚伸手将娘子一抚摸,抚摸住她的肩膀处,很是自然。

李清照还在伤心处,突然觉得相公抚摸自己一下,便抬头来看相公,看他那个样子,内心突然觉得温暖。

张汝舟四下看了看,又是大方说道:“你们二人在这里待得也腻,不如我给你们说一说大堂的情况如何?”

赵明诚心里想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拒绝吗?”

李清照心里想道:“公公现在正在大堂待客,我去求他也是白费力气。还是将张兄让进屋里来,免得失了礼数,让人家笑话。”

于是伸手向屋中,李清照道:“张兄进屋来说吧。”

赵明诚还担心娘子无心谈论,此刻听娘子主动邀请,便也跟着向屋中伸手,示意道:“张兄请进。”

张汝舟也不客气,大步向里走了进去,却先站在一旁,等李清照和赵明诚都坐下来指挥能力,才坐到一旁,于是便伸手比划着,一面比划一面说道:“你们不知道,京城之中,变法一派的大官都已到来,他们相聚一起,谈论师生友情,还说一会儿要谈国家大事。”

赵明诚道:“什么国家大事?”

张汝舟道:“你不知道吗?那你方才去大堂做什么?”

赵明诚心一颤抖,想道:“我方才去替恩师求情去了。不过我也没看到张兄啊。”

心里想了想,赵明诚也无心多做解释,而是接着说道:“没事,我并不知道什么国家大事。”

张汝舟笑道:“哦,赵兄痴迷于书画,于政事全然不闻。汝舟也明白,那好,汝舟告诉你们,我方才亲耳听到,我们的那些长辈要谈论如何变法兴邦呢!”

李清照叹道:“好大的想法。”

张汝舟道:“那是自然了。不光如此,我还听到了一些新来人士的说法。”

李清照疑惑道:“什么新来人士?”

张汝舟道:“就是原来意欲投向守旧一派的人,如今也来庆贺,他们是听了皇上圣明的分析,又见变法着实对我大宋有利,因此就转了心意,要主张变法图强啊。

赵大人也是不计前嫌,有朋自远方来,来的都是客人,况且人人都意国家社稷为重,赵大人岂有不接待之礼啊?”

赵明诚道:“怎么皇上想着变法了,他们才改变主意的?早干什么去了?”

张汝舟道:“哎?话不可这么说了,只要心想着为我大宋效力,无论何时,那都不算晚啊。”

赵明诚点头,却又看向娘子,见她一脸茫然,呆滞无神,心里想道:“娘子一定还在想着恩师吧。”

李清照听闻张兄的话,内心焦急更甚,自己家父受贬,张兄却在这里变法长变法短的,弄得自己十分难受,听也不想听了,不过人家张兄是客,自己怎样也不能出言送客啊,只得在这里忍着,听人家把话说完。

张汝舟接着说道:“赵兄,嫂夫人你们知道吗?那些新来的人口中绝对是出言便成章了,将上古说时代或者千年之前的名文拿了出来,以历史为鉴,要谈一谈如何来兴盛我们大宋而不会走上大唐那样的结局。”

赵明诚轻轻一笑,道:“既然这样,那那些宏儒定然知道如何安邦定国了,家父能和他们谈论一番,也是好处。”

张汝舟点头道:“我相信,有了这些人的努力,我们一定会昌盛起来,让他们蛮族还侵犯我们。”

看着嫂夫人一脸呆滞的模样,张汝舟道:“嫂夫人怎么了?她怎么一直都不高兴?”

赵明诚摇头道:“没有,家父升官,我们都很高兴。”

张汝舟道:“那是,那些富贵人家可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有文化……”

张兄接着说个不停,李清照越听越是烦闷,心里憋屈着想法却不好说出来才,张兄虽然也是自己朋友,不过平日里交心甚少,自己也不好轻易将心事告诉他。况且一进来,他便只顾自己说,全然没注意自己和相公什么感受。

思来想去,李清照觉得现在的张兄已和原来的张公子不是一个人了,大家久时未见,心意恐怕也都变了吧。

其实张兄并未变,只是李清照不知张兄心中意思而已。

李清照左想右想,听着张兄说人家富贵人家这个那个,好像一身全是好处,没有一点坏处一般,越听越觉得难受,想想家父此刻会是什么状况?

李清照不敢多想!

可是越不让自己多想就越是忍不住要想。

李清照内心混乱,终于忍不住,痛苦轻声吟了一声,双手抚摸脑门,低下头来。

赵明诚见娘子这样,忙伸手去扶住娘子,关切道:“你怎么了?”

ps:求推荐,求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能量武神 妾不如妻:王的最后一个宠妃 倾世鬼后:八夫之祸 魂斗阁 韩娱之阴阳眼 业主 西游蛇妖传 星海帝王 靖海奇侠传之风起云涌 楚汉苍狼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二百五十四章 来说“喜”事》,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