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27章所谓伊人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二日,楚亦寒果然早早的来到小我院中,身后跟着哪有热闹哪有我的紫衣。小我无法只得不情不愿上了马车,一行人向紫衣口中的归元寺行去。 昨日在小我的暴力压榨下,紫衣终于说出了她的计划。 原来,每个有缘人都必须斋戒沐浴然后到大厅跪拜佛祖,最后才能到慧空大师禅房中经他看相。而徐小我的任务就是装扮成服侍沐浴的小丫头来个偷天换日,忘了说一句,婉妃是把南红玛瑙随身携带的!在这里,小我又把婉妃狠狠骂了几遍,水大妈你没事儿带着那玩意干嘛,害得我也掺合**!  马车在离寺院一百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实在是前面人太多不得不找一处相对空旷的地方停下,楚国人民还真是热爱佛教事业! 车一停稳小我就急急跳下,也不知道楚亦寒今天是中了什么邪,一大早来院子里就用一副悲天悯人的眼光看着她。在车里就更是夸张好几次欲言又止吞**吐,可当问他有什么事情,他又立马摇头摆出千年不化的冰山表情好像早先是小我的幻觉一般。 难道是他察觉了我们使毒二人组的计划,知道成**率很低想用这种方式唤醒我的危险意识?那你对我抛什么媚眼?明显可以看出另一位才是主谋嘛! 她边想边四处打量,眼前是一片小小树林,不知名的花树遮住了大半阳光,雪白的**如柳絮闲闲飘舞。离他们马车不到五米的地方停着另一辆马车,车前一个熟悉的人长身玉立。   他,一袭白衫,玉冠束发,潇洒俊逸的身姿傲然**,完美如天神的脸庞一抹恬淡微笑若有若无,清澈如一泓山泉的眼眸专注的看着前方,稀薄阳光下,浑身散发出凉薄的气息。  几片**随风轻舞,静静坠落,轻柔的落在他的肩上。他伸出手撩开帘子,另一只手稳稳向前,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看着正从马车中探出半个身子的人。 好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轻纱半披香肩若隐若现,淡紫抹胸丝锦束腰勾勒出曼妙身姿,蝶形金钗在流云髻上翩跹起舞,整个人轻灵而幽远。再看她**如雪,娥眉轻扫,顾盼流转之间神采飞扬,檀口轻启贝齿微露,只是那温雅一笑连小我都看得痴了,自然而然放轻呼吸怕惊到这跌落凡间的精灵。 在她含笑把手放入他手中的那一刻,小我只觉得鼻腔里一股酸涩,好一副你侬我侬郎情妾意图。  不过他们真的很般配,一样的身世显赫一样的相貌出众,小我看着树下二人手握手站立,清风抚过,衣袂翻飞,繁花点点飘落。  紫衣和楚亦寒也跳下了马车,顺着她呆愣的目光看到了这一幕。 楚亦寒冷俊的脸上居然多了一丝阴暗,微皱了皱眉,一言不发的拉起她的手就要往前走。  小我这才回过神来,一把甩开他的手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人就知道占便宜!  紫衣却没看见他们之间的动作,早已经飞奔到云希澈那边,甜甜的嗓音充满喜悦,“希澈哥哥,向晚姐姐,你们也来啦!” 云希澈这才放开风向晚的手,笑道,“紫衣也来凑热闹了!”说完摸摸她的头宠溺的看着她。  小我心酸的扭过头,记得他以前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她,让刚来这个世界的自己像找到亲人般感动,可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云希澈这才看见并肩站立的楚亦寒和小我,忙几步过来向楚亦寒问好,又才把目光投向小我,“二哥,这位姑娘是?” 小我一愣,不过四年未见,难道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连师兄都认不出了?  云希澈也打量着眼前的人。 她一身白衣,长发简单束于头顶,清秀的脸上一双黑瞳尤其吸引人,既清澈似泉又深沉如潭,只见她秀眉轻蹙朱唇微启,“师兄,你不记得我了?”见他半日不应又促狭一笑,“是了,有了美人相伴就忘记师妹!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说着还握起拳头含笑捶向他的肩膀。  他不着痕迹的躲过拳头,又思索好久确定不认识她,面色诚恳试探道,“姑娘,我们真的认识么?不会是姑娘认错人了吧!” 小我盯着自己落空的拳头,胸闷之感越积越多,闷闷道,“大概不认识吧!想来是我认错人了!”言语间茫然无助神色毕现。 一阵清风拂来,几片**在空中打着旋,像是无根浮萍漂泊人间。 小我伸出手,一片**刚好落在掌中,喃喃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突如其来的一只手让她跌入一个宽厚的怀抱,她还来不及惊呼,一个低沉的声音已经自头顶传来,“谣儿,不要忘了,你是本王的小王妃!” 霸道十足的口气终于让她恢复平时的气焰,这个男人是不是疯了?胡言乱语什么?  不可置信的抬头,正对上楚亦寒一脸风雨欲来的阴沉。 我还没怒你怒个什么劲儿,给我摆什么臭脸!一股愤恨委屈自心底涌起,小我狠狠的推着想要挣开他的桎梏,愤愤道,“放开我,你放开!” 楚亦寒脸色越来越沉,手下加大力道干脆整个揽她入怀,小我感觉强劲的手臂箍得她全身骨头都快断掉,可一时又挣脱不开又气又急,眼泪竟然脱眶而出声音中也带了哭腔,“楚亦寒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 感觉到怀中人情绪的变化,楚亦寒全身一震,下意识的放松了一些却仍是揽着她不放,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抱住她还说出那么奇怪的话,只觉得自己一放手她就会离他远去,那种强烈的恐惧感,自她看见云希澈时瞬间的呆愣和眼中隐藏的哀伤就袭遍全身,如恶灵般如影随形。  第一次觉得她有趣是在四年前的街头,她神色淡淡反击无赖欺辱,从容中带着睿智;  临江阁上却又觉得她太‘单蠢’,即使到最后一刻还相信着小七,不愿接受被骗的事实;  掠她来楚国的一路,他又开始头疼她层出不穷看似胡闹折腾实则找机会逃跑的小把戏,偏偏还没理由责怪; 在客栈抱着双腿浮肿的她上楼时,突然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在门前看到她胡乱披着衣服,露出雪白**时他只觉呼吸一滞,整个思绪都停止。打那以后,见到她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回到楚国后也一直忙着处理公务没时间管她,但每天总会听冥夜报告她的行踪,总是没来由的想笑,害得他在冥夜面前都没什么威严了! 直到她和紫衣打着使毒二人组的旗号横行府中闹得人心惶惶,他本来愤怒到快跳出喉咙的心脏在看到她弯成月牙的眼睛时居然平静了下来,只是淡淡抛下一句“随她们去吧”就留下满地义愤填膺的下人侍卫转身离去。 我一定是疯了,疯了!   见他还没有放手的迹象,小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双手撑着在他的**断断续续控诉,“你们都欺负我,我不要在这里,**回我的世界!” 她到底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的穿越莫名其妙的被人利用来利用去,绑架暗杀软禁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四年来压抑的感情瞬间决堤,眼泪似洪水湿濡了他的衣袍。  心疼愧疚似无形的网笼罩在楚亦寒的胸口,他低头趴在她的脖子上低语安慰哄劝,像是对待哭闹着要糖吃的三岁小孩。 “二哥,请你放开她!” 云希澈双拳紧握,因为太用力指关节处微微泛白,自看见楚亦寒搂她入怀起他就极力压制心底的愤怒,可是他却不明白这愤怒来自何处,不过是一名陌生的女子更何况还是二哥的“小王妃”关他何事? 直到听到她的低泣哭诉看见她微颤的双肩,他的心突然似针扎般难受,未及深思连他自己都吃惊的话已然脱口而出! 被雷到的显然不止他自己,在场的人都是一副古怪神色看向他,一直冷眼旁观的风向晚紧紧的攥住拳头,连指甲掐到肉里都没感觉。 小我经过刚才的宣泄已经慢慢恢复了平静,听到他的话先是一惊,后又反应过来冷冷的推开还在发呆的楚亦寒,转身就走。 稀疏阳光下,留给众人一抹淡薄背影。 云希澈,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看我不把你折磨回原型!  小我张着嘴看着眼前壮观的一幕,成千上万的人挤在寺院前的空地上,黑压压一片且人人面色虔诚。她只能再次感叹楚国人民的信仰之强悍! 楚亦寒一手拉着她一手拉着紫衣在侍卫的守护下挤向人海,她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云希澈,他正伸出右臂护着一旁的风向晚,小心翼翼的带着她前行。他还是那么善解人意啊,小我心中冒出一阵酸意。 “小心!”随着一声低呼和周围人的惊叫,小我感觉自己被人一把拉入怀中并迅速转身,然后是什么东西撞到的声音和头顶上的闷哼声。 整个世界安静了大概一分钟,小我有足够的时间来理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从楚亦寒的怀里挣脱,发现周围人都圆睁着双眼看着这边,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双手还放在装满蔬菜的推车车把上,正傻呆呆的看着眼前凭空多出的两把明晃晃的长剑。而楚亦寒后背正紧贴着推车,洁净的衣服上沾了好些西红柿汁,一团一团红得触目惊心。地上躺着好些残废了的蔬菜水果,一派狼藉。 小我推算了一下距离和人均占有面积,原来那车是冲着她来的呀!原来楚亦寒牺牲冰块美男形象替她挡了那惊世骇俗的一撞呀! 背对她的楚亦寒平静的转过身子,淡淡的挥手道,“没事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吧!”  周围的人这才恢复呼吸,而那位大叔看着眼前的利剑迅速回鞘身如筛糠,“多谢公子,多谢公子,您的大恩大德小的一辈子都记得!” 楚亦寒不再看他,只是吩咐冥夜去寺院找一间厢房和干净的衣服就又拉着她们继续艰难的历程。  小我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要不是她走神他也不会那么倒霉形象大毁,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道,“那个,楚亦寒,谢谢你!” 一直眼看前方的楚亦寒嘴角微微翘起,冷漠的俊脸居然生动起来宛如夏花,眼中也有了笑意,头也不回头地淡淡道,“别再走神了,我可不保证下次还救你!” 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小我撇撇嘴,碍于他救命恩人的身份也不再争执,由着他在前面开路,衣服上的鲜红尤为显眼。 一双犀利的眼睛飞快扫过隐入人群的三人,很快身子一闪没入人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穿越之皇后要出宫 娱乐后宫欲史 废柴夫君废柴妻 非洲草原上的落日 天际游 家教之谁敢动我弟! 逆天的癞蛤蟆 月光森林 青春去哪了 综韩剧我是狐狸?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27章所谓伊人》,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