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44章午夜凶铃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二日一早,楚亦寒刚出府,小我便也偷偷的溜了出去,赶到昨日约好的茶楼一看,云希澈已经坐在那里等了好些时候。 两人到了受害者之一的户部侍郎程远府中,老远便看见高耸的朱门挂着几盏白色灯笼,府中一片凄风苦雨,灵堂设置在大厅,摆满了花圈挽联,几个身穿孝服的妇人孩子正哭倒在地,场面甚是凄惨。 小我随着云希澈给死者上了香,这才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他,明明昨日受害者的尸体还好端端的摆在停尸房,怎么今日一副要出殡的样子? 云希澈当然知道她心中所想,凑到她耳边低声解释道,“这是父皇的意思,死者应该早日入土为安。” 话虽如此,但是尸体是死者留下的唯一线索,要是连这点线索都断了,那案子还怎么破呢!  见她眉毛都拧在一起,云希澈低声安慰道,“放心吧,紫王叔已经从尸体中提取了那种毒药,线索并不会随之埋进土里。” 这时,一位身着孝服形容哀婉的中年妇人走了过来,对着两人盈盈一礼,强压着悲伤道,“妾身多谢云王爷前来祭奠亡夫。” 云希澈忙伸手虚扶一把说道,“程夫人不必多礼,今日本王到府上,一来是祭奠程大人,二来是想再查看一下案发现场,希望能找出些线索,早日将凶手绳之以法以慰程大人在天之灵。”  程夫人红肿的眼眶再次泛起珠光,悲伤之情难以抑制,微颤道,“多谢王爷,请跟妾身这边来。”言罢,领着二人到了书房。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书房,推开门便可见墙壁上挂着的几幅山水画,进门左手边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摆满厚厚的书籍,墙角一个一米来高的青花瓷瓶,其中斜斜的插着几幅卷好的字画。  小我打量了一下四周开口问道,“夫人,当日是谁最先发现程大人被害的?”她相信这些问题刑部一定问过很多次了,但是她不想错过任何细节和线索。 很快,程夫人就让贴身丫鬟叫来了管家刘叔。 刘叔冲二人恭恭敬敬的行了礼才回道,“回王爷,当日是老奴首先发现大人遇害的。那时刚过子时,老奴见大人书房灯还亮着,正想过去提醒大人早点休息,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当时老奴就慌了神,赶紧跑过去敲门,可是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也没听见打斗之声。老奴又敲了好久也没人应答,只得叫来几个下人撞开房门,便看见大人躺在地上,已经撒手西去。” 小我看了他一眼,布满皱纹的脸上有些凄然之色,眼中也满是诚恳,应该没有撒谎。便好奇的问道,“你怎知道刚过子时?听你的描述,房门应该是从里面锁住,可有人看见凶手闯出?”  刘叔答道,“回姑娘,老奴习惯每夜子时巡夜,所以那晚才注意到书房灯亮着。房间确实从里面锁了,也没有人看见凶手出来。凶手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密室杀人案件!没想到刚想客串一下福尔摩斯,就遇上这么高难度的案子!  小我一手支着下巴,紧蹙着眉头思索,房门从里面上锁,窗户没破,凶手到底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避开众多耳目逃出去的? 一旁的云希澈突然拍了拍她的肩,指了指屋顶,小我顺着他的手指抬头一看,高高的横梁驾成一个“土”字,心中蓦然一亮,足见轻点便提气飞身跃到梁上,只是扫了一眼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又是一跃,稳稳的落在吃惊的众人面前,见云希澈冲自己点头,便知道他已经知晓密室杀人这件事的原委,于是问刘叔道,“敢问刘叔,事发之后,有多少人走进这个房间,最后一个走出房间的又是谁?” 刘叔摇摇头,脸上一片迷茫,“当时场面混乱,根本没人注意这些。” 小我和云希澈迅速的对望了一眼,果然如此。 其实凶手一直都没走,在他听到敲门声之后就藏到房梁上,由于房梁灰尘很重,上面留下了很清晰的印迹。而且上面印迹杂乱,小我推测凶手一开始便藏匿于此,专门等待程大人送上门。后来的事就好解释了,他一定是在众人发现尸体,惊慌失措时趁乱混入人群跑掉了。 可是难道除了一堆脚印,凶手真的什么线索也没有留下吗?要是在现代,还可以验验指纹、DNA什么的,在这科技落后的古代应该从何查起呢? 小我还是有些不死心,追问道,“您老好好想想,在敲门到报官这段时间当中,有没有听到异常声音,或是看到陌生人出入?” 刘叔面色凝重地想了半晌,最终摇了摇头。 该问的都问了,除了知道凶手怎么逃走的以外,丝毫线索也没发现。 程夫人挥挥手示意刘叔离去,而小我揉着眉头缓缓踱步,无意识的走到墙角,眼看就要撞到青花瓷瓶,一直看着她的云希澈忙闪身上前拦腰搂过她,但她腰间佩戴的玉佩因她急速右转堪堪撞上瓷瓶,叮当一声脆响。 “我想起来了!”正往门外迈步的刘叔听到玉佩的撞击声,激动得转身大叫,甚至忘记自称老奴,他快步回到屋中,声音因激动而有些颤抖,“当日老奴敲了半天门没人应答,就转身想去找人帮忙撞门,隐隐约约间听到一声铃声。由于听的不是很真切,老奴都忘记这件事了。”  铃声?小我皱了皱眉,一定是从屋内发出的,所以才会听的不真切,她沉声问道,“这书房中可有铃铛?” 刘叔摇摇头,程夫人也摇头。 云希澈扫了一眼书房,喃喃道,“肯定是从凶手身上传来的,不过,他什么要带着铃铛,不是太引人注目了吗?” 说话间他突然神色一凛,修长的双眼精光暴射,脑中闪过一个恐怖而古老的传说。定了定神,这才恢复温和的表情,拉着小我向程夫人告辞,又说了些安慰的话才出的府去。   刚出府,小我就顿住脚步,拉着他的衣袖问道,“师兄,你发现什么了?”  云希澈温和一笑,淡淡道,“没什么,我们还要去唐文仲府上么?” 他脸上笑容依旧,可是小我却从他眼中扑捉到一丝阴霾,他刚才情绪的波动她早已察觉到,见他轻描淡写的样子,心下不禁有些委屈,他们两人好歹也算恋人了,有什么事情还需要瞒着对方吗,她就那么不被需要吗? 心中一冷,脸上便也淡淡,平平道,“不去了。”言罢扭过身子不理他,径直向前走去。  云希澈一把拉住她的手,轻声问道,“怎么了?” 小我任他握着手,却不回头,语气淡淡,“不敢再烦劳云王爷。” 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琢磨,刚刚还好好的,说翻脸就翻脸。 云希澈叹息一声,加大力道把她拥到怀里,头埋到她的发间喃喃道,“不要再说那种话,我会伤心的。” 小我挣扎着要推开他,冷笑道,“我都不被需要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如回去陪楚亦寒吃午饭,不管怎样他还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夫。” 明明在伤心他不愿有事和她一起分担,但出口的却是那般伤人的话。恋爱中的女人,是不是都那般斤斤计较口是心非? 果然,云希澈脸色立变,双手收紧抱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沉声道,“以后不要再提二哥。”  小我双手擂鼓般捶向他,怒道,“放手!我提他又怎么了?总比你什么事都瞒着我强!”  云希澈总算是知道她为何生气了,无奈的放松几分力道,却还是把她搂在怀中,苦笑道,“小我,你就不能不气我么?你明明知道,我不告诉你是为你好!” “为我好?为我好就应该什么事都瞒着我,让我像个傻瓜一样为你担心?以前写信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在你心中,我就是一个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人么?” 想起以前在齐国等着他每月一封信,他却只字不提自己的近况,害得她担心不已,又想起他现在有事瞒着自己,伤心委屈便越积越多,眼泪似断线的珠子颗颗滑落,止都止不住。  看着她眼泪滑落,他心像是被针扎一样难受,一直以来都以为呵护照顾她,不让她担心,让她开心快乐就是爱她,可是现在才明白,原来爱是相互承担是共同经历风雨。他的调皮捣蛋的丫头终于长大了。 他心疼的捧起她的脸,轻柔的替她擦拭着眼泪,柔声哄着她,“是我错了,是我不对,乖,不要再哭了。” 即使是哭着,小我也不忘谈条件,她抽抽噎噎道,“那你把发现的事情告诉我,以后有事也不准再瞒着我!” “好,都随你。不过你得先答应,不准因为好奇而独自行动,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云希澈眼神温柔,语气却有些沉重,“毕竟,如果那个古老的传说是真的,那种力量并不是你我能够掌控的。” 原来他真是怕自己一时好奇鲁莽行事啊,小我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太过无理取闹,见他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忙点头同意,洗耳倾听他口中所谓的古老的传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喜登枝 当官家女遇到锦衣卫 今生一世,只为你安好 圈爱逃妻腹黑老公耍无赖 总裁前夫玩够没 现代封神榜 沉默的冒险家 深井密码 唐朝工科生 白骨君王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44章午夜凶铃》,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