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28章有缘人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挤过人群,一座恢宏寺院矗立眼前。 殿外参天古松枝桠横出,树冠蓊郁,遮蔽大半墙垣。厚重大门紧闭,一个十一二岁的小沙弥双眼微闭立于门前口中念念有词,颇有些老僧入定的意味。 听到三人的脚步声,他缓缓睁开双眼,修长眼中澄澈无比,右手置于**躬身一礼又道了声阿弥陀佛才道,“掌门师祖巳时三刻开坛讲法,请三位施主院外等候。” 楚亦寒并不答话,从怀中摸出一块牌子递给他,小沙弥看清牌子忙躬身一行礼,“原来是楚王殿下,殿下这边请。”说完身子一侧,做了个请的手势。 原来哪个年代都是有特权的! 小我感叹着随他走了侧门,进门就闻到寺院特有的香火气,小沙弥引着三人到了专门供香客休息的厢房,这才行礼告退。 楚亦寒自去房中换衣服,而小我则趁机拉了紫衣到处乱逛,她要勘探地形做好逃跑准备。  紫衣带着她左拐右拐到了一间房前,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一会儿婉妃就要到这里面沐浴,姐姐把这个和她脖子上的东西换掉就行了!”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颗血红玛瑙悄悄塞到她手中。  小我一边警惕打量四周一边屏住呼吸仔细聆听,确定没人盯梢才摊开手掌观察起来,“你确定这个东西能蒙混过关?”她可不想刚做完案,还没来得及逃离犯罪现场就被人抓个现行!  紫衣也一副大内密探零零发的模样,“放心吧,这个不比南红玛瑙假,同样价值连城,一时半会她是看不出的!” 小我还是不太放心,“你那个**不会有问题吧?有没有买到劣质草药?有没有过期?”  **在这次盗宝行动中可起着关键性作用,不用它怎么把东西从婉妃脖子上换下来?小我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这可是拿她的生命做赌注! 紫衣脸上黑线可以下面条,无奈道,“小我姐姐,从昨天到现在你都问了一百零一次了,我也第一百零一次的告诉你——绝对没问题!请你相信我的专业!” 紫衣同学,我就是太相信你的专业了!你是整蛊专家啊,不定啥时候就整到姐姐我头上,还是防备一点比较好! 两人又唧唧咕咕讨论复习半天,这才原路返回。刚好碰上引路的小沙弥前来通报,说是慧空大师在山门开坛讲法寻找有缘人。  本来拥挤喧哗的人群,居然安静得掉下一根针都清晰可闻,大家自动分成两列等待慧空大师的到来。 小我他们随小沙弥来到山门前,这才发现云希澈和风向晚也早已经在门侧站定,还未及多想就有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方丈大师到” 如果不是皇权当道,小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面前一脸虔诚崇拜的广大楚国百姓会双手伏地做五体投地状口中高呼,“方丈大师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个和尚的地位能荣升至此,不得不令人啧啧称奇,她对他能算今生看来世的传言倒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一个身穿明黄袈裟的身影在众人簇拥下出现在小我眼前,她呆呆的望着十级台阶上神仙一样的人物,所有的语言都难以形容她此时的心情,原来慧空大师不是美型大叔而是货真价实的超级大帅哥!  她终于能理解紫衣当日**荡漾桃花满面来自何处了。 一张能媲美齐临轩的绝世容颜,一双能装进世间疾苦的高贵凤眼,一身仙风道骨的遗世独立,清远空灵如旷谷幽兰,恬静温雅如终南淡菊。这样一张脸,要不是因为主人身份特殊,不知道又要惹出多少**债。 只见他含笑看向众人,白皙修长的手指拈起一朵金婆罗花,春风般的声音拂过众人耳畔,“昔日佛祖拈花微笑,今日贫僧便以此为题挑选有缘人,请问诸位,贫僧手中拿的是什么?”  寂静人群喧哗起来,有的交头接耳有的沉吟思索,这时一个如珠玉般的嗓音响起,“一花一世界。” 我还一鸟一天堂呢!那位大姐莫非您也是穿越人士? 小我寻声望去,一顶豪华轿子正稳稳停下,说话的中年美妇站在轿门前,一看就知道是轿中人的代言人。旁边还跟着几个使唤丫头,四名佩剑侍卫面无表情护在四周。处处透着不寻常。  这是什么状况,康熙微服私访记?那旁边站的应该是个尖声细气的太监才对,难道是婉妃华丽丽出场了? 慧空仍是恬淡微笑,双手合十悠然道,“心量广大,遍周法界,用即了分明。应用便知一切。一切即一,一即一切。”娘娘自是了悟。”说完极为优雅的朝轿子躬身一揖,“婉妃娘娘大驾光临,贫僧未能远迎还望娘娘恕罪。” (注:《坛经般若第二》意即人的本性能够包含一切事物和现象,一切事物和现象都存在于每个人的本性之中,心量博大无比,心的**能在于能够清楚地认识一切事物和现象,如果运用本心来观察,便能了知一切,世界就那么简单。) 话音刚落,拥挤的院子已经黑压压跪了一地,众人磕头如捣蒜,“恭迎婉妃娘娘!”  小我怕枪打出头鸟也只得随大流扑通一声跪下,边跪边想要是带了跪得容易就好了,小燕子的发明太有先见! 身旁的楚亦寒早已几步到了轿前,弯身恭敬行礼,“儿臣给母妃请安。”云希澈也忙拉着风向晚快步到了轿前行礼。 轿旁的兰月伸手撩开帘子,一位身着华丽宫装的女子弯腰从轿中走出,只见她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她玉手轻抬虚扶起楚亦寒三人,“皇儿不必多礼”又淡淡的扫了一眼四周,“都起来吧!” 小我偷偷瞄了一眼婉妃,连声感叹,好有气场!好年轻的妈!古代的女子可真会保养!  婉妃优雅的挥挥手,兰月忙从轿中捧出一个锦盒,缓步走上台阶到了慧空大师面前,“大师,听说贵寺还缺一颗佛教七宝之一的红玛瑙,这颗南红玛瑙是娘娘对佛祖的敬意。”  慧空大师微笑着朝婉妃行礼,“贫僧多谢娘娘!”而他身后站着的小沙弥早已上前一步接过兰月手中的锦盒。 谁说行贿是见光死,只能偷偷摸摸暗地进行?瞧瞧人家,把行贿事业发展得多成**,不光让人找不出半点苛责的理由,甚至还是披着赏赐名头的糖衣炮弹。 可是水大妈都把南红玛瑙送出手了,我们还盗个P宝啊!小我把疑问加幸灾乐祸的眼神投向一旁的紫衣。 不对,有漏洞! 随着脑中闪过一幕幕场景,小我看向她的目光越来越冷,连带着恨上了还在上演母子情深烂剧的楚亦寒。 原来,朋友是拿来出卖的么?小七是这样,紫衣也是这样。楚亦寒,除了这一招,你就不会来点新创意?不过,对付她这种待朋友真心实意的人,仅此一招足矣。 不就是为了让她见师兄用得着闹出这么多事吗? 说什么婉妃用南红玛瑙贿赂慧空大师以求得有缘人身份,说什么在成为有缘人以后要斋戒沐浴,说什么扮成小丫头迷晕婉妃然后偷天换日…… 笨蛋如她,怎么就没搞清楚逻辑关系呢?别人都已经行贿送出玛瑙,又怎会戴着它沐浴等她盗宝? 接收到小我冷如冰霜目光的紫衣心下一紧,手下意识的攥住衣角不停的**,目光游移不定,嘴唇抖动半天最终没吐出半个字。 见她如此,小我反倒不忍再苛责,紫衣对楚亦寒的感情白痴都看得出来,为他做这些她也是心甘情愿的吧,何况骗的还是不相干的人? 小我嘲讽的勾勾嘴角,如此熟悉的经历,简直就是四年前临江阁的翻版,心下有些涩意不知不觉的转向云希澈那边,刚转过头她就后悔了,一脸小女人姿态的风向晚正含笑看着云希澈不知低声说着什么,而他一直用宠溺的眼神注视着她,**的唇角略微上勾,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二人那般心无旁骛。心酸的回过头,不再多想,孤独却如漫漫野草在心里**滋长。这个世界本就没有谁可以陪谁走到最后,不过是人生中匆匆过客,徐小我,你到底在期待什么?  本来因愧疚而垂头不语的紫衣突然神色古怪的冲小我身侧指指点点,似乎看见UFO般震惊。  别以为你这样我就原谅你!小我撇撇嘴,不屑的扫了她一眼头都不转一下。  紫衣无奈地摇摇头,正要解释,却听已经走到小我身侧站定的慧空大师开口道,“不知林姑娘对贫僧的题目有何高见?” 小我这才知道紫衣的表情为何如此古怪。她回过头,见到的就是慧空大师恬淡的笑容,深邃的眼中有着一抹神秘,确实有趣,他居然知道她姓林,那是不是也意味着他已经看出她不是真正的林清谣? 慧空大师为什么单单挑中自己询问答案,难道他想利用这次机会告诉自己些什么?还是只是暗示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小我的唇角勾起,目光牢牢锁定他手中的金婆罗花,“小女看到的不过是一朵金婆罗花。”  她的灵感来自于人生三重境界的说法——第一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重境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重境界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她本来想表达她处于人生第一境界,可是慧空大师显然是被误导了。只见他面露赞赏之色,“色之自然,故为色。识之自然,故为识。佛家本就讲究自然二字,一切事物都是“自然”,都是无生无有、空无自性,非世俗认识可及。林姑娘果然与我佛有缘。” 慧空大师微微一笑,抬高了嗓音,“今日的有缘人便是婉妃娘娘和林姑娘。”  小我一愣,就这样歪打正着成了有缘人?我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一点?转而心中五味杂陈,知道前世今生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人生的精彩不就是因为未知吗,如果连哪一日有灾害哪一天死亡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人还能快乐的生活吗? 台下众人一片唏嘘之声,有人直接高喊,“大师,有缘人不是应该有三人吗?何故还差一人?”  慧空大师俊美无匹的脸上一抹神秘之色,等下面的人稍微安静了些才缓缓道,“昨日佛祖显灵,指责贫僧泄露太多天机,所以今年减少一人。” 小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咳,这是什么理由?难道慧空大师真的只是一个神棍?没得编这种弱智的理由来糊弄老百姓!只是可惜了他那副帅哥皮囊,怎么就是个神棍呢?  可是楚国一向信奉佛家,而慧空大师又搬出佛祖显灵的瞎话来当挡箭牌,台下的人们早已双膝跪下磕头口中喃喃自语,说着佛祖显灵希望佛祖保佑之类的话。 小我看着眼前的一幕微微叹息,心中却为慧空大师竖起了大拇指,能够抓住人的弱点而攻之,他真是不简单,难怪会赢得楚国上下的尊崇爱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毒医傻妃 凡女仙葫 三世修仙 众志成仙 算尽天下 情不自禁(清穿) 凌志靖天 煞破天劫 顶级邪神 血骑之舞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28章有缘人》,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