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第8章真相

类别:经典言情 作者:苏落落 书名:穿越之真爱一世情

   小我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画圈圈,老板娘金湘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跑堂的小二黑有气无力的擦着桌子,而云希澈不知什么时候已仗着轻**偷溜出去,整个客栈都被郁闷无聊笼罩着。  她突然站起一拍桌子,大吼道,“我**了,小二黑,开门,放狗!”  小二黑被突然爆发的声音吓得手一抖,腿一软,差点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半晌方道,“小我,我们养狗了?” 小我抛去一个白眼,切,这叫经典台词懂不懂,难怪你只有做男配配配的命。  懒得跟他解释,挥挥手,“你只管开门就行!” 小二黑求救般看向老板娘,却见金湘玉正抬头看屋顶,也不知连蜘蛛网都没有一丝的屋顶有什么好看的。 小二黑无法,只得曲线救国,“可是云公子吩咐不能开门,更不能放你出去,还说一切等他回来再做打算。” “现在他不在,我做主!我命令你开门,不然就自己动手。”小我开始耍无赖,笑话,云希澈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等他回来做主我都成为第一个因为无聊而身亡的穿越女了。  言罢,也不等小二黑行动便冲向大门。 刚打开门,就见一青一白两个身影咻咻的闪了**,其中的白影一把拉过她又快速关好门,速度堪比闪电。 小我没好气的瞪了眼拉她的云希澈,瞧瞧,搞得像地下工作者一样,大不了出去被婆婆媳妇小姑们的口水眼泪鼻涕淹死算了,总比天天窝在客栈里吃不香睡不着毫无人身自由好!小我暗自伤神感慨万千,全然忘记自己的本意,直到云希澈忍无可忍,使劲咳嗽两声才把她云游四海的魂魄招了回来。  她这才发觉刚才闪进房间的青衫男子正一副有趣神色的注视着她,呃,小我吞吞口水,为什么最近看到的男子都那么帅捏! “看来谣儿连师父也不记得了,师父好伤心呐!” 连声音都那么好听,小我双手握拳,呃,哪里不对,师父! 她赶紧收起花痴表情,拾掇出震惊不知所措的神色,随即恶寒,都中年大叔了虽然很帅很潇洒撒娇也很可爱没错,但也不能原谅,最后瞟了一眼云希澈,恍然大悟这死小孩的撒娇**夫从何而来。  李**看着她脸色变幻多姿终于撑不住大笑,等笑够了,才道,“谣儿,听希澈说你忘记过去的事情,放心吧,为师会想办法让你记起来的。” “哦。”这个消息可不怎么好,小我脸色一下子暗下来。 李**奇道,“怎么拉,谣儿似乎不高兴啊!” 小我一愣,总不能告诉他林清谣已死自己永远不会恢复“记忆”,却又害怕他们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吧,眼珠一转,幽幽道,“师父啊,我现在可是全城驰名,连门都不敢出,可怜我少女十二一枝花就这样困在客栈里,伤心啊!” 李**又是一阵爽朗大笑,“放心吧,你很快就可以离开了。”只不过又得困在另一个地方了,他在心里加了一句。 小我顿时兴奋起来,不快一扫而光,开始关心整件事来,“师父,这楚国二皇子搞得这么麻烦到底有什么企图?”这几日发生的事太过蹊跷,她可不会自恋到以为楚亦寒真是来向自己求亲,不小心闹出那么多麻烦。 李**赞许的点点头,又看了云希澈一眼,正色道,“这还得从楚国皇室的一个传统说起。楚国的开国皇帝为了选拔有智谋有才干的继承人,定下一个规矩,每位皇子到了**便要接受考验,如若通过,就有机会成为太子继而为王,如果没有通过便只有皇子身份。楚亦寒今年刚好十八,而楚帝楚昊天给他的题目便是离间齐国皇帝和丞相林枫的关系,至少也得让齐帝对林枫心存芥蒂。”  原来如此,不过师父他是怎么知道□的呢?小我虽好奇,但是现在重点不是这个,想了想道,“那他一定是先从我堂兄林三那里入手。”抓住敌人的弱点而攻之,这一点她还是明白的。  “没错,他先是收买林三放出谣言想引起齐帝对林大人的不满,却被你轻易化解。谣儿不愧是为师的弟子。”李**笑意吟吟地看着她。 “不过楚亦寒为什么不杀了林三灭口而让我们破坏了他的计划呢?”小我很是疑惑,一般电视都是那么演的,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这个事情希澈更清楚,让他说吧。”李**看向云希澈。 云希澈接过话题,“没有杀他灭口是因为他还有用处,楚亦寒想利用他偷取林大人的私人印章,用他的笔迹写一封有叛国嫌疑的信,然后‘无意’传出,再加上求亲一事,只怕林大人有口也说不清!” 小我打了个寒战,没想到楚亦寒看起来人畜无伤的样子却那么有心机,要不是误打误撞破坏了他的计划,只怕要在牢里和还未见面的林老爹相聚了,叛国就等于谋反,这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那个替他作证的王大人难道也是他安排的?聘礼又是怎么回事?” “那倒不是,只是他刚好出现在有人作证的时间而已。想必是林三通风报信,楚亦寒才会赶得那么及时。至于聘礼嘛,”云希澈笑笑,“楚亦寒只带了一件聘礼,就是那块玉佩。”  那块玉佩也没什么与众不同,林老爹又不是没见过世面,怎么可能因为一块玉佩落人通敌的口实?小我不解,“那玉佩有什么古怪?” 云希澈叹了口气,忘了她失去记忆,解释道,“那块玉佩本就是林家所有,是林夫人留给你的嫁妆,只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 小我震惊,原来楚亦寒拿着本属于林家的玉佩上门提亲,虽然林老爹不答应却又不得不接受,在外人看来只会觉得他在掩饰,口上不答应暗地里却达成了秘密协定。 她忙翻出荷包里那块玉佩,不解的问,“那为什么它在我这里?” 云希澈微笑,“说到这点,连我都开始佩服起楚亦寒来,他居然用一块假玉佩骗了林伯父,林伯父后来肯定也发现了,才会一气之下摔掉玉佩,又那么巧被王大人拾起,楚亦寒不光有谋略还很大胆,他算准林伯父听到提亲又看见玉佩,惊诧之下难辨真假,制造了天衣无缝的证据。其实真正的玉佩还在他身上,后来他故意佩戴着那玉佩在街上闲逛引起了你的注意,你认出了玉佩是前几日丢失的那块,便又趁他‘不注意’偷了回来。” 小我感叹,人说脑筋转一个弯是简单,转两个弯是聪明,转三个弯就是哲学家,那这楚亦寒绝对比亚里士多德还亚里士多德,比哲学家还哲学家,政治家果然不是盖的。 现在把所有的事联系起来,她也猜出小七不光是楚亦寒的人,还可能是楚国的七皇子,接近自己不光为了监视己方的行动更重要的就是在临江阁作证。 小我沉思良久,突然抬头,眼睛晶亮的望着云希澈,淡淡道“那这些你和师父事先都是知道的了!”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整个细节知道得那么清楚,小我不会笨到以为这是事后分析得出,她不管他们的消息从哪来,为什么要刻意阻止楚亦寒却又不全力阻止,让她在临江阁像个白痴一样接受所有人质问的眼神,但她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别人写好的剧本自己像个傻瓜一样乐呵呵的演戏却甚至不知道是在演戏,还以为云希澈是唯一没有欺骗他的人,到头来他却骗得她最深。 云希澈神色复杂的看着她,嘴唇动了动,终没说出口。 小我心口一紧,面色暗了下来,连解释也不屑了!她难过的撇过头,静静的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李**走到她身边扶住她的肩柔声道,“谣儿,这不能怪你师兄,他也不知道原因,这都是为师吩咐的,你要怪就怪师父好了。” 小我抬起头,李**继续道,“为师现在只能告诉你们,楚亦寒一定得通过这次考验,以后你们自会知道原因。不过你放心,林大人不会有事的。皇上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事出蹊跷,不会中了敌方的离间之计。不过敌人既然使出这一招皇上也一定会假装中计,以麻痹敌人引出下一步计划。再则,最近几年林大人在百姓中的威望已经让皇上忌惮,也有心告诫他,只怕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小我心里好受了一些,却又担心起来,很多大臣都是因为势力太大引起皇帝的恐慌遭到铲除,“那皇上会怎样处理这件事情?” 李**脸上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小我先寒了一个,敏锐的第六感告诉她此人危险,不知又打什么鬼主意。 李**自是不知她的想法,撇了她一眼,缓缓道,“可能又得委屈谣儿了。皇上肯定不会因为这件事治林大人的罪,既使人寒心又不能服众,但他又舍不得放弃这个敲山震虎的机会,那就只得从你入手。” 小我算是明白了,这倒霉的穿越让她变成了炮火人人得而轰之。如果没猜错的话,皇帝会治林老爹个管教不严之罪,既把林三和她打击在内,也暗示林枫要注意不要太得意忘形。小我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有得罪受了。 李**又道,“谣儿,你先不要回山上,收拾一下行李,一会儿希澈就带你回林府。”注意到她一脸国仇家恨,又忍笑道,“放心吧,你的小命硬得很,最多被禁足几日而已。”言罢,又走到云希澈面前吩咐一些事情。 小我朝天翻翻白眼,那叫而已啊,作为一个现代人,最重要的便是自由!没有自由还生又何欢?等哪天念一下“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给你听一下,只怕吓死你们。  我可怜的自由生活,我可怜的逛街生涯,我可怜的丐帮人生,我会想念你们的!小我仰天长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 晶炼 医手遮天蛮妃太嚣张 国民男神之路 仙道无尽 枫神漫游记 血魔道 无爱婚姻 浮生红颜 一声兄弟一生重 苍穹决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第8章真相》,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真爱一世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真爱一世情移动站网站地图 xml地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