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清照

第二百六十章 琢磨不定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相思梦 书名:才女清照

皓月虽已退出门去,此时内心牵挂李家人,也牵挂小姐,因此端着碗却一直待在门口处,并未走远。

听着小姐痛声哭泣,皓月在心里想道:“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内心痛到了极点,皓月突然将心一沉,犹如自高空坠落一般,浑身都跟着紧张和害怕起来,又好似真的是自己的心脏自胸腔处坠落下去一般,登时浑身不禁起来鸡皮疙瘩,鼻腔也是重重地呼吸了一下。

喘着粗气,皓月也觉得满眼之前都是星星了,将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快速向下抚摸了几下,也让自己顺了顺气,半晌之后,心才平静下来,想道:“小姐去求赵老爷无望,我这个下人却还能有什么办法?”

正空思无什么计较处,皓月又仔细一听,只听得小姐还在隐隐哭泣,只是哭泣之声渐渐减弱了。皓月心中想道:“小姐现在还挺着大肚子,这般啜泣,身体哪里又能承受得了?”

虽然听着小姐的哭泣之声减弱了,却还是有,皓月不忍心就要进屋去安慰小姐。刚迈出一步来,却在心里想道:“赵相公就在房中,我去又能做什么?”

对啊,自己去又能做什么?自己和小姐相知相伴,也算是知心的好朋友了,现在小姐家人有了难,自己却什么忙也帮不上,一想到这里,皓月内心便自愧不已。

突然又听身后老爷的声音道:“半夜不睡,你在这里做什么?”

皓月惊讶一声忙向身后一看。果然见老爷过来了,忙俯身行礼道:“老爷。”

本来心里想着小姐的事情,却没想到老爷突然出现。因此皓月慌忙之下,浑身都有些颤抖了,话也说不清楚。

赵挺之好似十分不耐烦,向着皓月一摆手,说道:“行了行了,这里现在不需要你在,若清照有事。老夫自会叫你的。”

皓月也不知赵老爷要做什么,只想着老爷要自己走,自己便走了吧。突然又在心里一想:“赵老爷怎么又来了?想必是来安慰小姐和赵相公的。既然如此,或许还有机会。”

如此一想,皓月内心倒是真有些欢喜,不过她还是忙点头道:“是。”

随即她俯身退了下去。

赵挺之提了提衣衫。看着皓月远去的身影。随意道:“添乱。”

又转头向门内一看,赵挺之见自己儿子正和儿媳相互依偎,虽是夫妻,可是他们二人的行为在自己眼中多少还是觉得不雅,不过又一想,寻思道:“他二人本就在房中,是我自己撞见他们这个样子的,不是他们的错。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他正想说话,却听屋子里儿子道:“娘子。事情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你道我们该怎么办?”

赵明诚话一说完,李清照便看了看相公,将手臂向上一揽,揽住相公的脖子,将脸凑近了相公的脸,二人鼻尖好似近得就要触碰。

赵明诚粗声呼吸,眨了眨眼睛,盯着娘子的眼睛,面部呆滞。

李清照咧了咧嘴,又忍住,嘴角上下移动,嘴唇变成波浪曲线,最后嘴唇一动,终于还是忍不住,哭泣了出来。又将头向相公胸口处猛然一靠,用头用力在相公胸口处撞了几下,越撞越是用力,咬着牙,啜泣哼哼着,样子十分难看。

赵挺之惊讶万分,怎么自己一向温柔的儿媳竟然是这个样子?

赵明诚忙伸手扶住娘子的肩膀,忙说道:“不要这样,娘子,不要这样,我们可以想办法,却不能作践自己啊。”

李清照终于停下来,却是歪着脑袋看向空处,哭泣道:“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既然公公不能答应,我也救不了家父,那么,那么我便随他一起回乡下去算了。”

赵明诚登时脸色一变,忙说道:“娘子怎么要走?明诚,明诚可是不想让你伤心呐!”

赵明诚一连说了两个“明诚”,那自然是强调自己了,心里其实想道:“娘子你怎么冲我发脾气?你若走了,我又怎么办?”

李清照抬眼瞧瞧相公,其实她也心知自己方才仪容尽失,而且自己方才所做事情实在难以让人接受,相公内心自然是责怪自己了。

可是自己胸腔内一团火气上来便无法消去,现在自己内心正烦,相公你就不能迁就一下自己吗?

因此李清照听闻相公的话,更是嚣张了起来,将相公向后一推,推得用尽了全力。赵明诚自然不能将娘子放开了,尽管娘子用力推自己,自己却还是要用力拉拽住她,忙道:“娘子你可切莫这个样子,作践自己并无益处。”

若自己相公对自己严厉一些,斥责一声,自己便也就消停了,可是相公不但对自己发怒的行为忍让了,而且还一直劝自己。那自己便更加娇纵了,撕扯衣物,向下挥舞着拳头,只是浑身都不消停。

赵明诚看着娘子如此疯狂,心里想着,方才娘子还是虚弱着窝在自己怀中哭泣,现在却是突然大发雷霆,举动异常,实在令自己惊讶。不过惊讶之后,赵明诚便是伤心,他心知,娘子举止异常,便是内心悲愤到极致了。

娘子内心悲愤,自己便要去安慰她。

李清照心想,相公迁就自己,自己便更娇纵了。

如此一来,二人在房中大闹了一会儿,赵挺之在门外看着,虽对儿媳这粗鲁行为心里不满,却是心一软,又想道:“李格非都要出城了,清照因此而发些疯狂,也是正常。”

低头握住了双拳,赵挺之心里琢磨了一下,本来自己还想着要去与儿媳说上一说话,却是于心不忍。自己还过去干什么?让儿媳看着自己,内心更加苦闷吗?

赵挺之干脆一转身过去,就要远去。

李清照大声哭泣着。本来还是撒娇无力,突然眼睛向门外一看,突然之间“呀”了一声,浑身缩了缩,向床内挪了一步。

赵明诚心里疑惑,娘子这是怎么回事?看着娘子目光奇怪,便一转头。顺着娘子向后看。

果然,看完之后,赵明诚也是“呀”了一声。道:“爹爹怎么在这里?”

赵挺之本来想走,却听明诚叫了自己一声,便顺势回身去看,正与明诚相对。

赵挺之内心想着。让儿子儿媳看到了。就进门去吧。

于是迈开一步便向门内行去,愁苦的脸色之中露出一个微笑来。

赵明诚也觉得顿时拘束了起来,忙站立起身来,看着爹爹,双手前前后后胡乱一放,却终究不知应该放在何处。

赵挺之与儿媳相对,温柔笑道:“清照你好些了吗?”

李清照浑身拘束难受,本以为自己方才所做的事情尽在公公眼下。公公会对自己大发雷霆,却没想到公公会对自己和颜悦色。因此竟有些受宠若惊了,忙也温柔点头,微笑回应道:“多谢公公关心,清照并无大碍。”

虽然微笑,李清照眼角却还是泪水横溢。

赵挺之现在看着自己的儿媳,却突然对她有了些许好意,现在看她,竟然对自己昔日一直议论人家而觉得愧疚了。

赵明诚这时竟然有了眼识,忙去搬椅子过来,与爹爹道:“父亲请坐。”

赵挺之看着儿子这个样子,突然眼中一亮,不禁惊讶,自己儿子竟然学会关心自己了。

不过这个念头一晃即过,赵挺之随即坐了下来,盯着儿媳看,也不等儿子儿媳问自己为何而来,直接回答道:“老夫内心担心儿媳安危,因此过来看看。现在儿媳无事,老夫也是十分放心了。”

李清照啜泣一声,伸手去微微擦拭眼角,微笑道:“多谢公公关心。”

心里虽然有些不解,公公昔日对自己并不重视,今日为何要来对自己关心非常?

李清照想了想,竟然将自己方才内心的痛苦稍稍减弱了一些,将心只放在对公公说话上了。

赵明诚却不哭泣出来,心里还想着方才爹爹说的那些话,暗暗想道:“爹爹方才将我教训了一顿,现在却怎么又来这里好言好语的,却又说给谁听?娘子她可正伤心呢!”

赵挺之其实就是因为如此,他方才将儿子数落了一通,待儿子走了以后,他却又在心里想道:“我方才话是否说得过了?儿子来与我说情,我虽不能答应他,却也用不着那样说他。”

因此于心不忍,赵挺之想着要来安慰儿子,却又不愿意拉下老脸来,将心思与夫人说了,赵母闻言,便与老头子说道:“明诚他虽然有些娇气,却也是个懂事的孩子,你现在去找他,不用多说什么,只要关心他一两句,便可将他说得开心了。”

赵挺之受夫人鼓励,便自屋里出发,来到这里,正碰见皓月,于是才有方才那一段。将皓月说走之后,赵挺之见儿子儿媳相互拥泣,心里不禁又想起了儿媳所写的那一句诗来:“何况人间父子情。”他心又想到了儿媳,儿媳在地上苦苦跪倒多时,只为求得自己一语答应她,却因此而晕了过去。

为赵家传宗接代,还要遭受精神痛苦,赵挺之突然又觉儿媳十分不容易,是人心软,因此对儿媳种种撒娇的举动只看在眼中,却不发怒。正待要走,却被儿子儿媳给看到了,因此无法,这才进来。

不过既然进来了,便要安慰他们几句。

赵挺之笑罢,见儿媳对自己微笑,全然出于表面,却不是真心,于是想道:“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又怎么会笑得出来?只不过是敷衍我罢了。”

因此将脸色也是一变,赵挺之道:“清照还想着你父亲吗?”

李清照一顿,停在原处,浑身都不动了。突然只觉内心阴沉,李清照的眼泪又不禁喷了出来,欲止不得,难以自控。

赵挺之伸手示意道:“不用忍着,你若想哭,那便哭出来就是了,不用忍着。”

李清照见公公面部表情十分认真,而且听他话语诚恳,因此也不忍了,而是放声大哭起来。

赵明诚见娘子哭泣模样,真是将女子娇滴滴的模样尽数丢尽了,不过娘子越是这个样子,自己便越是心疼,因此也不顾家父了,就当这房间之中就有自己和娘子了,便是一步抢上去,伸手将娘子的头一摸,将身子向前一靠,让娘子枕在自己肚子上。

李清照被相公一摸,更是忍不住要大哭了,左右摇晃着脑袋,口中不住地说道:“爹爹还请恕清照无能,不能将你救回来了。”

赵明诚忙回身,还欲再求一回,便与爹爹道:“父亲,你看到了吗?你难道便忍心让娘子痛苦至此吗?”

赵挺之主动前来安慰,本以为自己是好心,他夫妻二人会感谢自己,却不想让儿子给了一句严厉的问话,一方面他觉得自己有理,另外一方面便是依老而行了,自己可是你赵明诚的爹爹,你就这样和你爹说话吗?

于是一拍桌子,赵挺之愤怒着起身来,与儿子道:“你在质问我?”

赵明诚心也稍稍惧怕父亲,却还是坚持道:“并非明诚对爹爹无礼,而是现在情况,爹爹你没看到吗?”

赵挺之自然不愿被儿子质问,因此将手一背,转身过去,冷冷一“哼”,道:“我没看到。”

赵明诚哭泣道:“父亲,你切莫要对恩师下如此重的手啊。”

赵挺之猛然转过神来,指着自己的儿子质问道:“你把话说清楚,父亲如何下重手了?李格非可是受皇上旨意而被免官的,又关老夫什么事?”

李清照哭泣着,渐渐声音减弱,却听相公在和公公争辩,待听得相公要求说要公公帮忙,心里便又想道:“难不成公公改变了主意,要来帮助我吗?

一定是这样,若不然,公公现在为何又来?”

李清照内心猛烈跳动,她忙将双手在床上一按,将自己身子挺直了,与公公道:“家父与公公算是老乡,公公以往仗义,现在见家父落了难,又怎能袖手呢?”

赵挺之一拍自己的身子,心里想道:“老夫来这里看你,那是出于好心,你这个姑娘怎么不识好歹,还来问我?”

赵明诚却不管,还是对爹爹求道:“人在朝廷,不都讲究真情吗?爹爹你在朝多年,难道就真的愿意看老乡失意终老吗?”

内心愤怒至极,赵挺之又一拍桌子,怒声斥责道:“你将父亲当作什么人了?父亲对人可是那种见死不救吗?”

李清照突然又是欢喜,对公公道:“既然公公为人仗义,那便请公公施以援手,救一救家父吧!”(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收藏!风+雨+小+说+网 w+w+w+.+4+4+p+q+.+c+o+m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王与骑士物语 平行交错 英雄监狱 美女的契约保镖 那些惨不忍睹的日子 灵起苍冥 龙翔仕途 至尊血族 天道之神 单挑杀手:我是小白我怕谁

如果您喜欢,请把《才女清照第二百六十章 琢磨不定》,方便以后阅读才女清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才女清照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