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17章伤离别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二日,小我就在云希澈的护送下回到林府。 熟悉的景致,熟悉的院落,熟悉的老爹的微笑,熟悉的小红在耳边碎碎念的声音,可是小我一点愉悦的感觉都没有,只是强颜欢笑迎接每一个人。 是因为舍不得无忧山,舍不得师父,舍不得哑娘,还是舍不得师兄?复杂的感情让她自己都不明白。 盛夏的夜晚繁星点点,草丛中不时传来虫鸣,小我翻来覆去睡不着,遂披了件外衣轻声出了门。立于夜风之中,昨日的情形在眼前越来越清晰。 那种疼痛直到现在忆起还是那样鲜明,她苦笑着捂住胸口,盛夏的夜晚总是格外的让人悸动不安。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淡淡桂花的香味让她心静了不少。耳边隐隐约约传来笛子的声音,这么晚了,谁在吹笛子? 侧耳倾听,小我一怔,这是,梅花三弄? 她忙提起衣裙往院外走去,出了院门声音更是清晰,又伫足听了一会儿,才确定是从东边荷花池传来。 就着天上的月光她加快脚步走到荷花池边,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在亭中站立,哀伤的曲调在修长的指尖缓缓流泻。夜空下看不清他的表情,小我却觉得他的脸上一定写着忧伤,带着心疼仰着头静静望着他,云希澈衣袂飘飞,宛若天人。 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曲调轻轻唱道, 红尘自有痴情者 莫笑痴情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澈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只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消魂梅花三弄  一曲终了,云希澈缓缓转身,声音云淡风清,“师妹也识得这首曲子?”  小我并不回答,反问道,“师兄,能不能告诉我怎会吹这首曲子?” 他神色黯然,“梅花三弄,十岁时娘亲教的。” 小我全身一震,这个时代是不可能有这曲子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她自言自语道“云姨难道也是穿越过来的?”又向前走了几步,摸摸鼻子道,“是了,云姨和玉姨是好姐妹,两人还合开了龙门客栈,连客栈招牌也是我能看懂的简体字,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情!”  她激动得两步上前,一把拉住莫名其妙的他,“没想到云姨居然也是穿越过来的,不对,说不定她还可能比我小,说不定不用再叫云姨了!” 云希澈一惊,手已经覆上她的额头,这丫头自言自语不知在胡说八道什么,不会是被夜风吹凉了头吧?没有发烧啊,神色疑惑,语气不太确定,“师妹,你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发烧?或者头痛?”  没好气的拍掉他的手,笑骂道,“你才发烧呢!我没病啦”,偏着头打量了他好一会儿,心中暗道,有些事不能瞒着他一辈子,该来的终归会来。 只是,他知道这些事以后还会待她如常吗?还是像看怪物一样鄙夷不屑一顾,一想到他可能用那种眼神看她,她就犹豫了,可是又不愿意再欺骗他,思索了好一会才打定主意告诉他事情真相,收敛起笑容,正色道,“师兄,下面我说的话全是真话,你认真听好了!” 她面色沉重的向前走了几步,心中惴惴不安,让一个古人接受借尸还魂的事她毕竟没有把握,终是不敢面对他,怕看见他的表情,只敢留给他一个背影。 略微理了理思路缓缓道,“师兄,其实我并不是林清谣,我的真名叫做徐小我。我是二十一世纪,也就是一千多年以后的人,在四月一日那天出了点意外,我的魂魄便被地府的黑龙转到了刚死的林清谣身上,真正的林清谣已经在四月一**在破庙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我是怕你们把我当怪物,所以才骗你们说失去记忆,我也不是故意要占用你师妹的身体的,对不起!”  他先是震惊,这一切太不可思议,如果不是见她神色认真,他一定会以为她在开玩笑。又想到自己和师父试了很多种药,试了很多种方法都没有让她恢复记忆,原来是这个原因。  过了许久他还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她,只是一直沉默,看着前面落寞的背影,那么的瘦弱淡薄,在月色下只有一抹淡淡的影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离他远去消失在这个世间,他突然有种抱住她的冲动,不管她是谁。 他一直沉默,小我也一直沉默,她害怕,害怕他质问她为什么要占用他师妹的身体,害怕他说你走吧,你是怪物回你的世界吧! 他一直沉默,而她也一直心惊胆战,等待着死亡判决书。 终于,她艰难的开口打破了沉默,“对不起,但是林清谣再也回不来了……以后就当我是陌生人吧。” 看她双肩微颤着说出那些话,云希澈的心一紧,眼前闪过她一脸坏笑叫他澈哥哥的情形,她搂着小白小小白开心的笑的情形,她嘟着嘴不肯写字嫌繁体字太难写的情形,第一次使用轻**笑逐颜开眼睛弯成月牙的情形…… 一幕幕交织在眼前,而以前那个调皮捣蛋的小泥孩早已经在脑海中模糊了,原来,不知何时,她的一颦一笑已经牢牢刻在他的记忆里。 她仍是背对着他,瘦弱的肩膀低垂,似乎承载了千金重量。现在他才明白为何精灵古怪的她,偶尔会散发出忧伤黯然的气息,为何会从她的眼中看到落寞和孤独,即使她掩藏得再好,还是被一个不经意的眼神或是动作泄了底。 云希澈心中溢满疼痛,不顾一切的从后面揽住了她,小心得像是捧着易碎的水晶,声音温柔入骨髓,“不管你是谁,都是我的师妹。谣儿虽调皮,但心肠极好,她离去我很伤心,但是如果你不在了,我也会很伤心。以后再也不许说当我是陌生人的话。” 在他抱住她的那一刻小我一怔,全身僵硬,有种奇怪的情愫在心中滋生。听了他的话,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这一年多以来她一直小心翼翼怕被人看穿,还日日夜夜的忍受对亲人的思念,现在终于说了出来,仿佛放下一块大石头般轻松,又好像在孤独的天地间找到相同灵魂的人一样感动。  感受到背后温暖的怀抱,她慢慢平静下来。擦干眼泪,这才想起另外一件事,希望一晚上遭遇两次惊吓他不会得心脏病什么的。 小我深吸一口气,声音柔和,“师兄,我还有一件事告诉你。”感觉背后的手松了松,她便转过身子面向他。 “师兄,云姨可能和我是一个世界的人,她教你的那首歌就是我们那个世界的。”打量着他的神色,并不是太吃惊,还好还好,小我暗自安慰。 云希澈微微一笑,点点她的鼻尖,声音中满是宠溺,“幸好有了你的事在前面,我也不会被吓晕了。” 被他看破心思,小我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又好奇,“你不介意?” “不管她是谁,她都是我娘。”他的脸色又黯淡下去,“若不是娘亲,我十一岁那年就死了。当时我们被人追杀到悬崖边,娘亲抱着我跳了下去,被一根藤条缠住,娘亲为了我能活下去……”他的眼中沉痛哀伤,双手紧握成拳,声音已经哽咽,“娘亲告诉我,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她最后一句话是‘生女莫为宫廷妇,生儿不做王’,娘亲一定是恨他,才会说那样的话,一定是恨他!”他脸色苍白,眼中满是恨色。 小我抱住他的胳膊,语气坚定,“不是的,师兄。云姨并不是恨,而是遗憾!真正的爱情没有恨,只有遗憾!还记得梅花三弄的那句歌词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这才是云姨想说的。” 云希澈神色奇怪的看向她,她语气坚定并不回避他的眼神,“在我们那个世界,男子不能三妻四妾,而且男女平等,如果夫妻彼此不再相爱也可以选择离婚,也就是你们说的休妻,不同的是在我们那女子同样可以休夫。所以云姨不能接受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丈夫,即使那个人声称只爱她一个!在我们那个世界的女子多崇尚自由,云姨一定也受不了皇宫争斗束缚的生活,所以才逃离的!”  他定定的看着她,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小我继续说道,“所以,并不是恨,而是遗憾,她有她的原则,而他有他的责任,两人终究是有缘无份!” 云希澈脸色渐渐恢复正常,小我看着他也松了一口气,她不想看到一个心中充满怨恨的云希澈!  深吸一口气,趁他不注意手伸向他的腰间,用力一挠,惊得他一下跳开,无奈道,“你居然使这种招数。” 小我拌了个鬼脸,得意的笑道,“兵不厌诈”。 他也笑出了声,只是不再似以前溪水般澄澈,隐隐透着忧伤,“小我,明天我就要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难事就到龙门客栈找玉姨帮忙,千万不要逞能。” 是啊,明天他就要走了,陪伴她两年的人,包容她,爱护她的人!她心中泛起酸味,“师兄,你也要保重,不要再恨皇上了,在宫中你只有他一个亲人,毕竟血浓于水嘛!”  见他沉默,暗叹他还是放不开,只得转过话题,“师兄,你以后要记得给我写信哦,每两个月写一封好了。” “好。我会让玉姨交给你的。”云希澈宠溺的摸摸她的头,眼中满是笑意。  好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什么,欲言又止,小我好奇的看向他,云希澈支支吾吾半天方道,“小我,要是楚亦寒向你提亲,你会同意么?” 小我没反应过来,奇道,“他干嘛向我提亲?” “那个,你不是收了他的金腰带吗,那可是皇室的规矩。”云希澈脸上泛出可疑神色,眼睛飘向两边不敢看她。 “我那是被骗的,还说呢,要不是你当初,算了,不说那个了。” 见他脸色一暗小我大度的摆摆手道,“我当然不会嫁给他,虽然他很帅又有钱又是皇子将来还可能是皇上,可是我和云姨是一样的,我不会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也不会把自己送到金丝鸟笼之中,我的原则是不为妃不为妾,自由自在的生活多好啊!” 要是能找个真心爱她的人就嫁了,要是找不到她就在丐帮混成老大,继续创业,完成天下无丐的伟大梦想!小我嘻嘻一笑,却没看见云希澈眼中闪过的黯然。 月色如水,静静的倾泻在两人身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王妃逃婚 THE END 龙御苍生 曌天 惊世鸿途 三国志十一之一方霸主 都市吾仙 将你温柔豢养 将门男妻 江湖残酷物语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17章伤离别》,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