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入骨

第二百三十九章 重色轻友的家伙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桃子 书名:宠妻入骨

“不要。”

凌费柏的要求被冯琦雪颇有个性的直接拒绝了,头一扭,继续啃她的水果,看都不看凌费柏一眼。

拜托,他觉得自己身体被女人碰触了浑身不自在,她更觉得被他用别的女人碰触过的身体抱着,她才浑身不舒服呢,

“老婆。”

凌费柏死皮赖脸上了,冯琦雪接二连三的拒绝虽然是打击到了他,但凌费柏依旧不依不饶,赖坐在身边,不管不顾她的尖叫挣扎,喊了她一声,硬是抱她。

“你们真是够了,这开派对呢,还是看你们主演秀恩爱啊?”

冯琦雪的挣扎在这群人看来就是在秀恩爱,那光芒闪的大家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而有人这么说,显然是两人的行为已经惹众怒,有人继卓伊任之后,第二个受不了了。

而那个人就是古习也,他正一脸不爽的看着冯琦雪跟凌费柏,语气十足酸的说着。

而他说话的时候,怀里正抱着自己带来的女伴,要说他吃味了吧,但他怀里有美女,有什么好吃味嫉妒的。

“羡慕就自己也找一个。”

凌费柏真是不怕公然得罪人,怎么打击人怎么说,古习也要是能像他这么幸运找到自己所爱的女人,他早就主动出击短时间内把人家给把到手了,哪还用得着现在抱着一个逢场作戏的女人?

这可不,凌费柏凉凉的一句话,就彻底点燃古习也内心的嫉妒,这是找就可以找得到的吗?心灵伴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啊。

但就算大伙被凌费柏气的内伤不已,但事实上,他们拿他无可奈何,只能一个个找借口带着女伴离开,与其留在这里受气,他们还不如出去寻乐呢。

眼看着一个个都走光了,只剩下一片热闹过后的狼藉没有人收拾,冯琦雪横看了凌费柏一眼,幸灾乐祸的说:“看你做的好事,人都给你全气跑了。”

“跑了才好,剩下我们两个人不更好。”

自己的好兄弟全被自己气跑了,凌费柏却一点愧疚反省之心都没有,还格外的开心,紧抱着冯琦雪不放,头埋在她颈间,颇带着点赖皮的反驳着冯琦雪。

冯琦雪听着,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指了指楼上的方向,对凌费柏皮笑肉不笑的说:“怎么会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呢,你忘啦,被你整惨了的卓伊任可还在楼上陷入一大群女人中无法脱身呢。”

冯琦雪这话算是提醒了凌费柏,只见他立刻露出懊恼的神情,他怎么就忘了,还有个麻烦的家伙还没走呢。

“我们可以当他不存在的。”

凌费柏虽然懊恼,但也敢厚着脸皮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冯琦雪听着,忍不住失笑出声,亏他真敢说。

面对一直粘着自己不放的凌费柏,冯琦雪一推再推,后者却总是有办法在她推离的后一秒又自动黏上来,这让冯琦雪很是无奈跟头疼。

“那么多人,那么大的动静,你有办法当他不存在,我可没有这个能力,你快给我松开,我要去睡觉了。”

这个派对一点都不好玩,更像是个闹剧,冯琦雪看的都觉得发困,现在好不容易散场,她没心思再陪凌费柏玩下去。

“就不。”

冯琦雪一心想去睡觉休息,一觉到天亮,凌费柏却不肯放人,动手动脚的想要更多,把冯琦雪给逗弄得无可奈何,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冯琦雪举双手投降了,凌费柏越发的无赖,她就越发的无力,看着明明只喝了一点酒,却表现的像是醉酒了一样,像个孩子一样不依不饶的耍无赖的凌费柏,她只有哭笑不得的份了。

凌费柏闻言冯琦雪这问题,抬头,眼中透露着狡黠的看着冯琦雪,捏着她的下巴,对着她微微嘟起的小嘴吻了下去,而后得逞的说:“我想这样。”

这某种程度来说,冯琦雪算是被凌费柏调戏了吧,冯琦雪被凌费柏这忽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措手不及,难以抑制的脸红了。

“你又这样。”

冯琦雪娇嗔的拍了一下的凌费柏的胸口,却没有拒绝,当凌费柏再次靠近的时候,她被动的接受。

第二天,当他们醒来的时候,昨晚开派对过后的狼藉已经被人收拾干净,两人醒来后再房间磨叽了好一会后,在懒洋洋的一起手牵着手走出房间。

本以为这儿会恢复两人之间的安静,没想到当他们来到客厅的时候,看见横躺在沙发上的卓伊任。

凌费柏跟冯琦雪面面相视,冯琦雪无言的努了努嘴,要凌费柏好好处理卓伊任的意思表现的非常明显。

凌费柏安抚的摸了摸冯琦雪的头,冲她点了下头,无声的说了句,看我的。

冯琦雪却相当不捧场的冷笑一声,卓伊任有多难缠,她又不是不知道,昨天晚上凌费柏这么整他,卓伊任没找机会反击回来那就怪了。

被冯琦雪如此看扁,凌费柏肯定不会服气,登时冲她挤眉弄眼的,似乎是想要力证自己的实力。

一旁打从他们出现就盯着他们看的卓伊任看这两人旁若无人的眉来眼去,本来就心里有气的他现在更是一肚子的火。

“你们两个够了没啊,没看到我还在这里吗?”

卓伊任气的霍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不要脸的挤在两人中间,不许两人继续挤眉弄眼下去。

“对哦,你怎么还在这里。”

卓伊任想表达的分明不是这个意思,凌费柏却很懂得装傻,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相当“惊讶”的看着卓伊任,明知故问着。

卓伊任真不是个容易给激起怒火的人,但凌费柏这样真的很气人,毫无意外的,卓伊任听了之后为之气结,恼羞成怒的想杀了凌费柏的心都有了。

“我一直都在这,你眼瞎我不怪你。”

卓伊任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咬牙的怒道,那双快喷火的眼睛看的冯琦雪触目惊心,就怕卓伊任忍不住冲动跟凌费柏打起来,波及她这个无辜的小女子。

“你确实不应该怪我,谁让你存在感这么的低。”

论起谁更毒舌,就算是卓伊任也不见得会是凌费柏的对手,凌费柏一句轻描淡写的话,瞬间就把卓伊任给打击的大受内伤。

凌费柏绝对是个重色轻友的人,打击完了卓伊任后,他搂着冯琦雪,一改面对卓伊任时候的毒舌,温柔的问冯琦雪:“早餐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煮。”

“给我来份咖啡配三明治就好了。”

冯琦雪这还没想好自己要吃什么,刚才被凌费柏打击惨了的卓伊任却莫名的满血复活,反应极快的以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着。

凌费柏闻言,冷瞥了他一眼,还蛮小气的说:“我好像没问你吧。”

“干嘛这么计较,反正都是要动手了,我的又不难做。”

卓伊任假装没听出来凌费柏的不高兴,莫非是物以类聚,卓伊任也是个很无赖的人,冯琦雪听着他的话,暗自咋舌,无言以对中。

“我顺便都好,你煮什么我吃什么。”

冯琦雪不想加入这场战争中,快速的说完这么一句话后,她假装忙碌的拿起电视遥控器,双眼很忙碌的一台一台挑选她要看的。

凌费柏见她如此,觉得她这个爱丢下老公“逃跑”的女人很可爱,要不是卓伊任杵在他们中间,他真想走过去逗一逗冯琦雪。

卓伊任也不晓得到底存的什么心思,好像是赖上了凌费柏了吧,凌费柏决定无视掉他往厨房方向走,他居然也跟着凌费柏一起去厨房。

而且凌费柏明明就是在张罗冯琦雪的吃的,卓伊任却在一旁指手画脚的充当大厨只动嘴皮子指挥凌费柏。

卓伊任这样的行为,看着就是在存心想要激怒凌费柏,好在凌费柏够聪明识破了卓伊任的计谋,对于他的各种挑衅,他都当做没有听到,没有看到,任由他去说个够。

凌费柏的视若无睹,充耳不闻瞬间让卓伊任成了一个人在唱独角戏,但看着他非但不气馁,反而越挫越勇。

卓伊任越发幼稚过分,不但光耍嘴皮子,而且还手贱起来,凌费柏正在给冯琦雪准备做松饼,卓伊任不甘被无视,居然拿着面粉就要再往已经调好的面粉糊里面倒进去。

卓伊任的小动作被凌费柏看见了,即时出手阻止,冷瞪着他,没好气的说:“你到底想干嘛直说,不要弄这么多小动作。”

这可是要给冯琦雪准备的早餐,凌费柏哪弄容许卓伊任这么乱来,也真亏得他能忍卓伊任这么久了。

“终于搭理我了?”

卓伊任看着凌费柏略显紧张的样子,冷笑,被无视了这么久,他不找机会报复回来才怪。

“……”

凌费柏压根就不想搭理他好吗?顺利把面糊从卓伊任的手中抢救回来后,他拿在手中,又不理人了。

“你这重色轻友的男人,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

见凌费柏又恢复爱理不理的样子,卓伊任无法沉得住气来,气急败坏的嚷嚷着,在外面客厅的冯琦雪听到了,幸灾乐祸的笑着。

“不觉得。”

是个男人本来就会重色轻友,哪点过分了,凌费柏还真不这么觉得了。

“你……”

卓伊任抖着手指着凌费柏,老半天都说不上一句话来,好半响后,他似乎是终于认清了现实一样,一下子泄了气,整个人垂头丧气的看起来好不可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替身王妃 重生之医冠禽兽 精灵之刃 神兽王座 君知妾有夫 龙帝至尊 非典型性影后 邪魅王子赖定你 官途大道 天妒之族

如果您喜欢,请把《宠妻入骨第二百三十九章 重色轻友的家伙》,方便以后阅读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宠妻入骨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