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47章爱情悲剧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回到府中,已是子时三刻,本来楚亦寒把小我送回屋就要走,小我却拦住了他,有些事不问清楚,她怕自己憋出病。 “幽灵之蛊是怎么回事?”昨天小我是瞒着他和师兄出府的,她可没那么傻告诉他幽灵之蛊的事,摆明此地无银三百两。而他也一直以为她不知道,所以小我才故意这样问。  楚亦寒并没有怀疑,神色平静的大致讲了一下幽灵之蛊的故事,最后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幽灵之蛊这条线索是三弟查出来的,他当时禀告父皇,我刚好在场。” 小我了然的点点头,只要自己和师兄到处乱逛的事没有曝光就好,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师兄妹关系,但是毕竟师兄还处于假失忆状态,不可能和她关系太亲近,以后还得多注意才是,免得让有心人看到搬弄是非。 她抛出第二个问题,“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她是毒花娘子的?” 要说人家楚亦寒的智商还真不是自己能比的,自己还只当毒花娘子是吸血鬼呢,他就已经看出她是武林高手了。小我有些汗颜。 “你听说过毒花娘子的故事?”楚亦寒定定的看着她,不答反问。 小我对毒花娘子的了解,仅限于紫衣所讲的忘情水的故事。见他一脸平静,看不出来到底知不知道她知晓这事,但是直觉告诉她他一定已经知道,瞒着他不是明智之举,再说就算知道忘情水,也不代表她知道师兄中毒的事,更不能说明师兄已经恢复记忆。所以便老老实实点头道,“我知道的只是忘情水的故事。” 楚亦寒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但很快又恢复了墨玉般的温润光泽,让小我错觉自己看花了眼,他半侧着身子淡淡道,“故事中的那个男子便是风向晚的叔父,风渚崖。” 小我**张得老大,天啊,原以为是很遥远的故事,没想到就发生在身边。  风渚崖的老婆是师兄的姨妈,云丞相也真是倒霉,先是女婿中了忘情水,二十年后外孙又中了忘情水,而且更倒霉的是药还出自同一人之手。小我不禁同情起他来。  “不过一般传言都只是到男子恢复记忆就结束了,谁能想到当年江湖第一**——毒花娘子一直藏在风家后院,过着鬼一样的生活?” 小我大胆的发挥想象力,肯定那所院子是毒花娘子和风渚崖成亲时所住,后来她为了让风渚崖不再承受犯病时非人的痛苦,便主动找回了云姨妈,再然后就为了成全二人奇迹般消失,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中毒,毁了容怕被风渚崖看见才消失的。 总之,她是消失了。 可是实际上她并没有离开风家,而是藏在暗处偷偷的缅怀自己破碎的感情,而风家肯定也把她作为一种禁忌,弃了那院子,不再让与她有关的东西出现在风渚崖面前。 多么凄惨的爱情故事啊!  小我被自己相像出来的爱情悲剧感动得无以复加,正摇头晃脑抒发心中感慨之情,突然,额头上一痛,抬头一看,楚亦寒右手曲起,看来是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脑瓜嘣,正面色怪异的盯着她,“都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好东西就要和人分享! 小我忙兴奋的把自己臆测的结局娓娓道来,完了还一副“我很厉害吧”的表情邀**般看着他。  楚亦寒哭笑不得,用手抚了抚额头,半晌方道,“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你猜得没错,她确实是在风家人面前消失了,不过不是为了成全也不是因为中毒,而是,她病了,一种没人叫得出名字却毁坏人皮肤的病。 在皮肤开始腐烂的第一天她就消失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让人想不到的是,其实她一直都在风家,不过是生活在黑暗里,逃避着人们的眼光。” 小我见他平时冷漠的脸上居然有一抹怜悯之色,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心里感觉有些温暖,原来楚亦寒也并不是一直冷酷,他也有感性的一面。 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一直没运动的脑子却突然自动蹦出一个词,小我毫不犹豫的抓住它,脱口叫道,“卟啉症!” “什么?”楚亦寒不解的看着她。 小我兴奋得跳了起来,摇着他的手道,“卟啉症,这种病叫卟啉症!” 感谢《暮光之城》感谢《夜访吸血鬼》,要不是这些电影让她对吸血鬼产生兴趣,当年她也不会去查那么多资料,难怪初见毒花娘子的脸会有种似曾相识的奇怪感觉,因为她的脸部呈现的症状和先天红血球生成卟啉症患者的症状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嘛!惧怕阳光,面容苍白,因为毒素的腐蚀使牙龈看上去总是血淋淋,且露出尖利的牙齿! 卟啉症通常是由于基因突变所导致,但饮酒过度和环境污染也会诱发这种疾病。按照楚亦寒的说法,毒花娘子并不是一开始就表现出这种症状,那她是怎么诱发病因的呢? 小我突然问道,“毒花娘子饮酒吗?”  楚亦寒愣了愣,“听说风渚崖恢复记忆后,她就醉生梦死,整日与毒物作伴,也不理睬身边事务。” 小我点点头,一定是饮酒过度,再加上有些毒物毒素诱发,所以才得了这病。  见楚亦寒仍一脸茫然,忙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关于卟啉症的情况告诉他。只可惜她自己也记不清这种病该怎么治疗了,不然倒可以帮助可怜的毒花娘子重返阳光的怀抱。 楚亦寒越听越惊奇,直到她讲完了,才神色古怪的问道,“连紫王叔都查不出这是什么病,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小我一滞,**开始打结,总不能告诉他这是一千年后的科学研究吧,便躲开他探寻的目光,若无其事的望了一眼窗外道,“今晚月色真好啊”然后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喃喃道“好困啊,王爷,你不困么?”最后那句话问得无比无辜,像是一只跑丢的小狗用清澈而又可怜的目光望着路边的行人。  楚亦寒先是一愣,然后,唇角勾起,再勾起,墨玉般的眼中滟敛着耀眼的笑意,如玉的脸庞在烛火下显得温润而妖媚,丝毫捕捉不到往日冰山的迹象。 小我被他的笑容震得石化当场,而他已经伸出右手拂过她的脸颊,温柔的替她把散乱的头发夹道耳后,低声笑道,“谣儿这是在邀请本王么?” 抖,小我几乎是使出吃奶的劲儿一把拍开他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王爷想多了,我只是提醒王爷,夜已经深了,您老人家也该回房歇息了!” 楚亦寒还是闷声低笑,震得她的耳膜有些**,“那谣儿是不打算知道,我是怎么猜出毒花娘子身份的咯?” 果然是前世的冤家,竟然那么了解自己的脾气,要是不问清楚,她还真是睡不着呢!不过看样子,自己也成**的转移话题了,还不算亏! 她小心的后退几步,免得他又突然凑到面前,淡淡道,“王爷既然这么想倾诉,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听听了。” “是是,有劳林大姑娘了!”楚亦寒憋住笑,眼中却是笑意泛滥,小我怀疑他今晚把一年的笑容指标都用光了,那接下来的日子是不是又要恢复冰山本色了?  “刚**荒院,我就觉得她的哭声有些古怪,让人情绪不由自主跟着哭声波动,这让我想起一种以声音来迷惑人心神的**夫。还好,她并不想为难我们,不然我们只怕早就深陷魔音死于自己的幻想之中。” 楚亦寒突然神秘的笑了笑,“不知谣儿注意到没有,在我们进门之前,火光是在屋子左边,可是后来却是在右手边的幔帐后发现她的” 小我全身一颤,心底丝丝寒气袭来,在推门的瞬间毒花娘子就从屋子一方移到另一方,光这轻**就高得恐怖,幸好没有与她为敌,不然,明年的今日师兄就要到荒郊**看躺着的自己了。  “那时候我就猜出她是一名高手。我以前曾听紫王叔说起过毒花娘子的病情,所以,见到她腐烂面部那一刹那脑中就冒出她的名字。” 原来毒花娘子是第一神医紫幕雨的病人啊,现在把所有的事都联系起来,她骤然明白为什么所谓的独家配方忘情水会落到紫幕雨手里,为什么风向晚会带着它有事没事就往师兄的汤水里加点儿。  “幸好她并不打算与我们为敌”小我仍有些后怕的拍拍胸口,“那招隔空取物估计也是故意使出来让我们有所忌惮。” 楚亦寒微笑着点点头。 “只是,”小我苦恼的揉揉眉,“除了知道风家有人中了幽灵之蛊,今晚收获却不大。”  “也不尽然,我们至少还知道是风渚崖中了幽灵之蛊。” 小我哑然,能得毒花娘子如此维护,不是风渚崖还会是谁!不过作为风家二当家,谁会那么大胆竟然太岁头上动土,使毒使到他头上! 楚亦寒看着她淡笑不语。 小我思索了一会,也摸不出什么头绪,恰好睡意像是狂潮席卷猝然而来,便打着哈欠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折腾一晚上都快困死了,也不等他说话,便转身朦朦胧胧往床前摸去。  他苦笑着摇摇头,见她睡眼惺忪差点撞上桌子,又忙抢身上前扶着已经半眯着眼的她往里走。  到了床前小我连鞋也不脱就扑了上去,彻底闭眼之前还不忘咂咂嘴喃喃道,“不准……再待我房里……”她可还清楚记得楚亦寒那个变态把她从睡梦中搂醒的前科呢! 楚亦寒好笑的替她拉过被子,捏好被角,她的身子自然的朝被子里面拱了拱,安详的睡脸还在被沿上蹭了蹭,然后带着一脸满足,唇角挂着甜甜的酒窝,很快便**梦乡。 真是累了,这么快便睡熟了。他眼中融着浓浓的暖意,修长的手指温柔的抚过她婴孩般娇嫩的脸庞,小巧翘鼻,**红唇。心中竟然有些慌乱,像是背着大人做错事的孩子;又有些渴望,她的红唇像是罂粟般迷人邪魅,指尖触火般瞬间点燃全身,烧得他脸上泛起红晕。幸好心中还有一丝清明,他蓦的收回手,闭上眼镇定心神,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悸动,这才起身轻手轻脚出了房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重生之童养媳 执手千年 姐妹之恋 总裁的惩罚游戏 勇者之王 铁血邪神 仙途野路 魂灵封众 恕难承欢 女朋友是机器人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47章爱情悲剧》,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