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入骨

第十章 冷血之人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桃子 书名:宠妻入骨

“那,能不能先交往,再考虑结婚。” 这理所当然的要求,冯琦雪却说得那叫一个心虚,好像自己犯了什么天大的错一样。 不是她孬,实在是凌费柏的气势太强大,本来他就是自己的上司,无形中有那种矮他一截的感觉了,现在又遇上理不在她这边的事,她难免会虚。 “不能。” 这建议显然无法让凌费柏满意,只见他危险的眯起双眼,毫不迟疑的拒绝了冯琦雪,紧抿着唇,满脸的不悦。 见他有要动怒的迹象,冯琦雪心中暗自一惊,怕他下一句就是收回之前的保证,她情急之下,抓住凌费柏的大手,略显激动的喊道:“那,那,那我们先同居。” 闭着眼,冯琦雪才能把这话给说完,原谅她本身不是什么豪放女,再加上凌费柏的眼神太过锐利,看着他,冯琦雪无法将话完整说完,要是看着凌费柏,她一定会退缩的。 这已经是冯琦雪最大的让步了,要是凌费柏再不答应,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是你心甘情愿的想法吗?” 当然不是,问的是什么废话,听到凌费柏的明知故问,冯琦雪快要哀嚎出声,看她现在像吞了黄连一样苦的表情,她像是乐意的吗? 但事实是,冯琦雪敢怒不敢言,昧着良心,她故作欢喜的点头,大声说:“当然。” “没有人逼你对吧。” 凌费柏嫌冯琦雪心里不够苦一样,再接再厉的问。 “当然。” 除了这个,不会有第二个答案,即使现在心里早已经把凌费柏这个恶魔从头到尾咒骂了一遍,冯琦雪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挂着假笑,极为配合。 “如果同居那家务活谁来做。” 凌费柏继续得寸进尺,低头看着冯琦雪依旧紧抓着自己的小手,为了保留这难得的机会,他不介意再多刁难冯琦雪一会。 果然,在听完凌费柏的话,冯琦雪下意识的更抓紧凌费柏的大手,一副深怕他甩手走人的紧张样,看的凌费柏暗自开心。 “你不是有钟点工吗?”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钟点工还是自己帮忙找的,压根就不需要她包做家务的呀,冯琦雪愤愤不平的在心里想着。 “所以你就打算只是搬进来,然后什么都不做。” 凌费柏看出冯琦雪心中的想法,直截了当的问。 这不是当然的事吗?她又不是女佣,而且她还得上班,自己再他手底下工作,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忙。 难不成要她在公司里累死累活的忙完后,回到这里,还得继续为家务活所累?那未免也太没人性了点吧,果然是恶魔。 “额,当然不是。” 可悲呀,冯琦雪完全不敢提一个不字,就算心中有多不甘,她也准备好打落门牙和血吞了。 “那是怎样。” 凌费柏实在可恶,眼看着冯琦雪都快急哭了,他还在耍弄着她,惹得她这大冷天的,居然额冒冷汗,真够变态。 “虽然我没办法所有家务活都包了,但我可以负责早餐,这样可以吗?” 这是冯琦雪所能想到自己唯一能做的一件事了,不能再多了,否则她真的会累死的。 “恩……” 这个提议,凌费柏蛮心动的,虽然一开始他只是想着逗逗她,压根就没打算真的让冯琦雪做任何家务事。 冯琦雪每天有多忙碌,凌费柏还是知道的,说心里话,他也不忍心让冯琦雪这么累。 “怎样,好吗?” 冯琦雪错将凌费柏的犹豫当做了不乐意,她紧张的心跳到嗓子眼,却故作镇定的问他。 “这可是你自愿的,说到就要做到,我不接受反悔的。” 敌不过心动,凌费柏很想吃到冯琦雪亲手做的食物,虽然不知道好不好吃,但女人不是天生都有一双巧手吗?应该难不倒冯琦雪。 “当然,当然。” 不同于前几次,这次冯琦雪还真是心甘情愿的这么回答,吓死她了,还以为凌费柏不同意呢。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不抓紧时间做早餐,是想上班迟到吗?” 不料,冯琦雪的高兴还没维持一分钟的时间呢,凌费柏马上就开始发难了,目光移到挂在客厅液晶电视上的电子钟。 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七点四十三分,距离上班时间还差一个多小时,但要做早餐,又要整理好自己,对于女人来说,时间好像太少了,还没扣掉赶到公司的时间呢。 “什么,今天就开始?” 太没人性了吧,冯琦雪低声吼道,不敢相信凌费柏这么不近人情,错了,她早该认清,凌费柏就是这么一个冷血无情,自私自利的人。 “逗你的,明天再开始,现在最重要的是,洗脸刷牙快出门,还得陪你去买衣服换上,就算你想,也没那么多时间给你做早餐了。” 凌费柏真的好过分,看冯琦雪急得跳脚,他才稍微有人性一点,不再为难她。 话说完,凌费柏这才在心里恋恋不舍的从冯琦雪的小手中抽出自己的大手,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时间紧迫,快快行动。 听到凌费柏这么说,冯琦雪才慢半拍的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可没有可穿的衣服,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是凌费柏的衣服,她自己的衣服不翼而飞,愣了一秒,她爆发出尖叫:“啊……” “凌费柏,你这个大色狼。” 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大声骂着凌费柏,除了他,冯琦雪不作他想,一定是他帮自己换的衣服,冯琦雪想死的心都有了,白白让凌费柏吃了豆腐。 卫生间里,正拿着牙膏挤在牙刷上的凌费柏听到冯琦雪那声奔溃的尖叫跟怒骂,完全不痛不痒,还颇为愉悦的嘴角扬起笑容。 “凌费柏,我的衣服呢?” 冯琦雪气冲冲的跑到卫生间门口,隔着紧闭的门,她冲着里面的凌费柏大声质问。 她气坏了,一想到凌费柏的手摸过自己,看过自己的身体,她又气又恼,以至于现在恼羞成怒,恨不得撕掉自己身上穿着的凌费柏的衣服,可撕掉她穿什么,总不能光着吧。 “你说这个吗?” 忽然卫生间的门被凌费柏从里面打开,只见凌费柏手里拎着湿透了的藕色裙子,冯琦雪定睛一看,那不就是她昨天穿的那套吗? 她满脸黑线的看着还滴着水的裙子,好半天都无言以对,她所不知道的是,这是凌费柏在开门之前,故意弄湿才拿出来的。 “你把我裙子弄成这样,我还怎么穿。” “所以我才说得陪你去买衣服不是吗?” 凌费柏故作无辜,很无耻的说着。 “我,我,你……” 冯琦雪完全说不过凌费柏这个腹黑男,成也凌费柏,败也凌费柏,她欲哭无泪了。 “可我没有衣服穿,要这么出门。” 最重要的是这点,总不能就这样穿着凌费柏的衣服,招摇过市的去逛街买衣服吧,那岂不是在昭告天下,她跟凌费柏有绝对的暧昧关系。 “怎么会没衣服穿,我的衣服可以借你穿呀,虽然不太合身,但有总比没有好。” 凌费柏说的振振有词,冯琦雪竟然无从反驳,理是这个理,可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呀。 “这未免也太不合身了吧。” 比了比自己身上大了好几号的衣服,跟偷穿了大人衣服似得,怎么出去见人呀。 “那你想怎么样?” 不意外的,凌费柏又把选择权丢给冯琦雪。 “你送我回家,我去家里换,我不要穿这样去店里买。” 其实她更想的是请假,但想到凌费柏的公私分明,话到嘴边转了弯,她选了个比较靠谱的方法。 “你想害我迟到?” 还是不意外的,虽然冯琦雪有选择权,但决定权是在凌费柏的身上,一句话,就把冯琦雪堵得死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黛玉你好 仙妃太霸道:本宫夫君谁敢动 文坛巨匠的一生:鲁迅画传 绝色凌菲:我的帅气女友 激情四溢:新鲜小情人 兽类辅导员 末世之绝巅 械命 星空帝者 无限之光明

如果您喜欢,请把《宠妻入骨第十章 冷血之人》,方便以后阅读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宠妻入骨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