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49章捡来的副帮主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难怪有位伟人说,永远不要相信男人在上床时说的话,因为他们只是精虫上脑。  当然,这个引用可能不太恰当,但是,小我恨恨的瞪了一眼正和风向晚情意绵绵告别的云希澈,私下鄙视了一小下,男人,在接吻时的承诺也只能当作放屁!不知是谁昨天吻着自己时恩恩点头同意她跟着,吃干抹尽就翻脸不认账,早知道就应该签一份合约再继续,免得他耍赖!  小我又是一声冷哼,瘪嘴扭头,不再看还在卿卿我我的两人,他们到底有完没完?皇族也真是的,走就走呗还搞个送行仪式。在皇宫里刚上演完父子情深,现在又在宫门口上演郎情妾意,当然,打死她也不会承认是在吃醋。 云希澈看着风向晚温柔的笑道,“晚儿,我离开的这段日子,府中事务就劳烦你了!”  风向晚娇嗔他一眼,柔声道,“王爷怎的如此见外?府中事务大可放心,倒是你在外要多多注意身体”说着眼眶有些泛红,小手帕擦了擦眼角,言语酸涩,“此去百夷路途遥远,艰辛异常,王爷记得万事不可强求,有些东西不要也罢。” 虽然说得很是隐晦,但是云希澈和小我都明白她的意思,二人身体皆是一震。这次皇上明言,两位皇子谁先破案就立谁为太子,小我还以为风向晚会希望师兄获胜,没想到她反倒劝他不要太过执着。或许这个女子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可恶,其实她也只是权谋之争的牺牲品。这样想着,对她少了几分恼怒,倒多了一些同情。 云希澈眼中也涌起柔情,按照血亲关系,她还是自己的表妹呢,他嘴边噙着笑意,温柔的伸手拂去她眼边的清泪,安慰道,“晚儿放心,我都记住了。你也要多注意身体,别太劳累。得闲了回家看看风叔,别一个人闷着。” 风向晚羞得满面通红,记忆中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温柔过,虽然他每次都对自己笑,但是她却觉得那笑容包含更多的是疏远和礼貌,他的笑意也从来都没到过眼底,可是今天他的眼中真的有她,卑微的爱着他的她。  小我虽然一个劲儿的提醒自己,他是在做戏,他是在做戏,可是她的心里就是被一团浓浓的醋味搅得翻江倒海,脑袋里不断回旋着一声怒吼,“够了,云希澈,我说够了!”  像是听到她脑中的怒吼,云希澈终于和风向晚道别完毕,直直的到了她面前,淡淡笑道,“师妹,在二哥府中可要乖乖听话,不然二哥可是会担心的。” 多么疏远的场面话,多么没爱的师兄啊!是个人就不会怀疑他已经恢复记忆,正对着他爱的死心塌地的女人说话。所以,暗中观察着道别场面的影卫们可以安心回去告诉楚帝,放心吧皇上,三皇子绝对没有恢复记忆,是哪个王八蛋造谣说他恢复记忆了,请皇上准许我们去痛扁他一顿!  小我差点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力逗乐,但是心底还在四处乱窜的酸味却清醒了她的大脑,她也很是配合的淡然一笑疏远游离,“听闻百夷凶险无比,师兄可要多多保重,免得向晚姑娘担心。”  云希澈嘴角挂着惯常的笑意,面上仍是淡然,但昔日澄澈的眼中现在却似深沉如墨的暗礁,底下藏着的感情让她不敢再看,扭头看向一边,楚亦寒刚好从来道别的婉妃以及水外公水舅舅的包围圈中走出来,看到她看他,眼中一亮,大步走了过来。 小我礼貌的冲云希澈一礼,这才挂起一脸灿烂的笑容也向他走去,才踏出几步,他已经到了面前。 楚亦寒剑眉飞扬,寒眸似水,刀削般的脸上笑容暖暖,勾起的唇角死命的性感,那种笑像是阴霾许久的天空突然露出朗日,让人忍不住的感动。 小我被他的笑容感染,本来掩饰般虚假的笑容里多了几分真诚,望向他的眼中也不知不觉有了一丝柔情。 他笑着拉起她的手,另一只手温柔的拂上她的脸庞,眼中柔情似水,“谣儿,我走了,你要在府中乖乖的”他突然凑到她耳边低声道,“等我回来娶你!” 在她瞪大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他的唇已经落在她的耳垂,冰冰凉凉,像是轻盈的雪花贴在肌肤上,温热的呼吸喷来,引起她全身一颤,冰冷和温热两种矛盾的触觉缠绕纠结,小我似乎能感觉到师兄灼热而愤怒的眼神一直锁定他们,心叫不好,忙慌乱的推开他,脸上染上因害羞又因恼怒引起的红霞。 碍着众目睽睽,小我又不能给他一巴掌再大叫一声“色狼”,所以只得低头做害羞小女人状,咬牙切齿道,“王爷,天色也不早了,还是早点上路吧!”最后听到他低低的笑声,本来盘旋在脑中的那句“一路小心”也被她自动省去了,低着头翻了个白眼,心道,怎么还不走,这种尴尬气氛到底还要持续多久啊? 终于,真正的离别时刻在小我的千呼万唤下到来了,两位皇子加上四位带刀侍卫翻身上马,姿势潇洒俊逸,二人冲送行众人抱抱拳,“驾”的一声扬鞭策马,旋风般刮出宫门,向城门而去。  小我得意一笑,拉了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挤到她身旁的紫衣,低声询问,“准备好了?”  紫衣点点头,也压低了声音,“已经在城外三里坡候着了!” 小我满意的扫了一眼四周已经慢慢散去的众人,低声道,“记得甩开身后的苍蝇。”   三里坡是个拦路打劫的好地方,斜着的土坡刚好在官道一旁,郁郁葱葱的树林,及腰的荒草,刚好能遮住手持钢刀或是狼牙棒混口饭吃的绿林好汉。 所以,这是一个强盗土匪的必争战略要地,其重要地位总是在一声大喝“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之后显现—— 一般胆小的半天没看见土匪跳出,还以为遇到一大群,或是活见鬼,直接扔下包袱就跑了,打都不用打,他们哪知道这里只窝着一位好汉,一位只会“狮子吼”但是为人极厚道的“许三多”。  好汉本名叫郭静,楚国八里屯五柳甸下家村人,上无老母下无妻儿,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小□活。可是有一天,县太爷他老人家看上了郭静家祖传的那一亩三分地,也不知道他哪找的风水先生,硬说那是块风水宝地,谁把祖宗葬那儿谁就可以飞黄腾达,可是郭静抠破脑袋也没想明白,他爷爷的爷爷到他老爹这一辈人都葬那儿,也没见着他自个儿飞黄腾达啊? 可是县太爷怎么会听他一个小农民的话呢,要你的地就是给你面子,你这刁民居然还强词夺理,好,张三李四王五,你们三把郭静那小子给我抓来,看我不好好教训他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如是,狗血的事发生了,一向老实巴交的郭静突然萌生出“造反”的念头,他扛着一把铁锹就上山了,狗官不是要地吗,那老子就给你好了,老子上山当土匪,看你还敢吆五喝六的!在他印象里,土匪都是很厉害的,每次黑风寨蓝大下山,狗官都点头哈腰的送上银子美女,当然,这都是私下的,他也是无意之间发现的。 郭静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躺在树荫下,等着昨天日落时分突然冒出来的两个陌生男子,其中一个长相清秀的承诺说要是他帮他这个忙,他就给他找份正经工作,他当然连忙点头称好,其实土匪这份工作也很无聊,天天只用吼几嗓子然后跑到路上捡包袱就行了,他早就想换个技术活儿干干。  终于,一阵窸窸窣窣树叶荒草抖动的声音传来,郭静睁开眼睛,昨天那两个男子正笑吟吟的低头看他,其中承诺帮他找工作的清秀男子笑道,“郭静,起床开工啦!”  一阵马蹄声远远传来,青山里回音阵阵。 不到一分钟,几匹骏马就出现在三里坡三丈开外,一黄一白四黑六条人影手持缰绳催马奔三里坡而来。 “救命啊,救命啊……”突然而来的凄厉尖叫直冲云霄,惊得飞鸟扑棱而起。林深草茂,根本看不到人影,反而让人更觉急迫恐慌。 “嘿嘿嘿,这里没人能救你,看你还能往哪怕?”一个凶狠而邪恶的声音震天而响,然后是他桀桀怪笑声,和呼救者无力挣扎的声音,“不要啊,那些钱是给我娘治病用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正纵马飞奔的云希澈轻蹙眉头,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有强盗横行,他不由紧了紧缰绳,拉住马,扫了一眼同样眉头微蹙停下来的楚亦寒,吩咐道,“云起,去看看。” 楚亦寒冷冷的声音传来,“不可,小心有诈,这呼救声不对。” 云希澈楞了一下,正好呼救声又响了起来,“救命啊……啊…”凄厉尖叫后,彻底的无声了,连土匪凶狠的声音也没再响起,让人怀疑呼救者是不是已经遇害了! 尖叫声中气十足,气息流畅,如果是被歹徒追应该气喘吁吁,气息不济才对,而且这声音,云希澈突然扬眉笑了起来,就知道她们会来,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 “云起,去看看。遇到土匪也不要伤他,和呼救者一并带过来。” 云起领命正要离开,去听一个闷闷的声音从上空传来,“不用了,你怎么猜到是我?一点也不好玩!”然后两条身着青衫的人影从树顶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在他们马前,正是换了男装的紫衣和小我。 云希澈有些头痛的摇摇头,苦笑道,“有人以前缠着我学变声的把戏,说是好玩,没想到今天倒派上用场了!” 小我也想了起来,学易容时听师父说还要学会易声,她就天天缠着师兄教她。  她讪讪的笑笑,千算万算,算漏了师兄绝佳的记忆。她无意间瞥到楚亦寒暗下的俊脸,突然意识到师兄说漏嘴,忙补救道,“我真笨,居然忘了是上次在云王府上缠着师兄学的,师兄肯定会听出来的。” 楚亦寒脸色更沉,眼中浮现沉痛之色,云希澈装作没看见,淡淡一笑,“二哥已经知道了。”  小我惊呆,他什么时候知道师兄已经恢复记忆的,那自己平时的遮掩岂不是多此一举?自己和师兄的关系他是不是也知道了?一时心中慌乱,垂下头不敢看他。 云希澈调笑道,“你不是要跟着吗,怎么还站着不动?” 她抬头,已经有两只手伸在面前,一脸温柔的云希澈和一脸冷俊的楚亦寒,天啊,这倒是让她怎么选啊? 楚亦寒神色复杂的看了云希澈一眼,呆愣了几秒,手终于换了个方向,到了紫衣面前,淡淡道,“走吧。” 紫衣脸上扑起几朵红霞,把手放到他掌中,借他的力稳稳跃到马上,小心的环腰搂住他,楚亦寒脊背一僵,看了一眼还在原地发呆的小我,策马驰骋而去。 “还要发呆到什么时候?我的手都酸了。”云希澈轻笑。 小我不声不响的把手放到他掌中,正要借着他的力道上马,却听到一个豪迈的嗓子远远叫道,“公子,您带我一起走吧。” 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刚从树林里连滚带爬翻出来的郭静一眼,“不是让你去找仁和药房的老板吗,只要告诉他你叫郭静他就会帮你安排工作的。” 郭静憨厚的摸摸脑袋,傻笑道,“可是我觉得和公子在一起很有意思,公子武**高强,我也想学几招呢!”特别是轻**,他在心里加了一句。 小我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挥挥手不耐烦道,“行了,我有事要先走,你什么时候到了齐国就到龙门客栈找我,到时候再帮你安排。”说着又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扔给他,“要是改变主意了,就拿它做个小买卖,其实当个普通人挺好的,何必一定要卷入是非呢?” 郭静感动的揣好银子,抱拳行礼道,“公子放心,我郭静绝不会背信弃义,一定会到齐国找公子。” 小我怪郁闷的,为什么我说话别人老是只听前半部分呢,我劝导的话都白说了,看来以后得改变一下句子结构。又想,郭静是个老实人,估计他就是死也会撑到龙门客栈门前再死,到时候该怎么安排他呢?算了,大不了我把丐帮副帮主的位置让给他好了,咱直接混成老大当当。  云希澈见她还是站在原地发呆,叹了口气,翻身下马,揽住她的腰,一个回旋轻盈的跃到马上,把她紧紧的搂在胸前,低声耳语道,“想什么呢,还不回神?” 小我心虚的瞥了一眼左右两边的影卫,云起和哑娘,除了哑娘调侃的眨了眨眼以外,云起简直就是保持僵尸般的身姿,连石雕都没他腰背挺直。她也调皮的冲哑娘眨眨眼,然后埋头到他怀中,喃喃道,“再不走,楚亦寒就没影了!” 他低声笑道,“二哥会在驿站等我们的。”又蹭了蹭她的脖子道,“就知道你不老实,还好已经做好准备。” “准备?什么准备?”她仰起脸好奇的看向他。 他微微一笑,策马向前,答道,“替身。” 唉,智商,看看人家这智商!不光算准自己会想方设法的跟着,还未雨绸缪做好防“水”措施,我怎么就不能学着其他穿越姐妹全凭智商混得风生水起呢?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网王之姑姑大人万万岁 通天教主异界纵横 斗破后宫废后凶猛 男神送上门 与鬼相守 独宠前妻:强嫁恶魔总裁 如果我下地,只是为你 舞魂道 网王之你的秘密我知道 强少战史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49章捡来的副帮主》,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