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入骨

第一百二十六章 果断被嫌弃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桃子 书名:宠妻入骨

“没你在身边,我无法放心工作。”

因为这一句话,冯琦雪不坚定的心一下子就投降了,毫无抵抗力的被凌费柏带到公司里去,连同冯骥望。

因为有了凌费柏之前的杀鸡儆猴,报道了她被绑架事件的报社都受到凌费柏的报复,情况危危可及,明白凌费柏真的不好惹的媒体,就算是再想要报道凌费柏的热门事件,也不敢再继续纠缠。

所以这次冯琦雪跟凌费柏来到公司,意外的连一个媒体记者都没有看到,这个发现,让冯琦雪着实松了好大一口气。

但带着个娃上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冯骥望本就处于多动的年龄,有玩具都不知道能让他安静多久,何况是在没有玩具,身处凌费柏这间没啥娱乐的办公室。

进凌费柏的公司不到半个小时,冯骥望就开始坐不住了,一直迈着小短腿在凌费柏的办公室乱逛,偶尔还要跑出去外面,到秘书室里面去玩耍,打扰别人的工作。

冯琦雪身为凌费柏的秘书,相当清楚这群秘书的工作量有多大,虽然冯骥望很可爱,大家很想跟他玩,但现实是空不出时间去理会这个调皮的小鬼头。

深怕冯骥望打扰到大家的工作,冯琦雪跟在冯骥望的后面一直照看他,被人一直管着,冯骥望也显得相当的不开心呢。

“姑姑,我要回家,我要妈咪。”

一点都不好玩,发现这里没有可以引起自己兴趣的东西,冯骥望开始生闷气,嘟着嘴,不开心的扯着冯琦雪的衣服,嚷嚷着要回家找沈恩去。

“额,这个不行,我们要等叔叔下班才可以一起回家。”

虽然说得照顾到冯骥望的心情,这么无聊的地方,他真心是呆不下去,冯琦雪也很想配合冯骥望的,可一想到凌费柏,她又不得不硬起心肠拒绝冯骥望。

“不要,这里不好玩,要回家。”

听到要等凌费柏才可以一起回去,冯骥望就更加不满了,继续扯着冯琦雪的衣服,坚持就是要回家。

当凌费柏开完会回来,看到的就是冯琦雪被冯骥望缠着,一脸无可奈何,很是左右为难的表情。

“怎么了?”

走到两人面前,凌费柏看了看冯琦雪,又看了眼冯骥望不高兴的表情,搞不清楚状况的开口询问。

“小望觉得无聊,想回去了。”

冯琦雪哭笑不得的说着,牵紧冯骥望的手,深怕他一个没注意看好,人就跑不见了。

“要不我……”

话说完,冯琦雪也不想冯骥望在这呆的不开心,皱着眉,她扭头看向凌费柏,张嘴才说了个头,就被凌费柏打断:“不行。”

“我话都还没说完呢,你就说不行。”

太没礼貌了,冯琦雪抿着嘴,很不满意凌费柏都没给自己一个说完的机会,就直接拒绝他。

“你是不是想带他回去了。”

凌费柏不用猜都知道以冯琦雪心软的性子,要是冯骥望在坚持一会,她肯定就丢下自己,去顾这个小鬼了,所以还用得着她说完吗?

凌费柏此话一出,冯琦雪听完后,莫名其妙的就感觉心虚了,只见她眼神闪烁,硬是不敢对上凌费柏的视线。

“不行吗?”

冯琦雪是很想要理直气壮点的,可话说出口,却虚的连自己都唾弃自己了,低着头,偷偷抬眼瞄了一眼凌费柏,发现他脸色很难看后,立刻又低头,不敢看了。

忽然,冯琦雪的手被凌费柏牵住,将她连同冯骥望从秘书室带到自己的办公室,让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后,凌费柏这才沉声说道:“小鬼,你想要玩什么?”

本以为以凌费柏的性子,会直接对自己发难,没想到开口却是问了这个,冯琦雪惊讶的抬头,虽说他的口气跟讨债一样,但还是问了不是吗?

“收起你惊讶的表情,女人。”

冯琦雪毫不掩饰的惊讶惹来凌费柏没好气的捏脸,他问这个问题,有很吓人吗?

“男人,你是凌费柏?”

这作风,实在不像凌费柏,冯琦雪这不是在耍宝,而是好认真的在问,怀疑凌费柏被穿越了。

“冯琦雪……”

凌费柏瞪着冯琦雪,语气危险,不怒而威,恩,没错了,还是那个凌费柏,没有别人掉包过。

“哎呀,别生气嘛,只是你忽然变得温柔,我不太适应了。”

某种程度来说,冯琦雪说这话,算不算得上是不知好歹?兴许也是意识到自己太不知好歹了,话说完,冯琦雪就面露尴尬,哈哈哈的假笑着的看着凌费柏,在他的恼羞成怒的怒瞪下,不好意思的低头。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那么喜欢我霸道的一面。”

凌费柏坐到冯琦雪旁边的位置上去,看着她貌似害羞的样子,恶劣的又想要逗逗她,

“哪有,我喜欢你温柔,真的。”

果然,不出所料,冯琦雪又当真了,很紧张的解释,深怕凌费柏真的这么认定,那她以后可就享受不到他的温柔了。

“我记得你刚才说不适应的。”

凌费柏边说着,边欺进冯琦雪面前,而他越发靠近,冯琦雪就越发的往旁边挪,有意隔开距离。

两人这样子,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就有点像是凌费柏在欺负人,至少在冯骥望眼里看来就是如此。

所以,好歹冯琦雪也是自己的姑姑,从小就崇拜英雄人物的冯骥望梦想也是当个英雄,而现在就是他表现的大好机会,他要来个英雄救美。

只见在两个大人措手不及的时候,冯骥望一拳挥向凌费柏,而后个小胆大的他挤进两人中间,以保护者的架势挡在凌费柏面前,对他很严肃的说道:“不许你欺负姑姑。”

这忽如其来的变化,让两个大人愣住,尤其是吃了冯骥望一拳的凌费柏,当然,小孩子的拳头其实也不会痛,就只是被惊讶到而已。

“哈哈……”

很不合宜的,看着凌费柏难得错愕的表情,冯琦雪不给面子的大笑,抱着冯骥望,奖励的在他脸上亲了亲,真是太可爱了。

“姑姑?”被抱住的冯骥望很是疑惑,一头雾水的看着冯琦雪神采飞扬的表情,现在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害怕的吗?

“冯琦雪。”

而这边的凌费柏,则是被嘲笑的觉得面子里子都没了,不能对冯琦雪动手,他只能咬牙切齿的瞪着冯琦雪,要她适可而止。

“小望,姑姑好怕,他欺负人。”

冯琦雪似乎是玩上瘾了,故作害怕得浑身发抖的可怜样,指着凌费柏凶神恶煞的样子,对着想当英雄的冯骥望说着。

冯骥望当然是无条件相信冯琦雪的话,这不,才听完了她的话,冯骥望立刻露出自认为凶狠,其实很可爱的表情,努力的装出凶恶的样子瞪着凌费柏。

“冯琦雪,别闹了。”

凌费柏听到冯琦雪这么说,又见冯骥望对自己的满脸敌视,忽然觉得很是头疼,警告的对冯琦雪说着,要她适可而止。

“坏人,你还欺负姑姑,我要打电话给警察叔叔,让他们来把你抓去关起来。”

小孩子的常识还懂得不少啊,知道遇到坏人要报警,要换成别的时候,凌费柏或许还会夸他一句,但现在他报警要抓的人是自己,他没掐死他就算仁慈了,这个没搞清楚状况的小鬼。

“好,好,我们快点报警,让警察叔叔把他抓起来。”

没想到凌费柏在这边快气的吐血,冯琦雪却还嫌玩得不够,掏出手机,塞到冯骥望的手里,示意要他说到做到拨打报警电话。

看到这,凌费柏脸色都快全黑了,二话不说就从冯骥望手里抢过手机,这小鬼,还当真要拨打报警电话,真的很该打。

“啊,姑姑的手机,可恶,你还给我。”

手机被拿走,冯骥望手短脚短的,凌费柏只需要把手举高,他就够不着拿不到,这可他给气的跳脚,鼓着脸,他生气的想要把手机抢回来。

“闭嘴。”

怒瞪了冯骥望一眼,把小孩子吓得噤声后,凌费柏这才看向冯琦雪,好气又好笑的说:“很好玩吗?”

“是啊,你不觉得吗?”

完全不怕凌费柏的恶脸,冯琦雪嬉皮笑脸的点头,还很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是不是太宠你了,现在你一点都不怕我了。”

凌费柏内心倍感无奈,没好气的捏了下冯琦雪的鼻子,但也没真生气就是了。

“我怕你呀,你刚才不就被你吓到躲在小望后面发抖。”

冯琦雪揉了揉别捏红的鼻尖,依旧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笑的灿烂的看着凌费柏,显然能整到凌费柏,让她心情极好。

“小鬼,想不想要吃蛋糕?”

凌费柏听了冯琦雪的话,一阵无言以对,看到一旁还对自己一脸戒备的冯骥望,他无奈叹气,发现跟孩子相处真的很难。

想到冯骥望对蛋糕的执着,他长手一伸,将冯骥望抓到自己的面前,没好气的问着他。

听到有蛋糕吃,冯骥望立马忘了其他,双眼一亮,用力的点头,大声的应道:“恩,要吃。”

结果最后不止是蛋糕,凌费柏还把自己的办公室变成了游戏室,让人买了当下最流行的游戏,还有各种玩具,才算是把一直嚷嚷着要回家的冯骥望给留住,至少在下班之前,都没有听他在提起过。

第二天还是照旧,因为凌母等人还是没有找到满意的酒店,试吃之旅还没有结束,还是照样没心没肺的把冯骥望丢给了凌费柏。

明明最想要留下冯骥望的人是凌母,结果她倒好,人留是留下来了,她却忙着别的事情没空照顾小孩子。

面对这样的结果,凌费柏也是很无奈,但还在,昨天后来在凌费柏办公室玩的很开心的冯骥望,这才一点都不排斥去跟凌费柏一起去公司,反而很是期待。

只是,看着自己的办公室变成了游戏室,他的大屏电视机从来只播放新闻的,现在却变成了游戏屏幕,游戏吵杂的音效跟一大一小玩游戏时候的尖叫,在在都影响了凌费柏的办公效率,事情会变成这样,凌费柏算不算得上是自食恶果?

早知道,他就不该为了贪图一时的轻松,让人找来游戏打发冯骥望,凌费柏无声的叹气,看着玩的很激动的一大一小,现在后悔也是来不及了。

“吵到你了吗?要不然我们出去玩?”

凌费柏微不可见的皱眉,原本专注在电视屏幕上的冯琦雪还是细心的发现了,意识到自己玩的太疯,又想到凌费柏最喜安静,冯琦雪停下动作,很知趣的询问。

“没有,我要去开会了,你们两个在这期间都得待在这里,不要乱跑。”

凌费柏摇头,看了下时间,离开会时间不到五分钟,要离开冯琦雪一会,他走之前,很不放心的叮嘱,但这话听着,格外像是在对调皮的小孩子说一样。

冯琦雪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别把我当小孩子行吗?我是不会乱跑的。”

“我知道,我主要是对这小鬼说的。”

识时务者为俊杰,在这个时候,凌费柏也不会硬要跟冯琦雪在这个问题上争辩太多,免得她一个不高兴,还真的就给他乱跑了,所以话锋一转,凌费柏指向了无辜的冯骥望。

“我才不会到处乱跑。”

完全忘了昨天还没有这些游戏玩具之前,自己是如何在这三十二楼乱跑的冯骥望很振振有词的反驳了凌费柏的话,那委屈的样子,好像凌费柏这么说,是冤枉了他。

凌费柏有听到冯骥望的话,却当做听不到,拍了拍他的头,之后便离开了。

而在凌费柏离开后好一会,冯琦雪的手机响起,看是陌生号码,冯琦雪习惯性的拒接,但不到一会儿的时间,同一个号码又打来,如此重复几次,冯琦雪没有觉得烦,冯骥望都开始烦了。

“姑姑,手机好吵。”

都影响到他玩游戏了,冯骥望指着冯琦雪的手机,意思很明显了,要她快解决掉这烦人的手机。

冯琦雪大可以关机,但想到关机要是有别的人找她,要是找不到人大家又会很紧张,无奈之下,冯琦雪只好不情不愿的接通电话。

“喂,请问哪位。”

冯琦雪没好气的喊着,似乎想要透过糟糕的语气,让手机那边的人清楚的知道自己很不爽他的一再纠缠。

“声音听起来很精神呢,冯琦雪。”

是很熟悉的声音,带着一点点难以察觉的戏谑,但冯琦雪还是呆了呆,没认出来是谁。

“你是谁?”

对方仿佛跟自己很熟稔的对话还是没有换来冯琦雪的友善,既然想不起对方是谁,那只能证明一点,这不是个重要的人。

“这才几天,你就忘了我?”

好遗憾的声音又传到冯琦雪的耳边,带着无法忽视的不满,活像是冯琦雪忘记了他,是件相当严重的事情。

不过他的话也给了冯琦雪一些线索,几天没见面,那就说明这阵子才见过面的咯,又加上声音很熟悉,冯琦雪努力的在脑海中过滤掉这阵子来见过的人,一个人影渐渐在脑海中清晰起来。

“罗?”

冯琦雪还是比较熟悉这个名字,惊讶的大叫,拿开手机,看了眼上面的联系号码,仿佛见鬼了一样,开始考虑挂电话关机。

罗可是相当于冯琦雪的黑暗记忆,他一出现,就像是在提醒冯琦雪那几天所受的折磨,好不容易忘记的害怕,又有涌上心头的迹象。

“是向毅,我说过的吧,罗只是我暂时的名字。”

假装没发现冯琦雪对自己的排斥,手机这边的向毅一向冷硬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很乐意向健忘的冯琦雪再做一次解释。

管他叫什么名字,都跟自己无关的吧,冯琦雪忍住想要挂电话的冲动,在小孩子面前乱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依旧是没好气的说:“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你出院那天我人没在国内,没空去送你,我真的感到很遗憾。”

这算不算牛头不对马嘴,冯琦雪问向毅找自己有什么事,他干嘛忽然提起这茬?

“你到底想说什么?”

原谅冯琦雪跟向毅天生没有心电感应,他不把话说明白,冯琦雪压根就不知道他这般拐弯抹角的到底是想说什么。

很不耐烦的冯琦雪说话的口气越来越不好,连脸色都很糟糕,很显然,她对救了自己的向毅一点好印象都没有,其实冯琦雪也不知道自己是向毅救得,没有人跟她提起过。

“跟我见个面吧,挺想你的。”

说到自己的目的,好吧,既然冯琦雪如此不耐烦,向毅也就干脆一点,但他话说出来,冯琦雪又很希望他继续顾左右而言其他了。

“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再见,请不要再打来烦我。”

听了向毅的话,冯琦雪很果断的把话给说完后就挂断电话,一连串的动作做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的,但天知道,她紧张,噢,不,是吓到手都在抖。

绝对没想到自己会有被挂电话的一天,而且那个人还是个女人,向毅难得的呆了一秒,忽然,他又大笑,生气吗?倒是没有,只是对冯琦雪,更感兴趣了。

“这样真的好吗?冯小姐可是个有身孕的孕妇,你这样吓唬她,小心出问题。”

一旁作为向毅的贴身保镖夜锋,两人二十四小时都会在一起,向毅对夜锋极为信任,而他所知道的事,夜锋自然也是无意外的会清楚。

他始终面无表情,但说出的话,却是充满了对这个有着恶趣味的上司的无奈,。

“她没有那么脆弱。”

要是那么不堪一击,那可就不好玩了,向毅放下手机,真听冯琦雪的话,没有再打电话过去骚扰。

不过他的听话,似乎更让人不安吧,站在一旁的夜锋看着高深莫测的向毅,有时候,就连他也不知道向毅心里在想些什么。

“谁得罪你了,怎么一脸气呼呼的样子?”

开完会回来的凌费柏,正好碰到冯琦雪挂完电话,坐在沙发上生气的样子,靠近她,端详着她怒气腾腾的摸样,凌费柏即紧张又关心的问着。

难道在他开会的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又有人闯进他的办公室给冯琦雪气受了?

“姑姑接了电话后就很生气,很生气。”

面对凌费柏的关切,冯琦雪还没有想好说辞,并不想让凌费柏太过担心,有意要隐瞒向毅打来电话的这件事,一旁的冯骥望却先她一步邀功的说着。

“恩,知道了,你去外面秘书室去找杨心妍,她那里有蛋糕。”

听到冯骥望这么说,凌费柏的表情微变,摸了摸目光炯炯的冯骥望,知道他图的是什么,也很大方的满足他,顺便打发他离开一会。

冯骥望离开后,凌费柏这才将注意力放在冯琦雪身上,看着她,他语气听不出喜怒的问:“谁打来的?”

“向毅。”

在凌费柏的逼视下,冯琦雪说不了谎,只能喃喃的将向毅的名字说出。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我的联络方式的,我没有给过他。”

冯琦雪连忙撇清,就怕凌费柏有不该有的误会。

“我知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没有误会什么。”

冯琦雪紧张的样子让凌费柏缓了缓表情,看起来不再那么生气,将她揽到自己的怀中,冯琦雪的头靠在凌费柏的胸膛上。

“他找你干什么?”

凌费柏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就知道没有这么快过关,凌费柏不会这么快放弃追问,要不要说实话呢?冯琦雪苦恼着。

“别对我说谎,嗯……”

似乎清楚冯琦雪的小心思,正当冯琦雪还在苦寻不到一个好借口的时候,凌费柏的话又传入冯琦雪耳中,当下就把她那一点点小心思都给拍的灰飞烟灭了。

“他说想我要约我见面。”

几乎是一秒钟就把给说完,冯琦雪用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回答,内心无限的希望她这快速的语调,能让凌费柏听不清楚自己说的是啥。

“什么……”

可惜,冯琦雪的希望放在耳朵好使的凌费柏身上是白搭了,他听得很清楚,而后,暴怒的他控制不住怒吼一声,那样子,很像是要去找向毅拼命。

“别激动,别激动,我这不是没答应他吗?而且我还狠狠的警告他,还挂了他电话。”

见凌费柏如此,冯琦雪连忙抱紧他,很紧张的跟他说后续,真的担心他气到失去理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黑羽之舞 玉碎 关于爱情那些事儿 阴阳鬼算 独医无二 金玉瞳 寒门贵妻 贪欢醉 假如谎言有结局 天使圣王审判庭

如果您喜欢,请把《宠妻入骨第一百二十六章 果断被嫌弃》,方便以后阅读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宠妻入骨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