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37章夜宴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风离涧的寿宴安排在晚上,刚用过午饭,小我就被按在梳妆镜前忍受着庞大的造美工程。  大群丫头婆子围着她转,其小心细致程度都让她错觉今天要做新娘。直到歪头斜脑的坐了两个时辰,一声惊呼才把她从睡梦中惊醒,“小姐,你好漂亮啊!” 头发,脸,眉毛,嘴唇,已经过一通大整,小我看着镜中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有了瞬间的呆愣,难怪都说,这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没想到本来只能勉强算作清秀的自己,被打扮出来竟还有几分姿色。化妆果然是世界上最神奇的魔术! 仔细打量镜中的人,乌黑的秀发披过双肩,只在顶上斜斜的绾了一个流云髻,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简洁而显得清新雅致,同时又透着些高贵气质。如雪肌肤弹指可破,黛眉横扫,大大的眼睛似远山秋水含嗔带愁,檀口微启,娇嫩红唇如玫瑰般诱人。  一身淡粉色织锦长裙,裙裾上用金线绣着朵朵水仙,素淡白纱衣轻笼香肩,一条绣着魏紫牡丹的金腰带紧束纤纤楚腰,本已转开的目光又被腰带迅速拉回,金腰带,楚亦寒从哪里找来的?连自己都忘了放在哪里,没想到又被他挖了出来,还给她佩在腰上,看来今夜注定不太平!  从昨日傍晚回府,楚亦寒就一脸冷酷表情,连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得罪这尊黑面神,冷着脸吩咐她好好休息就匆匆离去。自然,她又住进了以前那个小院。 小我带着丫头婆子们几个时辰的成果出了门,刚踏出门口,就看到一个身着紫金绣袍,头束金冠的英挺身影负手背对她站在石阶上。 楚亦寒听到脚步声转过头,看到精心打扮的她先是一楞,慢慢的,冷俊的脸上竟然泛起几抹笑意,眼中浮起赞赏惊艳之色。 小我却没有心情欣赏他的赞赏,带着几分愁绪登上了马车。 车中二人皆静坐不语,在夕阳掠过柳枝时,马车终于到了传说中的楚国第一富——风家。   高大的朱红漆门,威严的石狮镇守府前,正门之上有一块大匾,匾上大书“风府”两个大字。门前的大道上还停着好些车马,三四个衣帽周全的家丁在门口唱诺迎客,马车刚停下,就有一个专管车马的小厮急急上前掀帘请安。 小我在楚亦寒的搀扶下下了车,随着领路的家丁走进风府。入眼就是两米多宽的青石板路通向前院大厅。只见崇阁巍峨,层楼高起。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他们跟着家丁顺着大道一路向北而行,将近半柱香时间才到了正厅。 刚到门口,她就看见坐在右手边第二张椅子上的云希澈,一身明黄绣袍金冠束发的他更显成熟英俊,唇角挂着淡淡笑意,温文尔雅。 抬眼打量四周,除了左手边空着的两张椅子,这屋子总共坐了十多个人,估计屋子正中而坐一脸笑容可掬,和蔼可亲的五十多岁的男子就是风向晚的父亲——今日的寿星风离涧。  正暗自踟蹰就听家丁通报的声音,接着是一阵爽朗笑声传来,风离涧站起身子看着他们朗声道,“亦寒,今日可是来晚了!该罚,该罚!” 小我有些不明白,皇权不是绝对至上吗,为什么风离涧会以这样的口吻跟楚亦寒说话?  带着些好奇望向身边的人,没想到他冷峻的脸上居然浮起几份笑意,淡淡道,“风叔,一会儿亦寒自会多喝两杯赔罪。” 见他们关系那么热络,她突然醒悟了,本来风水云三家就是世家,又同为利益休戚相关的大家族。楚亦寒的舅舅水冰清就娶了风离涧的妹妹,而风离涧的弟弟风渚崖所娶的又是云希澈的姨妈。虽然关系错综复杂,可是明眼人都知道,不管风家支持哪一位皇子,都是受益人。  不禁开始怀疑风家表面上所表现出的对师兄的亲近,这样一个老狐狸会轻易开口承诺吗?而楚昊天凭什么认为一个皇子未婚妻的身份就能拉着风家?这其中充满太多变数,小我心中叹息,茫茫楚国路,果然崎岖坎坷。 只见风离涧摸摸胡子,眼睛落着楚亦寒握着的小我手上,笑道,“多喝两杯?就怕有人要怪风叔不懂怜惜人咯!” 小我自然知道他话中的含意,面上一热,忙挣扎着要脱开楚亦寒的手。自下马车他就一直握着,挣了好几次没挣开也就由着他,没想到被这么多人看到。还好,这次一挣他就松了手。有些心虚的看向云希澈,见他面色淡淡似乎什么也没看见,心下方松了口气。 这时满屋子的人才按官衔品级,该行礼的行礼,该请安的请安。 楚亦寒又带着她一一介绍,原来坐在右手第一张椅子上的潇洒男子竟然是紫衣的父亲,楚国第一神医紫慕雨。本来因他救了自己一命有些感激,但一想到他可能是使师兄失忆的罪奎祸首又心有怨忿,碍着场面只得调整表情含笑行礼感谢救命之恩,而紫慕雨则一脸儒雅笑称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左边第一张椅子上坐着的剑眉星目一脸威严的男子,正是楚亦寒的舅舅,楚国的威武将军水冰清。小我微笑着行礼,水冰清仍是冷着脸点点头,眼中却有一抹不明所以的精光闪过,她在心中暗叹,每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今晚的寿宴还真是鸿门宴! 等见完礼,楚亦寒又拉着她坐到左手边空着的椅子上,小我面部含笑正襟危坐,摆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听着诸人笑谈闲聊,默默数着绵羊终于挨到开宴时间。  本来小我和风向晚都应该坐到女眷那一席,这样不知道可以免去多少麻烦,但是那伙老狐狸怎么可能轻易放她一马呢?很自然的,她们都以皇子未婚妻的身份,坐到三方势力鼎足,暗流涌动的主席位上。 圆形大桌,共坐着八个人。位置以寿星为尊,他的右手方按依次坐着紫慕雨、水冰清、楚亦寒、小我、云希澈、风向晚,风离涧的左手边坐着风渚崖。 看到风渚崖小我吓了一跳,还以为冒出两个风离涧,这才明白原来他们是双胞胎兄弟。不由多看了两眼,顿时发觉要分清楚两人还是很简单,风渚崖性格更接近水冰清,不太爱说话,一副别人欠钱没还的臭屁表情,还真是龙生九子个个不同。 又暗中观察各位表情,差点扑哧笑出声来,忙低下头咬紧嘴唇,双肩却微微抖动。心道,在座的除了风向晚和自己两位女士,席上可是三冷三热风格鲜明,不知道不同的气场纵横交错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正暗自忖度,不曾想自己却成了引玉的砖块,风离涧朗声道,“林姑娘,听说皇上已经准了你和亦寒二人的婚事?” 这对小我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怔怔的望向风离涧,见他一脸笑意不像是开玩笑。  不是吧,还以为就是做做表面工作,没想到还真成了他的未婚妻?楚昊天肯定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临江阁那场骗局,他答应这场婚事又有何目的? 她一时呆愣,不知怎样回答,一旁的楚亦寒却含笑开口道,“风叔,这事我还没告诉  谣儿,本打算给她个惊喜的!” 说完又转向小我,温柔道,“谣儿,你不会怪我吧?” 她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都被你给卖了,难不成还让我笑着帮你数钱?可是现在这种场面,又不得发泄,况且在座的各怀鬼胎在不明敌意的情况下,她不得不如履薄冰,装作害羞低头怯怯道,“王爷说哪里话,一切由王爷作主。” 心里却把楚亦寒和楚昊天问候一遍又一遍,烦闷如波涛汹涌,自己这个二皇子未婚妻的身份可怎么摆脱啊? 耳边传来楚亦寒低低的笑声,眼前横空多出一双筷子,一块糖醋鱼块到了自己碗中,他温柔的声音自头顶传来,“谣儿,别光顾着低头,这是你最爱吃的糖醋鱼,好歹尝尝风叔府上厨子的手艺。”  她故作温柔的恩了一声,又抬起头冲他甜甜一笑,“谣儿谢过王爷。” 边说边用余光扫过正对面的风离涧,刚好扑捉到他眼中滑过的若有所思。于是笑得更欢,右手还配合着给楚亦寒也夹了一块鱼说道,“王爷也尝尝。” 这期间她一直能感受到一双冷如冰霜和一双暖如春风的目光同时凝在身上,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她如坐针毡。微笑着向投来目光的水冰清和紫幕雨分别点点头,背上早已冒出细细的冷汗,不知这两位大爷又要耍出啥花样?  果然,紫幕雨温和的声音响起,“希澈,你和向晚的婚事定在何时?” 从一入席小我就避免和云希澈眼神交流怕落人口实,现在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跟着大家的目光看向他。 没想到云希澈这边也正上演着温情一幕,他把正夹的菜放到风向晚碗里后才笑着答道,“父皇说过些日子就替我们办了”又笑着转向正一脸绯红温柔望着他的风向晚柔声道,“只是得苦了晚儿再等些日子!” 风向晚嗔他一眼红着脸低下头,而他还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她,柔声道,“晚儿,你中午都没怎么用膳,要多吃些菜才好。” 小我心中有些酸味泛起,脸上却仍旧保持甜美的笑容调侃道,“师兄,我可是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师兄师嫂的红包太薄了我可不依!” 云希澈也笑了,只是眼中却融着浓烈的墨色,似深潭触不到底,淡淡道,“师妹,二哥的钱还不够花么?还要讹诈师兄?” 眼角余光扑捉到风离涧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小我突然有种感觉,自己这场戏演对了!  风家肯定也知道他们的师兄妹关系,说不定还通过风向晚之口猜到两人关系非同寻常,既害怕师兄被自己刺激恢复记忆,又害怕她这凭空冒出的师妹会抢了风向晚的未来太子妃之位。此番夜宴不光是试探自己与楚亦寒的关系,还要试探风向晚与师兄的关系。 见她笑着不说话,楚亦寒斜睨她一眼低低地笑了起来,温和而磁性的声音让她慢慢恢复平静。  既然要做戏就得做足了,小我冲着他皱皱鼻子吐吐舌头,模样娇俏可爱。楚亦寒笑着摇摇头,用手点点她的额头嗔道,“就你调皮!” 本来持观望态度的几人都大笑起来,连水冰清风渚崖脸上也缓和了几分,风离涧笑着摸摸胡子摇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又意有所指的望了望水冰清和紫幕雨二人笑道,“我们可真是老咯!”那两人则笑着点头附和,小我不禁松了口气。 一顿饭终于在她胆战心惊强颜欢笑中磨了过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艳光尽览 异族咒 熊猫美女恋爱记 轮回1983 曾经遗忘画如诗 倾世明眸:暴君的和亲妃 妾无双- 网游之正版神话 穿越古代奇幻之旅 唐林若风传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37章夜宴》,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