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入骨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大结局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桃子 书名:宠妻入骨

“怎么了,你是在哭吗?发生什么事了?”

冯琦雪那一声带着哭腔的叫唤顿时就让凌费柏急了眼,霍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哪管得着接下来他的行程还排的满满的,现在无论谁来跟他说什么,他都得去医院看一看冯琦雪才会放心。

“刚才护士来跟我说,宝宝发烧了,我好担心,要是他一直不退烧的话,那怎么办,都怪我,没保护好自己,才害他现在这么受苦。”

总算是联络上了凌费柏,冯琦雪心里憋着的郁闷一下子就对凌费柏宣泄出来,边无法抑制的哭着,边语无伦次的自责着,凌费柏听着,心都揪痛起来。

听到孩子发烧,他也急,但说实话,更令他担心的是冯琦雪,抓起放在桌上的车钥匙,他一心想赶去医院。

“老婆,你先不要慌,我现在就去医院,你等我。”

凌费柏说着,人已经来到门边,正打开,赵欣颖人就站在外面正准备敲门,凌费柏一个没注意,两人差点就撞到一块,还好凌费柏反应快,及时后退一步。

赵欣颖见凌费柏拿着手机,表情急切的样子,眨了眨眼,她装作没看到,以公事公办的嘴脸将手中捧着的文件递到凌费柏面前,很强调的说着:“凌总,这是刚拟好的合同,请您现在过目签名。”

“放我桌子上,我回来再看。”

赵欣颖如此强调,但凌费柏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不耐烦的作势要推开还挡在门口的赵欣颖。

赵欣颖就像是个睁眼瞎一样,对凌费柏的急切离开视若无睹,依旧固执的维持将文件递给凌费柏的姿势,一字一句,字正腔圆的说到:“凌总,这是急件。”

“那又如何,我说放着就是放着。”

敢威胁凌费柏而不会被他冷眼相对的不多,偏偏赵欣颖这辈子都不会是其中一个,因此,她的话,毫无意外的惹毛了凌费柏。

只不过他现在没有时间跟她计较,皱着眉,见赵欣颖还不让开,冷若寒冰的看着她,道:“让开。”

赵欣颖被凌费柏这样冰冷冷的眼神震撼住,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一触及到凌费柏的眼神,立刻住了嘴,吓得心头打颤的往旁边挪了挪,让凌费柏得以顺利离开。

看着凌费柏火急火燎般疾走离开的背影,赵欣颖抓紧了手中的文件,死死的咬着牙,眼中全是不甘心。

凌费柏很快就赶到医院,来到的时候,冯琦雪依旧掉着泪,见到凌费柏,她泪眼婆娑的哑着声喊道:“老公。”

“别担心,我不会让宝宝有事的,别再哭了,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凌费柏抱着冯琦雪,安抚的抚摸着她的后背,低头亲了亲她的发心,保证似的说到。

“可是人家就是担心啊,他还那么小,我多希望病的人是我,要是能让我替他受过就好了。”

冯琦雪回抱着凌费柏,头埋在他的胸口,带着浓浓的哭泣说着。

凌费柏听了,无法赞同,捧着她的脸,逼她抬头看自己,严肃的说:“我不许你有这种想法,就算是要受过,也是得由我,你必须给我健健康康的,不准再出事。”

“可……”

冯琦雪被凌费柏这番话给的乱感动的,看想到忍受着病痛的孩子,这份感动之心又被压了下来。

“没可是,再说了,我们的孩子不会那么弱,一定像你也像我一样坚强,只不过是发烧,一定挺得过来的,他还等着出院,等着我们给他想一个好名字,等着享受大家给他的爱,这么多事等着他,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凌费柏见冯琦雪还想说什么,但他不想听,因为他知道冯琦雪不会说让自己高兴的话来,所以索性捂住冯琦雪的嘴,不让她说,而他,则是难得的说了一大堆。

冯琦雪静静的听着,似乎真的是被说服了,深深的看着凌费柏,点了点头,拉着他捂着自己的手,双手握住:“嗯,你说的对,我们的孩子一定是最坚强的,我不该这么自乱阵脚,自己吓自己。”

听到冯琦雪这么说,明白她冷静了下来,凌费柏总算是放心了,对上她深情的目光,凌费柏温柔的注视着她,坚定的应了声:“嗯。”

所幸这次真的只是虚惊一场,孩子在医生护士的精心照顾下,第二天就退烧了,好在是有惊无险。

而冯琦雪跟凌费柏却通过这件事,解除了误会,冯琦雪见到凌费柏依旧如此的关心在乎自己,也不再胡思乱想。

但因为这次的突发事件,凌母见凌费柏所表现出来的不舍,在得知孩子退烧后,没有接口再留下来,不得不回公司后所露出的不舍表情,她想了想,干脆出卖自己的老公,让凌父代替凌费柏去公司坐镇。

凌父本来还不同意的,他现在虽然实力还在,但都一把年纪了,上次就替凌费柏坐镇过一次公司,累的他要死,这次说什么都不愿意,他比较喜欢在医院里没事就去看看孩子。

但凌父抗议无效,凌母一板起脸色来,凌父什么反对都得吞回肚子里面去,只好没得选择替代凌费柏去公司。

凌费柏有得以如愿以偿的亲自照顾冯琦雪,而因为每天可以跟凌费柏相处在一起,让两人觉得时间过的飞快。

并且在凌费柏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冯琦雪伤口愈合的比想象中的要快得多,在医院做完月子的时候,也同时可以出院了。

而凌智安,也就是凌费柏跟冯琦雪的孩子,这个名字,冯琦雪想了好久才决定的,本来想起个比较与众不同的,但最后还是决定走实际路线,身为家长,她只希望孩子能充满智慧跟平安,索性就以此命名了,普通归普通,但意义重大嘛。

凌智安也就如同凌费柏所说的,很坚强,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已经从原本瘦小的瘦猴子被养的胖嘟嘟的,煞是可爱,而他的五官,眉宇间的神色都像极了凌费柏,简直就是他的迷你版。

对于这一点,冯琦雪很郁闷的说,因为凌智安不是个很爱笑的小孩子,要逗很久才会偶尔露出一个笑容,这让冯琦雪很担心他长大后会跟他爸爸一样,是个面瘫脸,这样以后追女朋友那得多辛苦啊。

而对于冯琦雪这种担心,凌费柏嗤之以鼻,认为男人就该如此,整天挂着笑容那不就跟白痴一样,而且,他的孩子,不想要对任何人笑脸迎人的讨好,这样面无表情,酷酷的就很好。

对于凌费柏这种歪理,冯琦雪无言以对,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反驳他才好,只能任他胡说八道去,反正她在心里暗自决定,她一定要把儿子培养成充满亲和力的暖男。

而其实冯琦雪想要实现这个目标,基本上不太可能,凌智安是个坚强过了头的小孩,虽然是早产儿,但因为被照顾的好,没有任何后遗症,而且身体素质还要比一般小孩来的强。

又再加上他很安静,不吵不闹,换言之,他不太需要冯琦雪劳心劳累的照顾,就算没人陪他玩,他也不会哭闹。

再大一点,开始学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也从来不哭,而且他还有男孩子天生就有的大胆,走路还不会,就喜欢骑着站起来跟他一样高的甜甜到处乱跑,从甜甜背上摔下来也只是越挫越勇,看的一旁的冯琦雪无比心疼,想阻止,但每次却被凌费柏拉了回来。

在这个时候,冯琦雪就会迁怒凌费柏,认为他太冷血,儿子都摔成那样了,他还能在一旁说什么没摔流血就不会有事的风凉话,气的冯琦雪差点就跟他翻脸。

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可以看得出来凌智安是彻彻底底的遗传到了凌费柏,不止外貌,性格也同样,才四岁的小孩,已经无论冯琦雪怎么逗都吝啬给一个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抱着一本书在一旁慢慢的看。

对于这样的画面,冯琦雪真心想哭,儿子天才,四岁懂得那么多字应该是件值得欢喜的事,可太天才对于她这个做母亲的来说,那就让冯琦雪太寂寞了。

而且,儿子崇拜老子,比起黏她,凌智安明显更喜欢凌费柏,就连凌费柏带工作回家,在书房办事,他也有样学样的坐在凌费柏的身旁,犹如小老头一样的看他的书。

这样的情况一直维持到凌智安五岁,冯琦雪生了第二胎,一个像极了她的女儿,凌惠利的时候。

跟凌智安不一养,凌惠利完全不是个能让人省心的主,从婴儿时期就特别爱哭闹,总是要大人抱,对谁都是乐呵呵的笑,特别讨喜,也特别的累人,但完完全全的满足了冯琦雪当母亲的充实感。

而凌智安也因为凌惠利的出生而开始有些改变,因为妹妹太可爱,再加上凌费柏总是耳提面命的跟他严肃的说要保护好妹妹,所以凌智安变成了亦步亦趋的跟在凌惠利的屁股后面照顾她。

而凌惠利没让当父母的省心,也没让凌智安省心,她活泼过了头,总是能做些让凌智安头疼的事。

还没学会走路的时候还好,但当凌惠利学会走路之后,就时常乱跑,跌倒了就喜欢大哭惹人注意,这个时候凌智安就得负责哄她。

可不,现在凌惠利又因为调皮,才刚学会走路的她就想要跑,跑没几步就狠狠的跌倒,地上铺着厚厚的毛地毯,就算是跌倒了也不会很痛,但她为了宣告天下她跌倒了的事,在第一时间就嚎啕大哭。

本来坐在一旁捧着书在看的凌智安一听到凌惠利的哭声,立刻就扔了书,比冯琦雪还抢先一步的跑到凌惠利的身边,抱抱亲亲呼呼一样没落下,表现得如此熟练,没一会儿凌惠利就破涕为笑,完全没有冯琦雪可以插手的地方。

“怎么,儿子能照顾好妹妹,你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怎么露出这种失落的表情。”

冯琦雪的失落如此的明显,凌费柏一眼就看穿,搂着冯琦雪的肩膀,纳闷的问着他。

“可是有儿子这么个好哥哥在,不就不需要我这个妈妈了吗?”

冯琦雪看着关系紧密的兄妹两,心里默默叹气,为什么,为什么她生的孩子,都不粘自己,本来还开心凌惠利跟凌智安不一样,是个粘人的小可爱,结果现在,她的小可爱都被儿子抢走了,要是让凌惠利选择的话,她肯定毫不犹豫的选择要跟凌智安一起,这让冯琦雪如何不失落。

“老公,要不,我们再生一个吧。”

忽然冯琦雪灵光乍现,看着凌费柏,目光发亮,那蠢蠢欲动的表情,看的凌费柏一阵心慌。

只见凌费柏假笑着,看着满屋子闹腾的一儿一女,对于冯琦雪的要求,他但笑不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狂野女军王 办公室恋歌:半步天涯 凤霸天下:逆天冷妃 女娲石传奇 吞噬星空之变化 我的同居女神 红楼征文之王熙凤在私企 江南逝水 血色学院 秦时明月之凌花飞舞

如果您喜欢,请把《宠妻入骨第二百六十六章 大结局》,方便以后阅读宠妻入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宠妻入骨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