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24章夜袭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草草用过晚饭,小我就圆睁双眼躺在床上等待夜幕降临。 也不知等到什么时候她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直到大街上打更的一声锣响才把她从睡梦中惊醒。睁眼一看,如水月色铺满半个房间,一道黑影正立在窗前。 小我忙翻身跃起,连鞋子也来不及穿,光着脚丫就跑到黑影面前一把抱了个满怀,喜道,“三哥,你总算来了!” 西漠无奈的摸摸她的头,“扮跑堂小二等了两天,你们可算来了!” 小我抬起头似乎看见希望,有了擅长轻**的三哥带着,她就不用流落海外了!  她明亮的眼里全是喜悦的光芒,语气无比雀跃,“三哥,我们快走吧!”说完拉着他就走,为了这一刻她可是和衣而睡,随时准备行动! 西漠站在原地不动,轻轻放开她的手,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到她面前,面有不忍,“小我,殿下吩咐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小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急急把信塞到怀中,拉起他的衣袖就要走,“三哥,再不走就来不及啦!”可别让楚亦寒发现了! 西漠无奈的叹口气,一把扳过她的肩,面沉如水,“我的任务,只是送信。”  只是送信,意思就是不带她走了?这么多日都白等了? 小我傻傻的看着他,心里五味齐全。连西漠走时说了什么也没听清,只是感觉他塞了什么东西在她手上然后就咻的消失了。 小我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只想大叫,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郁闷了半日才摊开一直紧握的左手,一块鸡心形状通体血红的玉佩在月光下闪着诡异的光,一层淡红的薄云笼着她的手掌,小我吸了口凉气,凭直觉不是凡品遂小心翼翼的放到腰间荷包。  小我又想起齐临轩的信,忙借着月光展开,纸上并没有预期的洋洋洒洒,只有龙飞凤舞几个大字,“一切小心,有事血灵”,她不甘心的翻到背面——空无一字! 小我气结,这个人恐怕是故意让她被楚亦寒劫走,既不解释原因也不说明打算,什么叫‘有事血灵’? 难道那块玉佩就是血灵?她呼地站起,忙掏出玉佩仔细观察,看样子倒是很像,难道是说有麻烦带着它就有人帮她? 正思索着,窗户突然开了,一条黑影跳了进来,一股危险的气息逼近,小我心里咯噔一下只怕来者不善,忙一猫腰藏到桌子底下。 黑衣人先是打量四周,见一片寂静这才弯腰从小腿处抽出一把匕首,寒光闪闪的刀锋在月光下更觉糁人。 小我苦笑,除了楚亦寒她也没得罪什么人啊,怎么就有人想要她的命呢?又忙伸手捂住鼻子和嘴巴,一般高手都有听声辨位的能力,连轻微的呼吸声也能听见,她可不想因为这个无辜丧命。  黑衣人手持明晃晃的匕首几乎脚不沾地的飘到床前,一掀被子愣了,人呢?  小我听到他往桌子这边走来,已然感觉一股杀气向自己袭来,一颗心提到嗓子眼,捂嘴的手不住发抖,额头上冒出冷汗,正在煎熬中不知如何是好,却听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出来吧!”  猛然听到这么个声音小我惊得一头撞上桌底发出咚的一声闷响,这一吓一撞她反倒平静下来。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个死吗?老娘又不是没死过,要是女主这么容易翘掉,那老娘还穿个什么劲啊? 小我尽量优雅的从桌底钻了出来,整了整衣服,平静的扫了一眼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眼睛留在外面的蒙面黑衣人一眼,淡淡道,“深夜造访,所谓何事?” 黑衣人看她坦然处之的样子反倒一愣,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冷笑道,“杀你!”  小我双手抱肩,冷冷的盯着他,“理由。”心中却思索着该怎样拖住他。  黑衣人显然不耐烦了,一手举起匕首刺向她的前胸,沉声道,“因为你该死!”  小我忙身子一侧堪堪躲过他来势汹汹的一刀,一边闪躲还不忘大叫救命,尖利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中更显凄然。 他出手如电又是一刀已到了眼前,小我已经来不及躲闪只得直直的迎着匕首的攻势,就在她认命地闭上双眼以为要命丧黄泉之时一个金石相击的声音破空而来,一把长剑架住了匕首。  小我颤抖的睁开双眼,只见两条黑影已经缠斗在一起,二人身形极快只看见空中衣抉翻飞刀光剑影四射,根本分不清谁处于优势劣势。 她看了看打持久战的二人,暗中移向门口,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心道,好心救我一命的大叔,你可要顶住,我去搬救兵!又不禁骂起楚亦寒来,平时那么谨慎的人怎么睡得跟猪一样,还是说这房间的隔音效果极好? 可还未移出三步,就见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破空而来,气势凌厉让她来不及躲闪,要不是好心大叔一只飞镖打偏了它只怕小我头上已多出一个窟窿!她看着耳边迎刃而断的几缕头发,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不敢再乱动。 一个冰冷而熟悉的声音灌入她的耳中,“冥影,不要忘了你现在的主人是三皇子!杀了她,不怕主子怪罪?”  小我一愣,师父?没想到救了她一命的好心大叔竟然是自从下山就再没见过的师父!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又怎么知道杀手的身份还刚好救了她?连冥月都不知道冥影的身份师父何以发现的?一连串疑问涌上心头甚至让她忘记正身处危险。 冥影全身一震,这么多年来他的身份极其隐秘连三皇子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的?难道是那方的人?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狠绝,冷冷道,“看来今日留你不得!”说罢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把三尺软剑,剑尖直指李逍遥,“你到底是何人?” 李逍遥脚尖轻点几个闪身避过凌厉的剑气,正待飞身上前,却见房门被人一脚踢开瞬间闯入三条人影,为首的楚亦寒身形一闪已经护到小我面前,他也不再恋战只几个轻盈的起落人已经冲出窗外。  冥影扫了一眼已经处于备战状态的冥绝冥夜也跳出窗追了出去,反正刺杀有的是机会,而当前最重要的是搞清楚对手的身份以及——灭口!  冥夜冥绝仔细查探四周确定没有刺客这才关好窗收拾好凌乱的屋子,而楚亦寒一直负手而立若有所思。 小我已经从惊吓中缓过神来,顿时觉得一阵睡意袭来,她打了个呵欠,心道今晚的美容觉算是泡汤了!楚亦寒见她一脸倦色这才吩咐旁边站立的人,“你二人今夜就守在房中!”  另一个正在酝酿中的哈欠紧急刹车,小我忙伸手阻止他的一意孤行,“那个……”刚开口却见楚亦寒摇了摇头,“还是本王在这里守着,你们都去休息吧!” 小我的手继续保持僵直状态,“那个……”刚想表示反对冥绝冥夜已经拱手告退打断了她的话,怎么都没人问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呢? 她扫了一眼仍旧站在屋中丝毫没有走的意思的楚亦寒,“王爷请回,小女要休息了!”  他只是点点头并不说话,反而拉了把椅子潇洒的坐了下来,大有把屋子坐穿的架势!  她无奈的摇头,不得不说得更明白一点,“王爷,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于礼不合还请王爷回避。” 楚亦寒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冷漠的脸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本王就在室外,不会逾礼,你自去休息吧!”说完转过身背对内室果然不再看她一眼。 小我叹了口气,其实让个大帅哥替她守夜还是觉得很荣幸的,只是她一向不喜欢麻烦别人,何况还是不知打什么算盘的楚亦寒?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早先的睡意因为楚亦寒的坚持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禁又琢磨起今夜的事情来。冥影本是楚帝身边的人因为师兄的缘故留在齐国,从师父的话里她猜出冥影刺杀肯定是背着师兄的,那他是听令于谁?冥字宫的人不是最忠心耿耿吗,怎么会做违背主子的事呢?难道,她心一寒一下子坐了起来,是楚帝的意思?那她这一去楚国不就是羊入虎口吗?为什么他们的争权夺利总是扯到她身上? 小我懊恼的低吼,双手握拳重重的锤在床上发出咚咚的闷响,很快帘外响起楚亦寒的声音,“怎么啦?” “没事!”小我没好气的冲他怒吼,要不是他们老楚家的,她何至于一穿过来就成炮灰被绑架被刺杀?可刚一发泄完她又后悔了,不管怎么说楚亦寒也放弃一夜的好眠在这帮她守夜,有气也不该冲他大吼大叫,只怪流年不利啊流年不利,说不准没有姓楚的又有姓张的姓王的找上她呢?一想到这里又不禁内疚起来,可是面子却不许她向他认错道歉,只是默默的躺回床上继续两眼呆滞的望着满屋月光失眠。一边失眠还一边担忧自己的漫漫楚国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偏要赖定你 妖孽美男拐回家 摄政王的冷妃 官场与情场的背叛游戏:激情越位 萌医 异世之极乐宗师 重生之无限世界 总裁我带儿子滚啦 开拓 命图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24章夜袭》,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