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33章往事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抄手游廊上点着几盏灯笼,烛火摇曳,鬼影幢幢,微弱的灯火在漆黑夜晚越显弥足珍贵。  夜晚的风有些凉,小我抱着肩膀,跟着冥月在石栏上坐下,定定的望着她等她开口。  冥月歪靠在柱子上,眼神有些迷离,喃喃道, “几个月前,希澈突然告诉我,要向圣上禀明不愿争夺太子之位,希望归隐田园做个闲王。当时也没说原因,在他入宫之后圣上命我门外守候,我在殿外隐隐听到他二人争执之声,后来希澈不顾冒犯龙颜摔门而出。再后来希澈越来越沉默,问他发生了何事他也只说没事。又过了大概十天,圣上招他入宫,我依旧在殿外候着,出来后他一言不发,那晚回府以后,就发烧头疼,请了紫王爷也只说是偶感风寒,吃几副药就没事。第二天他的病就好了,可是感觉有些奇怪,比如说老是忘事情,走路恍恍惚惚的……” 小我打断她的话,“师兄的头疼病还没好吗?” “每月初一必犯,连紫王爷也查不出病因,只能眼睁睁的看他忍受非人痛苦,每次犯病都要持续一个时辰,有时候实在不忍心见他受苦就干脆打晕他。” 每月都要经受这样的折磨,还要持续两个小时,师兄他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她眼眶一涩,鼻子也火辣无比,可脑中却渐渐清晰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我就不相信诺大的楚国没人知道师兄的病因,只怕是有人故意掩着真相!”  师兄的病来得实在蹊跷,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皇上召见之后就病了,甚至还失去记忆。有感冒发烧烧坏人的脑子,使之丧失记忆,以至留下每月初一必犯头疼病的后遗症的吗?她虽然不是医生,但还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是不可能的! 她倒是觉得这像是中毒,中了某种随着时间可以消磨人的记忆的毒药。听哑娘说师兄一开始并没有失去记忆,只是也些忘事有些精神恍惚。她突然道,“哑娘,师兄是什么时候开始彻底忘记往事的?” “那晚之后的第二个月,就在他犯头疼病清醒后,就完完全全失去记忆了。他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我是谁,当时皇上也在府上,还跟他聊了好久,从那以后一向不太管朝中之事的他开始热心权势,和紫王爷,圣上的关系也密切起来。” “你是说,皇上当时也在?”既然师兄是晚上犯病,皇上难道在宫外夜宿?这不是赶得太巧了吗? “是啊,不光皇上,希澈犯病以后,紫王爷也赶了过来!” 小我冷笑几声,第一神医拿手的不光是治病自然也有下毒,他们二人只怕是早有预谋,师兄不失忆,哪有那么听话的傀儡让他们玩弄。水家势力庞大,而唯一有能力与之竞争的师兄又无心权势,楚帝能不想点办法让他乖乖听话吗?从时间上看,师兄一失忆,楚帝就急不可耐的为他赐婚风向晚拉拢风家,哼哼,这一步棋还真是走得妙! “风向晚是什么时候进了云王府的?”一想到在府中看见风向晚她就不爽,什么时候楚国这么开放了,还没结婚呢,就在未婚夫家进进出出也不怕人笑话! “希澈失忆后第二天圣上就宣布与风家结亲,同时命风向晚到王府照顾希澈。”  虽然早已料到,但听人亲口证实,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小我极力压制住心中翻腾的意味不明的气体说道,“为什么不立刻成亲呢?”在她看来,这才是永绝后患的办法,没理由楚帝不用。  “这是希澈要求的,他希望能有些时间和风向晚培养感情!” 心里的酸意更加浓烈,她知道这不是重点,但还是忍不住问出声,“现在感情培养得怎样了?”  冥月苦笑着咳嗽几声,最终选择放弃回答,她能怎么说,说风向晚对希澈情投意合,希澈对风向晚也情意绵绵? 小我自然也注意到她无可奈何的表情,心虽然很酸,脸上却强打起笑意,边起身边道,“看来我可以等着喝师兄的喜酒了。今夜也不早了,哑娘早点休息吧!” 冥月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孤寂落寞,神色黯然的摇摇头,这两个孩子可以说都是她看着长大的,不管是谁受伤害都不是她所愿意见到的。  阳光透过纱窗斜斜铺满地,金色光点调皮跳跃,窗外偶尔传来几声鸟啼。小我推开窗户,入眼的是满树碧绿,满园芬芳。 她伸了个懒腰,唇角勾起四十五度角,又是一个艳阳天。 在丫鬟的服侍下洗漱完毕,出了房门到院中散步,刚走到梧桐树下,就看见一个白色身影持剑飞舞,俊逸身姿矫若游龙,一旁身着紫色衣裙的风向晚盈盈含笑,脉脉不语。 不用看,也知道舞剑的是谁了,小我脚下一滞,刚想转身离开却见师兄已收了剑,定定的看着自己。一时进退两难,正尴尬间,风向晚甜美的声音响起,“林姑娘,今日身子可好些?”  小我朝云希澈行了礼,极不自然的笑笑,“多谢向晚姑娘关心,小女身子已无大碍。”  说话间又装作无意打量了几眼师兄,这才发现他脸色略显苍白,估计是经过昨晚的折腾,又没睡好,精神有些不济。她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王爷脸色不大好,还是多注意调养。”  云希澈怔了怔,淡淡道,“多谢姑娘关心,小王已无大碍。” 看他神色淡淡不太在意的样子,小我有些急了,昨晚经过那样的折磨,今早还起那么早练剑,这样下去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脱口而道,“怎么老是这样不注意自己的身子,不知道别人会着急么?” 等说完了才发觉有些造次,见他一脸惊诧风向晚一脸冷然,不由暗骂起自己来,人家现在有未婚妻管着,自己现在他眼里不过是外人,管闲事徒惹烦恼而已。 小我整理好面部表情,淡淡道,“小女造次了,请王爷和向晚姑娘见谅。昨日多亏王爷出手相救才得以保住性命,小女谢过王爷。今日身子已经复原,小女特地前来向王爷辞行。”  “辞行?”云希澈眉毛皱了皱,到底是谁要害她并没有查清楚,在王府里至少能保她周全,辞行,她要往哪去,楚王府么? 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神色,语气却仍是平和无波,“姑娘身上毒素刚去,还是不要乱跑得  好”说完自己也觉得理由太过牵强,忙又补充道,“莫非是小王照顾不周,姑娘才要忙着离去?” 本来小我没有离开的想法,只是一时心酸才嘴皮不经大脑蹦出那么些话,又想想自己混入王府是为了暗中观察水家的动向,现在又多了项任务——查清师兄失忆真相,就忙顺着他的话说道,“如此,就打扰王爷了!” 三人一时无话,气氛颇有些尴尬,小我赶紧找了理由离开,不愿再做上千瓦的电灯泡。   小我本想拉着冥月一起出府,但想起她现在的身份虽是师兄的乳娘,实则是他的影卫,万一他出府也好随身保护。毕竟现在是大选时期,候选人之间搞点暗杀也是可能的,不得不防。  所以她只让小丫头给冥月打声招呼,就独自一人出了门。刚晃到大门口,一个带刀侍卫拦住她,“姑娘可是要出府?” 小我点点头,莫非出门还得亮证件,那她可没有! 侍卫恭恭敬敬的行礼道,“姑娘请回,王爷吩咐过不让姑娘出门,姑娘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属下一定照办。” 小我眉毛一挑,觉得有些好笑,师兄什么时候学起楚亦寒了,软禁吗? 正想着要用什么理由说服面前一脸公事公办的侍卫,一个温和而熟悉的声音传来,“林姑娘要出府?” 小我转过身,一身绣金白袍的云希澈正迎着阳光缓步走来,柔和光晕笼罩在他周身,修长睫毛在眼眶刷过淡淡一层阴影,高挺的鼻梁犹如希腊神像,双唇红艳好比桃瓣。 她痴痴的看着他走近,直到听到侍卫请安问好的声音这才醒过神来,见他正含笑望着自己,忙讪讪道,“小女有些事情,需要出府一趟。” “正好,小王也要出府,一道好了!”说完冲她又是一笑,颇有些倾国倾城的味道。  小我有些眩晕,师兄啥时候这么有魅力了,还是自己抗美能力变弱了?有些恼怒的拍拍头,跟在他身后出了门。  已近黄昏,宽阔的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小贩的叫卖声也有些无精打采。  云希澈在前缓步而行,小我在后面亦步亦趋。 “那个,王爷,你出府都是独自一人吗?”小我犹豫再三还是出声问道,刚才出府没有一个侍卫跟着,这个习惯可不好,以他的身份来看太过危险。 云希澈闻言转过头,并不回答,只是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这让小我觉得问了个蠢问题,明的侍卫没有暗的肯定跟了不少。不禁心下有些凄然,这是不是所谓的关心则乱? 见她脸色一暗,缓缓的低下头,他眼中有了些笑意,终于开口说道,“放心吧。”  小我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抬头,他明白自己的意思? 见面前灿如春花的笑脸,她突然生出他在戏弄自己的念头。那笑容,怎么看怎么碍眼。难怪人家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倒是忘了是谁在无忧山上多次戏弄自己了! 云希澈也不知道为何见她皱眉,就生出戏耍她的念头来,仿佛吃饭穿衣般自然,只是不忍见她担心而已。那种从心底生出的熟悉感又浮了上来,他突然收起笑容定定地看着她,缓缓道,“林姑娘,我们是否曾经认识?” 小我很想说,是啊,我们认识,我是你师妹你是我师兄,可是话到嘴边怎样也说不出口。这样的话在失忆的他面前是不是单薄了些?可是他又为什么会问起呢,难道还有一些残存的记忆吗?  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抬眼看着他,一字一句念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听他说这是云姨以前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不知他会不会有些记忆呢? 自从他眼中看见茫然的那一刹那,小我跌入失望的深渊,她甩甩手强笑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快些赶路吧!”说完抢先前行,留给他一个背影。 看着那个淡薄落寞的背影渐渐融入似血残阳,云希澈的眉毛不由皱起,心一紧,脑海中似乎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他苦笑的摇摇头,怎么会莫名觉得这背影有几分熟悉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异界之域 触手系列 附魔传说 天道变天种变天 豪门淫史 封魔篆 狐宠:相公无赖 回到清朝当家丁 无烟无火 明朝谋生手册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33章往事》,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