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二百五十七章 无奈奈何(二)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李清照看着公公浑身抽动的样子,而且面目难看,显然是难以过意得去,因此大喜过望,流着眼泪却笑斥了一声,“呵斥”着说道:“公公,清照今日斗胆来求情。”

此时她看着公公浑身难受的样子,拿着纸,双手还不禁颤抖着,因此心里想道:“公公也是人,他也有心软的时候,方才他双手颤抖,定然是被我给说动了,我必快些求情,以博得公公准许。”

因此将脸色一紧,李清照颦蹙着眉头,嘴角弯弯斜斜,嘴唇还不住抖动,眼泪随意顺着脸颊向下而流,而且已经是如决堤一般难以控制了,忙将双手向脸前一摆,互相紧握,冲着公公行礼道:“公公,清照今日斗胆求情。”

赵明诚看着娘子真诚的模样,而且泪眼弯眉,好似要将眼泪给哭尽了,因此内心不禁便是一急,就想着要去关心娘子,却心知娘子此时正在求情,自己不可打断她,于是便在她说完话以后,心里想道:“我也去求。”

于是赵明诚向前一握手,伸在脸前,将紧握的双手不住地在面前抖动,哭泣着与爹爹说道:“还求爹爹能够相救。”

一面说着求情的话,赵明诚一面斜视娘子,心里还在想着娘子如何如何,她方才那个哭泣的样子真令自己担心。

这不,她还在哭泣。

赵明诚内心在流血!

李清照一心想着求情,她一听相公说话,虽然心里没底,不过好歹也比自己要强上一些,因此哭泣着的脸庞之中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来。不过笑意出现之后登时又逝,转而又开始了哭泣的模样,与公公道:“还请公公施以援手。”

赵挺之将诗读完,虽然有心要拒绝自己的儿媳,却是内心在隐隐作痛,想道:“人之常情,血浓于水。这个道理我又怎能不明白?清照心念她的父亲。这个我自然能够理解了。”

低头抿嘴不语,赵挺之心里在琢磨,何况人间父子情。对啊,谁人没有父亲?谁人不挂念父亲?京城才女也是如此。

现在看来,自己倒有些佩服自己的儿媳了,自己总觉得这个儿媳除了会偶尔做一做那些低靡的诗词之外。别无长处了,也不会去关心什么人。完全就是一副娇滴滴小姐的样子。

现在看到这首诗,自己内心不禁觉得,这个儿媳对家人十分在乎而且话说得如此在理,也不是随意来说要自己救她父亲。诗句之中言道。炙手可热心可寒。对啊,今日宏大场面,自己算是真的觉得自己权势自今日起要越来越大了。可是儿媳一个“热”一个“寒”字写得多精准。自己权力越大,她内心却越寒冷。她岂不是在说自己的行为让她伤心了吗?

这个孩子挺有心的。绝不是那个只顾自己的娇滴滴女孩子。

想着想着,不禁悲痛了起来,怎么自己多年的老对手,现在竟然博得了自己的同情?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的儿媳吗?

赵挺之斜眼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儿媳,心里犹豫不决,儿媳如此真诚相求,自己应该怎么办?

赵母在一旁看着儿媳跪在地上的痛苦样子,一方面是真心心疼她,另外一方面也是为自己的孙儿着想,她这样作弄自己,岂不是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十分大的伤害吗?

再一转眼看自己的老爷,见他还在低头思忖,赵母内心不禁怒道:“这个傻老头子,儿媳这样作弄自己,你也不关心一下吗?”

一生气,赵母也不顾老爷如何说了,忙上前去,赶快扶住儿媳道:“你快起来,别老跪在地上,地上凉。”

赵挺之正不知应该如何说话,听夫人说了,便忙说道:“对,你先起来说话,别再跪着了。”

李清照见婆婆来扶,内心虽然感激,却是想着要救父亲,因此无论如何也不能起身来,于是忸怩着身子,忙说道:“婆婆别管我,清照定要让公公同意了。”

赵挺之慌了神,怎么儿媳还不起来了呢?这样让自己如何拒绝她的请求?

赵母正着急间,见自己的儿子正在一旁看着,便冲着他急道:“你还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来将你媳妇扶起来。”

赵明诚听了母亲的话,忙要过去扶,却见娘子泪眼正对着自己,虽然泪水纵横,可是泪眼之中却隐隐露着强硬的神色,因此赵明诚踌躇了片刻,又回到原地去,“扑通”一声跪倒,向着父亲道:“还求父亲能答应娘子的要求。”

赵母一听这话,登时眼睛一睁大了看自己的儿子,心里不禁怨道:“你这个孩子怎么不懂事?你在给你父亲增添麻烦吗?”

算了,自己这个儿子也不懂事,自己也指不上他。因此赵母将身子一转,接着与儿媳说道:“地上凉,你快起来。”

说着话,赵母更加用力了,却觉儿媳也是更加用力了。二人都在用力,赵母向起拽儿媳,李清照用力向下低身子,谁也拗不过谁。

李清照看婆婆关心自己的样子,便没有了之前对公公婆婆忌惮的心理,而是发起了脾气,忸怩着身子,努力摆脱婆婆的双手。

赵母无奈,又回头去看老爷,道:“你快来劝劝,儿媳这个样子,会生病的。”

赵挺之也是正踌躇之间,听了夫人的话,忙上前与儿媳道:“你先起来,起来好说话。”

李清照扭动身子,任谁人也不管用,而是继续双手互握伸在身前对着公公道:“清照今日斗胆请公公救家父。”

赵挺之无奈,向着儿子怒目了一眼,心里想道:“你这个呆子,你来求我时,我不是将你赶回去了吗?怎么这么不识相,又将媳妇带来腻歪人了。”

赵母哭泣着,与老爷道:“你快想个办法。不可让儿媳在这里跪着了。”

李清照忙道:“很简单,若公公答应清照,清照便起来来,从此以后不再来烦公公了。”

赵明诚也跟着说道:“对,父亲,若你能答应娘子,从此以后。明诚听话。父亲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赵挺之正不知应该如何去拒绝自己的儿媳,却听儿子在这里胡搅蛮缠。不禁怒目相向,与明诚道:“你懂什么?这事是你爹爹能说了算的吗?”

李清照道:“清照恳求公公以相爷之力来走个关系,只稍稍出力即可。”

赵挺之嘿嘿苦笑道:“哎呀,我的好儿媳。你以为朝廷中人是那么好疏通的吗?”

李清照一想,忙道:“我有。”

赵挺之问道:“你有什么?”

李清照在自己身上摸了半天。终于摸出来些银钱,却是叹息一声,心知这些钱远远不够,可是要救爹爹。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是愿意的。

李清照尴尬着,却又忙道:“清照知道这些钱不够。还请公公看在清照肚子中孩子的薄面上。出钱相救,从此以后。清照做牛做马伺候相公,不再奢求什么了。”

赵明诚急道:“娘子说的哪里话。”

赵挺之道:“闭嘴,你说什么话?”

赵母叹道:“你是什么人,我们还能让你当牛做马吗?你快起来,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一想啊。”

肚子里的孩子?对!

李清照又道:“清照虽知自己无德无能,不能为公公做些什么,唯有替赵家传宗接代了。今日公公若不答应清照,清照又还有什么心,做赵家的媳妇?”

赵挺之一怒,道:“你在威胁我吗?”

赵母心里着急,回身与老爷道:“老爷说的哪里话来,清照怎么会威胁你?”

挂念着自己的孙儿,又不忍看到自己儿媳在这里跪倒,因此赵母便对老爷厉声喝道:“你快想办法。”

赵挺之也是着急,自然也不顾夫人对自己态度如何了,左右想了想,还是想不出办法来。

李清照的心猛烈跳动,想道:“我若不处处相逼,公公很难妥协。

因此在公公犹豫之际,李清照看着公公,不时念道:“何况人间父子情。”

李清照念罢,就见公公脸色大变,因此有了底气,念得更顺了。

赵挺之无奈,又被儿媳这般相逼,因此伸手不断乱动,却终究不知应该如何。

赵母对儿媳道:“你别再说了,你公公他已经知道了,他正在想。”

赵明诚这时又插话道:“行与不行,不就一句话的事情吗?想什么想?”

赵挺之对明诚怒视道:“闭嘴。”

赵明诚一撇嘴,转头看向一边去。

李清照又道:“人间父子情深,父女情自然也深了,清照不忍看着家父回乡遗憾终老,因此斗胆请求公公求情。”

赵挺之犹豫,将纸放在手掌之下,手掌不住在纸上拍打着,心里想道:“儿媳竟然要我如此,我却又怎么办呢?”

赵母开始还是安慰劝说儿媳,突然一声哭泣,自己便直接抹起了眼泪来,仰面朝天,大呼一声,道:“这是什么事啊?好事还是坏事?”

赵挺之看着夫人,焦急问道:“你又怎么了?”

赵母道:“你升了官,是好事,儿媳却在这个样子,却是坏事了。”

李清照听闻婆婆的话,内心一颤,知道婆婆有些埋怨自己了,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自己的脸面了,要救父亲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李清照并不感觉什么,看着婆婆那个样子,她心倒有些不忍了,于是对婆婆道:“婆婆怎么哭泣了起来?”

赵母说道:“我能不哭泣吗?我盼来盼去盼到一个孙子,却因为这个而有了事情,我能不急吗?”

李清照闻言,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心里想道:“婆婆想着自己的孙子,对了,我这个样子,虽然将公公婆婆给难住了,却也是对自己的孩子有伤害。我,我该怎么办?”

赵母与儿媳道:“清照,婆婆以长者身份请求你,还是先起来说话吧。”

李清照正准备摇头,却是在心里想道:“家父需要救,可是自己孩子也不能这样折腾啊。”

赵明诚还想替娘子说话,却突然一想,母亲说的对,娘子这个样子,对自己的孩子岂不是有伤害吗?

因此啜泣了几声,赵明诚不说话了。

左右为难,李清照还是盯着婆婆看,见婆婆正面带期待地看着自己,心里想道:“我若不起来,孩子真有了什么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想着孩子,又想着家父,李清照难以抉择,心里恨道:“这可怎么办?”

虽然要救家父,却也不能对自己孩子这般狠心。

左右想了想,李清照还是终于让步,与婆婆道:“清照有罪,那肚子里孩子开玩笑了。”

说着话,李清照伸手示意有人扶她起来。

赵母欣喜欲狂,忙对儿子道:“干看什么看?快将你娘子扶起来。”

赵明诚“哦”了一声,显得十分无力,又过去将娘子给扶了起来。

赵母心里欢喜,想道:“这下子才好了,孙子没有事情了。”

赵挺之也松了气,心里道:“吓了我一跳。”

李清照见公公婆婆都松懈了下来,因此不满之意又上心头,对公公说道:“清照恳求公公答应我。”

说着话,李清照便又要跪下,却被婆婆给拦住了。

赵挺之忙道:“求救之事实在难办,公公不是不帮你,你要我怎么样?”

李清照道:“公公如今已成相爷,难道在皇上面前还说不上话吗?”

赵挺之一转身,将双手向后一背,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见皇上是那么容易的吗?你以为求情是那么容易的吗?”

赵明诚道:“怎么不容易了?爹爹权力那么大……”

赵挺之再次转头,对儿子怒视一下,终于忍住怒火,道:“没有那么容易。”

李清照还道:“公公,还请相助啊。”

赵挺之脸色难看,道:“哎呀,我的好儿媳,你话说的那么容易,事情远比你想象的要难。”

赵母却是谁都不帮谁,而是在儿媳面前不断替她擦汗,道:“你切莫动气,伤了身子。”

李清照这时一心想着家父,哪里听婆婆的话?依然是紧皱眉头,嘴角弯曲,眼泪横流。

突然之间李清照内心悲痛难忍,终于没有上来气,一下子晕了过去。

赵明诚见娘子晕了过去,登时惊讶一声,忙上前去将娘子扶住,一面扶着娘子,一面说道:“娘子你怎么了?”

赵母惊讶,也忙道:“清照你怎么了?”

赵挺之惊讶万分,此刻也不想自己的什么事情了,儿媳的身体最重要了,因此脸色大变,忙上前道:“清照你怎么了?”又向门外喊道:“来人,来人,快见大夫过来。”

ps:求推荐,求收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天帝成长记 十二生肖之世界开始 都市之梦境强袭现实 僵尸小子之僵尸兵团 红楼之孤王有疾 大清奋斗史 朕的皇后太疯狂 快穿之万人迷 仙染红尘 平淡修仙路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二百五十七章 无奈奈何(二)》,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