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入骨

第一百七十七章 禁吻一星期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桃子 书名:宠妻入骨

宋柔柔的话让仁学勤跟凌费柏两个人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的,冯琦雪闻言,眼露质疑的看向凌费柏,后者脸色越发铁青了。

“柔柔说的是真的?”

冯琦雪不可置信的求证,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凌费柏,要他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么一想就奇怪了,这阵子凌费柏跟向毅走得近已经就是一件离谱的事,现在还跟仁学勤凑在一起,冯琦雪脑袋顶上全是问号,正等着凌费柏给自己一一解答。

“我跟学勤不可以私底下见面吗?”

凌费柏没有正面回答,企图糊弄过去的顾左右而言其他,但他的表情极不自然,一看就知道是在心虚。

冯琦雪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宋柔柔那么说,然后脑子就一片混乱了,好像一直理不清的事情,就快要有个头绪了。

“你们有什么事情值得私底下见面的?”

内心在告诉自己要相信凌费柏,就算是跟仁学勤私底下见面也不是什么大事,她何必这么敏感,这么紧咬着这件事不放。

可内心深处隐约不安,冯琦雪不舒服的皱着眉,好讨厌这种感觉。

“小雪,不要逼问了,我们见面,只不过是男人间偶尔的邀约而已。”

仁学勤见凌费柏被冯琦雪逼问着,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要站出来替凌费柏解围。

但他不要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更让冯琦雪觉得疑点重重了,仁学勤可是什么事情都不会瞒着宋柔柔的,而如果真的跟凌费柏见面只是普通的邀约,何必搞得那么神秘。

冯琦雪疑惑的微眯起双眸,抿着嘴,她对仁学勤说的话一个字也不信,反而是用着很肯定的表情,斩钉截铁的说:“你们有事瞒着我跟柔柔,对不对。”

“……”

凌费柏无法对冯琦雪说谎,但他也不能承认,所以面对冯琦雪的逼问,他只能选择沉默。

但他的沉默不就是说明了一切,冯琦雪有些恼意的咬着下唇,看了眼凌费柏,又看了看仁学勤,不知为什么,她脑海中闪过一个讯息,还没反应过来,话已脱口而出:“老班这次当卧底的事,该不会你早就知道了吧。”

所以说,有时候女人太聪明也不见得是好事,冯琦雪没问一句话,凌费柏的心尖就颤抖一下,就怕冯琦雪发现什么端倪。

结果还是瞒不过冯琦雪,给她开个头,她直接就联想到了尾,仁学勤跟凌费柏此时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尤其是仁学勤,对上宋柔柔也逐渐产生怀疑的眼神,背冒冷汗了都。

“……”

冯琦雪这次问的,同样是凌费柏无法回答的,一回答就完了。

要是被冯琦雪知道是他跟向毅出的主意,决定让仁学勤去当卧底的话,冯琦雪绝对会跟自己翻脸的。

因为她肯定就会认为宋柔柔今天会跟仁学勤闹着要分手是自己害的,到时候她会心生愧疚,跟自己过不去。

光是想到有可能惹冯琦雪翻脸,凌费柏哪里还敢说实话。

冯琦雪不喜欢凌费柏现在的态度,沉默不代表事情就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只见她板着脸,也明白凌费柏真不想说的时候,无论她怎么逼问他都不会开口,与其站在这里跟他大眼瞪小眼的耗着,她倒不如一个人去静一静。

而宋柔柔这边嘛,因为冯琦雪的猜测,她一改刚才急着跟仁学勤撇清关系的冷漠样,早就揪着仁学勤的衣领,霸气且强悍的扯着仁学勤离开,他们需要更深入的交谈。

仁学勤在这件事情上是何其的无辜,谁都想不到,最倒霉的却是他,冯琦雪冷眼的看着仁学勤投来的求助目光。

无情的将头一撇,她倒是希望宋柔柔可以从仁学勤口中问出点什么来,哪里还会好心的去帮忙。

“你要去哪?”

仁学勤被宋柔柔拖走后,冯琦雪冷着一张脸,看都不看凌费柏一眼,转身就要走,

凌费柏紧跟随后,冯琦雪这是往房间的方向走去,还在那边明知故问着,冯琦雪都懒得理他了。

见冯琦雪不复刚才的热情,现在彻底无视自己,凌费柏在心里把宋柔柔给臭骂了一遍,自认倒霉的摸了摸鼻子,照样不死心的跟在冯琦雪的身后。

冯琦雪一走进房间,凌费柏也跟着要进来,却被冯琦雪伸手挡住,抬起小脸,怒道:“我要一个人静一静,你暂时离开。”

“我拒绝。”

笑话,那怎么行,真让冯琦雪一个人静静,那不知道后果会怎样,凌费柏说什么都不会同意。

比力气冯琦雪比不过凌费柏,只见他轻轻松松的就将推开,硬是挤进房间,冯琦雪见此,气到说不出话来。

好啊,既然他那么喜欢呆在房间,那她离开总行了吧,冯琦雪赌气的在心里这么想着,当下心动不如行动的就要离开,想当然,这也就只能想想,她要走,凌费柏还不让呢。

从冯琦雪背后抱住她,另一只手甩上门,这下冯琦雪是出不去了,被钳制在凌费柏的怀中,冯琦雪咬咬牙,愤声道:“你松开我。”

“不行,我松开后你要是丢下我就跑了,那我怎么办。”

凌费柏这是倒是知道要说话了,耍无赖谁家强,当属凌费柏这一家了,紧紧的从冯琦雪的后面抱着他,无论冯琦雪怎么挣扎都甩不开他,气的冯琦雪越发的咬牙切齿。

“我不会跑的,你先放开我。”

无奈之下,冯琦雪只好先给出口头保证,至于他放开自己后,她要不要信守诺言那再说。

可惜冯琦雪这点小聪明斗不过凌费柏,他下巴抵在冯琦雪的肩膀上,摇了摇头,坚决道:“不行,你气消之前,我都不准备放开你了。”

凌费柏真的是无赖到了一个极点,这是从跟冯琦雪多次交手中得到的宝贵经验,冯琦雪对耍无赖完全没有抵抗力。

可不是嘛,听了凌费柏的话之后,冯琦雪一下子就焉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凌费柏,你不能这么无赖。”

冯琦雪抬脚,这次真的是要下狠心的痛踩凌费柏一脚,迫使他放开自己。

而本来可以轻轻松松躲开的凌费柏,却在耍心机,卑鄙的故意不躲着点,让冯琦雪准确的踩中自己,一是真的很痛,二是为了博同情,凌费柏发出一声疼痛的闷哼声,声音虽小,效果却比夸张的大喊大叫来的更有效果。

没料到真的会踩中凌费柏的,冯琦雪很自信以凌费柏的伸手绝对是逼得开,才敢下痛脚,没想到真踩着了,冯琦雪反而不好受了。

耳边听着那声闷吭声,冯琦雪心一软,扭头看向凌费柏,发现他额冒冷汗,一副隐忍的模样,似乎真的是痛到极点。

“你干嘛不躲开,你故意的是不是。”

话虽如此,就算真的是故意的,冯琦雪也照样会心疼,满心愧疚的看着凌费柏,这气都消了一大半了。

“若我说是呢?”

冯琦雪的着急让凌费柏心情愉悦,掩饰不住的嘴角微扬,即使明知道现在是在吵架中,他不该表现的这么高兴,但还是忍不住。

冯琦雪看他这个样子,气不过的真想再踩一脚,可恶,他就是吃定了她了。

“我真的很气你。”

冯琦雪不高兴的嘟着嘴,粉拳软绵无力的捶打着凌费柏的胸口,那力道真是不痛不痒的,说是按摩还更贴切一点。

“我知道。”

凌费柏听了,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而后很干脆的说:“对不起。”

这道歉太过干脆,反而显得他更心虚,冯琦雪瞅着他,慎重的问:“你跟老班瞒着的事,连我都不能说吗?”

冯琦雪直觉这事跟自己脱不了关系,难过的看着凌费柏,她是真的不喜欢这被瞒在鼓里的感觉。

“你信我吗?”

凌费柏一贯的风格,喜欢不答反问,丢给冯琦雪一个难题。

冯琦雪皱着眉,沉默了老半天,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我当然是信你的,可是……”

冯琦雪还有后话,但凌费柏只想要听前面的部分,所以他用指覆在冯琦雪的唇瓣上,冯琦雪要说的话被打断了。

“既然你信得过我,那你到底有什么可担心的,我会害你吗?”

凌费柏目光深沉的盯着冯琦雪的看,冯琦雪被这样的目光震撼住,在内心纠结了老半天,俏脸都快皱成一团,这才吐出两个字:“不会。”

“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这件事我有无法对你说的原因,等告一段落之后,你还想知道的话,我会跟你说的。”

只求到时候你不要发太大的火,看在宝宝的份上,胎教很重要的,凌费柏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冯琦雪不知道凌费柏一肚子的坏水,听他这么说,本来已经就消了一大半的怒火现在彻底随风飘逝了,但总是还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

“哼,你现在不跟说,那我要你付出代价。”

冯琦雪露出奸笑的看着凌费柏,眸中有着深深的恶意,凌费柏看的惊心,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可以问是什么代价吗?”

“我要你一星期内都不准吻我,从现在开始,要是你犯规的话,哼哼,那我就搬去跟柔柔一起住,反正我现在是患难姐妹,还可以互相扶持。”

冯琦雪话说完,只觉得那叫一个痛快,而有人开心了,自然就有悲惨的人,凌费柏无法接受,频频摇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剑绝九天 选帝侯之地球篇 哈利波特之存在 异界忍术风云 恶魔的专属情人 精灵玛雅 公主,小僧有礼了! 境界的记事本 高达之科学侧管理者 心理梦之迷梦

如果您喜欢,请把《宠妻入骨第一百七十七章 禁吻一星期》,方便以后阅读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宠妻入骨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