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魂祭

第一百六十四章 悟道

类别:经典玄幻 作者:鬼曳 书名:弑魂祭

  生死相依,生死相合。

  生门之人未能逃去,死门之人也未能退离,巨变已成必然,只等天地道出生死。

  天地间生气与死气在刹那间融合,生门与死门也已在刹那间合一,放出无色的光。光虽不见,却已感到闪耀,闪耀的照耀着压着祭刀的生门。

  与之前相反,与之前相同,祭刀之上的生门在光芒照耀之时瞬间变大,延伸在天地间,远到不知尽头。   时间停止,空间静寂。   没有生,没有死,只有初,平静而随和。

  生气之气似融合成了天地,在众人心间侵穿梭游荡,好似一阵掠过心间的微风,轻抚着众人紧绷的心,安抚着众人暴动的元力。

  一种好似生死的感觉在众人识海间回荡,与神识相融,进入了识海深处,众人顿时有一种融入天地的错觉。

  时间似在这时候已然停止,却其实并未停止,单鸿夜并未融入天地之间,只是在生死之气间微微错愕,人也跟着苏醒。

  这样的感觉他早已领略,实际比跌水潭六十八种感觉差上不少,似其中之一,又似其中三两的融合,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对于他来说都已然不重要,这种生死天道,并不是他所寻找的道。   他要寻找的道是什么?

  单鸿夜睁着的眼再次认真的看着魔窟,也看到了天地间耸立的门,是十二道在生死卫之间的门,也是一道在天地间的门,祭刀那两柄漆黑之刃正悬在神情惊愕的生死卫中的两门之前,好似不动。

  眼打量着这般景,他却已肯定看似不动的黑刃还在动,只是很慢,似乎在这时候慢到了极致,只有心间的一点感觉。

  人想到动,天地竟也跟着动,天地间已出现二十一个门,二十一个门落在二十一个殿宇之间。错落在众多的大殿之中,有的看不清,有的就在眼前,每一个门里都传来的咆哮,带着死亡气息的嘶喊。

  门很空洞,门也圣洁,犹如天地之初就已屹立于此,却不见有什么真正的猛兽凶神走出。

  门传出的仅仅只是气势,在这些气息间,真正的嘶喊与咆哮已出现在单鸿夜眼前。

  地上雕刻的图案虽未活过来,却似有灵般露出身形,汹涌的向雕像厮杀而来,龙已在翻滚,痛得翻滚,咆哮之声响彻天地,也掩不住两条狂龙的怒意与死气。   血还未见,已有血腥传来。

  一声响彻天地的声响,雕像被狂龙撕咬的脚猛然一踏,狂啸的龙吟哑然而止,痛喊声已止,留下的只有死气,爆发出更多的血腥。

  这条龙已死,还未僵的身躯依然翻滚,天摇地晃之中,愤怒已成形,杀也已成形,那二十一道门里传来了死气,殿宇也是死气之中,犹如似要崛起的战士,遥望远方的战况。   咆哮依旧,也是龙吟。

  在雕像右侧盘绕腰间的龙猛的咬在雕像腰间,血盆大口之中已有猛烈的血腥传来,咆哮声再提,似受到血腥的刺激而战意亢奋,雕像却在这一咬之下猛然一抖,站立不稳似要倒下。

  除了他那只踏碎狂龙已惨不忍睹的脚,他另一只脚本就是残废,支持那只脚未倒下的是无数尸骸,此时尸骸的人、妖、未知的生灵已然复活,再次撑起了他的断肢,不断的在与攀杀而上的凶人狂兽搏斗,凌厉的伤痕间叠离着一条条不屈的骨脊,笔直的伸展,巍然的挺立。   他们从未抖过一下,即使是万般凶狠夺命的砍杀。

  此时的他们,看起来却要比他们之上的雕像还要雄伟,还要坚强。

  他们这般为的只是不让他们支撑着的人倒下,即使是踏着他们的尸骨依然不能倒下。   这是为了什么,是什么才能让他们有这般决心?

  就要倒下的雕像立了起来,他背狂龙咬得弯了弯腰,似乎很痛,他看起来似乎也很疲惫,立起来之时很缓慢,缓慢却未死,还带着绝境求生的生机。

  他的左手猛然抓向右肩,五指成爪抓进右肩之中,血肉横飞之时,霍然向外一拉,竟拉出一根耀眼长刺,化作一抹幽痕的深深刺在狂龙上窜的龙头之上,顿时便是翻滚狂啸。   这是什么法器?

  瞧着闪耀着诡异光芒的长刺,单鸿夜实在看看这法器究竟是什么,但不管他如何看也看不清,这就在眼前的耀眼之物,仿佛永远入不得眼中。

  看法器之时,他也看到了雕像之人低垂无力的另一只手,此时还有鲜血向下滴落,他这才明白绝然的法器就是雕像之人的右手手筋。   没有手筋的手,又怎会有力,岂不是就是低垂着?   由心震撼,震慑心扉。

  狂龙吃痛而嘶吼,强壮的身躯猛烈收缩,绞着雕像之人的断肢,勒着他的身躯,撑着他的生灵已在其中无力吼叫,雕像之人又再抖,微微倾抖,没有倒下,无力的望着天际顶端的那一个地方。

  他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未变过,即便要倒下之时,也是头也不转的瞧着。   他是在看什么?有什么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单鸿夜不禁也瞧了过去。

  天际依旧黝黑深邃,如夜的深空光亮如初,却已不再平寂,本如璞玉的天空已有一个漩涡,逆流旋转在天际之上,雕像盯的也是漩涡之处。

  单鸿夜看了许久也未看出漩涡的奇特,除了天际之上的变幻,也只是漩涡,逆流旋转的漩涡。   他到底在看什么?

  单鸿夜不禁转头看向了雕像的脸,未看全,只看到一双不展愁眉,还有一双满是担心却很是坚定的眼,这是眼瞬也不瞬的盯着漩涡中心。   “死都不惧,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单鸿夜很是不解的再次望向天际漩涡,却又瞬间转了回去,他此时才想起雕像本是无脸,这不展愁眉和那双眼又是从何而来?

  忽的一闪,他已由一侧闪到了雕像正面,完全瞧着这个脸,瞧着这双眼,他不由呆了。

  这竟然是个女人的脸,还是他熟悉的人,是白依梦的脸。

  秋水之眸,秀眉如柳,花下百合,清幽紫艳,只是这一眼,他建立不久的问道之心瞬间崩塌,心不再问道,又已问起自己。   为何,为何?

  单鸿夜平静的心在抽搐,心中已现滴落之音,不知滴落了什么,只知道滴落在远方,滴落着那道倩影。

  他还在盯着雕像的脸,雕像的脸竟在此时有了形,很似白依梦的脸,又如朗义的脸,如秦晟衣的脸,如紫楚的脸,更像是阴阳双师的脸,还有祭刀的脸,这些一一流过之后,他最后竟发现其实是自己的脸。   “这是我?”

  他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着自己,也是这么清楚的瞧着世界,他人在瞧着雕像,雕像如他把瞧着天际。

  他好似融入了雕像之中,两个他自己的脸正皱着眉,雕像里的他瞧着天际旋转漩涡,本是漩涡的地方不再是漩涡,而是一只眼,如同天睁开的一只眼,深邃黑耀的眸子正俯视众人。   这苍穹之眼之后是什么?

  单鸿夜盯着天眼,眼之后是虚无,眼之后是黑暗,他心中却升起一股必然要去的情绪,似乎那地方是神秘仙界,就是他所要的答案。   有人求生道,有人求死道,我求什么道?

  单鸿夜看着苍穹之眼,想看穿此眼后的世界,眼中似虚无,脑中在流转,将近十八年岁月倾泻,记忆深处的东西再次流转于心,有生有死,由死由生,这般的他似融入了雕像之中,他便是耸立这天际间,雄伟英姿的王者。

  “我已死,曾有生,我有生,曾已死,天道生死,我修生死,命运由天,我即把命轮回生死间!”

  气势迸发,气息转换,单鸿夜竟然此时感悟天道,只属于他的道。

  他感到这才是真正的天道,真正的生死道,但这只是感觉,对道的一种感悟,至于化成道法,还很遥远。犹如生死之间的距离,亦近亦远,有可能相距天涯,更可能咫尺之间。   瞧着苍穹之眼,他竟有着一种道不过如此的豪情。   悲鸣哀嚎,天地震怒。

  威威声响传来,四周传来的一股束缚之力顿时使得他险些窒息而亡,到此时他才明白自己就是雕像,但明白之时,雕像已然也不再是他。

  雕像踏死巨龙的脚猛然一踏,把那只未僵的巨龙真正的踏死,把突然向着前行的二十一门气势踏灭,手中长刺霍然用力,真正贯穿了龙头,也贯穿了自己。   静,不得不静。

  狂龙已死,咆哮消失,这一踏一刺把周天死气震散,也把雕像自己震灭其中,厮杀还在继续,他依旧望着苍穹,盯着神秘的天眼,说不出的憔悴无力。   天地间气势已尽,雕像的威势也已完。   他看似随时都可能倒去,倒去也意味着灭亡。

  流转间时光缓慢,慢却并未停止,生死道未成,死道还在继续。

  祭刀眼眸已凝成一点,小至近乎不见的一点,双眼煞白无珠,爆发着滔滔怒意,七祭刀两斩还在,他也还在,提着短刀的手微微上提,虚空中两把黑刃也已上提,就此破去天地之气的气势,留下他的气息。   已死破生,血溅五步。   这是第一丝血,也是夺命的血。

  不再是安静祥和的杀,有血有死,只是一刀鲜血,却已夺走了四个人的命,两道生死门,四个生死卫,此时已毫无生息,已忘却生死。

  三个死人还在惊恐的眼望着祭刀,其中领头之人眼中却很是祥和,如同享受的死去,仿佛明白这已是必然。   既是明白,那死已无惧。   这是起点,也是终点。

  单鸿夜不禁回过头,瞧着致使天地变换之人,在他望去时雕像竟也回过了头,瞧着单鸿夜,可惜单鸿夜并未看见,世界也已在此时骤变。

  天地轮转,还原如初,二十一道光柱贯天而起,露出苍穹之眼,苍穹之下已露出生死由天殿身影,也映照着苍穹之下的众人。

  殿才出现,人已消失,生死卫余下八人已是不知去向,仿佛就此消逝在天地间,二十一柱贯天,苍穹之眼霎时间缩小成星,闪耀在天际。

  没有人发现眼变星,没有人去看二十一跟光柱下的生死由天殿,所有人都在看着祭刀,他由始至终都未踏出一步,天地各处却如在他咫尺之处。

  此时杀已完,死也已完,祭刀还是祭刀,他站立在那,手上已无刀,他却就如刀,众人看着这个人,如同看着那把刀,心中只是感叹祭刀之法,暗叹道法原来可以这样。

  震撼过后醒悟,心中有道的单鸿夜醒的最快,看到了祭刀,眼中不禁升起惊讶之色,人掠地而起,向二十一光柱中最近一殿冲去。

  那个殿旁,一个人正探头探脑的瞧着殿门,似想进,又不敢进。

  方子翼与杨语痕也跟着飞去,吟杀也将飞去之时,祭刀不动的身影瞬间闪到他身前,说道:“影杀已死,我没有必要再杀吟杀,不过你若留下,我不介意免费杀你一次。”

  吟杀竟真的不再动,在祭刀闪到他之前时他就已不动,祭刀才说完,他不禁笑道:“我杀人从来不说废话。”这一句嘲讽祭刀的话音未落之时,他便蓄力闪出,用元力再次传来一句话道“幸好我明白说废话的人也能杀人,我也非常不想死。”

  吟杀已离开,比来时更快,祭刀才向单鸿夜处跟去,飞到殿门之外的单鸿夜竟惊然叫道:“是你?”    起点中文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重生之毒妃风华 异世大陆穿越之黑猫女人 黑夜王者之黑客 宠物小精灵之寂 媚鸾劫 末日传说之神迹 医学院风流宿舍 禁锢之神 红尘缘 精灵·人之守望

如果您喜欢,请把《弑魂祭第一百六十四章 悟道》,方便以后阅读弑魂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弑魂祭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