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32章犯病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皇上,看来冥影暗杀失败了。”紫幕雨望着对面一身龙袍面无表情身份尊贵的人淡淡道。  楚昊天修长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光,背负着双手在殿中来回踱步,半日方沉声道,“既然如此,我们不防隔岸观火,我的好皇儿也该出招了,不知水家又会搞出什么花样。”  紫幕雨不太明白他到底说的是云希澈还是楚亦寒,可是,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丫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就行了! 听雨儿说起过她,总觉得是个伶俐有趣的丫头,有机会一定得见见,没想到今日见她居然是在她昏迷中毒的情况下。再暗中观察希澈的神色,知他虽失去记忆,只怕潜意识里还记着她,不然也不会如此着急以至失去分寸。那件事本就是自己对不起他,如今也只能护着那丫头以求得良心几分安稳。  “可是,放那丫头在希澈身边没事么?” “目前只有这个法子,她也只是水家抛出的诱饵,我们静观其变就是。”  两人又沉默了好一会儿。金碧辉煌的大殿上一片寂静,夜明珠发出柔和的光,只听得银箭金壶滴滴水声砸下沉沉夜幕。 “幕雨,澈儿的病怎样了?还是每月都犯么?”楚昊天突然转身看着他,缓缓问道,眼中有些复杂的神色。 “每月初一必犯,臣弟试过好些方法都不见效。前日又研制了一种新药,希望能替他减轻一些痛苦。”紫幕雨心中涌起一股愧疚,这事都是自己惹起的,害希澈吃了那么多苦。  “今日又是初一。”楚昊天喃喃道,脸色有些苍白眼中掩着疼痛,让他吃那么多苦,他若知道实情可会怪自己这个当父亲的狠心?  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里,烛火摇曳,冥月束手站立神色复杂的看着床上的女子。纱帐模糊了她的容颜,半截粉臂无意识的伸出锦被,呼吸均匀无不表明她正睡得香甜。冥月掀起纱帐小心把她的手放入被中。 刚放下帐子,就听吱呀一声,房间门开了,一个粉色衣裙的小丫头慌慌张张撩开纱幔跑入内室,急急道,“月娘,王爷旧疾发作,风小姐快拦不住他了!” 冥月来不及阻止忙看了一眼纱帐里的人,还好,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沉睡过去。瞪了一眼毛毛躁躁的小丫头压低嗓子,“小心伺候着林姑娘。”言罢忙转身向屋外走去,没想到刚离开一会儿王爷就犯病了,看来紫王爷带来的药又没起作用。 心下凄然,脚下却加快速度,只一会儿**夫就到了云希澈院中,一阵凄厉惨叫自房中传来还伴着风向晚的低泣和劝慰声,冥月眼中一湿,连忙推开门快速闪入房中。 房中一片狼藉,地上随处散着撕碎的布片和纸屑,瓷碗的碎片和洒掉的汤药伴着浓烈的药味让她眼睛一涩,云希澈正双手抱头厉声惨号,脸色惨白如纸,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慢慢滑下,而风向晚正浑身战栗着抱住他低低抽泣。 突然,云希澈像疯了似的一声暴喝猛地推开风向晚又扑身向墙上撞去,冥月忙飞身上前一手扶住风向晚,一手拉住去势汹汹的云希澈,等顿住他的身形才放开风向晚出手如风点住他几处大穴,这只能暂时防止他伤害自己,却丝毫不能减轻他的痛苦,一阵阵凄厉而痛苦的低吼冲破他的喉咙,在夜空中格外清晰响彻府中。 云希澈的身子不住颤抖,犹如风中残叶,头痛欲裂,额头青筋暴跳如雷,他被点住穴道不能移动,只得狠狠咬住嘴唇忍受噬骨疼痛,一股血腥味冲刺口腔,几滴鲜血自唇边溢出。冥月见状忙死命掰开他的嘴巴,抢过犹自发呆的风向晚手中的丝帕塞到他的嘴里。低沉的呜咽声冲破丝帕的禁制,像受伤的狼在月夜低低哀泣。  他一袭白衫,玉冠束发,潇洒俊逸的身姿傲然挺拔,完美如天神的脸庞一抹恬淡微笑若有若无,清澈如一泓山泉的眼眸专注的看着前方,稀薄阳光下,浑身散发出凉薄的气息。  几片花瓣随风轻舞,静静坠落,轻柔的落在他的肩上。他伸出手撩开帘子,另一只手稳稳向前,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看着正从马车中探出半个身子的人。 他面色诚恳试探道,“姑娘,我们真的认识么?不会是姑娘认错人了吧!”  她闷闷道,“大概不认识吧!想来是我认错人了!” 心却疼得攒在一起,那个和自己嬉笑斗嘴,那个陪自己伤心难过的师兄,已经被记忆遗失在某个结满灰尘的角落,现在站在面前的,只是和他有着同样一张脸,同样灿烂笑容的楚国三皇子而已。  徐小我,不伤心,不伤心,她扶着胸口慢慢向前,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踩碎了少女时期的美好回忆。 突然她听到一身沉痛低吼,紧接着是一声声凄厉尖叫,她迅速回头,看到云希澈俊颜苍白,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一颗一颗滴下来,他双手抱头仿佛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小我心里一阵紧张,忙奔向他,可是他的身影却越来越远,似浮云飘向天际转眼无影无踪。 凄然尖叫在寂静的夜晚格外糁人,小我从梦中惊醒,蓦的睁开双眼翻身爬起惊叫,“师兄!”  小丫头见她醒了忙掀开纱帐,扶她下床,小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急急道,“是谁的声音?王爷吗?” 见面前的小丫头点头,小我不及多问,连鞋都不穿就推开阻拦她的小丫头慌慌张张向门外跑去。   寂静的夜,一丝月色也无,还好王府灯火通明,她跌跌撞撞的循着声音跑到正房。房门大开,墙上的夜明珠照亮整个房间,小我呆立在门前,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 师兄全身战栗斜靠在红木雕花椅上,长袍破碎,头发凌乱披散,双眼空洞无神,口里塞着一根被殷红鲜血侵染的白色丝帕,嘴角还有几道血痕往外渗血,痛苦愤恨的低吼呜咽之声从丝帕处溢出,像是一头受伤的小兽。他的双手双脚早已被捆绑在椅子上,不光如此,看他僵硬的身体,小我知道他早已被点了穴道。 眼泪如泉喷涌而出,鼻腔火辣酸涩,喉咙哽咽呜鸣,她攥着拳头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眼中只有那个躺在椅子上承受巨大痛苦的人,右手颤抖着覆上他的脸庞轻轻抚摸,眼泪一颗一颗滴在他的脸上手上身上,师兄,师兄,你到底受了多少苦?曾经那样一个丰神如玉的男儿,怎的被折磨成这副模样! 她的心攥在一起,疼得不能呼吸,只是闭着眼把脸靠在师兄身上,感受他的战栗也体会他无边的痛苦,想借着这一丝的温暖替他分担。 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珠,温和道,“小我,还有一刻钟,希澈就会没事的!”  那个温柔的声音似乎来自天堂,那么虚无缥缈又那么真实熟悉,小我缓缓睁开眼睛,待看清身边的人,终于放声大哭起来,腾地扑到她身上,“哑娘,师兄他到底是怎么了?哑娘?”  冥月温柔地轻拍她的后背,在她耳边喃喃低语,“丫头乖,希澈没事,只是旧疾发作,再过一会儿就好了!” 冥月的声音似乎有某种魔力,小我渐渐恢复理智,她擦擦眼泪轻轻的点点头,又看向一旁的师兄,他安静了许多,眼中也渐渐有了神采不再那么空洞迷茫。 小我离开她的怀抱,想到哪里找点水帮师兄清理一下,却见风向晚正端着一个铜盆踏入门口,她朝小我点点头,走到椅子前面小心的放下铜盆,细细的帮他擦着脸和手。 小我从没有觉得时间那么难耐,一分一秒,她却觉得已过了千年。 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云希澈,看着他苍白的容颜慢慢恢复红润,无神的眼中渐渐有了神采,呼吸也逐渐平缓,终于松了一口气,紧攥的双手松了松,这才发觉手心已经满是汗水。  冥月喃喃道,“终于熬过去了!”又忙上前替他解开穴道。 而风向晚早已手忙脚乱的取出他口中的丝帕,又解开手上脚上的绳子,等忙活完了突然扑到他身上紧紧抱住他,哽咽抽泣。 云希澈缓缓扫了一眼狼藉的房间,知道自己又熬过了一个夜晚。 眼光突然触到一个身形单薄,全身散发凉薄悲哀气息的女子,她的眼中有心痛,怜惜,还有一丝哀怨,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像是一望千年。 他浑身一震,她的心痛怜惜是因为自己么?那她的哀怨又是为何?他下意识的轻轻推开怀中的风向晚,轻声道,“让你受苦了!”眼睛却看着站立一旁的她,眼中有着复杂的光芒。  见他恢复正常,风向晚忙摇头,在冥月的帮助下扶起他疲惫不堪的身子到了床前,温柔低语,“王爷,你好好休息,向晚先行告退。”他点点头,又看了一眼依旧呆立在屋中的她,心里不知涌起何味。 冥月拍了拍小我的肩膀低声道,“随我来。” 小我又看了一眼纱帐中安歇的人,才低着头跟在她身后出了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网王之谁是我的小王子 都市混乱武侠 扑倒蜜桃甜心:总统夫人的婚史 开天神斧 微微的微笑 红楼皆浮云 九武玄神 奥法大陆之迷惘少年 撒旦之吻:这个妹纸会神游 在谢幕之后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32章犯病》,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