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20章寸寸相思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昏暗的灯光下,小我静静的捧着一封已经毛了边的信。 “小我,听玉姨说你着了风寒,随信寄一贴师父的药方,如果嫌苦可加点糖。这瓶白玉霜是治外伤的良药,你留着以备不时之需。早晨早点起床练习武**方可强身健体,不能偷懒,我回来要检查的……” 小我轻笑,傻瓜,等你寄来药方,感冒早好了,口中轻嗤,摸着荷包中的小瓷瓶心中却暖暖的。只一会又叹息,傻瓜,一封信洋洋洒洒,居然没有一句话提及自己,不知道我担心么?担心你不能适应皇宫的生活,担心你和父亲搞不好关系,担心遭到其他皇子打压,担心……  “小我,别担心,我成**完成了任务。原来百夷并非我所想的那般荒凉,迷雾森林也并不是无人生还,里面的瘴气师父教的医术都能解。那个国家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他们的房屋称作吊脚楼离地面好几尺,还有好多有趣的风俗……” 小我放下第二封信,仍是忍不住轻骂,傻瓜。当齐临轩告诉她云希澈的任务是去百夷国找一种药,她就足足担心了两个月,知道他平安返回先是高兴后又气他绝口不提其中凶险,只是捡途中有趣的事说。傻瓜。口中骂着,心却像被刷子刷过一样,痒痒的,酥酥麻麻的,还带着一丝甜甜的感觉。  “小我,听说你又新办了娱乐报,孤儿院也新收了好些孤儿,记得给他们找些好老师学得一技之长,‘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朝堂斗争激烈,记得提醒林伯父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自己也要小心,不要陷入斗争,有事就找齐大哥帮忙。” 小我撇撇嘴,他倒是知道得挺清楚,要知道她可从没有回过他的信,起初是嫌繁体字难写,磨磨蹭蹭半天也写不出一封信;后来倒不嫌烦了,又害怕一提笔就是思念他的话,最终还是没有回过,要说这思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却说不清楚,只知道每次看他的信就如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刺痛又窝心的憋屈。 话说林老爹的政治对手老是想方设法打压他,那次竟然借口小我的齐国日报新闻失真陷害忠良,娱乐报更是有伤风化居然让青楼女子教导女子化妆打扮,给告到皇上那儿。当然,如果告之前他知道太子是股东之一,也就不会让皇上给骂了一顿,大意是爱卿你有那闲吃萝卜淡操心的时间大可也办份报纸造福丐帮造福孤儿造福苍生! 傻瓜,自己也已陷入争斗,还在为别人操心,听齐临轩说四皇子没有通过考验,太子之位的争夺更是激烈,你到底怎样打算,举白旗认输,还是一举夺魁?何况还有个楚帝在那堵着,就算他想置身事外只怕也是不易!小我眉头轻蹙,傻瓜,什么都不提,让人白操心。 “小我,你一个女孩子家,以后不许再和齐大哥一起逛青楼”小我白眼,貌似某人也带我逛过青楼,我不过是好奇冷霜阁主惊才绝艳容貌无双这才找了齐临轩陪同前往,人家齐临轩都没说什么,只是很有修养的盯了我半日而已,你倒跨越国界管起我来了! “不许白眼,”小我讪笑摸摸鼻子,“也不要摸鼻子!去了也不老实,竟敢和人家争花酒,还打了尚书的儿子,要不是有大哥帮你撑腰,有你好受的!以后再犯仔细你的皮!”  小我满脸黑线,他是不是在我身上按了跟踪器,怎么什么事都瞒不了他!这师兄也越来越娘了,没事就婆婆妈妈没完没了也不嫌烦!要不是那尚书的儿子着实讨厌,我也不会冒着被老爹禁足的危险为民除害! “小我,上次林老伯为你安排的相亲对象陈公子虽相貌堂堂,实则吃喝嫖赌无恶不作,还有那个文公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可不要被骗了!其实你还年幼,不用急着相亲,你不是要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吗,嫁了人可就由不得你,还是再等一两年比较好……” 小我纳闷,怎么总觉得这家伙威逼利诱不想让她嫁人,或者说是不想让她嫁给别人,难道,经过一年的分别终于知道我的好喜欢上我了?小我傻傻的笑,可又被他最末一句话给打回原型,“你可别多想,我只是不想看到这世上多一个不幸的男人。”听听,这是什么话,娶我徐小我就是不幸?好你个云希澈,最好不要喜欢上我,不然我倒要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不幸的男人各有各的不幸!小我愤愤不平地放下手中的信,拿起最后一封。  “小我,昨日我明白告诉他不想做什么太子,只想做一个平凡人,陪着自己心爱的人自由自在的生活,闲时游山玩水闯荡江湖打抱不平。但是他并不想放手,本来可以一走了之,只是想不到他会那么狠心对付亲生儿子……今日哑娘还在念叨做你最爱吃的糖醋鱼,只可惜你吃不到,说得我都嫉妒了……” 这是他的最后一封信,也是唯一提及自己的信,可他还是不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让人干着急,难道他已经作出了决定却又被他父亲威胁不得不留下?小我抱着看了很多遍的信沉思,却总也理不出头绪。 从这封信之后,他便再也没来过信,直到现在已经半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他改变那么多?  想起自那封信的两月以后,小我兴冲冲的跑到龙门客栈,迎接她的是玉姨略带遗憾的神色和安慰她的话,“小我,许是这封信耽搁了,等信一到我让小二黑立马给你送去。”  然后齐临轩就在小我长吁短叹时出现了,有意无意透露,楚国朝堂争夺日盛,三大家族云水风,除了云家和水家分庭抗礼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风家却表现冷淡持观望态度,如果争取到楚国财力第一的风家的支持那便离成**不远了。 说这些的时候,齐临轩双眼微闭斜靠着大树,小我几乎怀疑他睡着了正说着梦话,却见他突然睁开双眼定定的看向她,像是要看到她的心里去,勾人的桃花眼几分探究几分戏谑,小我感觉浑身不舒服,摸摸鼻尖,咳嗽几声,“我脸上有东西?” 他嬉笑惯了的脸上露出少有的认真,“希澈已经变了,他似乎已接受了身份和责任。”  看到小我一脸茫然,他解释道,“两月之内,他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云家自不必说,朝堂中也有部分大臣站到他那方。” 小我摇头,讨厌权势讨厌争斗的云希澈积极向太子之位看齐,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这是刚得的消息,信不信由你。”齐临轩踱到她面前,拍拍她的肩,轻声道,“人,总是会变的,何况在他那个位置。” 小我还是摇头,她并不是怀疑消息真伪,如果作为一国太子连这点消息都挖掘不到,那他也不必做这太子,只是她相信云希澈,相信他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 “他不会的,我相信他。”小我坚定的看向他,可是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否定她的信任,人是不是总那么矛盾?  昏暗的灯光下,六封信静静的躺在桌子上,小我愣愣的盯着它们,心像是在醋缸中泡过一样,酸酸的,软软的,前天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越发清晰。 小我像往常一样带着忐忑和期待的心情来到龙门客栈,这半年来每个月末她都守在这里,现在连玉姨也不忍心看她失望的神色,每逢这一天就借口不在,迎接她的自然只有小二黑。  小我看了一眼同样神色凄苦的小二黑,淡淡道,“玉姨呢?”不知今天又是什么借口。  小二黑眼神闪烁,支支吾吾,“那个,老板娘说,说,今日身子不太爽利,有什么事情明日再来。” 小我冷笑,“刚才去了趟厨房,好像有只耗子在偷鸡啊,要不,我明日带点耗子药过来。”言罢,有意无意扫了一眼右手边的小门,一条人影咻的一声闪过,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传来。  小我眉眼低垂掰着手指,朗声道,“玉姨,四盆花,是多少银子来着,啧啧,可惜那娇艳的花儿了!” 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闲闲的打量细长的手指,不稍片刻,一个娇柔的女声传来,“哟,小我来了,你看玉姨今天身子也不爽利,正在后院休息呢,有啥事啊?”一位中年美妇扬着手帕娇笑着一摇三摆的晃了过来。 小我看了一眼她不太便利的腿,看来刚才那一撞还挺结实的,好心的替她拉过一张椅子,扬扬眉,“还装啊,坐下说话吧!” 小我趁她入座的瞬间一把拉起她的裙摆和裤腿,叹息道,“啧啧,瞧瞧这玉腿撞得,都破皮了!”边说边从荷包里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小心翼翼的抹了一小点擦到她的伤口上。  本来一脸讪讪之色的玉姨突然掩口笑了起来,直笑得花枝乱颤泪光点点才上气不接下气的叹道,“哎哟,我说小我啊,你也太省了吧,这还是希澈刚到楚国时寄来的,居然还留着呢!”  果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么快风水就转到我家了! 小我面色讪讪,喃喃道,“我只是看瓶子好看,这才留着的。”说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是什么理由,这脑袋短路了不成,要不怎么这么不好使呢? 玉姨这下倒没有笑话她,只是愣愣的打量了她好一会,才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小我,你的心思玉姨都明白,只是如今,唉!” 小我一愣,我能有什么心思? 玉姨看她愣住还以为是让她说中了,又犹豫了好半天,才咬咬牙,拉过她的手轻声道,“冥月来信,希澈和风向晚定亲了,皇上做的主。”言罢,紧紧的搂住她,神色凄苦,“我苦命的孩子!”  小我平静的依偎在她的怀里,这怀抱好有老妈的感觉,有多久没被老妈抱过了,好像是从初中开始就不在父母怀中撒娇了,深吸一口气,怀中有一种胭脂和花粉的香味,真刺鼻啊,熏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小我摸去眼角的泪水,淡淡道,“玉姨,我该回去了。”轻轻的挣脱她的怀抱,在她无奈悲悯的目光中镇定的走出客栈大门。 一出得客栈门口,小我就跌坐在地上,原来,他真的定亲了。 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一颗一颗重重的砸在地上。 小我的手指抚过脸上的**,喃喃道,“我哭了么?他定亲关我何事,我伤心什么?是了,一定是心痛他以婚姻做代价,一定是,可是,也许他也很满意风向晚,郎有情妾有意,那我还伤心什么?” 不知又坐了多久,她猛然起身,倒把旁边看热闹的人吓了一跳。 小我坚定的摸去脸上的泪痕,在心中狠狠告诫自己,他,只是师兄而已,仅此而已!而我,还是那个快乐自在无忧无虑的徐小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死人的游戏 强者来临 秦梅之烟断香微 倒霉它梦幻社 朕分分钟弄死你们 傲武仙尊 东宫凰歌 三界御天道 恐怖末日 魂碎九天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20章寸寸相思》,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