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神传

第二十五章

类别:奇幻频道 作者:张家小二 书名:弄神传

  第二十六章 净真的佛法

  十道直径超过十丈的暴风支柱拔地而起,搀杂着极多的剑刃风芒,朝着孟乌铺天盖地的攻去,孟乌也晓得时辰刻不容缓,在何奈发出至强一击之时,也操纵着黑龙朝着何奈袭去。

  两者全力一击,所汇聚的力量可想而知,黑龙与暴风之柱不断地撞击,抵消,两种不同属性的能量正以无法估量的速度累积,到最后只好眼见一团黑芒与玄青色的剑芒在互相争斗,两者叠叠不休的崩撞,发出声声巨响,震撼着附近观战的众人,此时的每一个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场中的变化,想看看这最后的结局。

  当两者的力量汇聚到了一个无法经受的零界点,便发生翻天巨响,强盗的能量球以一点为中心,朝着附近不断地分散,强盛的余波将两人狠狠的抛飞出去,何奈在空中继续反转了十多圈,才卸掉了那股毁灭之力,可爆炸产生的力量也让何奈手上不轻。

  而孟乌则清楚不支,在于何奈最后一击的对抗中就已经筋疲力尽,耗尽浑身的力量,在毁灭来的那一刻,玩如一叶扁舟一般,随爆炸产生的气浪弹飞出去。

  何奈在稳住身影后,即刻感应出不对,决断的飞入能量的余波中,搜寻孟乌,而站一旁督战的天名道长也清楚的感应出孟乌的不敌,身影一闪,便不见了痕迹,迅猛的进去余波中,找寻孟乌的痕迹。

  在经历一番搜寻后,何奈和天车宗的天名道长同时发现了孟乌,只见孟乌被爆炸产生的气流不断折返,此时孟乌已是毫无抵抗之力,被气流卷飞,何奈见状与天名道长淡淡的点头示意,何奈在体外连布十道防备结界,将暴乱的气流阻隔在结界之外,何奈抱起黑纱,初略的端详了一下孟乌的伤势,只见孟乌伤的相当重大,但并未有性命之忧,天名道长见此即刻使出道家的不传之秘――转眼转移,将两人转眼转移到场外。

  暴虐的气流在一阵生气后,逐渐的平息下来,旁边的观战之人也退出老远,静静地望着比赛的场地,期待着最后的结局。

  何奈在救出孟乌后,顺势为他顺如一股温和的真元,为他稳住恶化的伤势,孟乌在何奈输入真元后伤势拿到了抑制,孟乌此时也苏醒了过来,仰头望着何奈,脸上满是骇然,犹如不愿坚信这是事实同样,何奈对此淡然一笑说道:“没事就好,这不是生死对决,没必须这么拼命。”

  孟乌晦涩一笑,语气中领着几许感谢的说道:“确实啊,终于我也打只是你,孟墨师兄说的对,你不愧是个人才,但今天输给你也并不丢脸,今天比的真的很尽兴,半天没如此酣畅流离的比赛一场了,真是令人痛快,只是我还是也许说一声感谢。”

  何奈脸色淡若,亲和的说道:“我们是朋友就不用说这些,对吧!”

  孟乌闻言大笑道:“好,之后我们就是好朋友。”

  暗黑会的人如今也连续的过来端详孟乌的伤势,何奈把黑纱交给暗黑会的一位长老后,变回到秦风身边,有点淘气的看着她。

  天名道长此时缓缓的走向场中,对着众人说道:“我宣布,此次比赛的获胜者是何奈!”说完眼含几许不懂的表情看了一眼何奈,随即转身朝着天车宗的歇息地走去。

  在天名道长宣布截获的那一刹那,许多人还是未曾想过,何奈竟有这样实力,能够打败暗黑会的第二强者孟乌,即使暗黑会的弟子有点失落不甘,但不得不为何奈的气度所折服,孟乌在暗黑会的人带了下去疗伤。这场比赛以何奈的终于胜利收场。

  何奈拉着秦风的手,快乐的朝着落脚走去,观战的众人也都讨论纷纷各自散去。

  可在一处神奇的山洞中几个身影朦胧的正在商议着什么,只见一个白影轻轻的说道“|启禀天尊,据属下得知,术魔四人和东南三邪此次也都前来,还有那隐躲在云端的神奇之人也都前来,看来此事牵扯很大,许多隐士的修真之人都纷纷前来,看来九顶山蕴藏的至宝之谜已经传出,再加上三宗四会的掌教齐齐现身,我怕到时候在纷争时,有免不了一场大战。”

  只见那个白影冷哼一声,轻视的回到:“我魔君天尊还能怕他们不成,到时候先等他们争斗,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在适时出手,便可不费吹灰之力取得宝物。”

  而那个神奇的身影则笑道:“天尊果真好计谋,不过,天尊此次为何不叫上魔君天狼助阵,就算在智取不成的状况下那也可多几分胜算。”

  而魔君天尊则说道:“你无须多费心,魔君天狼我另有处置,尔等只需安心期待,今晚就是那天材地宝当今之日,你们只需养精蓄锐,期待时机其他之事,我自有处置。”

  而身边的几人齐声到:“是天尊。”然后便不再言语。

  而此时一样藏在神奇之地的术魔四人也再商议着对策,为首的恼魔望着四兄弟说道:“此次出世的宝物世界少见,谁具有它谁就具有一争世界的本领,现在世界妖物逐渐猖狂,这就暗示着世界将会在不久后陷入一片杂乱,到时候,谁具有霸绝的实力,谁就能主宰这个世界,所以我们必要尽全力争夺之物,到时候,我们四兄弟就能够名扬世界,割地为侯。”

  而周围的三人也都纷纷赞许,心里占满了渴求,犹如这结果近在面前。

  而在另一出隐蔽之地的东南三邪也在绝密的进行筹划,还有极多的偷窥之人在期待着那马上出世的至宝。

  而在大堂大殿三宗四会的掌教在经历选出对手后,正在绝密的进行商议着对策,以应对如今的状况,此时神剑宗主吴天崆率先说到:“此次隐士恶徒明明晓得三宗四会在云梦山举行一年一度的修真比武大会,而纷纷现身,则介绍事态的严峻,此次他们冒险前来,必定有所图,我想听听大家的看法。”

  中掌教在思考一会儿后,佛化宗掌教禧清大师说道:“就如今妖魔不顾三宗四会齐聚之威现身此地,必有必然阴谋,定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绝密,至于之不可告人的绝密如今还不明了而已,只是依老衲愚见,能吸引他们来的玩意无外乎只有平等,同样就是发生妖魔乱世的初始地,而来就是在不久这里将出现惊天动地的神器,不然,很难将这些隐居之人集合在这里,但这不过老衲的一番猜测,至于真正的缘故只怕要等事情真的爆发后才可知晓。”

  而神剑宗宗主吴天崆听到禧清大师的最后一个猜测后,清楚一惊,好像吴天崆的内心隐瞒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绝密,而此时朱雀会城主朱雀仙子则接过话说到:“以我愚见,禧清大师所言有理,至于他们来的缘故,我更坚信是前者,这一次众多邪恶之徒集合此处,说过不定是感应出了什么,才会不惧正道的威严前来九顶山。”

  而迷雾会主雾天都则深思说道:“依我看来,此次定有什么奇宝当今,才会引得众人前来掠夺,并且依我所见,那天材异宝当今的时辰也许不远了,因为这些妖物都隐躲在云梦山旁,偷窥着云梦山的一举一动,伺机以待。”

  天车宗掌教天名道长接过雾天都的话说道:“雾城主判断得有理,不过有点片面,不晓得雾城主是怎么判定这些人前来是为了天材地宝呢?”

  迷雾会主雾天都,气度不凡的脸笑泛着轻轻执着,说道:“凭直觉。”

  而天车宗的天名道长笑道:“看来城主定时晓得什么?不过不晓得城主为何不坦然一见呢?”

  迷雾会主雾天都笑道:“大师多虑了,这不过我的推测,因为他们来的用意好像不是像是期待开启那些邪恶之谜,更像是为了多宝的,因为这很清楚,因为那些人没必须冒着被三宗四成群攻之威,冒险前来,要是他们不过单纯的想看喧闹,昨晚就没必须现身,他们大可藏在一旁静静观看。”

  而在一旁的暗黑会主暗黑鉴笑而不语,不过静静的望着议论的众人,好像这些是与他毫无瓜葛,清新的喝着香茗,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丝毫不被外界影响。

  而坐在殿尾的光明会城主左秋雨则结果迷雾会主雾天都的话,说道:“雾城主判断有理,要是这些人是来看喧闹的,他们大可藏在一旁,伺机以待,可他们竟然冒着三宗四会在正道的威严执意现身,那就介绍了一些问题,这与这其中的玄妙,只怕如今还不得得知。”

  神剑宗主吴天崆神情奇特,好像他内心隐瞒着许多绝密,在众人议论一片后,吴天崆接过话题,表情威严的说道:“此次妖魔齐聚,必有不可告人之谜,所以我期望各位在妖魔莱西之际,能够同仇敌忾,不分内外。”说完眼神特意瞟了一眼暗黑会主暗黑鉴,好像在暗示着什么。

  暗黑会主暗黑鉴好像并不在乎,缓缓放下手中的香茗,清新的说道:“如果然如宗主说的那样,我暗黑会自当尽量。”

  而天车宗掌教天名道长则说道:“已经敌人已经偷窥者这里的一举一动,那我们好像也也许采取些行动对吧!”说完,环顾一眼附近的掌教宗主。

  神剑宗主吴天崆接过话说到:“那一天名老弟的念头,你觉得我们也许怎样做呢?”

  天车宗掌教天名道长看了众人一眼,谦卑的说道:“已经大家问起,那我就说一说我的意见吧!如今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所认为保不被偷袭,我们也许加强戒备,有三宗四会的分派高人扼守要害之处,以防敌人偷袭,再者能够派出几名修为高深的人对范围百里内的响动进行了解,也能够达到知己知彼的状态,以便我们早日作出对策,还有就是要派出强者对九顶山进行全方向的搜寻,并且密度要大,看似否云梦山间真的隐瞒着什么天材地宝,如果然隐瞒着什么天材地宝,那我们就要竭尽全力进行守护,决不能落在这些人手里,那样空降会威胁世界安危,自然这不过贫道的一己之见,如有不对还望大家提出,也很好尽应该的完备规划。”

  商议分配的任务后都都纷纷离去,大堂大殿中只留下神剑宗的一席人,这时,神剑宗主吴天崆对着身边的长老说道:“看来盘古之心当今的线索也已经被一些人晓得了,我暂且不追究你们的责任,待时候再是论**处罚,你如今会神剑宗多调动几名强者,暗中监视着云梦山的风吹草动,要是盘古之心当今,必然要不这办法的夺取,因为盘古之心乃至强神器,拿到他就能够在不久的未来多一份把握,如今我们已经失去了那所说地心烈焰,如今必要得掠夺下盘古之心,如今各派各城的掌教城主都已经冥冥中感应出事态的严峻,所以我们必要在他们感应出事实真相先前,发现盘古之心的坠落,并把它占为己有,好了,你快赶回神剑宗便是,这里就交给我和忧天长老便是。”

  话落吴天崆起身朝着殿外走去,脸上泛起不被人感应的邪气。

  何奈回到落脚后就开始在秦风的帮忙下加快疗伤,一夜的时辰就如此悄然远逝,邪恶之徒也并未在今夜采取什么行动,而是藏在昏暗的地点,静静地期待着时机的到来。

  何奈在经历了一夜的疗伤后,伤势已起码复原,修为也在潜移默化中缓缓朝着更高层次推进,何奈望着略显疲倦的秦风,内心甚是怜惜,何奈顺势将秦风拥入怀中,深情的说道:“再也不会让你担忧受怕了,因为从如今开始,我将给你无限荣耀。”

  秦风快乐一笑,轻视道:“就晓得骗人家。”

  何奈闻言一笑,抚揉着秦风的秀发,严肃的说道:“决不食言。”

  秦风痴情一笑,回到:“我并不期望你如此,我只期望你能陪我一路走下去罢了,你晓得吗?这不过我的一个小小的愿望而已!”

  何奈眼含柔情,安抚道:“放心,等了却了这些心思,我就带你去一个漂亮而又只有我两的地点,我们一块欢乐的日子,好了,我该去面对我也许经历的任何。”说完何奈拉着秦风朝着比赛场地飞去。

  数里的相隔对于现现在的何奈也不过一瞬罢了,何奈拉着秦风的玉手,身影由虚化实,出如今比赛场外,何奈刚一出场便招惹了众人的留意,要是往常何奈会招惹别人的留意,那纯粹就是因为他身旁有一位成鱼落雁的佳人,现现在更多的人留意何奈,那是因为更多的人看到了何奈所展露的实力,在以往各界比赛中外界的修真少年很难有人能拼进前十二强,而这一次外界的修真少年竟然占了三席,这使得许多人都觉到惊诧,更令人惊诧的是外界修真者中的令狐飞海竟然具有与修真界三大天才的实力,这更是让三宗四会的人觉到惊异差异,一时辰整体云梦山上讨论纷纷。

  何奈并不在意那些同样的眼神,对秦风嘱咐了几句后,便单独朝着比赛场中走去,今天何奈的对手是来自佛化宗有着第二强者之称的净真,而今天主持比赛的正是暗黑会主暗黑鉴。

  何奈在上前一阵寒暄问候,比赛便开始了,佛化宗的净真是个半矮半胖的僧戒,净真勃挂一串青云佛珠,手握一把金色扶尺,长相并不起眼,可身上流透着的气势却让何奈觉到惊异。

  净真眼奇妙异的望着何奈,低头道了一声佛法:“任何因果,皆如梦幻。今日见到何施主,实来宿命一缘,今日也好早了尘缘,安心修佛。”

  气啊,身边向来有一个美若天仙的知己,令人艳羡不已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小羽打工记 盛唐夜唱 男妾个个都好帅 不做丫鬟很多年:冷艳王妃 懒人长庚 考神 仙道长歌 重生之妖孽大佬缠娇妻 溺宠皇妃 金蝉佛像

如果您喜欢,请把《弄神传第二十五章》,方便以后阅读弄神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神传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